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妃看了一會,惋惜道:「可惜了,這應該是件靈寶。」

「靈寶?!」尋易瞪大了眼睛。

「你的離硯在這裡也撐不了多久。」仙妃說著靈力稍吐,那件靈寶當即化作一團粉霧。

尋易獃獃的盯著那團飄落的粉霧,心疼的直咧嘴。

元界傳記 仙妃把百餘個玉瓶、玉盒逐一查看了一下,在尋易渴盼的目光中把它們都收回了袋中,淡淡道:「無一可用。」

尋易失望的嘆了口氣,能擁有靈寶的人自然不是尋常之輩,那他攜帶的丹藥品級也就可想而知了。

倒出來的東西收拾了大半后,仙妃拿起了一塊木片和一個玉簡,然後把剩餘物品都收了起來,如先前一樣把這個乾坤袋也扔了出去。

尋易看看玉簡又看看仙妃,眼中重又燃起了希望之光。

仙妃朝西天瘴的深處望了一眼,然後才道:「玉簡記載的是一份地理圖,終點位置就在西天瘴的中心處。」

尋易張了張嘴,最後還是忍住沒問。

仙妃淡然一笑道:「此間藏有巨大隱秘的傳說自上古時期就在流傳了,有人說是有仙府,有人說是有通往仙界之門,為此命喪此處的大修士難以計數。」說到這裡她不再往下說,擺弄起那塊木片。

尋易咽了口唾沫道:「那到底有什麼啊? 陋俗之婚鬧 你肯定是知道的吧?」

仙妃抿嘴而笑,露齣戲弄之色道:「我還以為你能忍住不問呢,你不是說不想知道太多隱秘嗎?」

尋易就知道會是這結果,他嬉皮笑臉道:「我是想如果能弄件仙寶的話,保命的機會就大多了,咱倆現在混得這麼慘,冒點險也值得。」

仙妃拍了拍他的面頰,道:「別做夢了,就你這點修為能用得了仙寶嗎?連離硯這樣的靈寶在你手裡也只能發揮出一二分的威力。」

尋易不甘心道:「那西天瘴的中心是不是真藏有隱秘?我想肯定有,這麼詭異的地方不可能什麼都沒有,嗯……要是不方便說的話就算了。」

仙妃做出認真的樣子道:「如果這隱秘能讓你在五十年之內把修為提升至元嬰期,你肯安心修鍊嗎?」

尋易皺了下眉,很快就搖頭道:「不能耽擱那麼久,我答應人家的是結出金丹就去蒲雲洲報信,這就夠晚的了,不能再拖了。」

「是為信守諾言還是受不了修鍊之苦?」仙妃用嘲諷的語氣說。

「當然是為了信守諾言。」尋易一副大義凜然的姿態。

仙妃白了他一眼,又望向西天瘴深處,口中道:「我雖是花仙,可這中心地帶也是沒去過的,那裡到底有什麼我確實不知道。」 ?尋易這次忍住了好奇心,無所謂的笑了笑,沒問她為何不去看個究竟。

「這個木片有什麼用?」

「丹方。」仙妃看著那塊木片,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尋易的眼睛快速的眨了幾下,然後笑道:「逗我玩呢吧?我可是玄方派的弟子,從沒見過刻在木片上的丹方。」

仙妃嘴角含笑道:「連丹爐都送人了,還是少提自己是玄方派的弟子吧,我都替你臉紅。」

尋易不服氣道:「怎麼了?我雖然不怎麼煉丹,可在這方面的見識遠在別人之上的,別不知好歹,我不研習煉丹是給你面子,當著你的面煉化你的同族你不會好受吧?」

「這借口找的好,這份情我是不能不領了。」仙妃笑著說。

「本來就是!」尋易頗有些施恩於人的倨傲。

仙妃先報以甜甜一笑,然後秀眉微蹙,看著木片露出為難之色道:「這真是丹方,按理說這是你的好心之報,我不該干涉,可銷毀丹方是我們壽修都要承擔的責任,你能不能放棄一次討好蘇婉的機會?」

