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音剛落,就聽到王恆的聲音在周圍響起:“不要那麼費事了,我們已經到了。”

聽到王恆的聲音,魅姬和神龍頓時喜道:“你們來了。”


魔體蕭長風則道:“王恆兄弟,幸好你來的及時。”

只見王恆的身形在虛空一閃,就到了蕭長風的身前,笑道:“蕭大哥,我來了,所有的人都來了。”隨着王恆的話音一落,虛空中顯現出了一個個熟悉的身影:楚酒、聶平、丘真心……

蕭長風頓時激動的道:“多謝,多謝,只是我現在是魔身,無法和各位多親近,還望各位見諒。”


丘真心笑道:“我們都已經知道了,蕭兄弟就不要太在意。”

蕭長風道:“只是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丘真心笑道:“難道你忘了你的好兄弟聶平和他的師傅了?”

蕭長風喜道:“原來是這樣。”

魑郎突然冷冷的道:“既然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的人,那我就不客氣了,哈哈。”

蕭長風微微一凜,道:“大家小心。” “這樣?可是風嵐城客棧怎麼辦?”東方明月來了精神。

“有才這傢伙太浪蕩了,有些不靠譜,等回去我再找個合適的人就行。”雲飛說道。

“那我在出雲國需要做什麼?”東方明月問道。

“什麼都做!風嵐國有的,這裏都要有,怎麼說你也是皇子,利用你的身份和影響力,業務很容易展開,你有精力做的就自己做,沒精力做的就讓別人來做,以後可以在出雲國南部沿海開通航路,這樣物資運輸就容易多了,你回飛雲島也方便。”雲飛說道。

兩個人商量了一晚上,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才各自睡去,一覺睡到大中午,吃完午飯,雲飛提出要跟東方漠商談下組建新軍的事,雖然在東方明月這裏得到答覆了,畢竟不算正式的,還得東方漠親口首肯才行,而且細節方面也要談一談。

“雲飛,找我何事啊?”東方漠問道。

“談談組建新軍的事,明月應該已經跟您說過了,不過我有必要再確認一次,我的想法是從軍隊中挑選出一萬人,這些人我將訓練三至五個月,糧草、裝備和一切消耗需要朝廷提供,如果一切順利,我有信心憑藉這一萬人打退來犯之敵,但是這些人只能交給明月統帥,明月不會做皇帝,所以也無法威脅到下一任皇帝,這一萬人就作爲明月的私軍吧,外可攘敵,內可平亂,於國無害,您覺得如何?”雲飛說道。

“原則上,這件事我是贊成的,難爲你爲明月考慮這麼多,相信有了這麼一支軍隊,即使我不在了,至少明月不會受欺負,但是,我在的時候還好說,如果我不在了,你認爲朝廷還會甘心供養這麼一支不爲朝廷所用的軍隊麼?”東方漠問道。

“那就定下一個期限,十年吧,十年後朝廷就不用再供養了。”雲飛說道。

“呵呵,可以,這支軍隊明面上是由明月掌控,其實背後還不是聽你的?你這一手玩的高明啊!”東方漠意味深長地說道。

“您多慮了,我要軍隊做什麼?而且也沒必要,將來這一萬人也不見能幹過我的破軍小隊,您信不信?”雲飛問道。

“我不信,別說以後,就是現在,我也完全不信你僅憑藉一萬人就可以將那二十萬神祕人擊退,而且,人家很可能還會有增援,對此我沒抱着希望,只是明月不想做皇帝,我也擔心我不在以後,下一個皇帝會對付他,你提出的這個組建新軍的想法,正好與我不謀而合,我不奢求太多,只要國家安定,明月安好就好,幾個不成器的兒子的所作所爲我都看在眼裏,競爭是好的,但是兄弟鬩牆是我不願意看到的,出雲國安逸太久了,需要一個鐵腕皇帝好好整頓一下,明月確實不合適,我只能在那幾個兒子裏選一個合適的,不知道你有什麼看法?”東方漠說道。

