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後跟着七人,卓天一見七人倒是一愣,旋即心沉了下來,這七人自然不是別人,乃是之前遇到的傲家少爺的七個護衛。

他們來得還正是時候啊!卓天暗嘆一聲。

“趙明大哥,便是這人奪走少爺元珠的。”其中一護衛指着卓天,對着大漢恭敬道。

趙明捋捋他細長的虯髯,眼睛微微眯起,其中精光閃爍,滿意地點點頭,揮手擺開身邊的護衛,低沉的聲響緩緩響起,慢慢道:“交出元珠吧!”

卓天搖搖頭,直接拒絕。


七紋元珠現在還夠他使用五次大道劍術,這樣的寶貝對他現在實在太重要了,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交出來啊!

再說,傲家隨便來個人,自己就被他嚇着,那以後還有什麼臉面行走大陸啊!

趙明眉頭微皺,沉聲道:“年輕人,貴在自知,不要因爲貪得一時小便宜得罪不該得罪的人!”虎軀一震,劍動一段的實力頓時顯現出來,想要以此給卓天造成壓力。

卓天暗暗運起大羅漢金身術抵擋,臉色卻依舊微笑道:“我正因爲有自知之明,所以纔沒有交出元珠的!”

趙明虎目一瞪,心頭一怒,捋着的虯髯都有些氣的翹了起來,卓天這話什麼意思!

看不起他的實力,他身爲傲家的一個護院教頭,實力早就達到了劍動一段的頂峯,在這南域小鎮五六年來未逢敵手,這纔來個小青年,竟然敢挑釁他的威勢。

他生氣了,這暴脾氣,老虎不發威,真當他是病貓了,要不是瞧着卓天有幾分能耐,他動了惜才之心,不想殺他。

但是現在,貌似這傢伙太不知好歹了,不殺他何以立威啊!

趙明緩緩抽出背後的七尺長劍,身上的黃衫微微鼓起,那七尺長劍嗡嗡作響,閃爍着土黃的奇耀光芒。

“土屬性劍氣!”卓天神色一凜,身子橫移,將顏冰擋在身後,問天劍也是悄然出現在他的手裏。

左手沁出一滴鮮血,抹在問天劍上,大道劍術也是隨即發動。

心中一陣肉疼,又浪費一次機會,但也無可奈何,他本身實力就遠不如趙明,現在又有傷在身,若是不發動大道劍術,估計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咦!”趙明驀地一驚,卓天剛纔的實力還不如他,此刻卻是和他在伯仲之間,他之前還不相信這七個傢伙所言,能有人如此年紀便達到劍動級,不過現在他信了。

這世上果然人才輩出啊!

不過,他卻沒有怯意,眼前卓天身上纏着白布帶,面色蒼白,定然在之前受了重傷,現在不過是勉力作戰,他有信心自己能夠應付,沉聲道:“你已經重傷,不是我的對手,若是現在交出元珠,我還可饒你一命,不然,十死無生!” 卓天搖頭不語,問天指天,四周的元氣突然變得暴動起來,一股龐大的威壓自問天劍上散落出來。

“劍指蒼穹!”

卓天輕喝一聲,旋即問天劍光芒爆閃,猛地前揮,一道龐大的劍氣轟然破出,往着趙明八人劈斬而去。

七個護衛神色大驚,臉上立時蒼白無力,雙腿都有些發抖地挪動不了,趙明神色凝重,但卻沒有絲毫懼意。

這劍威力極強,但也還難不倒他,只見他提起手中長劍,一道道土黃色的光芒在其上閃爍,他倏地將劍插在地上,輕喝一聲,面前突然風沙驟起。

七尺長劍周圍驀地出現一道道黃燦燦的金色小劍,他手指一揮,金色小劍立時組成一個堅固屏障抵擋在他的面前。

嘭!

劍指蒼穹引出的巨大劍氣光影擊打在金色小劍組成的屏障之上,金色小劍屏障立時一顫,往後一癟,但趙明又是一聲大喝,元氣再次補充上去,那凹陷的部分立時又補充完好,抵住了劍氣的轟擊。

