他現在唯一指望的就是他施展的滅殺式可以給予這上古魔神重創,而他也可以趁此機會,給這上古魔神致命一擊。

事情真的會按照他所設想的那樣進展嗎?不能說沒有可能,只能說,可能性並不大。

要知道這上古魔神連天界都無法對付,又何況他一個勉強達到地仙之境的天行者呢?

可有一句話叫,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正是因爲心中的期盼,他在這上古魔神的體內越戰越勇,雖然全身已經被血水覆蓋,他也仍舊不曾停歇。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他在這上古魔神的體內已經待了十多分鐘。

而這麼一會兒工夫,星辰之力所化的數十柄光劍已經砰然破碎,化爲了數千柄小劍,可這數千柄小劍也是時隱時現,看來離破碎也不遠了。

但上古魔神還活着,那些被切碎的血肉就如同蠕動的肉蟲子似的,相互涌動,重新變回了原樣。所以也就意味着,童言這一切的努力,似乎都只是治標不治本的白費力氣。雖暫時的狠狠懲戒了這上古魔神,而只要給這上古魔神喘息之機,它便又一次的恢復如初。

這或許就是自愈能力吧,強大的自愈能力,不死不滅,永不殞命。

童言雖然還在拼命的狂砍着,可上古魔神的慘叫聲已經停止了。

與此同時,這畜生的聲音也在童言的身邊響了起來。

“哈哈……你可真是嚇了我一跳,我本以爲會被你的星辰之力吞噬,不過可惜,你這星辰之力實在太弱了。陽星,你已經失去了除掉我的最後機會,現在該輪到我了。”

童言聽此,咬牙切齒的道:“孽障,你以爲這就是我的全部實力了嗎?告訴你,你錯了。就算我註定難逃一死,今天我也要讓你爲我陪葬!”

話聲剛落,他終於決定動用那可怕的殺招。什麼殺招呢?正是太極吸真訣!

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這是他最後能做的努力。這上古魔神的魔氣實在太強了,如果對它施展太極吸真訣,童言也就等於放棄了生命。

但他已經盡力了,就算是死,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沒有遲疑,他立刻使出了太極吸真訣。

幾乎一秒鐘不到,他的體內就被大量的魔氣充斥,魔氣越來越多,他不僅感覺經脈快要破碎,就連肉身也都快要被撐裂了。

可他不想停手,停手也是死,不停手也是死,那爲什麼不撐到生命的盡頭呢?

爲了防止身體撐破,他還將天魔骨鎧喚了出來,現在,他終於可以安靜的等死了。

“鈺兒,抱歉了。我恐怕不能陪你長相廝守,陪你生生世世了。不要怪我,好嗎?你知道我有多捨不得你嗎?如果上天能讓我再活一次,我多想只是一個普通人,那樣的話,我就可以如普通人一樣,陪你過着幸福的生活了。只可惜,這個世界上本就沒有如果。所以,請你原諒,我不得不離開了。但你要相信,我是愛你的,很愛很愛,很愛很愛……”

他在心裏自言自語着,慢慢地昏死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忽然睜開了雙眼。可眼前的一切是那麼的陌生,又是那麼的熟悉。

這是一個光的世界,在這裏,他看到了一顆顆明亮的星辰。

“我已經魂飛魄散了嗎?這裏難道就是三界之外的虛無空間嗎?也許是吧,不然的話,我又怎麼會來這兒呢?”

而就在這時,沒想到陰星弟弟的聲音竟突然響起了。

“哥哥,我對不起你,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就不會出現那魔穢,如果不是我,那魔穢也不會如此強大。哥哥,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你願意原諒我嗎?”

聽聞此聲,童言立刻循聲看去。這才發現,陰星弟弟就在他的身旁,滿臉愧疚的看着他。

童言盯着陰星弟弟看了一會兒,釋懷一笑道:“弟弟,你相信嗎?其實從始至終,我都沒有恨過你。因爲我們是兄弟,兄弟之間是不用說抱歉的。怎麼,你也魂飛魄散了?這樣也好,我也能有個伴兒了。”

陰星弟弟聽此,搖了搖頭道:“哥哥,你還沒有死,這是屬於我們星之靈的識海。我來見你,一是爲了向你道歉,二是……二是爲了跟你道別!”

