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森博士和小蜘蛛兩人看遍了霍華德斯塔克留下來的每一份材料、光碟,甚至光碟他們都是逐幀檢查,最終讓他們發現了端倪。

本來這一項工作應該是托尼屎大顆完成,可是他230的腦子已經換成了葉清揚250的腦子,雖然數值提升了,但是質量下降了。

看了看身邊粉雕玉琢一般的肖蓉雨,葉清揚輕輕的抽出了被她抱得緊緊的胳膊,滑膩溫潤的觸感讓葉清揚有些愛不釋手。

並沒有吵醒熟睡的肖蓉雨,葉清揚穿好衣服,輕輕的在她的美眸上一吻。

推開卧室門,壁爐裏面的果木燒的劈啪作響,整個客廳溫暖如春。

這裏也是昨天晚上他和肖蓉雨的主戰場,沙發、餐桌、羊絨地毯。。。到處都留下了兩人戰鬥的痕迹。

葉清揚越發的喜愛這個全心全意掛在自己身上的大漢國小美女了,她的溫柔,她的堅強,她的曲意逢迎,都讓葉清揚找回了一個男人的雄風。

輕輕的關上門,屋內的肖蓉雨俏皮的睜開了眼睛,水潤的眼眸中帶着滿足,霸道總裁愛上我竟然在現實中出現了。

而且這個霸道總裁還是公雞中的戰鬥機。

「伊森,你有什麼發現?」

葉清揚興沖沖的推開了研究室的大門。

「托尼,你來了,快過來看。」伊森面前一個虛擬屏幕正播放着影片。

葉清揚跟小蜘蛛打了個招呼

「嗨,屎大顆先生」小蜘蛛趕緊擺了擺手,活脫脫一個小迷弟。

此時熒幕中的霍華德斯塔克站在一個沙盤面前,一身白色襯衫,瘦削的臉龐和托尼屎大顆倒是有七分相似,不用做親子鑒定,別人一眼就能看出來,肯定是親生的。

「托尼,你還小,現在還不懂,所以我就先替你拍下這一段。」熒幕上的霍華德坐在沙盤的邊緣,目光柔和的看着遠方。

葉清揚似乎能感覺到他的目光穿越了時間和空間,透過了大熒幕,直接和自己對視。

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像你讀了一本書,白紙黑字並不能說話,但是這些字元組織在一起,你就彷彿和寫這本書的人進行隔空對話,思想、知識並不會隨着時間和空間的推移而改變。

它們跨越時空與你在另一個維度相遇,相知。

霍華德接着說道

「所以我就先替你拍下這一段,這一切是為你打造,有一天你會明白這代表的不只是人類的發明,它也是我畢生的成就,這是未來之鑰。」

影片的鏡頭瞬間聚焦到沙盤上的每個細小的模型,有高樓大廈、噴泉、汽車,這一瞬間,葉清揚似乎覺得這個沙盤活了過來,彷彿就是一個縮小版的未來城市。

「我收到這個時代的科技限制,但有一天你會了解這一切,到時候,你就會改變這個世界,我最偉大的創作,永遠都是你。」

葉清揚獃獃的看着熒幕當中的霍華德,千言萬語此刻也只匯聚成一聲無聲的嘆息。

可惜我不是你的兒子,但是我會接替你兒子的一切,帶領人類在這個多災多難的宇宙中踽踽獨行。

「好感人。」小辣椒不知何時出現在葉清揚的身邊

「如果你需要,我的肩膀可以借給你。」

葉清揚摸了摸自己有些發癢的鼻子,然後不懷好意的盯着小辣椒的胸前鼓鼓的職業裝說道

「我覺得我需要的不是肩膀而是奈子——寬廣的胸懷。」

小辣椒翻了個白眼

「我發現以前你的腦子裏多少還能裝點知識,現在除了奈子就是屁股。」

「哼,你沒聽說過嗎?比大海更寬廣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廣的是女人的胸懷!」葉清揚湊在小辣椒珠圓玉潤的耳朵旁說道。

