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交易會怎麼會安穩了?不然那豈不是太不符合他做事的風格了?

要有刺激,要有新意,這樣才能吸引更多的人過來,這樣才能讓更多的人都想要交易。

不交易凌天次怎麼有好的貨物來源?沒有紛爭,怎麼會有爆發?

凌天賜嘿嘿冷笑,當然,他也知道,自從是進入到了這裡之後,只怕是有著不少的人都在打量著他,甚至是已經有著殘軍和魂念兩大傭兵團的人在等待著他。

或許凌天賜三人真的很有實力,但是有實力也架不住人多,這是很多傭兵團的想法。

凌天賜三人悠悠然的走到了這片區域,時間拿捏的剛剛好,不早也不晚。

而在那裡,已經有著無數的交易台都搭建好了,一共是有著五個,分別矗立在東南西北中這五個方位中。

而且這裡工作的普遍都是武宗高手,他們都很是勤懇,知道自己是在為什麼樣的人服務,所以不會有著任何的不滿和野心。

縱然是此刻見到了如此多的傭兵團都來了,他們依舊是有條不紊的干著,有時候,他們需要的很簡單,你只要給足了,他們便會很開心。

就像現在,這裡圈出來的地方,本來就不是很大,而且還是有著更多的人都相繼而來,地方顯然是不夠的。

凌天賜滿意的點點頭,好戲馬上就要開始了,他必須要推波助瀾一番才行,不然這激情的戲碼,可是不好繼續演奏下去啊。

而此刻凌天賜三人的到來,頓時就讓施羽等殘軍傭兵團的人眼前一亮,他們已經確定,就是這三個傢伙,將易夢給帶走的。

不過此刻易夢不在他們的身邊,這倒是讓施羽等人有些疑惑。

莫非真的是被這小子給殺了?但是這一位不管是髮飾還是發色都不像是少年的少年,卻是有著一股別人沒有的韻味,他的到來,到底還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凌天賜很滿意這種效果,自己一頭黑白相間的頭髮,要說不吸引人眼球,他自己都不相信。

「諸位,小子我舉辦了這一場交易會,想必大家都對原則有所了解了。這裡我就不多說了。不過。」凌天賜說到這裡,故意停頓了一下,他就發現很多人果然是有些心浮氣躁,甚至是不屑起來。

僱主觀察日記 「在場的勢力中,每一個勢力只能是進來五人進行交易,多的則是不許了。不要問為什麼,因為我樂意。」

「哈哈……」頓時,這眾人就大聲的嘲笑起來,他們在這裡這麼多年,還何曾顧忌過什麼規則?在他們的眼中,實力強大就是規則。

你雖然是舉辦方,有著一定的地位,大家都尊重你,不會找你的麻煩。

但是你若不識好歹,還將諸位發財的機會都給阻攔了,這就怪不得別人出手了。

凌天賜微眯著眼睛,笑的很是燦爛,似乎一點都不著急,甚至是那笑容看起來有些傻傻的味道。

「真不知道少年你是膽大過人呢?還是真的傻的可愛?」這周圍已經有人站出來說道:「不過,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這一方還真的不出六人不行了。」 此言一出,頓時周圍的人再次哄堂大笑,他們見識這種事情已經算是見怪不怪了。

剛開始強硬的人不在少數,可是最後呢?

還不是乖乖的認慫,他們有著自己的原則底線,這舉辦人怎麼說也是值得他們尊重一二的,不能讓他處於難看的地位。

但是也不能給他足夠的權利,否則,交易的樂趣就沒有了。

只可惜,他們這次的算盤好像打錯了,因為就在這六人跨進這片交易區域的時候,便是已經被一道殺氣所籠罩了。

風,悄然而至,所有人都沒有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便是猛然的發現,那個怪異的少年,已經不知不覺的站在了他們六人的前面。

凌天賜那含笑的眼眸盯著他們六個驚魂未定之人,輕輕的聲音響起道:「不知道你們六位是打算讓哪一位死了?」

「死?」有誰願意死去,只是他們都不明白,這少年究竟是吃了什麼葯,難道他不知道這裡的任何一個勢力,都足以碾壓他們嗎? 薄夫人她大佬馬甲又爆了

看著凌天賜臉上帶著的一絲笑意,他們都以為這凌天賜是在開玩笑。

隨即,那人就笑道:「這位小兄弟,大家都是這裡的常客,你的那一套。」

他的話沒有說話,但是所有人的表情都已經凝固在了臉上,因為對面的凌天賜身影是沒有任何的聲音,就直接的快光一閃。

緊接著,就是這說話男子那驚恐無比的神色盯著凌天賜,他雙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脖子。

這周圍的五人都沒有看清楚,又何況是距離更遠的人?

