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趕緊解開安全帶下了車,看到地上躺著一個年輕女人,他立刻上前,「小姐,你沒事吧?」

楊檸抓起了一旁的包包,站了起來,「我沒事。」 她只是被嚇到了,並沒有被撞。

四目相對,楊檸認出了他,「蔣先生,是你啊。」

「你是……」

楊檸見這個男人不認識她,不由得有些失落,她自我介紹,「我是楊檸。是凱伊小姐的私人秘書,那天珠寶展我也在。」

「楊小姐你好。」蔣舜禮貌的伸出的手。

楊檸臉上就像樂開了花似的,將手遞給了他。

「蔣先生,你怎麼在這裡?」

「我是來採訪凱伊小姐的,現在準備走了。」

「原來是這樣,那我就不打擾你了。」

楊檸往後退了幾步。

「楊小姐,你真的沒事嗎?要不讓我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吧,萬一傷到哪裡了呢?」這種事情他可不敢怠慢了,更何況對方還是個女孩子。

楊檸搖搖頭,「我沒事,我是自己摔倒的,你不用去醫院了,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忙呢。」

聽她這麼說,那蔣舜也不再勉強,他點點頭,「好吧。」

他剛要走,突然發現了什麼,一把握住了楊檸的手,她的手心裡都是血,「你的手受傷了。」

剛剛楊檸摔在地上,手心摩擦到地面,而且力道很大,所以擦傷了,皮都被蹭掉了。

他不說還不察覺,一說,楊檸突然發現自己的手磨破了皮,火辣辣的疼。

她嚇得趕緊縮回了手,捶了捶自己的手心。

「你跟我來,我帶你到附近的診所里去處理一下傷口,以免感染。」

這次,蔣舜十分堅持,硬是將楊檸帶上了車。

擔心她的手受傷不方便,還給她繫上安全帶。

感覺到他紳士的行為,楊檸的臉突然有些紅紅的。

蔣舜開車將楊檸帶到了附近的診所里。

醫生為楊檸處理了一下傷口,用紗布為她包裹好,讓她三天之內不要沾水。

出了診所之後,蔣舜一臉的歉疚,「抱歉,楊小姐,害你這些天生活都不會方便。」

楊檸咧了咧嘴角,「都已經發生了,也沒辦法,忍忍就是了。」

「你放心,你造成的損失我全都會賠償,這是我的名片。」蔣舜將名片遞給了她,「有什麼事儘管打給我。」

楊檸剛想說不用,不過突然又想到什麼,她淡淡一笑,然後將名片接了過來,放在包里,「我會的。」

蔣舜說,「你要不要請個假?我送你回家去。你的手受傷了。」

「沒事。」楊檸說,「手受傷不耽誤工作的,我的手指也沒事。要不你送我回公司吧,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呢。」

「那好吧。」蔣舜點點頭,他為她打開了車門。

充滿了紳士風度,楊檸忽然覺得心跳加速,從來沒有一個男人,讓她有過這樣心跳的感覺。

或許是自己太年輕了吧,又沒有談過戀愛,所以突然有一個這麼年輕卻有優秀的男人對她這樣的細心,禮貌,她難免會有些小鹿亂撞,正常反應而已,楊檸極力剋制著,希望自己不要失態。

兩個人上了車,蔣舜又開車將她送回了公司里。

這麼一圈下來,又過了好一段時間。

王幸宜有事要出門,剛好看到蔣舜為楊檸打開車門。

她有些詫異。人人看小說

蔣舜剛好也看到了王幸宜,「王助理,這麼巧呀。」他的聲音有幾分陰陽怪氣,「你又要出門呀?」

王幸宜看了一眼楊檸,「你們兩個……」

楊檸連忙連忙解釋道,「我的手受傷了,蔣先生送我去診所包紮了一下。」

「是嗎?我看看怎麼樣了,要不要請假呀?」王幸宜擔心的問。

楊檸搖搖頭,「我沒事,我要先去忙了。」

楊檸說著,轉過頭對蔣舜說,「蔣先生,謝謝你送我去診所,以後再聯繫,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楊檸忽然羞紅了臉,說完之後轉身離開了,只剩下了王幸宜和蔣舜。

王幸宜有些詫異,她轉過頭看著楊檸落荒而逃的背影,就感覺不對勁。

她疑惑的視線落在蔣舜身上,冷冷道,「怎麼,又勾搭我們公司的年輕小丫頭了?」

蔣舜皺了皺眉,「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勾搭她了?」

「沒有么?你看,人家臉都紅了,你該不會是用我對付你的那招對付她吧?」王幸宜的聲音有點不高興。

蔣舜剛要解釋,突然看到王幸宜有些惱怒的臉,他嘴角揚起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王小姐,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她要是吃醋就好了,證明這個女人還是有點心疼。