“軍隊戰力的事就不說了,您就拭目以待吧,至於皇位繼承人的事,我無可置喙,我只想說一句,必須要從兒子裏選麼?女兒就不行?”雲飛說道。

“女兒?哪有女人當皇帝的?這成什麼體統!”東方漠不再和顏悅色了。

“您請息怒,我就這麼一說而已,您老別介意,既然組建新軍的事您已經同意了,那麼過兩天我就要帶人去部隊中挑選了,希望一切順利。”雲飛說道。

兩人又談了一些細節問題,雲飛就告辭了,伴君如伴虎啊。回來後,帶着東方明月會城外別院,東方明珠也跟着。

“明月,出雲國的精銳軍隊你都知道吧?”路上的時候,雲飛問東方明月。

“知道一些,跟我父皇談妥了?”東方明月問道。

“基本妥了,不過我們也約法三章,其它的不必說了,無非要你安分守己,最關鍵一條,朝廷只供養軍隊十年,十年後就只能靠你自己養了。”雲飛說道。

“掌櫃的,你都養不起,你覺得我能養起?大不了十年後一拍兩散。”東方明月說道。

“如果按普通軍費開支,這一萬人倒也養得起,只是十年後這些人也老了,不適合當兵了,算了,到時候再說吧,先確保這幾年你再出雲國創業時期安全就行,你有沒有中意的將領,咱們也給挖來,回去後我給秦嶽制定選拔標準,你帶着他們去選吧,我就不去了。”雲飛說道。

“高層將領就別想了,有名的將領也不太可能,只能從底層選拔,而且忠心方面還有保證。”東方明月說道,這也證明東方明月並不是他說的那麼單純,至少知道輕重,認清現實。

回到月明苑,雲飛將衆人召集到一起開會,見到雲飛平安回來,衆人也都非常高興,雲飛把事情的經過講述一遍,算得上有驚無險,然後雲飛就跟秦嶽交代了選拔標準,聽完這些標準,不說東方明月傻眼,就連秦嶽都覺得有些條件甚至連自己都做不到。

“掌櫃的,這是挑兵麼?全出雲國都找不出幾個吧?而且,還只要二十歲以下的,咱們是要組建兒童兵嗎?”東方明月問道。

“放心,一定會有的,如果有個別素質好的,年齡可以適當放寬一些,你也不想只用了幾年這些士兵就退役吧?另外,這幾天我會畫一些裝備,你要找人定製,一切所需找兵部要,九皇子的面子他們總得給吧,這些士兵的待遇必須是出雲國最高的,而且以後你賺了銀子,自己也要補貼軍餉,不能只靠朝廷給的那點,話說,士兵不光用來打仗,建設、救災都是可以的,總不能讓他們一直閒着吧,這一萬人以後還要往海軍陸戰隊方向發展,唉,不說了,說多了,我都替他們感到累。”雲飛說道。

沒日沒夜忙活了三天,挑兵細則和裝備圖樣出爐了,東方明月和秦嶽帶了一百人出發了,雲飛給了他們半個月的時間,人和裝備都要到位,東方明月看這手裏的圖紙,都不好意思找兵部要銀子了,種類繁多不說,造型還奇特,必須定製,東方明月也只能硬着頭皮去了。

東方明月將秦嶽等人帶到各個部隊,有的部隊離得遠,用了三天才趕到,將秦嶽等人介紹給相應部隊的軍官,東方明月就去兵部要銀子定製裝備了,好在這次是打着驅除外敵的幌子,兵部咬牙批准了。

雲飛挑兵細則裏有一條自願原則,也就是說,要跟符合條件的士兵說明去向和歸屬,如果人家不願意就不要勉強,本來秦嶽等人沒想到按照雲飛的標準居然還真的能挑到人,可是當說出要獨立出軍隊系統之外,而且不受皇帝約束以後,這應徵的人就少了很多,士兵也不是傻子,他們認爲這樣做前途堪憂,但是還是有一部分人願意拼一把,可是人數纔剛夠半數,雲飛只給了他們半個月的時間,爲了招齊萬人,秦嶽等人不得不轉戰各個部隊,到了約定時間還是沒有湊夠一萬人,只有八千多人,這情形也太尷尬了。

“掌櫃的,符合條件的人確實不少,可是當我們說出目的以後,很多人都不願意來,跑了十幾個部隊,而且將年齡寬限到二十二歲,也才招到八千一百三十一人,要不在寬限幾天,我們去邊境的部隊試試?”秦嶽將人帶回別院後,跟雲飛彙報道。