小辣椒只覺得一股熱氣灌進自己的耳朵里,有些麻麻的。

「咳咳咳——」

伊森乾咳了幾聲,讓葉清揚注意影響,畢竟還有個小青年彼得帕克在場。

年輕人火力旺,最受不得挑撥。 江朔回了廈門,很快柳聽雯就親自來了劇組。

來的時候就怒氣沖沖,嚇得范榮意站在房間里,連大氣兒都不敢喘。

一疊厚厚的照片砸在玻璃茶几上,她就差氣得指著江朔的鼻子罵了。

「我讓你炒CP,沒叫你來真的!你自己看看這些照片!要不是公司花錢把通稿買了下來,這會兒你倆都已經上熱搜了!」

酒店房間里,江朔下了戲已經是半夜。

他有些困了,眉眼繾綣地掃了一眼茶几上的照片,隨手拿了幾張起來。

有他跟崔越在大學橋上說話的,也有他們在湖南醫院附近吃早點的,還有兩人一同下車到機場的。

雖然沒有什麼親密舉動,但放在私人行程上,就難免有些曖昧不清。

尤其是網上CP風這麼大,而且兩人還合作過那種類型的IP劇。

「你跟崔越都好幾天不在劇組,有心人只要稍微扒一下你們的行程時間線,就什麼都清楚了!你們什麼都瞞不住!」

的確。

兩人同時在劇組請假,過了幾天後又同時回到劇組。

再加上這些照片,基本也就跟實錘差不多了。

江朔不說話,把照片往茶几上一扔,不耐煩地偏了偏頭。

「扒就扒了,沒什麼好解釋的。」

看他這副破罐子破摔的樣子,柳聽雯氣就不打一處來,「你跟我說句實話,你倆究竟是不是在談戀愛?」

這還用問?肯定是啊!

范榮意看向他朔哥,心想以他朔哥這麼剛的脾氣,絕對會毫不避諱地說:「對,在談。」

結果,他朔哥一臉不爽地說:「還沒。」

what???

不是都已經睡過不止一次了?

現在你跟我說,還沒?

范榮意:「……」

是他不懂了。

柳聽雯也不懂,「還沒是什麼意思?」

江朔言簡意賅,「就是準備談,但還沒談的意思。」

柳聽雯鬆了一口氣,「既然還沒談,那就從現在起,打消這個念頭,否則你就是在自毀前程。」

「那就毀吧,我不在乎。」江朔漫不經心地笑了一下,勾了勾唇角,「我就要跟他談戀愛,並且只跟他談戀愛,而且還要跟他談一輩子戀愛。」

他說得極為篤定,彷彿誰都別想讓他改變主意。

范榮意被他朔哥這番話震驚得默默在心裏點了個贊。

不愧是他朔哥,頭真鐵。

他真後悔剛才沒有把這段話錄下來發給越哥聽。

柳聽雯快氣瘋了,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了,在房間里來回走了好幾圈。

估計是實在沒忍住,最後還是指著江朔的鼻子大罵了他一頓。

罵了十幾分鐘不帶重樣的,才抓着包包氣沖沖地走了。

走之前還丟了一句,「既然你不在乎前程,那就不要怪我扶新人上位了。」

說到底,不管合作了多少年,也不管有什麼程度的感情,經紀人和藝人之間始終都存在着利益關係,也始終都不會是純粹的朋友。

更何況是柳聽雯這種說翻臉就翻臉的性格。

「朔哥,雯姐不會真扶新人上位吧?」范榮意問。

江朔搖了搖頭,「放心,她找不到比我更好的。」。 第848章

「一航領命。」

葉一航拱了拱手。

「大哥。」

葉知秋對葉一航使了個眼神,指望著自家大哥給自己出氣,這個君緋色這張嘴實在是太討人厭,最好是給她毒啞了,讓她永遠閉嘴才好。

「君姑娘,又見面了。」

葉一航沖著秦臻一笑,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打了聲招呼。

秦臻看見葉一航便打從心底里厭惡,就能想到他跟秦紅霜之間的事兒,他就像是一條蛇,隨時吐著信子,也像陰溝里的老鼠,身上的某些特質特別的陰暗。

「葉大公子,身上的那六刀刀傷,可是好了?」

秦臻直接問。

之前在六皇子府,她可是刺了他六刀,刀刀避開要害,卻是實打實的受傷,這些天沒露面,老老實實的,應該就是在養傷。

葉一航可不像葉知秋那般沉不住氣,只是微僵了下,便笑道,「多謝君大小姐關心,那自然是大好了。」

秦臻在心裡冷哼,面無表情的一張臉,她哪裡關心他了?