王幸宜臉色陰沉,立刻解釋,「我吃你的醋嗎?你這是開玩笑,你以為天下就你一個男人嗎?」

王幸宜說完,轉身要走,蔣舜立刻說道,「沒有吃醋就更好了,我看楊小姐的確挺不錯的,我倒是可以追求她,讓她做我女朋友。」

王幸宜腳步一頓,她轉過頭來,「怎麼?你該不會是要戲耍她吧?你不覺得這樣很卑鄙嗎?」

「戲耍!我可沒有,我是真心想要追求人家的,關你什麼事?」蔣舜的聲音,好像有幾分在懟她。

「你……」王幸宜心頭突然有些惱,不過她也沒資格說什麼,「隨便你,你願意干那些齷齪的事情那是你的事。」

王幸宜說完,腳步匆匆的離開,帶著一頭惱火。

蔣舜忽然笑了,心裡樂開了花。

小王,還說你一點都不在意呢,我終於抓到你的軟肋了。

別墅。

兩個小奶包正在房間里趴在床上。

小奶包的中間還有一張a4紙,兩個小傢伙都拿著兩支筆在紙上面塗塗畫畫。

童嘯卿拍了拍妹妹的小腦袋,「喬喬,咱們計劃要從今天開始了,相信按照計劃進行,咱們一定可以找到爹地的。」

兩個小傢伙正在出謀劃策,想要找尋他們的爹地。

他到底是什麼人?

根據他們充滿靈性的第六感,他們覺得他們的爹地就在身邊。

童蘇喬說,「我覺得顧叔叔是我爹地,他又帥又溫柔,超棒的呢,他是我爹地,那就更棒了。」

童蘇喬一臉羞紅的,將小手抵在臉上,好希望顧叔叔是她的爹地,天天抱著她舉高高。

「喬喬,我覺得他不是我們的爹地,雖然顧叔叔很好,可是如果她是我們的爹地,媽咪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呢?」

童蘇喬歪著腦袋,小辮子在空中揮舞著,她用手指繞了繞,一臉疑惑,「我也不知道呢,不過哥哥說的也對哦,媽咪好像不討厭他,如果他真的是我們的爹地,媽咪應該告訴我們才對呀。」

忽然,童蘇喬想到什麼,睜大的眼睛,「哎呀,那你覺得伯尼叔叔是不是我們的爹地呀?」

「伯尼叔叔?」童嘯卿抓了抓腦袋,「伯尼叔叔是外國人呀,可是我們的臉跟伯尼叔叔一點都不像,如果他是我們的爹地,我們應該是混血兒才對。」

「哎呀,也對哦。」童蘇喬失落的耷拉下腦袋了,「這可怎麼辦才好呢?我們都找不到爹地了。」

看到妹妹失落的臉色,童嘯卿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小臉蛋,說道,「沒關係的,我們一定能找到爹地的。我們現在用排除法,把一些不是我們爹地的人全部都劃掉了,接下來我們就再從另一個角度好好想一想,該怎麼去找爹地。」 喬喬握住了童嘯卿的手,「對了哥哥,媽咪不告訴我們爹地是誰,她肯定是很討厭爹地,所以媽咪討厭誰,那麼誰就有可能是我們的爹地哦。」

「哎呀。」說的沒錯,童嘯卿點點頭,「喬喬你好聰明,那我們現在應該觀察媽咪討厭誰。」

「嗯嗯。」童蘇喬說,「可是媽咪好像沒有討厭誰。再說了,媽咪如果討厭很多人,那很多人都是我們的爹地嗎?這樣太不好哦。」

「喬喬,我們的爹地一定很帥,我們的媽咪都那麼漂亮,我們也長得那麼漂亮,我們的爹地肯定也漂亮,所以那些長得丑的就排除,這樣範圍就縮小了很多了呢。」

「呀,哥哥說的對,長得丑的排除,嗯,那加起來就是,媽咪討厭的男人,並且長得特別帥,那他就很有可能是我們的爹地。」

童蘇喬的小手抓著鉛筆,在紙上畫了一個人,然後在人的臉上寫了一個「帥」字,「我們的爹地一定超帥的。」

「喬喬你要明白哦,我們找爹地只是我們好奇而已,並不是我們要跟爹地在一起生活,媽咪不告訴我們爹地是誰,證明她討厭他,那爹地一定是個大壞蛋,我們要找到他,和媽咪一起討厭他。」童嘯卿這樣傲嬌的想著,不過一想到別人家的孩子都有爹地親親抱抱舉高高,他們只有媽咪抱抱舉高高,有點怪怪的呢。