「真是丹方?」尋易只稍稍遲疑了一下,隨即堅定的點了下頭,道:「毀了吧。」

仙妃平靜的看著他道:「我不想欺瞞你,這裡面記載的十八個丹方對人族而言都是無價之寶,為防泄漏,我也只看了功效而未看配方及煉製之法,毀了就……。」

尋易不等她說完就打出了一團火焰欲毀掉那木片,不想那木片被靈火灼燒后竟絲毫無損,大覺沒面子之下只得道:「費那麼多話幹嘛,快毀了吧。」

與尋易堅定的態度不同,仙妃此時的神色竟顯得有些猶豫,期期艾艾的小聲道:「這些方子所言功效如果為真的話……也許用不了十年就能讓你進入結丹後期的圓滿境界,我覺得太對不住你。」

「十年?!」尋易吃驚的看著那木片,十年就能讓一個結丹初期修士臨近元嬰期,那簡直就可稱是仙丹了,他即使再淡然面對這樣的寶貝也無法不動容。

時間一點點流逝,當尋易回過神來后看到了仙妃望向自己的那複雜目光,他深吸了口氣,努力擠出了個笑容道:「就真是仙方,我也不能讓自己的愛妾犯下叛族之罪,你千萬別看丹方,快毀了它吧,我以後要下決心修鍊了,多幾十年還是少幾十年根本算不得什麼,再說煉製這等丹藥的材料肯定極其難得,說不準早絕跡了,行了,犯不著這麼為難,在我看來你可比仙丹勝強萬倍呢,以後尋處清靜洞府守著天下第一絕色修鍊,那日子恐怕連神仙都得羨慕死,在如此心境之下就是不修練修為也會噌噌往上長,這功效豈是仙丹能比的?」

仙妃凝視著他道:「或許所需材料並不那麼難湊齊呢。」

尋易面色微變,皺眉道:「你看丹方了?」

仙妃垂下眼帘,沒作聲。

尋易這下真急了,瞪起眼道:「就沒見過你這麼蠢的!告訴你,就算你把丹藥煉出來我也不會服用,趕快想辦法把丹方從記憶中消除!」想到仙妃剛才心存顧忌的不敢看丹方,那肯定是沒有消除記憶的神通,思及此處他更著急了,火氣也更大了,指著她的鼻子道:「你用不著覺得欠我什麼,我是貪戀美色才心甘情願幫你的,你給我帶來多大麻煩,惹來多大的禍,我都無怨無悔,誰讓我被你所惑呢,你照顧好自己就行了,懂不懂?!」吼到這裡,看著仙妃低眉順眼的樣子,他心下不忍了,嘆了口氣,愁眉緊鎖,放緩語氣道,「別怪我發火,你這事做的太糊塗了,你修鍊到這一步太不容易了,沒必要為我犯險,太不值得了,我這條小命就算丟了也沒什麼可惜的,大不了就是轉世重來,別再惦記著怎麼幫我了,把木片毀了吧,有辦法把看過的丹方消除掉嗎?」

「我只是想看,還沒看呢。」仙妃抬起眼帘,目光顯得比剛才還要複雜。

「啊?」尋易眨巴了好幾下眼睛,長舒了口氣后又瞪起眼道:「你覺得這好玩嗎?!你……」他剛說到這裡,仙妃忽然湊上來,深情的在他面頰上吻了一下,雖然對方只是靈體,親吻間沒有肌膚相親的銷魂感受,可尋易還是呆住了。

仙妃吻過他之後,美目含笑的說:「我可沒想逗你玩,當時正猶豫不決呢,你就跟個蠢驢似的吼起來了,連個插嘴的機會都不給我。」

「滾!」尋易此刻雖然有點魂不守舍,但還沒傻,她要想辯解不過是一道神念的事兒,哪還用插嘴,深情獃滯的罵了一聲后,他指了指另一邊的面頰,「這邊也親一下。」

「滾!」仙妃掩嘴笑罵,一抹望之令人魂消的嬌羞在明眸中閃爍不定。 ?這些年來,二人在說笑時不乏有打情罵俏的戲言,仙妃的絕世花顏和曼妙風姿更是讓尋易時時都有驚艷之感,可他卻沒動過歪心思,是把仙妃當鄰家大姐姐看待的,在沒大沒小的表象下始終懷著尊敬之心,這與他的品行高下無關,完全是仙妃有意操控的結果,作為花仙,既然有惑人心神的本領,自然也就有不讓人對其生出淫邪之念的神通。