聽到道別這兩個字,童言不由得心頭一驚,趕忙問道:“弟弟,你在說什麼?你要去哪兒?”

陰星弟弟微微一笑道:“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你死在那魔穢的手上,它是因我而生,也應該因我而結束。你知道它爲什麼會不死不滅嗎?其實就是因爲我的存在!我是它的本源之力,只要我還在,它就不會死。而只要我死了,它也就將隨我一同消失。我已經懦弱了幾千年,是時候終結這一切了。能在消失前,見到我的哥哥,我也沒什麼好遺憾的了。哥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帶着我的期盼,一同好好的活下去。另外,你要告訴所有人,我們不是魔星,我們是爲了消滅魔邪而存在的天魔星!再見了,我最親愛的哥哥。我會一直陪伴着你,因爲,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陰星的聲音越來越小,他的身影也越來越虛幻,直到完全的消失不見。

童言只覺得胸口突然一疼,忍不住的痛哭起來……

上古魔神真的會隨陰星一同消失嗎?天魔星存在的意義又到底是什麼呢?敬請期待! 老爺子,表現得這麼生氣,說實在的,並非是那位少將真的惹得老爺子這麼生氣的。而恰恰相反,老者這麼生氣反而是想要保護這個少將!奈何……,老者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自以為說著大義邴然的話,慷慨而陳詞,但實則卻是蠢得像頭豬似的,竟然連自己的語氣都聽不出來!

「瑤姑娘,實在是抱歉了……」老爺子沒辦法,只得趕緊出言給瑤姬道歉。

不過,那少將似乎是以為自己已經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他便可以是無忌憚的攻擊那些站在底下的人:「難道我罵的有錯,有必要向這個婊子道歉嗎!」

老爺子氣得渾身哆嗦,不過,就在他準備出言再次喝止住這個少將,愚蠢的行為時,瑤姬卻主動出手阻止了對面那位老人的說話:「老爺子不必生氣,這人所說其實也並非沒有道理……」

少將聽見瑤姬的話,更加的得意的,只是他沒有發現,老爺子的眼神卻在這一刻變得極為的難看了。

「雖然你說的話,很有道理,但你既然也罵了我,那你還是得付出一些許的代價吧!」瑤姬轉過頭,看向那個正洋洋得意著的少將說道。

「呵!哦?我沒聽錯吧?你是說要讓我付出一點代價?你真當你是誰啊?你也不看看你現在是在哪裡的。」說完,少將的手,竟然摸向了自己的腰間,隨後竟然掏出了一把漆黑的手槍。

老爺子驚撼異常,立馬沖著那個中年少將大喊道:「冷文浩!你幹什麼!趕緊把槍放下!」

場面一下子變得緊張了起來,在場的人沒有任何一人會想到冷文浩竟然直接會將手槍掏出來,難道他想這裡殺了那那女孩。可是殺她的理由是什麼呢?就因為剛才發生的那麼一丁點事?這還完全不至於發展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吧!

場面的氛圍不僅僅在冷文浩掏出手槍那一刻變得極為緊張,而且還在這個房間中散發出了解不開的疑惑。

沒錯!場上的人都在震驚!但是,如果要問在場的人誰更震驚,那只有一個人非他莫屬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此時掏出槍來的冷文浩。

「冷文浩!你沒聽見嗎!快把槍放下!我命令你把槍放下!」老爺子對著冷文浩幾乎吼得自己腦門上的青筋都暴起來了,但是,冷文浩那隻拿起手槍的手還在不斷地上移。

忽然,終於有人發現事情的不對勁了:「你們快看,冷文浩的臉色怎麼看起來好痛苦!」

「真的!你們看他的眼睛,好像十分的恐懼害怕。」

冷文浩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好像在說些什麼,可是在場的人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聽見他在說什麼。

「他怎麼了啊!難道是突然地犯病了?」

「不對,你們看他的口型,他是在說什麼么?」

「好像在說,就……民……。」

「救命!」

不知道是誰突然喊了一聲,在場的人再一次被震驚了,他們不斷地看著冷文浩的嘴型,越看越像是在喊救命一般,再加上此時冷文浩,那驚恐無助的表情,大家雖然都不知道突然發生了什麼,但,這冷文浩,好像真的是在害怕的喊救命。可是,他不是準備拔槍威脅那女孩么,他為什麼要喊救命?