「嗤嗤……」

鮮血就像是噴泉一般的湧出來,那人卻是怎麼都阻擋不了,死神來收割他性命的步伐。

砰的一聲,他無力的倒在了地上,此刻萬籟俱寂,就彷彿這裡一下子進行了隔絕一般,是那麼的沉寂與可怕。

所有人看向凌天賜的眼神,已經徹底的變了味道了。

誰都想不到,這個笑起來如此燦爛的少年,竟然是說出手就出手。

甚至是這種殺伐果斷,讓所有人都為之忌憚。

他目光依舊是平淡,但是那笑容,落在所有人的眼中,卻是變成了另外的一副景象。

凌天賜踏著悠然的步伐,面帶微笑的看著眾人道:「現在,還有誰願意試一下嗎?記住哦,我說了,只能允許五個人同時進來,一個勢力或者傭兵團多出一人,我就殺一個。」

他的語氣就彷彿是在開玩笑,那燦爛的笑容,在此刻的陽光承托下,顯得愈發的森然與詭異。

氣氛,變得有些凝重。

可以說,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他們看到還有這樣交易的。

以前的交易方那都是恨不得所有人打起來才好,因為這樣他們才有著足夠的利潤。

而這些交易者也是曉的如此,畢竟誰都不想看到的好東西,被別人所搶走。

如果按照這個少年的要求,那也就是說,他們的勢力優勢將會不存在。

完全就看個人的財力,這是極為不划算的。

凌天賜看著眾人,然後笑道:「看來大家對我的要求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慢著。」就在凌天賜轉身之際,這後面卻是有著一道身影緩緩的站了出來。

而這個人的出現,同時讓各大傭兵團都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不願意出頭,此刻有人當面出頭,他們自然是樂的如此。

凌天賜的嘴角勾勒出一絲冷然的笑容,然後慢慢的轉身。

看到的是一位衣著藍色衣袍的男子,大約就是三十五歲左右的樣子,眼神有些凌厲。

他看著凌天賜,道:「難道這位少爺就不想多賺一點?」

「誰不想多賺一點?但是我喜歡公平交易。這個世道僅有的一點公平,我不想就這樣沒有了。」凌天賜看著這個男子說道。

「那也就是說,在這裡,誰都得聽你的?」藍衣男子看不出到底是什麼心態,說道。

凌天賜流露出沉思之色,然後道:「如果這樣說,那也未嘗不可。」

「但若是我不想遵守了?」藍衣男子的臉上,掛著一絲淡然的笑容。

凌天賜隨即嗯了一聲,點點頭,很是認真的看著藍衣男子道:「那,你就試試。」

說完,就站在了那裡,等待著藍衣男子的下一步行動。

但是他雖然如此一說,可是卻並沒有任何的行動。

而這後面,無數的傭兵團都在看著他。

這些傭兵團會怕凌天賜?不見得。

他們只是不想在任何東西都沒有得到之前,就已經是傷痕纍纍,這樣很不划算。

不過,正如那藍衣男子所言,他們的確是不太喜歡這種交易方式,就連弱勢勢力都是如此。

「還不試一試?」凌天賜一臉譏諷的看著藍衣男子道:「如果你不試,那就別怪我不給你機會。」

「你就這麼自信?」藍衣男子的眼神中有著一絲殺機閃過。

凌天賜搖搖頭,眼神中的那股淡然已經消失了,卻而代之的是一個濃烈至極的殺氣。

腳步猛然的一跺,頓時凌天賜的身影就像是風一般的出現在那藍衣男子的前面。

「廢話真多。」凌天賜一掌打出,整個空間中,都有著一股強烈的摩擦聲響起。

而這一刻,所有站在一旁的人,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他們之前以為這凌天賜不過是取巧而已,但是現在看來,這少年是真的有能力。

而這一掌的力道十足,那藍衣男子從來都想不到,這世道之上,竟然還有這如此詭異又快捷的步伐。

一掌迎面而來,他幾乎是連想的餘地都沒有,只能強行的一掌迎戰上去。

「砰!」

一股沉悶的聲音就從這兩人的掌印之間擴散出來,而凌天賜的眉頭則是在不經意皺了起來。

剛才這一掌的力量接觸,他幾乎就已經可以判定這個傢伙的大概強度和修為了。

兩人的武念力,頓時就像是海潮一般,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凌天賜和這藍衣男子的身軀同時朝著後面震退,而這周圍觀戰者,則是不由得連連咋舌,怎麼都想不到,這一個武尊八段的少年,會迎戰以為武王。 而他們更加吃驚的就是這凌天賜的年紀與修為,凌天賜的心微微有些沉重,此人的修為雖然不是很高,但是卻在等級上壓制了,最為重要的是,他的基礎很紮實。