砰砰砰——

房門被敲響,「喬喬嘯卿,媽咪回來咯。」

兩個小傢伙已經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將紙收好塞進了床底下。

兄妹兩個全都伸出一個小手指,抵在唇瓣上面,哥哥小聲說道,「不要告訴媽咪噢,這是咱們兩個人的秘密。」

兄妹兩個人同時點點頭。

房門被打開,童阮阮走了進來,「寶貝們,媽咪回來了。」

「媽咪。」兩個小傢伙從床上跳了起來,赤著腳朝著童阮阮沖了過去,抱住了她,「媽咪,想死你了呢。」

兩個小傢伙異口同聲。

童阮阮一和軟萌萌的小東西在一起,就忍不住化成了水似的,「媽咪也想你們。」

她今天腰酸背痛的,都怪那個慕淵臨折騰的,所以早點回來休息。

她將兩個小傢伙抱了起來,放在床上,「你們兩個在幹什麼呢?說什麼悄悄話?」

「媽咪。」童蘇喬說,「我和哥哥都想你了呢,你明天可以帶我們一起去上班嗎?我們想和你在一起。」

「就是,媽咪。」童嘯卿牽住了她的手,「我們想和媽咪在一起呢。」

童阮阮有點難過,「寶貝們,媽咪在公司里會很忙,經常要外出,帶著你們,你們會很累的,在家裡休息,和戴迪叔叔一起玩不好嗎?」

童嘯卿問,「戴迪叔叔也好忙呢,要管理好多家事,對了媽咪,顧叔叔和伯尼叔叔去哪裡了?怎麼這幾天沒有見到他們?」

童阮阮忽然想到,這幾天他們的確是沒有聯繫,奇怪,他倆跑到哪裡去了?

不過,大家都是成年人,忙碌也很正常,她說,「顧叔叔和伯尼叔叔很忙的,顧叔叔忙著做生意,而伯尼叔叔他是醫生,每天要治療病人,做手術,所以也是非常忙碌的,你們兩個要乖乖的,不能纏著他們,知道嗎?」

「媽咪,你是不是一點都不討厭顧叔叔,還有伯尼叔叔呀?」童嘯卿的眼底閃過一絲精光,想要套出媽咪的一些話。

童阮阮一臉疑惑,「你幹嘛要問這個問題啊?」

「人家想知道。」童嘯卿鑽進了媽咪的懷中,「你告訴我啦,你討不討厭他們?」

「當然不討厭了,他們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戴迪叔叔呢?你討不討厭他呢?」這句話是童蘇喬問的,如果戴迪是她的爹地,那也不錯呢,媽咪主外,戴迪叔叔主內。

童阮阮有些哭笑不得,「你們兩個幹嘛問這樣的問題?媽咪當然不討厭了,顧叔叔和伯尼叔叔是媽咪的好朋友,戴迪叔叔是媽咪的管家,他很疼你們,媽咪幹嘛討厭他?」

「那好吧。」喬喬說,「不討厭就不討厭。」

童蘇喬坐在了童阮阮的腿上,小手點了點,害羞的說,「媽咪,喬喬想吃奶奶。」

她靠在了童阮阮的身上,小拇指放在唇上,有點可憐兮兮。

其實她長這麼大還沒戒奶呢,雖然童阮阮都已經沒有奶水了,可是喬喬有時候還是想吃。天籟小說

「……」

童阮阮有些無語,「喬喬,你都已經4歲了。」

「人家就是要吃奶奶。」童蘇喬抱抱的緊緊的,可憐兮兮,「媽咪……想吃奶奶……」

童阮阮壓根兒沒有辦法拒絕她。

「行,媽咪喂你奶奶吃。」童阮阮剛要解開自己的衣服,忽然想到什麼。

不行,今天慕淵臨碰過她了。

她渾身都是慕淵臨的氣息。

她得洗澡才行。

「喬喬,媽咪現在帶你們去院子里玩一會兒,盪鞦韆,等吃完晚飯,媽咪洗完澡,給你們講故事,再喂你奶奶,好不好?」

「好吧。」童蘇喬也是非常懂事的,雖然喜歡黏媽咪,不過既然童阮阮好言好語的跟她說,那麼她當然願意諒解媽咪了,於是她點點頭。

……

很快,到了晚上,大家都已經洗好了澡,準備睡了。

童阮阮給童蘇喬餵了奶。

童蘇喬終於乖乖的躺在床上。

童阮阮整理好衣服,然後抱著故事書,給兩個孩子講故事

講了幾分鐘之後,兩個小傢伙都打了哈欠,看樣子是要睡了。

忽然,童阮阮放在一旁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於是將手機暫時關了靜音,對兩個小傢伙說,「寶貝們晚安。」

她在兩個小傢伙臉上分別親了一口,然後拿著手機離開了。

童阮阮離開之後,兩個小傢伙一骨碌從床上坐了起來,互相看著彼此。

童嘯卿說,「妹妹,咱們兩個小心點。」

童蘇喬點點頭,神秘兮兮,他們都下了床,為了不鬧出動靜,都赤著腳,偷偷摸摸的溜出了房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