「不好!」忽然老爺子大喊了一聲,因為他發現這冷文浩雖然舉槍緩慢,可此時他已經將手槍舉得與肩同高了,而那黑洞洞的槍口,此時正對著瑤姬的腦袋。

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會相信冷文浩會開槍將女孩打死,因為無論怎麼來想,兩人的爭論都達不到將對方致死的地步,更別說,冷文浩又不是什麼隻手遮天的人物,就算殺了人也是能夠全身而退的。

若說在場的人,此時只有三個人是清醒的了,第一個是雖然被黑洞洞的槍口指著腦門,但是卻一臉從容的瑤姬,第二個是驚恐無比正在慢慢上舉手臂的冷文浩,而最後一個便是那位年近古稀的老爺子。

冷文浩舉著手槍的手還在上移,不過此時他的手臂卻已經在開始彎曲了,黑洞洞的槍口不斷地上移,漸漸地便已經離開了對準瑤姬的腦袋而對準了帳篷的上空。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看來只是虛驚一場。

「快把他的手槍奪下來!」老者驚得大喊了出來,強烈的語調嘶喊,更是讓他說出的話都撕裂了。

眾人有些搞不清楚情況了,不是已經危機解除了了,這麼老爺子還那麼激動。而且當他們再次看見場中的主角,那個手舉著手槍的冷文浩,他們發現,冷文浩的表情變得更加的驚恐了。

「還愣著幹嘛啊!快!」老爺子氣得大罵。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於是都一窩蜂的朝著冷文浩衝過去,想要將他的手中的手槍搶過來。

可就在這時,人們才發現事情的與眾不同了,因為,他們突然發現,無論怎麼自己用力,竟然都沒有辦法將冷文浩手中緊緊握住的手槍給搶下來,而且在這周圍有著四五個控制他的情況下,冷文浩的手臂竟然還在不斷地彎曲,此時他的大臂與小臂已經成了一個九十度的直角了。

秦浩宇眉頭深皺的看著面前詭異的畫面,向前連踏五步,秦浩宇便也來到了冷文浩的面前。看著冷文浩還在不斷收縮的小臂,秦浩宇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於是他一手搭在冷文浩的肩膀,一手抓住冷文浩拿槍的手臂,一用力!秦浩宇果然發現事情的問題了。

冷文浩不過接近一米七的個子,算不上高,而他的身材和渾身肌肉,身材粗壯如同黑熊的秦浩宇相比,那就是更是小巫見大巫了。然而,就在剛才秦浩宇用力的想撥開冷文浩不斷彎曲的手臂時,秦浩宇卻發現,自己竟然絲毫推不動,冷文浩的手臂還在不斷地彎曲。

此時,在場的眾人終於意識到這現場到底發生的什麼了,因為大家發現,冷文浩手中的手槍,那黑洞洞的槍口,竟然已經指向了自己的頭頂上方,而事情還遠不如此,因為冷文浩的小臂還在不斷地收縮,也就是代表著冷文浩手中那黑洞洞的槍口正在不斷地移向自己的腦袋。

秦浩宇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雖然他並不是很確定現場發生了什麼,但無疑,現在首要的任務便是想辦法解決掉這眼前的危機。於是,秦浩宇開始更加的用力,想要推開冷文浩不斷收縮的小臂。咔嚓一聲脆響,秦浩宇似乎已經將冷文浩的手臂推得骨裂了,然而冷文浩的小手臂還是在不斷地收縮。

冷文浩還是不能說話,雖然他依舊嘴上一開一合,兩眼怒視著秦浩宇,似乎剛才那一下已經將他弄得疼痛無比,冷文浩的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

秦浩宇再次用力,可是他那一身蠻力卻依舊沒有辦法令冷文浩的手臂停下來,反而因為他的一次次用力,冷文浩被疼的齜牙咧嘴,滿眼惡毒的看著他。

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堵在了冷文浩的太陽穴上,冷文浩自然驚恐無比,而秦浩宇亦然焦急無比,忽然他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間,只見一把散發著鋒利寒氣的匕首被他拿在了手中。

森光利刃,晃得冷文浩膽寒無比,他憤怒的看著秦浩宇,嘴唇上翻動,好似在說:「我cnm,你要幹嘛!」

看著冷文浩那憤怒的眼神,秦浩宇的動作卻一滯了。 砰!