此時表達完了感激之情,仙妃的明眸清澈起來,尋易那顆已然躁動的心當即隨之平靜下來。這不是迷魂術,所以尋易頭腦一直是清楚的,能察覺出她的所作所為,仙妃已經不是第一次對他做這種事了。

「等你本體恢復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生米做成熟飯,哼,你這小妾我要定了!」尋易雖然很想假作仍處於色授魂與之態堅持讓她再親自己一下,但看著對方的樣子忽然間就覺得那麼做很沒意思了,遂心有不甘的扔出了這麼一句賭誓發狠的話。

仙妃露出了一個淡淡的不屑神情,然後玉手一揮,那塊木片化作一道青紫色的火光飛出了木屋,頃刻間就燃成了灰燼。

尋易獃獃的看著,直到灰燼飄散無蹤才把嘴咧成苦瓜樣,委屈道:「心疼死我了,這可都是為了你,你以後要對我始亂終棄可就辜負我這一片心了。」

仙妃見他又來裝可憐那一套,索性就成全他道:「剛才說十年之內能讓你達到結丹後期修為,那隻需前兩個丹方就可做到了,第三、第四兩個丹方是確保化嬰成功的,接下來的十二個丹方是提升元嬰期修為的,分男女各六種丹藥,最後兩種是輔助沖入化羽期的。」

尋易聽到一半嘴裡就真的開始發苦了,等仙妃說完,他努力想擠出一個無所謂的笑容,可努力的結果僅是嘴角抽動了一下,此刻別說是笑了,能不讓眼淚掉下來就不錯了,這還得說是尋易,如果換別人恐怕已經瘋了。

「你……你少來,我有那麼好騙嗎?」儘管看出仙妃不像是在逗自己玩,尋易還是在心裡不停的默念,「逗我玩呢,逗我玩呢,逗我玩呢……」

仙妃相信尋易是有這承受能力的,故意做出一副無限感激之態眨動著明眸無比真誠道:「我說的都是真的,夫君,這次真要多謝你了。」

「哦……啊……嗯……你就只看了功效沒看丹方是吧。」尋易兩眼直直的看著木片燃成灰燼的位置,麻木的頭中嗡嗡直響。

「沒看啊,你……後悔了?」仙妃的眼神中有了不安之色,當然,這是裝出來的。

尋易扭頭看到仙妃的眼神后,嘴角抽動了幾下后終於擠出了一個分不清是要哭還是要笑的表情,「後悔?嘁,說什麼呢你,為了你我粉身碎骨都不會皺下眉頭的,區區幾個丹方算什麼,我就是……就是……」

「就是怎樣?」仙妃楚楚可憐的望著他,一副不太相信的幽怨神情。

尋易先在心裡默念的幾遍「這麼神奇的靈丹所用藥材是絕難找到的。」,讓自己相信這念頭后,他輕鬆了許多,獃滯的頭腦也靈活起來。

「我就是很奇怪為什麼用木片記錄丹方而不是用玉簡。」他的確對此有疑惑。

仙妃噗嗤一笑,道:「你就是後悔死了才對吧?」

尋易也沒心情強裝下去了,實話實說道:「我是無所謂,只能說是家師沒這福氣,不過幸虧你沒提前說出來,否則非把我為難死不可,算了,現在毀了反倒省心了。」

仙妃輕輕搖頭道:「修鍊之道是講究修為與境界相匹配的,一味強行提高修為非是正道,弄不好還會丟了性命,這些丹藥對你這等資質與悟性的人來說都需謹慎服用,給了蘇婉或許就是災禍了。」

這下尋易釋然了,臉上綻開笑容道:「那就沒什麼可惜的了,說說為什麼記錄在木片上吧,這木片真夠邪門的,我都毀不掉,是因為加持了法力的緣故還是自身就這麼奇特?」

仙妃沉吟道:「那是癭石木,以你這點道行是毀不掉它的,可以把它理解成極品玉簡,癭石木如今已難得一見,你自然不會知道了,要往這種材質中輸入神念得有元嬰中期以上的修為才行,而且輸入的神念別人是無法消除的,縱使修為再高也不行,所以我才不得不毀了它。」