因爲兩者的劇烈撞擊,四周爆出一層層巨大的元氣波,帶起地上的荒土,將整個視線都擋得看不真切。

卓天一招斬出,不及細想,拉起顏冰,便迅速遁走。

但這趙明顯然不是易於之人,早就料到卓天藉機逃走,長劍插在地上,猛地向前一挑,蹦出一塊碎石,碎石帶起黃色的光芒,如同一顆流星一般往卓天砸去。

卓天感覺背後傳來破空之聲,身影一閃,偏了過去,躲開了碎石,大呼驚險。

但這一轉一躲之下,趙明卻是抽出了身子,提劍極速追了過來,他也不知使了什麼身法,雙腳踏在地上,速度奇快,卓天眼見兩人間的距離被他越拉越近。

心中大急,他急需找個地方療傷,剛剛劍指蒼穹一招又牽動了後背的傷勢,身子疼痛不已,根本無力再戰。

趙明冷冽着臉龐,身影閃動間,再次揮起長劍劈出一道土黃劍氣,捲起漫天沙塵。

“卓天,小心!”顏冰瞧見土黃劍氣襲來,直斬卓天后脊,大驚失色。

“斬!”卓天身子一斜,問天斜劈,爆出一道冷熱劍氣,兩者互相交纏,紅藍相間,帶起耀眼的光芒。

嘭!

兩道劍氣在空中相遇,勢均力敵,炸出一道巨大的洪波,消散於無形,不過這招過後,卓天卻是面色慘白,狂噴一口鮮血。

還來不及擦拭嘴角的血跡,便再次拼命拉着顏冰往前奔走。

“你逃不了的,我是土屬性元脈,又修煉有專門運土而行的身法,在地面之上我的速度要增加一倍不止,你根本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受死吧!”趙明冷然道。

卓天沒想到對方的身法竟然這麼奇特,倚仗着屬性元脈,來增加自身的速度,倒是個不錯的身法,不知他有沒有用。

但眼下明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重要的是保得性命再說,他只能帶着顏冰拼地奔跑。

顏冰的小臉因爲體內元氣的急劇消耗,微微漲紅,瞧見卓天痛苦的模樣,更是有些心疼,眼圈也泛起了紅色。

唰!

卓天突然頓住了身子,止住了步伐,因爲他們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道深達千丈的淵谷。

被逼到絕路上了嗎?!卓天愣愣地站在那裏。

“怕不怕?”卓天對着顏冰問道。

顏冰也是看見了面前的深谷,眼中複雜的神情一閃而逝,旋即便是堅定地搖搖頭,小手緊了緊卓天的大手。

“好,那我們便賭一把!”卓天大笑一聲,不待趙明追來,拉起顏冰跳了下去。

“啊,混蛋!”趙明暴怒地趕了過來,一把扯住卓天背後的蝴蝶結,但那哪裏抵得住兩人下墜的重力。

卓天回頭衝他微微一笑,便落了下去,只餘下趙明憤怒地站着那裏,手裏拿着一條沾着血的白綾。

你們想死不要緊,留下元珠啊!趙明憤怒地長嘯,卻是沒有任何反應,只驚起漫天的鳥雀。

身體急速地下落,卓天伸手一拉,將顏冰攬在懷裏,微微後仰,將她的身體攬在自己的上方。

耳畔裏風聲呼嘯,轉眼間,光景飛閃,卓天已經聽天由命,閉起了雙眼。

仙子姐姐這時候卻是大聲呵斥道:“小天子,你小子也太沒志氣了,這麼點挫折就放棄自己,聽天由命了?修煉本就是逆天而行,你竟然將自己的命交給老天來裁決,我真覺得自己選擇你是個錯誤!”

頓了頓又咬牙道:“還有,你是在等我救你嗎,那麼你又想錯了,其實剛剛在山崖上我便可以救你,但是我爲什麼沒出聲,爲什麼沒有阻止你,因爲我不想你依賴我,我可以幫助你一時,卻不可以幫助你一世,我現在真懷疑你到底能不能幫我重鑄肉身,還是隻是一直在敷衍我罷了!”

仙子姐姐這番話不可謂不重,卓天心頭大震。

的確,自從有了仙子姐姐後,他的生活改變了許多,他從她那裏得到了諸多奇術,一路走來,雖有些險阻,卻也基本是一帆風順,他已經漸漸有些養成了依賴她的習慣。

不行!

絕不能讓仙子姐姐看不起!

還有,我也絕不是在敷衍仙子姐姐!

卓天猛然睜開眼睛,鋒利的眼眸中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尖銳光芒,剛毅而又執着。

突然見到下落的山壁旁有着一道青色長藤直掛而下,他不及多想,奮起神威,便是對着相反方向橫空暴起一記劈空掌,元氣滾動,帶起巨大的反作用力,推着兩人往青藤飛去。

朕的皇后超難撩 ,機會只有一次,體內的元氣連番消耗,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若是抓不住青藤,便是等死的料。

唰!