一聲槍響在人們意料之中,又在人們的意料之外響了起來。

隨著這一聲突兀的槍響之後,冷文浩的太陽穴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血色洞口。冷文浩的臉上還保持著絕望恐懼和憤怒的表情,只是他的表情不再有變化,身子則像是被人伐倒的大樹,向著身後直直的倒了下去。

「這……!」

「這……」

「這……」

在場的人畢竟都是見過一些大場面的,所以突然出現一個人在眼前『自殺』了,這些人雖然都是震驚不已,不過卻也沒有出現太大的恐慌。

只是在帳篷中的眾人全都蒙上了一層恐怖的陰影。面前的事情發生的實在是太過詭異了,冷文浩完全沒有自殺的理由與預兆,但是他就是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開槍自殺了。而這所謂的自殺,還不得不打上一個大大的引號,因為眾人明顯看到在冷文浩舉槍靠近自己的太陽穴時,明顯是十分抗拒和恐慌害怕的,再一個,當眾人想要去搶下他手中的手槍的時候,居然四五個人都沒辦法搶下來,這完全不符邏輯的。因為冷文浩的身材也算不上強壯,四五個大漢一起控制冷文浩,根本沒理由還不能控制住他的。

這一切太不合理了,但是!天下哪裡會存在不合理的事情!任何看似不合理的地方,其實都是存在一條合理的邏輯的。

秦浩宇低頭瞥了兩眼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冷文浩,他的臉上因為被沾上了不少濺射的血跡,而顯得有些猙獰。但是,他臉上再猙獰的神色都比不上冷文浩的死給自己帶來的內心上的震撼。

「他……,他是你殺死的?」秦浩宇轉回頭,難以置信的看著瑤姬。

秦浩宇的話如同晴天霹靂,大家一瞬間全部驚醒了過來。對啊!之前就是這個女孩說話要讓冷文浩付出一點代價的,然後冷文浩才突然做出一系列怪異的舉動的。可是,一點代價便是一條鮮活的生命,而剝奪對方生命的場地,竟然還是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堂而皇之的進行。

不少的人都驚出了一身冷汗,他們不斷地向後猛退了三兩步,遠離著瑤姬的距離,全神貫注的防備著瑤姬,更有甚至,在見識到瑤姬的可怕手段之後,竟然在退後兩三步之後,而一把掏出自己的手槍,打開保險,將槍口指向瑤姬,防衛著自己。

這些人不得不怕啊,在見識到瑤姬神不知不鬼不覺的殺死了冷文浩,彷彿在場的眾人都成了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而她在這麼多人的面前下,依舊肆無忌憚的殺掉了冷文浩,在如今這個世界,殺人依舊是一件在罪大惡極的事情時,這無疑是一場赤裸裸的挑戰權威的事件。

「幹什麼!全都給我把槍放下!」老爺子忽然雙掌用力的拍向了面前的桌子,桌上的水杯竟然都被他拍得騰空起來了一截。

這突然地一聲巨大動靜,無疑令現場本來就緊張的氣氛變得更為的緊張了,而緊張加緊張,無疑便會出現一些失誤。只聽得砰的一聲,居然又是一聲槍響從帳篷中響了起來。

在場的人都驚了,他們不斷地扭頭朝著四周查看,尋找開槍的人。而同時,老者在聽見這一生槍響之後,卻又是心底一涼,暗道:「完了!」

很快,人們就發現了那個因為緊張而走火的人,因為在現場僅有的幾位舉起手槍的人,只有他的槍口出在冒著白煙。

「我……,我不是故意的!」這位開槍的人顯然也沒想到自己會將這一槍給打出去,只是剛才實在是太過緊張了,因為目睹了冷文浩,詭異的自殺死亡,在這種未知的極端恐懼環境下,這人的神經已經綳到了極致,而那老者的用力一拍自然成為了自己扣動扳機的導火索。博士小說網www.book84.net