「可惜了,這塊木片最少也值幾千靈石吧?」尋易身上的靈石不多了,開始財迷了。

仙妃對他的無知頗感無語,只是翻了他一眼懶得跟他說了,估計他以後也沒機會再見到這東西。

尋易識趣的不再問了,臉上露出諂媚的笑容道:「這件事我做的夠仗義吧?嘿嘿,那個……求你點事,這一段消耗了不少靈石,回頭你幫我采點靈草吧,到了蒲雲洲如果手頭緊了也好換點靈石,這不會讓你為難吧?」在南海時,仙妃曾主動讓他採過海岩萍,可見仙妃並非對每樣花草都呵護有加,所以他才提出了這個請求。

仙妃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樣子,笑道:「區區小事而已,經歷了南海之游你也該知道了,在一個地方不值什麼的東西到了另一個地方也許就成珍寶了,其實你身上的夜明珠到了蒲雲洲足可讓你大發橫財,那東西的價值比在這裡還要高上不知多少倍呢,不過也正因為價值太高拿出來說不定會惹禍,我還是幫你采點那邊稀缺的藥材吧。」

尋易喜上眉梢道:「太好了,有了你這賢內助,我要想發財可太容易了,呃……不為難的話就幫我多采點吧,如果在蒲雲洲那邊看到什麼好東西我也好能買點回來。」

仙妃知道他這是惦記著給蘇婉買禮物呢,自己死活尚且難料居然還走這份心思,尋易對蘇婉的這份真情令她唯有感嘆了。

「從小妾手中要錢去討正室的歡心,你也真好意思。」白了尋易一眼后,仙妃飄然出了木屋。 ?仙妃走後,尋易望著木片燒成灰燼的地方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知道這些丹方的效用后,他已經意識到那團火焰燒毀的或許就是自己此生最大的福緣,和那塊木片比起來,靈寶離硯根本不值一提。

毫不誇張的說,如果這些丹方公諸於世,必然會在修界中掀起滔天巨浪,能直接從中受益的靈修自會拚死爭奪,壽修們則肯定不希望這種能讓靈修青雲直上的至寶存於世間,到時那種混亂場景可想而知。

算了,再好的寶貝弄不到手也只能說那份福緣是不屬於自己的,就當小爺為修界的安寧出一份力了。安慰了自己一番后,他也想明白了,這些足以讓壽修陷入滅頂之災的丹方仙妃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交給自己的,人家能為此感到為難和歉疚已經很有情義了。

醫治好滴血的小心臟后,他的目光投向了西天瘴的深處,眼神中顯出思索之色,依常理,很少有人會隨身攜帶記載丹方、秘籍之類的玉簡,因為這些是隨時可以從腦中拓印出來的,存在腦中可比存在玉簡中安全的多,此人把如此珍貴的丹方帶在身上太不合情理了,除非……

正當尋易望向迷霧深處的目光閃出了光芒時,仙妃飄然而歸。

「想什麼好事呢?眼裡都發賊光了。」她邊打趣著邊把一堆鮮果遞了過去。

尋易當即擺出一副氣不過的神情道:「我越想越後悔,這次簡直虧大了,毀了十幾個仙方,你才親我一下,你覺得好意思嗎?不行,最少也得再親一下。」他還真是這麼想的,至於剛想到的西天瘴很可能存在寶藏一事他倒不想尋根問底,因為他相信自己能想到的仙妃肯定也想到了,她不提自然是有所考慮,人家現在是欠了自己的人情,此時如果提及寶藏就有尋寶的意圖了,仙妃很可能會勉為其難的去為自己查看,還別說她修為未復,就是修為已經恢復了,尋易也不願她為自己的貪念而去冒險。

