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向趙鵬告狀。

他要將厄爾東整死。

很快阿爾塔來到了王庭中。

趙鵬冷冷地看着阿爾塔。

“我王,我有一件事要報告你。”

“你是不是要告訴我,你敲詐勒索了厄爾東的小妾古麗娜和十八兩黃金?” “你是不是要告訴我,厄爾東投靠了無明王,正在陷害另外兩個部族,對嗎?”

聽到趙鵬的話,阿爾塔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他就像被置身在冰窖裏一樣徹骨的陰冷浸透了他的骨頭,也浸透了他的靈魂。

趙鵬怎麼會知道?

他是怎麼知道的?

難道他又在暗中安排人監視我嗎?

其實趙鵬誰都不相信。

他早就在厄爾東和阿爾塔去做事情的時候,派出自己的貼身侍衛去監視了。

他甚至還啓動了安插在厄爾東和阿爾塔身邊的眼線。

這些人很多年前他就安排下去了,只不過一直沒有用,以至於有很多眼線甚至都覺得,他們就是這個家族的人。

原來當初趙鵬暗算無明王,在第一輪大清洗的時候,就將這些人安排了下去。

現在趙鵬覺得是該用這些人的時候了。

“我王饒命,我王饒命!我不該爲了一己之私勒索厄爾東。”

“阿爾塔,我那麼對你。想不到你卻這樣對我。你覺得我該怎麼處置你啊?”

趙鵬的聲音陰冷無比,就像冬天裏的寒風吹過了阿爾塔的身邊。

阿爾塔瑟瑟發抖,跪在地上,等着趙鵬對他的處罰。

“我問你話呢,你爲什麼不說?”

趙鵬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就像針一樣刺進了阿爾塔的耳膜裏。

阿爾塔戰戰兢兢的說:“全憑我王處置,無論我王怎麼處置,我都願意接受我王的懲罰。”

他此刻準備任由趙鵬宰割,其實他心裏面也清楚,他即便反抗也沒有任何用,因爲實力決定了他只能任人宰割。

“好,那你就自盡吧。”

阿爾塔聽到趙鵬的聲音,心中升起了無限的憤怒。

可是他不敢將憤怒表現出來,只能默默地忍受。

阿爾塔謝恩:“多謝我王仁慈。”

他舉起手掌準備拍碎自己的天靈。

就在這時,一股隱形的力量打在阿爾塔的手腕上。

阿爾塔只覺整個手臂都癱瘓了一樣,連動都無法動。

“看在你誠心認錯的份上,這次我就饒了你以及你的部族。但是如果還有下一次,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花落花開孤成凰 趙鵬對阿爾塔已經動了殺心。 萌娃來襲:魔性媽咪 因爲他不允許別人違抗他的命令。

但是他現在缺人手,整個大耗族因爲上次大清洗死去了四分之一的人。

他不想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如果殺了阿爾塔,再殺了阿爾法以及那兩個部族,那整個大耗族就將再失去四分之一的人口。

這是他無法承受的。

所以趙鵬準備先饒過阿爾塔,讓他繼續當狗腿子。

聽說趙鵬不殺自己了,阿爾塔激動無比,他跪在地上砰砰砰地繼續磕頭。

“記住了,以後不要跟我耍小聰明,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多謝我王仁慈。”

“你覺得厄爾東誣陷那兩個家族也是和你一樣因爲一己私利嗎?”

趙鵬想知道,厄爾東誣陷另外兩個家族是背叛了他,想讓大耗族產生內亂,還是像阿爾塔一樣,只是爲了一己私利。

如果厄爾東背叛了他,他就殺厄爾東的全族。

如果厄爾東只是爲了一己私利,趙鵬就將他留下。

畢竟現在是用人之際。

說不定哪一天無明王就會帶着四王的手下打過來了。

“這個……我不好說。”

阿爾塔現在剛保住了一條狗命,他不敢胡言亂語,他怕自己一不小心說出的話會惹惱趙鵬,到時候他又會陷入危機。

“放心大膽地說,說錯了我不會怪你。不過我希望你以公平公正的原則來討論這個問題,而不是心存私心。否則的話你也知道有什麼後果。”

趙鵬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提醒了一下阿爾塔。

阿爾塔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我王,我是這樣想的。厄爾東可能是因爲一己之私。當初他殺雙狼部族的時候,可是非常賣力。我想他不可能背叛你。不過他對另外兩個部族,爲什麼會這樣做。我有些想不明白。因爲他們之間好像沒有什麼太大的利益糾葛,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好的,我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

趙鵬擺了擺手,示意阿爾塔可以走了。

阿爾塔如蒙大赦,立即轉過身離開了。

秦巖等了很長時間,大耗族內也沒有發生暴亂。

趙鵬肯定是因爲大耗族內部消耗太大,纔沒有大開殺戒。

同時這也說明厄爾東並沒有把水攪渾。

他立即將雙降叫了過來。

“我王,你找我有什麼事?”