知道了開槍的人,那麼眾人便又開始移動了目光,因為既然有人開槍,那麼子彈便肯定已經射了出去,而子彈射出,如果射中人體,那麼肯定會出現傷亡,若沒有人因為這意外而受傷那自然也是萬事大吉了。

然而,當大家開始搜尋出射的軌跡時,面前的場景,卻讓大家驚得都說不出話來了。

子彈的彈道十分的好找,因為只要沿著槍口的延長線出發,那自然便是子彈射出的方向了。而這個因為極度緊張而開了槍的男子,他手中槍口所對的位置便正是站在場中央瑤姬的左面。就在大家都在想著若非這人開的一槍擊中了那個神秘的少女時,可這個少女卻是好端端的站立在原地,他們不停的在女孩的身上尋找著受傷的痕迹,可他們失望了,因為瑤姬仿若沒事人一般仙立在原地,出塵而飄渺。

忽然有人驚叫一聲大喊,手指著瑤姬的方向:「我的天啊!」

眾人被聲音所吸引,然後也不約而同的將目光鎖定在了那人手指的方向。

「這!這不會是真的吧!」

「我這是在做夢的吧!這真的是有人能做到的事情嗎!」

「這難道是火雲邪神轉世!」

議論之聲此起彼伏,在這一刻,人們彷彿暫時忘記了眼前少女給給大家帶來的恐怖壓迫,而全部沉浸在面前這驚人一幕的奇迹當中——那顆子彈竟然在距離瑤姬還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懸在了空中!

在現世中,拋開核武器,彈道導彈等那些厲害的軍事武器不說,在如今正常人的腦海中,若要問他們什麼武器最厲害,那我想最起碼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會說那是搶!不是說,功夫在高也怕菜刀,菜刀再利,一槍斃命。

沒錯!槍!無論什麼槍!這無疑都是強大殺傷力的代名詞!而此時!人們感覺到了自己那信奉為真理的認知,遭受到了最嚴峻的挑戰!

槍的威力變得如此的弱了?

不!不是槍的威力太弱了,而是面前這神秘的女孩太強大了!

能夠阻擋住子彈的射擊,這還是人類嗎?莫非是神!

瑤姬緩緩地轉過身子,看向了那一顆正懸浮在自己面前不遠處的子彈。她慢慢的抬起手,將空中的子彈拿在了手中。

「這個小東西是你的?」瑤姬微笑的盯著六神無主不斷後退的男子柔聲問道。

「是我的……」男子的身體還在不斷地後退。「不,不不!不是我的!不是我的!」忽然他又想想到了什麼,語無論次的連聲否定出來。

瑤姬已經懶得再理會這群無聊的人,他朝著男子的方向隨意一揮手:「既然是你的,那就還給你吧!」 天魔星相傳是每日當值的兇曜惡星。 星相學中土星入處女宮稱天魔星,主人夭折,是繼****六星與黑星六星後最兇險的惡星之一。然在古典小說之中,天魔星下凡多以女人形象出現,實則並無半點依據。星辰本無男女之分,就好比日月無男女之稱一樣。

陰星說他和童言的歸宿星辰並非單純的魔星,而是天魔星。天魔星到底是是善是惡,實則取決於人。一把三尺青鋒,用其殺好人便是惡,用其殺壞人便是善。善惡本是一念之間,對與錯,全在於心!