「才知道後悔?」仙妃滿眼笑意。

「嗯,悔得腸子都發青了,你必須得再親我一下。」

仙妃理了理鬢髮,漫不經心道:「都悔成這樣了,親一下哪夠啊,乾脆讓你親我一下吧。」

尋易聞言當時就傻了,不但不敢上前一步,在仙妃以曼妙的姿態側目看過來時,還慌忙低下了頭,他覺得仙妃此刻好像並未使用什麼神通,這讓他更加泄氣,調戲不成反被調戲,自己可是男的啊,不管心裡有多鬱悶,他是打死也不敢上前的,平常嘴上占點便宜也還罷了,要是讓他對有著萬年修為的大神通花仙動手動腳,他沒這膽,儘管知道就算上去親了,仙妃也不會把他怎樣,可他還是不敢,同時也覺得那樣很沒意思。

仙妃用戲謔的目光看著他道:「我可讓你親了,是你自己不親的,那以後就別跟我說什麼虧不虧的了,這次的事算扯平了。」

尋易覺得顏面大失,強撐道:「沒那麼便宜,一個靈體親不親的有什麼意思,等你能現出本體我再親,這筆賬先記著吧。」

「過期不候!」仙妃丟給他一個嫵媚中帶著刁蠻的眼神,然後要了先前那個玉瓶,又向外面等候的那些無慧真元收取了些靈液,把玉瓶遞還給他后,吩咐道:「我去給你采靈草,可能需要些時日,這些天你給我老實點,絕不能踏出此間一步。」

尋易盯著她皺起了眉,搖頭道:「此事不急,等離開這裡再說吧。」

仙妃解釋道:「有些靈草只生長在這裡,還是先採來吧。」

「不行,靈草少些無所謂,就算沒靈草也沒關係,反正你不能走。」尋易十分認真的說。

「呦,你這是膽小不敢自己呆著還是捨不得我?」仙妃笑著在他臉上捏了一下。

尋易哼了一聲道:「別以為活了幾萬歲就能把別人玩弄於股掌之間,論心機,你差得遠!」

「你說什麼呢?誰和你耍心機了?」仙妃不解的看著他。

尋易咬了牙,猛地湊過去飛快的在她的面頰上親了一下,說是親,其實嘴唇離面頰還差一指遠呢,不過響聲弄得倒不小。

「臭小子,你真想找死啊!」仙妃被他那一往無前的悲壯氣勢嚇了一跳,緩過神來后才罵了出來。

尋易退開兩步鄭重其事道:「我親完了,這次算扯平了,你要再打去西天瘴深處尋寶的念頭,那就是不把我當自己人了,我也不會當你是我的小妾了,你就是能找來件仙寶我也不會要,因為我還不起這麼重的人情!」

「你想哪去了,我真的就是想去采點靈草,根本就沒想你說的那些事。」仙妃還真是打算去找點寶物補償一下他,此刻被看破只能矢口否認了。

尋易冷哼道:「此地毒霧瀰漫,只有大神通才能進入,生長在此的靈草恐怕不會被列入尋常丹方吧?拿這裡的靈草去換靈石恐怕比拿夜明珠還要更惹人猜疑吧?下次騙人時多動動腦子,別給大神通們丟人。」

仙妃被問得無言以對,用玉指狠狠的在他額前戳了一下含羞帶憤道:「你個臭小子,真是一肚子鬼心眼,活該你靜不下心來修鍊!」

尋易一臉得意道:「見識到為夫的厲害了吧,省省心吧你,我現在寶物夠多了,你不是也說了嗎,縱有仙寶我也沒本事使用。」

仙妃心有不甘道:「我是想去看看能不能找到煉好的丹藥。」

尋易眼含感激道:「我都說了,你就是我最好的仙丹,你要出點事那我可連這裡都出不去了,別想那破木片了,那份福緣根本就不是我的。」

「好吧,我不去了。」仙妃看著他,明眸中流轉著讓尋易心旌搖動的波光。 ?這次仙妃在閉關前讓這裡的無慧真元傳出了她的法諭,不許三千年以下的無慧再來佔便宜了,她是怕尋易太勞累。

不明所以的尋易在其後為再也沒見到黃色無慧而困惑了很久,終於猜到可能是仙妃搗的鬼后,他沒多事,忙碌了兩年多也該歇歇了,要說解悶,有這些靈智稍高的無慧就夠了,他更盼著多來點像「小樹苗」那樣的會送禮物的真元。