“你立即再去找厄爾東,讓他在最短的期限內做出一點成績。否則你就把你們之間的事情轉告給趙鵬,讓趙鵬殺了他。”

“你放心吧,我馬上去做。”

雙將帶着秦巖的命令走了。

三個多小時後,雙降和厄爾東在約定的地點見了面。

“雙降,你爲什麼又來找我。你知不知道現在大耗族內到處都是趙鵬的爪牙。我們這些首領天天都被趙鵬監視。你這樣做會害死我的。”

“我王讓我問你,你爲什麼在這一段時間內沒有做出突出的成績。”

聽到雙降的話,厄爾東十分惱火。

他最近一段時間可是疲於奔命,爲無明王做了很多事情。但是沒有看到預期的效果,他也搞不清楚這是爲什麼。

他爲此還損失了很多東西,包括自己的小妾,包括自己的十萬兩黃金。

“雙降,我告訴你,我已經做的夠好了。趙鵬不上當我也沒有辦法。”

厄爾東轉過身準備走。

“等一等,大王讓我告訴你在三天內你必須做出一點成績,否則的話可不要怪我們辣手無情。”

厄爾東轉過身憤怒的盯着雙降:“我已經把我該做的都做了,你還想讓我怎麼樣。”

“做不做是你的事情,你看着辦吧。”

雙降也懶得再和厄爾東說話,他轉過身離開了。

這是厄爾東欠他的。

因爲厄爾東當時殺了他們家族中很多人。

這也算是另外一種血債血償吧。

厄爾東現在真後悔,他當時因爲一念之仁見了雙降,被雙降抓住了把柄。

只是現在後悔已經沒有用了。

他懷着懊惱的心情回到了大耗族。 厄爾東不知道他的一舉一動都被趙鵬的爪牙看得一清二楚,並且將他的行動告訴了趙鵬。

趙鵬沒有立即發難,派人繼續暗中監視着。

厄爾東想來想去也想不到怎樣對付趙鵬,更想不到怎麼將水攪渾。

晚上,厄爾東心情煩躁,一個人走在大耗族的路上。

就在這時,巡邏官看到了厄爾東,詢問厄爾東爲什麼沒有在房間裏休息,而是在外面四處亂走。

厄爾東心生一計,摟住巡邏官的脖子,對他說:“我出來是專門爲了殺你的。”

巡邏官爲之一愣,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自己的脖子斷了,大腦一片空白,失去了意識。

厄爾東殺掉巡邏官後,他飛身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掉了四個巡邏兵,然後他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一早,當大家發現巡邏官和士兵死後,所有的人一片譁然。

厄爾東立即到處宣言,肯定是無明王的奸細潛伏進來了。

大家聽到厄爾東的話,有些人雖然不相信,可是大部分人都人人自危,生怕無明王的手下將自己的頭斬下。

厄爾東原本以爲他做的隱祕至極,他想不到的是,這件事再次被趙鵬知道了。

趙鵬忍無可忍了。

他之前已經給過厄爾東機會,讓他不要在大耗族裏亂搞。

可是厄爾東分明將他的話當成了耳旁風,而且還投靠了無明王。

原本趙鵬不願意殺人,但是現在卻不得不殺了。

他立即將厄爾東招進了王殿。

厄爾東以爲趙鵬會像上一次那樣詢問他。

他猜錯了。

這次趙鵬直接命人將他拿下了。

“我王,饒命呀。我犯了什麼錯?”

厄爾東驚訝地看着趙鵬。

“昨天晚上巡邏官以及巡邏兵是你殺的吧。”

趙鵬一邊喝茶,一邊慢條斯理地問。

厄爾東愣住了。

他沒有想到趙鵬居然會知道這些。

“厄爾東,你昨天上午是不是去見了無明王的手下?”

聽到趙鵬的話,厄爾東肝膽俱裂。

他想不到他的一切行蹤都被趙鵬知道了。

這下他以及他的家人和族人將萬劫不復。

到時候很有可能是被活埋。

“我王饒命,我王饒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厄爾東大聲的求饒,希望趙鵬能放過他。

趙鵬沒有說話,對着身邊的侍衛揮了揮手,侍衛們立即押解着厄爾東向厄爾東家裏走去。

趙鵬的侍衛首領對着全族的人大聲的說:“你們族長背叛我王,現在下令將他處以極刑。至於你們好自爲之吧。”

侍衛頭領揮了下手,厄爾東家族的上空立即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罩子,將厄爾東的家人全部罩在其中。

看到這一幕,厄爾東驚恐無比。

他知道這是吸靈罩,一旦將人罩在其中,就會把人的靈魂吸走。

“饒命呀,饒命呀。”

厄爾東大聲的叫起來。

沒有人理會他,任憑吸靈罩大發神威。

厄爾東族人的三魂七魄慢慢的從身體裏面吸出來。

只見他們的魂魄一個一個向罩子最中心的漩渦衝去,最後被捲進了漩渦裏。

厄爾東所有的族人包括他的家人全部魂飛魄散了。

他們的屍體就像被割倒的樹幹,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

那場景實在是令人觸目驚心。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