「君大小姐,我這是領了皇上的命,幫你看看頭,看看到底是出了問題,這怎麼昨天剛發生的事情就不記得的了?據我多年行醫經驗猜測,君姑娘有可能是在墜崖的過程中撞到了頭,因此形成了短暫的記憶缺失,正好今日我帶了針包在身上,等我在你頭上紮上幾針,想必你忘記的細節便能記起來了。」

葉一航勾著唇角說出這樣一番話。

銀針包拿出來,放在椅子上,擺成一排。

他抽空一枚針,沖著秦臻笑的不懷好意。

他已經看出來秦臻的處境,她是反抗不得,拒絕不得。

呵……

這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銀針在陽光下閃爍著光,像是葉一航透著陰邪的臉,沒有人知道這枚銀針上面塗著特殊的葯,只要扎進君緋色的身體里,那可真是就有好戲看了,他敢保證君緋色會失控的抱住他……

呵呵,這是他一直在等著的畫面。

天知道,這些個晚上,他每晚都能夢見君緋色。

今日看她一身粉裙,嬌嫩如桃花,只是那般跟在太監的身後娉婷的走來,他的身體便已經出了反應。

得到她,佔有她,撕-裂她,囚禁她,這是無數次閃過他腦海中的辭彙,今日見到她的那一刻,這些想法達到了頂端。

沒有任何人阻止葉一航的動作。

皇上在喝茶水,並未看向她這邊,倒像是在欣賞御花園中的一草一木,倒是雪貴妃一臉冷霜的看著。

眼看著葉一航走向她,兩人越來越近,他手中的銀針閃爍著寒芒,只一看秦臻就看出來這針上是抹了葯的。

她眼中沒有懼意,冷若冰霜的表情,秦臻瞥見秦紅霜正被柳傾城扶著,咬牙切齒的看著她,似乎就是在等著看她倒霉。

下一刻,卻見秦臻沖著她忽的彎唇一笑,那笑透著些冷,而後秦臻唇瓣微動,「慢慢享受吧……」蘇禹的眼神中的光芒一閃而過,之後說到:「我自然是相信王老爺的,如此,還請王老爺和這位王醫生多多費心,畢竟先前出門執行任務,一路走來,鬼面姑娘對我兄弟二人照顧頗多,今日也是我二人過來與鬼面姑娘探討行先前歷練中的一些所得,也是藉此機會,向鬼面姑娘表達謝意,卻不想發生了如此的情況。」

……

《丹道至聖》第八百五十四章壞人也疑惑 位於西方的一片湖泊之上,有著數百人相互對峙,而在他們中間隔著一個巨大的漩渦,從那漩渦之中瀰漫出強盛的天道之威。

神魔雙方時而激戰,時而參悟天道修鍊,在此處已是僵持多日,各有死傷。

這一日,秦楓一行終於抵達這片湖泊,遠遠地便能感受到強大的天道氣息,竟是令人有種可以立刻悟道,立地成神之感。

那股天道對於靠近之人有著強烈的壓迫感,但更多的是對參悟天道的裨益,在那漩渦之中修鍊一日,可抵外界修鍊一年。

沒多久,秦楓一行便與以春芙蕾、明煌等人為首的東方大軍匯合一處,洛筱予、冥雎、窮雅皆在其中,見到秦楓與春旻激動不已。

魔族那邊為首的是邪血魔子,另外還有那邪族五魔、邪榆魔主以及幽魂魔子等一干強者。

滄瀾魔主、滅空魔主則帶著另一部分魔族之人去了北方。

當發現秦楓等人出現在湖泊之上時,邪血魔子便帶著魔族大軍向後退去,他心知以目前的陣容絕不是秦楓等人的對手。

幽尊正帶著大軍向這趕來,只不過還需半日時間。

趁著魔族暫時退去,東方大軍留了大半人馬在外守護,其餘之人則與秦楓一行一同進入漩渦之中修鍊悟道。

半日時間轉眼而過,邪血魔子沒有偷襲的打算,而是等待幽尊等人抵達,隨即幽尊帶領著魔族大軍呼嘯而來。

湖泊之上,戰鬥再次打響。

秦楓與幽尊相鬥,春旻對上了邪族五魔,明煌對戰邪血魔子,春芙蕾擋住了幽魂魔子,其餘之人也各尋對手,展開激斗。

這一戰持續了整整一日,雙方難分勝負,各自退去,圍繞在漩渦兩側,相互對峙。

雙方沒有繼續戰鬥,默契地選擇休戰,並在漩渦旁開始輪流修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