要說「小樹苗」真不是一般的懂禮節,每次來都不空手,來了兩次送了兩個乾坤袋,這讓尋易很期待它的第三次來訪,不過這次讓他失望了,「小樹苗」來是來了,可帶來的只是兩枚普通的果子,這兩種果子都是仙妃為他採過的,現在乾坤袋裡還有好幾個呢,估計是「小樹苗」上次見仙妃給過他這些,所以當好東西給自己送來了。

失望歸失望,人家畢竟是盡了心意,尋易接了果子后還滿臉笑容的吃了一個,給它輸了靈氣后,「小樹苗」閃著綠光就跑了,這讓尋易有點鬱悶,前兩次「小樹苗」可都是很懂禮數的陪他聊上一陣才走的,儘管這種聊天僅是尋易一個人在說,它的回應只是不停的閃爍,可這對尋易而言已經是難得的消遣了,更重要的是,尋易想告訴它以後別再送果子了,還是送乾坤袋比較好,這些話「小樹苗」是可以聽懂的。

「下次一定得把話說明白后再給它輸靈氣。」正當尋易懊悔不已時,他驚喜的看到「小樹苗」又回來了!

「懂禮數的人就是討人喜歡。」尋易暗自想著,臉上綻開了燦爛的笑容,「或許下一個乾坤袋裡就裝著保存完好的仙丹呢。」

不過他很快就看到了另有一個紅色的光團從白霧中飄了出來,緊隨在「小樹苗」身後。

「原來是帶朋友來了,物以類聚,應該也是個懂禮數的吧。」尋易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差點忘了仙妃的叮囑把神識散出去查看人家帶沒帶禮物來。

等到一紅一綠兩個光團進入木屋,尋易熱情的用神念向它們打著招呼,看清紅色真元並沒攜帶什麼東西時,他也沒讓臉上的笑容稍減半分,因為從紅色真元對自己神念的反應來看,其靈智肯定不在「小樹苗」之下,他相信就算對方不懂禮數,那也是可以教會的,有「小樹苗」這個榜樣在,這不是難事。

打量著眼前的紅色光團,尋易越看越喜愛,在晶瑩的靈液包裹下,裡面是兩株鮮紅的小樹,樹根和樹榦是分開的,上面的枝幹卻有一些是連在一起的,仔細看才能發現,這種連接不是緊緊挨靠盤結,而是真真正正的融合在了一起。

同氣連枝!?尋易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樹木,驚奇之下卻也不好再多看了,人家可是有靈智的,這麼盯著看就是冒犯了。

收回目光后,他取出一堆果子,其中一枚就是小樹苗剛送來的,給「小樹苗」看了一下后,他笑著道:「果子足夠吃的了,道友千萬別這麼客氣了,不用再送了。」這麼重要的話他一定要先說出來,生恐「小樹苗」留下客人後又跑了,用這話也正好可以點撥一下剛來的這位。

看到「小樹苗」那柔和的光芒閃動了一下,尋易知道他明白了,轉而笑著看向紅色真元,「道友想來也是要補充些靈氣的吧,不算什麼的,但你可不能傷了我,在下修為淺薄,可是抵不住絲毫有毒之物的。」

紅色真元顯然也是聽懂了,紅光閃動間,枝葉還輕柔的擺動起來,尋易此時早沒有了先前那麼多顧慮,因為這段時間除了「小樹苗」外他已經接觸過不下七種各式各樣的真元了,因為怕仙妃擔心才隱而不報的,所以此刻毫不猶豫的就伸出手指點在了紅色真元上。

他的這種行為讓一直等候在邊上的一株深紫色無慧真元憤然離去,原本這裡只有它和另一株紅色的無慧在排隊,紅色無慧走後就該輪到它了,「小樹苗」因為送禮搶了先,它沒太在意,不想剛來的這位又排在了前面,雖說無慧靈智低,可它卻是有近萬年修為的,這點事還是能看懂的,對尋易厚此薄彼的做法當然是不滿了。