“不願意來麼?哼哼,不來拉倒,現在對我們愛搭不理,以後讓他們高攀不起!”雲飛受到刺激了。

東方明月還沒有回來,估計裝備還沒有湊足,雲飛也不等他了,讓秦嶽將這些士兵集中起來,雲飛準備訓話。

“各位,我叫白雲飛,九皇子爲你們定做裝備去了,暫時由我負責你們的訓練任務,你們可以叫我教官,我身旁的這些人也是你們的教官,在接下來的三至五個月內,我們將一起度過,這段時間也是你們化繭成蝶、轉變命運的重要時期,你們曾經是精銳中的精銳,精英中的精英,但是現在,你們什麼都不是,以後你們就會見識到你們教官的風采了,兩年前他與你們一樣,甚至還不如你們,半年後你們將與他們一樣,甚至還要強過他們,你們以後會爲你們今天的選擇而自豪的,讓不願意來和猶豫的人後悔去吧!今天起,你們的代號爲七殺,只向九皇子東方明月效忠,十人爲一小隊,百人爲中隊,千人爲大隊,啓用新的軍階,總共分三層九階,依次爲將、校、尉,各自分爲上、中、少三階,由於人數不足,所以將階暫時沒有,所有這些軍官將從你們當中選拔,選拔標準將依據你們的訓練成果,也就是說,你們現在都在同一起跑線上,誰表現的好,誰就是軍官,現在開始分成中隊站好,每個教官帶領一箇中隊。”雲飛說道。

都是當兵的,用不多久八十一個方隊就站好了,只是多出來的三十一人有些尷尬,雲飛將這些人也當做一箇中隊對待,由一名破軍小隊成員帶領,接着破軍小隊開始將自己中隊的人登記造冊,家庭住址、直系親屬姓名都要登記,因爲這涉及到撫卹的事,將登記的名單彙總,雲飛交待秦嶽將這份名單交給東方明月,做成銘牌讓這些士兵戴在身上,以辯身份。 魑郎見人界裏過來了好多人,突然笑道:“既然你們要自投羅網,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就慢慢的消失了身影。

魔體蕭長風驚道:“遭了,魑郎又要施展幻術了。”

丘真心笑道:“無妨,不過長風,現在有一件事情必須馬上做好。”

魔體蕭長風詫道:“什麼?”

丘真心笑道:“等下你就知道了。”說完就將蕭長風和魅姬一起推進了聶平的結界中去。

魔體蕭長風只覺得眼前情形一變,已經進入到了聶平佈下的結界中,結界裏只有小狐狸一人在,就連晨兒都不在。

小狐狸此時抱着雙膝坐在那裏,顯得十分的無助。

蕭長風呆了呆,顫抖着道:“絮葉……”


小狐狸像是受到什麼刺激似地,頓時跳了起來,愣愣的望着蕭長風,隨即就像一陣風一般朝着蕭長風撲了過去,一頭扎進了蕭長風的懷裏。

蕭長風道:“絮葉,你怎麼來了?”

小狐狸道:“自從你走後,我就好擔心你,後來楚酒大哥他們也都來了,聶平和他的師傅研究了老半天,想要破壞那佛界大門上的禁制,只是都失敗了,後來,他們就合衆人之力設下了一個結界,直接就進來了,我好擔心你,也就跟着來了,由於我們一直都在結界之中,魔界之人居然一個都沒有發現我們,我們就這樣順利的到了這裏,只是他們說我很重要,不讓我出去,只讓我呆在這結界之中等你。”

蕭長風語氣顫抖的道:“絮葉,我……”

這時,結界外傳來了聶平的聲音:“蕭大哥的一半元神在公主殿下的體內,所以,公主殿下萬萬不可以有任何的閃失。”

蕭長風頓時激動的道:“多謝各位了。”

聶平沒有說話,只是結界外傳來了他那爽朗的笑聲。

這時,魅姬輕輕的走了過來,柔聲道:“絮葉妹妹。”

小狐狸一擡頭就看到了魅姬,頓時她的臉色一紅,道:“魅姬姐姐,你,你回來了。”

魅姬微笑着拉起小狐狸的手道:“是的,我回來了,一切都有勞妹妹費心了。”

小狐狸眼圈一紅,道:“要不是爲了我,魅姬姐姐也不會……”

魅姬在小狐狸的鼻子上輕輕的颳了一下,笑道:“不要哭,哭的話可就不漂亮了。”

小狐狸一撅嘴道:“反正我也沒有魅姬姐姐漂亮。”

魅姬輕笑道:“誰說的,我們的絮葉是最漂亮的。”

小狐狸臉色微微一紅,低頭輕笑不語。

望着魅姬和小狐狸相處融洽,魔體蕭長風身上的魔氣也消散了不少,這時,結界外又傳來了聶平的聲音:“蕭大哥,快抓緊時間將元神合而爲一。”

魔體蕭長風“啊”了一聲,道:“遭了,窮奇前輩沒有告訴我將元神合二爲一的方法。”

聶平輕笑道:“不要緊,絮葉公主知道。”


魔體蕭長風頓時望着小狐狸,道:“絮葉,你知道方法?”

