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隱隱有些奇怪問:「為什麼有這種安排呢?姑娘們也要學蹴鞠嗎?是因為只有這樣姑娘才能嫁得好嗎?人間現在大戶人家挑選兒媳婦的標準是這個了嗎?」

我想呼他一巴掌。

但看到他那雙純潔無辜忽閃忽閃的黑寶石一般的眼睛,我剋制住自己想要揍他的衝動。

我十分鎮定,看著他,絲毫沒有閃躲迴避,臉上始終掛著禮貌的微笑,「人嘛,這一生有很多美好的事情,聽風聲,聽雨聲,看百花,吃美食,若是一切都為了嫁給大戶人家,那豈不是太辛苦了。我們都是為了自己而活的。」

「你和我以前見過的姑娘不一樣呢,她們太卑微了。我不喜歡。」他笑了笑,彎了的眼角像是天上的彎月。

「青菜蘿蔔,各有所愛。」我淡淡道。

他無奈的笑著:「以前有錢的人家也會送小姑娘上學,但大多數都不是,大多數小姑娘都要留在家中幫襯家務,哪需要掙錢,更遑論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點點頭,確實,我記得紅樓夢裡面的探春、惜春等姑娘都上學的。

但賈家是何等的大戶人家,又豈是小門小戶可以比的。

他們有那個條件不代表別家也有。 他們有那個條件不代表別家也有。

爬了許久的山,終於找到山上那片翠竹園了,我找到看園的人,說自己的來意。

看園人奇怪地打量我許久,半信半疑地問:「你要做一盞燈籠?用竹子?」

「是的。可以賣給我嗎?我只要兩根就可以了。」

看園人問:「你這麼年輕,能是篾匠嗎?」

篾匠指的是用竹子編東西的人。

我的確不是,但在我的軟磨硬泡之下,人家終於答應賣我兩根了。

隨後,我便提著燈籠跟著看園人去砍竹子,走了羊腸小道,一陣微風吹過,翠綠的竹葉沙沙作響,抬頭望去,看到了這一片一望無際的竹子,像一片汪洋的大海。風一吹,便更像了「洶湧」時的海。

翠竹綠影婆娑,陽光透過竹葉,斑斑點點地灑在地上。沿著竹林中青石板鋪成的小道,漫步其中,彷彿輕舟蕩漾在翠綠的大海中。呼吸著帶有竹葉清香的空氣,一切煩惱統統被淹沒了,神清氣爽。