尋易也是財迷心竅了,而且在他看來乖順且愚鈍的無慧是不會計較這些的,他此刻已經開始全神貫注的為紅色小樹輸入靈氣了,無法察覺紫色無慧的離去,否則肯定會深表歉意的。

隨著靈氣的輸入,尋易慢慢的開始心驚了,兩棵紅色小樹的修為遠比他預料的要高,足足用了四天,耗費了差不多兩塊元嬰石才替它們補足了靈氣,這都超過仙妃的用量了,可見它們的修為最少也是與仙妃此刻的修為相當的。

這四天中尋易片刻未歇,累得幾乎虛脫了,看著用盡的兩塊元嬰石再次吃了一驚,這次的吃驚是因為沒想到自己居然有這麼大本事了,兩顆元嬰石可相當於兩千顆普通靈石啊,普通結丹初期修士體內最多容納兩三顆靈石的靈氣,他在結丹后測試過自己那經過先機丹改造的氣府可容納六顆靈石的靈氣,這已經接近結丹中期的水平了,按此推算這四天內自己足足吸取了一百六十次左右靈氣,每一次都要運轉數百周天後再輸送出去,這速度著實把他嚇了一跳,以前給仙妃補充靈力都是從容為之的,這次的全力而為才讓他知道了自己的潛力。

想到從扔石頭到給人家補充靈力暗合的所謂上古修鍊法門所帶來的這點收穫,他不知是該欣慰還是該鬱悶,總覺得這能力也太沒用了點吧。

補足了靈氣的紅色真元顯得很高興,不斷閃出賞心悅目的光芒,枝葉搖擺不停。

尋易心中則在叫苦,遇到這麼一個饕餮吃貨,自己所剩的那點根本就招待不了它幾次,看來等仙妃出關后就得快點離開這裡了,思及此處,他也打消了進一步暗示人家下次帶禮物來的打算,因為沒有下次了。

紅色小樹圍著他轉了幾圈后飛出了木屋,很快就消失在白霧中了。

尋易擠出了點笑容,對一直守在旁邊的綠色「小樹苗」道:「看來就屬你最通曉人族禮數了,雖然你的修為與年紀都比我高,可我還是覺得以兄弟相稱比較好,如不嫌棄,以後我就稱你為小翠兄吧。」

「小樹苗」歡快的閃動了兩下,看來是同意了,顯然這位仁兄對人族也沒多少了解,否則絕不會欣然接受「小翠兄」這個不倫不類的稱呼的。 ?尋易指著紅色真元消失的方向,面露為難之色道:「剛離去這位小紅兄……嗯……,你下次就別讓它來了,我已經沒多少靈石了,實在無力相助了,再說我在這裡也待不了多久了,幾個月後就得離開了。」

小翠聞言急急的閃動了兩下,然後快速飛了出去。

尋易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不過小翠表現出的無情無義反倒讓他釋然了,本來他還為以後不能再幫它們而感到歉疚呢,說實話,整天面對瞬間就可要了他小命的劇毒靈物這兩年多時光,反倒是踏入修途后讓他感覺最放鬆的一段日子,這話要是說出去,估計是沒人會相信的。

胡思亂想間,他忽然發現事情不太對了,因為飛入白霧中的小翠並沒有從他視線中消失,消失的是白霧,不知小翠用了何種神通,在行進間驅散了周邊的白霧,在它身後形成了一道寬達數十丈的路徑,而且路徑外的白霧並沒有重新彌合的跡象!

尋易困惑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小翠眨眼間就行出了千餘丈,它停下來時,尋易發現小紅竟在那裡,隨即心下豁然了,原來是小紅把小翠叫走了,那小翠開闢出一條道路來是為什麼呢?是要告訴自己它是被叫走的而非無情無義的離去嗎?還是讓自己跟過去?尋易咧著嘴搖搖頭,他膽子再大也是不敢跟去的。

這時小紅的光芒漸漸變強了,尋易覺得它是在呼喚自己,通道內雖無毒霧,尋易還是不敢送出神念,遂高聲喊道:「兩位道兄,小弟可不敢出去,不管二位有何美意,小弟只能心領了。」

喊過之後,小紅的光芒仍在變強,把方圓百餘丈都照的通紅,尋易只得再高聲婉拒並道謝,小紅持續變亮,尋易喊到第五遍時,紅色的光芒已經照亮了七八百丈的方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