那藍衣男子也看向了凌天賜,比起凌天賜心中的震驚,他的震驚顯然要更加的強烈。

「看來你的能力並不咋樣啊。你還要繼續試一下?」凌天賜含笑的看著藍衣男子,然後微微一笑,問道。

藍衣男子的心的確是有些沉重,他終究還是小看了這個少年。

只是,他實在不清楚,這個謎一般的少年,究竟是怎麼出現的?

而這諸多傭兵團和勢力的人都在看著他,不管他做出何種行為,都已經是騎虎難下了。

不過,他一個武王還會怕武尊?那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

藍衣男子做出一個令他後悔終生的舉動,那就是繼續挑釁。

此刻,已經不為別人,而是為了自己的臉面,為了一口氣。

「砰!」

他的腳步在地面之上,踏出了一道深印,直接的對著凌天賜的頭頂抓來。

凌天賜見此,不由得搖搖頭,他知道,此人是已經不能完全的震懾住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戰了。

右拳緊握,看著那一掌對著自己抓來,他竟然是如入定了一般,站在那裡,沒有絲毫的動顫意思。

就在那藍衣男子的一手真的出現在他的頭頂上空的時候,凌天賜這才冷眼一拳揮出。

「轟——」

金色的拳頭,上面有著一道升騰的龍影,彷彿是要震懾蒼穹一般。

那激昂的聲音,就像是在瞬間爆發一般,金色的拳頭狠狠的抨擊在那一掌之上,頓時,兩股絕強的力量,瞬間以一種爆炸的方式擴散出來。

「轟隆隆!」

那藍衣男子的身影在空中翻騰,直接的飛到了上空,凌天賜冷哼一聲,身影頓時就化為了一道殘影衝天而起。

聖采月和烏寒兩人根本就沒有擔心的意思,淡然的坐在那裡,而這些被雇傭而來的武宗高手,都不由得羨慕的看著空中兩道交手的身影。

烏寒端起了茶杯道:「他怎麼做事越來越暴走了?」

「或許是有些人不知死活吧,既然是要在這裡建立新的秩序,總歸是需要有些震懾力的。」聖采月悠悠然的說道,目光卻是一直落在凌天賜的身上。

凌天賜看著那道藍色的身影,眼神中凌厲的殺氣,已經是抑制不住的釋放出來。

整個人的周身,都是那種濃烈至極的殺氣。

巨大的掌印,直接的對著那藍衣男子的周身翻拍而來,速度很是迅猛。

整個天際中,都是凌天賜的掌印,原本一個武尊使用地靈段上等武技,一點都不奇怪,要說奇怪,那也只會說這使用的武技等級有點低。

但是,誰都想不到,這少年居然將這地靈段上等武技揮動起來,就像是沒有任何難度一樣,一點間隙都沒有。

整個過程中,他還不是只使用一套武技。

縱然是那藍衣男子此刻的心也變得格外的沉重起來,因為他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還有人可以同時揮斬兩道武技的。

截天指凌天賜很少動用了,但是不得不說,這套武技,用來破防或者是騷擾,那簡直是最好的選擇。

「咻咻……」

整個上空,都是這無比恐怖而密集的指勁,凌天賜反正就像是吃飯喝水一般,無盡的揮灑出來。

整個地域,都是被這一道道強大的指勁所包圍。

「轟轟……」

那藍衣男子剛開始的時候,甚至是還很輕鬆,甚至是覺得,果然少年就是少年,這修為也估計是在所有草藥的堆積下,強行提升的。

但是,他現在對自己的這個想法,簡直是恨不得自己抽兩個大耳刮子。

這少年哪裡是強行提升啊?這絕對是比他還要紮實與恐怖。

凌天賜現在一點都不著急,既然是有著這個打算,他若是不鬧的大一點,兇殘一點,不然以後怎麼繼續下去啊?

「滄瀾劍訣。」

突然,凌天賜的手印和心法同時變化,右手之上,頓時金色的劍氣奔涌而出,就像是沒有任何的防備一樣,突然的爆發出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