一片竹海盪綠韻,竹林幽處輕漫,清神怡情。彷彿就是竹林里的竹,融入竹林的綠韻中,放眼碧波蕩漾的竹海,青翠欲滴,微風拂面,寧靜幽雅間迴旋著清新的竹香。

令人不由得想起李白的詩句:「竹色溪下綠,荷花鏡里香。辭君向天姥,拂石卧秋霜。飄香曳舞袖,帶粉泛妝樓」。

看園人給我一把篾刀,叫我自己砍。

「哪一根?」我輕輕地問他。

「這根。這根夠新鮮,比較有彈性和韌性,容易編織。」他的聲音很輕,很儒雅。

挑好之後,看園人幫我處理。

「一根一百塊。」看園人將這兩根竹細細地捆紮,將竹枝劈下,又用綿軟的布層層地裹緊。

擔心看園人不會用支付寶,我特地付了現金。

回到住處已是深夜,我兩條腿像是廢了一樣,酸疼難忍,整個人也累得筋疲力盡,胡亂吃了點晚飯,我便趴在床上,大睡起來。

許是因為我太累了,竟然睡到第二天九點多。

我匆匆起來刷牙洗臉。

來到客廳就看到小黑把竹枝取出細細地查看。

「下面呢?」純手工製成的燈籠肯定需要一系列繁瑣的工序。

我還記得他好像要熏蒸一下這竹子。

他微微點頭。

我問道:「我要找一口鍋,來把它們用香料燉了嗎?」

他突然笑了,在一旁很失態的笑著直不起腰來,說:「又不是做飯,怎麼能燉。你是餓了嗎?我借用旅店的廚房給你做了點東西,吃吃看,合不合胃口。」

然後他體貼細心,眼神親切的端出早飯,仔細一看,他還圍著圍裙。

昨晚胡亂吃的東西早就消化了,看到美食不由得高興地吃起來,半點沒有如坐針氈的感覺。

沒想到小黑還會做飯,真是令我有點欣喜,做出的東西味道很好,湯包皮薄肉厚,味道好極了。

我含糊不清的問:「你吃了嗎?」

他微微點了點頭。

吃完之後,我問他我們怎麼做燈籠,他說,他要回去用香料熏蒸這些竹子。

我有點奇怪,問:「去哪兒?」

他輕輕指了指上面,說:「等天黑。」

穆先生深情遲到 仔細一想,也是,天黑之後,妖魔鬼怪魑魅魍魎都會在人類看不見的地方活躍起來。

等天黑的時候,我們便在閑聊。

他有時會問,「你們人類為什麼那麼壯大呢?」

「因為我們有愛啊,愛讓我們團結在一起啊。團結就是力量,所以人族是最壯大的。」

他哦了一聲,接著問:「你們是團結在一起的,那為什麼人和人會打架呢?人和人會有衝突呢?」

「因為人與人之間有利益的衝突啊。一個人想要的東西,另一個人也想要的話,就會有衝突。所以就會打起來。」

他疑惑的問:「這就是你們的愛嗎?有了衝突他們兩人也會相愛嗎?」

「……」總感覺很普通的話在他嘴裡說出來就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而且這個問題我也回答不了。

回答不了的時候就是沉默,然後我就八卦八卦妖怪的日常生活。

「我看《太平廣記》中,有一種叫做噬腸的妖怪,真的有嗎?」

他說:「噬腸也許是你們人族對那妖怪的稱呼。也許在我們這裡不叫噬腸。」

「有道理,《太平廣記》里說這是一個吃腸子的妖怪,它平時會以一陣旋風的形態出現,但本體是十分細的紅線。,它以旋風的形態接近畜牧的脖子,然後鑽進去畜牧的身體內把腸子吃掉。你們那裡真的有類似的嗎?」

「有是有,稍微聽過,但沒見過。」

「你們妖怪很多嗎?不然你怎麼會沒怎麼見過呢?」

「我聽年長的說,現在妖怪沒以前多,以前還是很多的,但現在總數已經銳減了。就像你們人類的動物一樣,很多動物都滅絕了。」

「哦,請問你們妖怪壽命多長呢?」

「這個說不準,主要看是什麼妖怪,有的比你們人類還要短,有的很長很長……」

「王八精的壽命是不是很長啊?」

「……」

時光如沙漠腹地的流沙般飛快流逝,轉眼間就到了夜間。

小黑帶我一同行走在曠野中,萬物寂靜。

我站在夜風中四下眺望,發覺這片曠野的夜晚竟比許多地方都迷人,高大挺拔的蒼木直指蒼穹,處處都是幽深詭秘的黑色,夜霧薄薄,整個曠野頗似個披上面紗不露真容的飄渺女郎,霧裡看花,越是看不清,就越想知道真容。

皓月當空,映在墨色的蒼穹上顯得顏色極鮮明,夜幕是濃艷又沉穩的深藍,綴上疏密不同的星子……

「你能握住我的手么?」他微微一笑,對我伸出手。。

我猶豫不決地凝望他片刻,然後握住了他的手。

像一塊冰一樣冰涼,他的手白皙、纖細而修長,但指甲卻修護得非常整潔,這隻手像他的人一樣,秀美細緻。

可卻沒有人那麼溫暖。

他站起身,探詢地看著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我握著他的手呆愣了一瞬,微微點了點頭,還未等我反應過來,他便說:「走了。」 頓時,一股疾風從我們之間掠過,可他那一頭柔順的長發紋絲不動,未被吹亂絲毫,周圍場景變化莫測,薄薄的夜霧猛然暴動起來,夜風呼嘯,轉眼間就夜霧便散了。

周圍的曠野好似有點變化,可有什麼變化卻也說不上來。

「到了。」他風神俊朗地立在我面前。

人間和鬼域,如此轉換,我尚未反應過來,他不由得笑了,重複道:「到了。」

我點了點頭,透過餘光,我看到他默不作聲地傍在身畔,臉上帶著淺淺笑容,我努力不動聲色地將手抽出來。

他輕輕放開我的手,笑著說:「你的手……很溫暖。」

我面不改色的說:「謝謝。」

「走,背包給我。」

我把背包給他,調侃道:「背包里可是得之不易吸收日月精華,沐浴在陽光下的人間翠竹,你可別弄壞了。」

「你也是,可別跟丟我。這裡很多吃人的妖怪呢。」他背上背包,一臉認真的說。

我笑了笑,說:「好冷的笑話。」

他:「……這句不是笑話。」

我的笑容瞬間凝固了。

他臉上露出溫和笑容:「不過,我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他頓了頓,又補充道,「除非我死了。」