童言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等他睜開雙眼後,發現自己正躺在一片血泊之中。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還活着,可那上古魔神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泰山刃、鳳凰天劍、神龍拳套還有藍魄劍,分別漂浮在他的前後左右,看樣子,它們是一直都在保護着他,生怕他會遇到什麼危險。

他深呼了一口氣,隨即掙扎着坐起身來。身上的衣服已經血水溼透,他的臉上也都是污跡。

伸手摸了摸額頭,他這才努力的站起身來。

看着不遠處的骨山,他知道自己還在原地,只是上古魔神已經消失不見了。忽然,他想起了陰星的話,或許,是陰星帶着上古魔神一同消失了吧。

不管怎樣,他總算是躲過一劫。雖然失去了那個剛剛重逢的弟弟,但也算是爲三界造福了,陰星死得其所。其實如果換做是他,能夠和上古魔神同歸於盡,他或許也會這樣做。

生與死,無論怎樣選擇,其實都在於值與不值。值得,死也情願,不值得,那就是白白送死。

將法器全部收起之後,他決定離開這裏。上古魔神已經消失,他也該和譚鈺團聚了。

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張開骨翼之後,他竟赫然發現,自己背後的翅膀竟然又多了一對。這也就意味着,他現在足足有六隻翅膀,實力恐怕也提升了不少。

想起自己之前吸食了那麼多上古魔神的魔氣還能活命,這應該是陰星的功勞,是陰星救了他,才讓他沒有被魔氣撐破身體而亡,還讓他的修爲更進一步。

“弟弟,謝謝你。我會完成你的心願,爲我們天魔星正名,你在天上可以安息了。”

說完這句話,他立刻扇動背後的翅膀,就這樣高高的飛了起來。

他覺得這裏就是那“無底”深淵的最底部,所以這麼一直向上飛,應該就能抵達鐵索橋。到時候再重新進入通道,也就可以和譚鈺他們重逢了。

他估計的很對,在經過將近十多分鐘的飛行之後,他終於看到了鐵索橋。

而就在這橋頭之上,他還看到了正滿臉擔憂的譚鈺等人。

能再次見到譚鈺,他真的很高興。劫後餘生的團聚,其實更加的值得慶幸。

一看童言從橋下飛了上來,衆人先是一驚,隨即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譚鈺更是不管不顧,直接奔向了童言,直到與童言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她才流下了幸福的淚水。

“你這個壞蛋,怎麼突然就跑了,我還以爲你出了什麼事兒呢。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嗚嗚……”說到這裏,她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雖然譚鈺在哭着,可童言的心裏卻很溫暖。有這麼一個人關心着自己,牽掛自己,夫復何求?

“好了,不要哭了,我這不是回來了嗎?而且我這次回來,還把失去的記憶也都找了回來。還有就是,上古魔神已經消失了。三界之危,已經平穩度過了!”

譚鈺一聽此言,立刻止住了哭泣,趕忙問道:“真的?上古魔神真的消失了?”

童言笑着點了點頭道:“真的,雖然我差點兒死在它的肚子裏。不過上天眷顧,它最後還是被徹底剷除了。鈺兒,現在我們可以返回人間了,再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我們在一起了。”

譚鈺開心一笑道:“實在太好了,這樣一來,三界就又可以太平祥和了。童言,你真了不起!我突然發現,我有些崇拜你了。”

“崇拜?別,千萬別。還是讓我崇拜你吧,我身上這麼髒,你都不嫌棄。看出來你對我是真愛!”

“去,什麼真愛,一點兒也不害臊。”

看着他們二人打情罵俏,白虎小妹兒等人都有些尷尬。

可能是察覺到了這一點,譚鈺趕忙和童言分開,然後向白虎小妹兒說道:“小妹兒,這回你們不用再討好上古魔神了,因爲那上古魔神已經被剷除了。”

白虎小妹兒聽此,歡呼着道:“童言哥哥,你真是個大英雄。要不是我有了喜歡的人,我一定會愛上你。”

譚鈺聞此,趕忙問道:“喜歡的人?你什麼時候有喜歡的人了?誰啊?我認識嗎?”

白虎小妹兒嬌羞一笑道:“認識啊,就是……就是玄墨!”

聽到玄墨這個名字,童言才猛然醒悟,他竟然沒有去跟玄墨他們會合,也不知道玄墨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衆人又小聊了一會兒,這才踏上鐵索橋,向洞外走去。

臨別之際,童言最後看了一眼那漆黑一片的深淵,心中暗忖道:“弟弟,我就要走了,你會一直陪伴着我,是嗎?因爲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