小狐狸的臉色頓時就紅了,不過她還是點了點頭。

魔體蕭長風喜道:“快告訴我,是什麼方法?”

小狐狸的臉色更紅了,她看了看魅姬,又急急的低下頭去。

魅姬突然笑道:“妖界之人向來豪爽,爲什麼絮葉妹妹會這樣?難道是要我回避?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回避就是了。”

小狐狸急忙道:“不是的,我……”這時她朝蕭長風勾了勾食指,又急急的低下頭去。

蕭長風滿臉疑惑的道:“叫我嗎?”

魅姬白了他一眼,道:“當然是叫你了,還不快去。”說完還推了現在長風一把。

蕭長風不知道小狐狸這是什麼意思,不過他還是乖乖的走了過去。

魔體蕭長風走到小狐狸的身前,不解的問:“絮葉……”

他的話還未說完,小狐狸就突然抱住了他,並用她那柔軟的雙脣緊緊的貼在了蕭長風的雙脣之上,蕭長風被嚇了一跳,一擡眼,正好看到了魅姬那似笑非笑的美嫣,這讓他覺得很不好意思。

就在蕭長風不知所措之時,小狐狸傳聲道:“張嘴。”

蕭長風微微一驚,不過他還是張開了嘴,就在此時,小狐狸那細滑柔嫩的香舌已經滑進了他的嘴裏。

蕭長風更是吃驚,小狐狸繼續傳音道:“快運功控制住你的魔性元神,不然的話,神性元神會受到損傷的。”

蕭長風微驚,急忙運起所有的功力,將自己的魔性元神緊緊的控制住,隨即他只覺得一股熱流從小狐狸的舌尖之上慢慢的傳送到他的嘴裏,然後又順着他的喉嚨直奔他的丹田而去。

小狐狸的舌尖依然不停的在蕭長風的口中滑動着,一股股熱流順着她的舌尖傳到蕭長風的口中。


瞬間,蕭長風突然看到了自己的丹田之中居然有兩個自己在盤旋飛舞着,蕭長風知道,自己的神魔兩個元神已經開始慢慢的融合了,只是現在還需要一些時間。

慢慢的,那兩個元神終於開始都慢慢的融化了,接着又慢慢的變成了一個自己,最後盤坐在了他的丹田之上,這一刻,蕭長風就知道,自己的元神合而爲一了,此時,他只覺得全身一陣輕鬆,再也沒有了剛纔的那股蠢蠢欲動的殺念。

小狐狸的香舌依然放在蕭長風的口中,絲毫沒有收回去的意思,蕭長風也懶得說明,其實他也十分享受這種感覺。

也不知過了多久,小狐狸突然臉色紅紅的“哎呀”了一聲,然後急急的退了回去,此時的她就連擡頭的勇氣都沒有了。

見小狐狸突然間離開了自己的懷抱,蕭長風竟有了一種失落感,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自己居然十分想擁有剛剛那香豔的一刻。

見小狐狸退開,蕭長風突然有點心虛的看了看魅姬。

魅姬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蕭長風,然後對小狐狸道:“絮葉妹妹,長風是不是已經恢復了?”

小狐狸點了點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魅姬又道:“那你剛剛是不是在運功幫長風復原?”

小狐狸“啊”了一聲,臉色一片緋紅,不過她還是點了點頭。

魅姬作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啊,那我也來。”說完也撲進了蕭長風的懷裏,那兩片銷魂的紅脣已經貼上了蕭長風的雙脣。

小狐狸突然“啊”了一聲,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什麼都沒有說出來,不過,她還是用目光偷偷的打量着蕭長風和魅姬。

蕭長風知道魅姬在逗小狐狸,因爲現在的魅姬身上的禁制根本沒有解開,可以說是一點修爲都沒有,她又拿什麼來幫自己呢。

只是令蕭長風感到奇怪的是,自己居然不想解說什麼,此時的他只覺得腦子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了,唯一還有變化的,就是自己腦中那股男人應有的衝動是越來越旺,差點就讓他無法控制。

不過,蕭長風還是慢慢的平息了心中的**,他向魅姬傳音道:“放鬆身體。”

聽了蕭長風的話,魅姬整個人就像是融化了一樣,軟綿綿的癱在了蕭長風的懷裏,不過,緊急着她就感覺到了一股熱量從蕭長風的口中衝進了她的體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