「你有很長的壽命,才不會死呢!」

「嗯,但我的諾言會一直作效,除非我死,不然你不會有事。」

「其實……不用這樣的。我也沒幫你做過什麼……」

「不是的,你會為了幫我做燈籠來到不屬於你們的世界,我又豈能讓你有事。」他認真的看著我。

我望著他,有種說不出的安全感。他稍微有點瘦削,夜風一吹,他披的擦爾瓦微微飄蕩,明明看起來是那麼的羸弱,但卻對我許下這個沉重的諾言……

小黑製作燈籠的樣子很認真,比好了尺寸,他熟練地拿起鋸子將竹子切割出了一小段兒。他一手扶著竹子,一手拿著篾刀用力砍,順勢下推,伴著「噼啪噼啪「聲,竹節隨刀而開。

接著,他又將竹子劈出不同的篾片,再剔成細長而又輕薄的篾條。

我很驚訝,那雙精緻到猶如白玉的手居然能如此輕巧的穿梭在篾條間,那些細長輕薄的篾條像是有了生命一樣,隨著他的手上下不停的穿插飛舞,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然後便是給竹燈籠用香料熏蒸。

空氣里到處都是那安詳的香氣。

最後,那個燈籠終於好了。

那是一盞獨一無二的燈籠,它散出淡淡幽香混雜在清涼的氣息里,我似乎聞到一絲涼氣飄來,頓覺異常清爽,簡直飄然若仙,彷彿到了仙池一般。

寧靜的馨香從那精緻的竹骨絲絲縷縷溢出來,浮漫在身體所在的空氣里。若有若無,若遠若近,若濃若淡,暗暗地送進鼻孔肺腑間,頓覺周身愜意,暖意充盈,沁人心脾,令人陶醉;像是蜂蜜一般,讓人忍不住想要去嘗一嘗……

我細細地打量它,這就是我們付出心血做出的燈籠。

小黑拿了一支毛筆,側頭看我,道:「我在上面寫你說的那首詞可以嗎?」

我一時想不起,問:「哪首?」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說完,他已經拿著筆認真的寫起來,認真的樣子彷彿是世上只有他和這個燈籠了。

「顏漠,多謝你了。」他認真地凝望我,「我可以請你參加我們的耍海會嗎?」

「可以。」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一場屬於魑魅魍魎妖魔鬼怪們的耍海會,那會是多麼的兇險,我一個人類滯留這裡真的可以嗎?

可是他給了我一個他不會讓我出事的承諾,這讓我莫名的相信他呢。

而且我也想看看那盛大的耍海會呢。

「多謝。」他向我深深地施了一禮,謙和而真誠,看著他淡淡的微笑,我也微微笑了。

因為我是踏入妖怪們聚會的人類,為了我的安全他向我交代了很多事情,一句一句叮囑我。

「如果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孩,你不要和她說話,因為她可能是蜜陀僧。」他認真的看著我。

我連連點頭,道:「沒想到你們那兒也叫那種鬼怪為蜜陀僧,我知道她,《太平廣記》裡面有寫呢。書里說沒有人知道她真正樣子,她每次都以美如天仙的芳齡少女的樣子出現,她看中哪位人類時,就會晚上到這個人類的房間,和那個人類聊天挑逗人類,但是千萬不能對她說話,不和她說話久了,蜜陀僧見你這麼無趣自然會自己離去,但是她還是會每天晚上來找那個人類聊天,無論那個人類在哪裡……」

「你們的書好有趣啊。」

「當然了,裡面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呢!」

晚上便是那盛大的耍海會。

小黑特地叫我穿上一件古衣,還要帶著珠花玉簪等物,那樣妖怪們才不會一眼看出我是人類。

他還給我一個香囊,說裡面的香料香氣濃郁,有一些妖怪是靠嗅覺認出那些是人的,有了這個香囊,就可以干擾他們的嗅覺。

所以他千萬叮囑我,千萬千萬不要丟了這個香囊,不然可能就會有妖怪知道我是人類了。

我連連點頭,慎重的接過這香囊。

我們到的時候已經『人』滿為患。

點點燈火,皓月當空,給人一種幽靜而奔放的美。

古木高樓,牙齒般排列的飛檐像鳥嘴向高處啄著。高樓上的燈火,就像許多眼睛在眺望園內一片闐靜的漆黑,整座高樓都變成了皓光閃耀的銀河,所有華燈都亮了,像一朵朵金花,一顆顆星星。

人頭攢動,歡聲笑語不斷,女子們頭上的步搖在光影里閃閃爍爍,爭奇鬥豔。

一盞盞點燃起來的燈,遠遠望去,猶如天女撒下的朵朵金花,又似滿天繁星,閃著亮光。

忽然,沉悶的鐘聲響了,轟隆隆猶如打雷一般。

小黑等鐘聲停了便輕輕說:「時間到了。」

「什麼時間?」

小黑沒有回答我,而是示意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 我看到無數被放飛的孔明燈,映的整個天空燈火通明,無數燈向遠方伸展,像一條火龍在夜幕之下翻騰,十分壯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