一道碧綠的藤蔓被他猛地抓在手上,卓天心頭一喜,旋即牢牢抓住,對着懷裏的顏冰喊道:“抱緊我!”

兩人下墜之力極重,卓天雖然抓住青藤還是止不住地下滑。

右手在青藤上磨出一道長長的血跡,但他卻始終不肯放手,顏冰看得眼眶紅紅,哽咽不語,只用更爲緊靠的身體抱緊他,不想再給他增添什麼麻煩。

仙子姐姐瞧見卓天的模樣,心頭也是連跳了幾下,但終究還是咬緊銀牙,沒有出手,只深深嘆息了一聲。

青藤終究抵不住兩人的重力,終於在半盞茶的功夫後喀嚓一聲,斷成了兩半,兩人猝不及防之下,再次掉了下去。

咚!

不過還好,他們卻是掉進了一片水潭,濺起一抹清冷的水花。 森冷的潭水冰冷刺骨,但它沒有刺激人清醒,反倒加速人的昏迷。

校草纏上身:丫頭,你死定了 ,已經讓卓天徹底力竭,一落入水中,他便暈了過去。

但他的手仍舊死死地攬着顏冰,即使他沒有任何知覺。

幸好顏冰水性不錯,自身又有着一定的實力,她拉着卓天,如同魚兒一般,在水中潛游,奮力地上劃。

呼……

清冷的水中,不斷有水泡冒出,卓天已經不知喝了多少潭水,終於在好半晌過後,顏冰拉着他來到了水邊,才鬆了口氣。

但此時卓天卻是面色蒼白的嚇人,嘴角不斷有水漬溢出。

顏冰大驚,伸手摸在他的鼻間,沒有絲毫人呼吸的氣味,頓時嚇得大急,伏在他的胸口,幸好還有心臟撲通跳躍的聲音。

還好,還好,還有得救!

顏冰將雙手放在他的胸膛之上,然後狠狠地壓下,如此反覆多次。

噗!

卓天才咳嗽了幾聲,噴出了幾口潭水,終於緩了過來,顏冰見他恢復過來,欣喜地笑了笑,幸好卓天沒事。

在看後者右手上那一條條可怖的血痕,她又是心疼地抹起了眼淚。

這是多麼大的痛苦,但他之前卻是連眉頭皺也沒皺!

捧着潭水清洗一下他的傷口,然後拿出自己的一些靈藥塗抹在其上,又用白布包紮了一番,才滿意地點點頭。

卓天此時衣衫盡溼,後背那可怖的傷痕也是跟着裸露了出來,上面暗紅的血疤還沒有結出,又連番遭遇這麼多厄難,傷口再次崩裂了開來,疼得他即使昏迷的時候仍是連抽身子。

顏冰瞧他抽搐的模樣,幫他翻過身子,也是被那可怖的疤痕下了一跳,之前有些好轉的地方,又再次崩裂出一條條傷口,滲出鮮血,沾染他的衣衫。

又被寒水侵蝕,如是不能夠得到很好的照顧的話,非得大病一場不可!

顏冰無奈,只得幫他褪去衣裳,幸好還只是上衣,但她一直是大家小姐,深知男女有別,哪裏見過男子體魄,一時也是滿臉羞紅,但想到卓天的傷勢,也只得硬着頭皮幫他褪去衣衫,擦乾身子,然後再輕輕地塗抹着藥水在他的後背上。

“這小子的豔福還真不淺!”仙子姐姐在他的身體裏自然能見到這一切,帶點酸溜溜道。


呼……

當顏冰忙完這一切的時候,額上已經滲出了一排細汗,小臉上已經紅成了一個熟蘋果,但看到卓天安詳地躺在那裏,呼吸平穩,身子也漸漸不再抽搐了,心中還是泛起了喜意。

她再一看自己的身子,卻是突然笑了。


身上的衣衫之前還是潮溼的一片,將她浮凸的身材勾勒出來,現在卻已經完全乾了。

寒潭森冷,連帶着四周的氣息也透着一股寒意。


顏冰撿來一些乾燥的枯木枝,升起火來,又扶起卓天的身子,讓他不至於再次被凍傷。

時間一點點流逝,夜幕悄悄地降臨。

顏冰耐不住睏意,扶着卓天,小腦袋已經靠在他的肩頭安心地睡着了。

好在這裏倒還清靜,沒有什麼厲害的妖獸出沒,她也能夠放心。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