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靈心搖了搖頭:「也許這就是你我二人的區別,性格暴虐的你,怎知這個世界上,比將別人踩在腳下這種事更要美好的事情,有很多。」

說完,徑自轉頭看向身後的寒紫葉,白皙的柔荑伸出,輕撫著對方有些呈現出美麗紫色的秀髮,看著眼前的少女,伊靈心好似想起了那名少年。

隨即,輕聲呢喃道:「我不怕死,可我在死之前,想再看你一眼……」

……

數千裡外,單手提著蠻濤在空中急速飛行的傲爽,不知怎的,猛然感覺心底深處產生了一種悸動的感覺,就好似自己什麼心愛的東西快要消失了一般。

「難道……是靈心……」

眉頭漸漸擰成了川字形,足智近妖的傲爽,不得不往伊靈心那邊想,自己**的強橫程度自己比誰都清楚,不可能會無緣無故出現什麼心痛的感覺,而且一向沉靜如水的心境,在此時居然心煩意亂起來。

「呼!」

深吸一口氣,傲爽竭力地平復著掀起滔天巨浪的心境,想到伊靈心可能出現危險,飛行的速度不由再度增加一分,整個人化作一道光束,在空中急速前進著。

這可就苦了蠻濤了,本來他就是第一次在空中飛翔,剛開始便是感覺有些不得勁了,臉色都是異常蒼白,如今傲爽這再一提速,在這股越來越大的氣流衝擊下,臉上的肉都開始宣了起來,仿若一片片波紋。

但傲爽對此卻渾然未覺,或是因為擔心著伊靈心,他根本無暇顧及此時蠻濤的感受,一絲絲赤紅色的殺氣,仿若實質般自其眉心處鑽了出來,在其身邊繚繞不已。

而蠻濤就更苦了,本來在高空中急速前進所產生的勁風就是讓他呼吸都有些困難,如今再加上傲爽這懾人心魂,讓人心底發滲的殺氣,頓時叫苦不迭。

不行,速度還不夠快!

因為擔心伊靈心出事,傲爽不管其他,當即便是使用了赤芒勁,速度便是再度增加了一分,此時的速度根本不是光束能夠形容的,甚至好似那一閃而逝的飛行物,根本不待看清到底為何物,便是『唰』的一聲消失在了天際。

靈心,等著我。

我不管是誰,只要他讓你受到了一絲傷害,就算是要裂開這大地,逆亂這蒼穹,破滅這寰宇,我也要讓他付出無法承受的代價,哪怕整個天地間屍骨遍地,骨焚灰揚!

莫要逼我再瘋魔,斬盡蒼生血成河!

……

懸崖邊,又是一陣騷亂之聲在人群後方響起,隨後,兩道身影自遠處緩緩走來。

戰病嬌受位面 ,皮膚黝黑,宛若一尊鐵塔,雖然身著厚重衣衫,可還是能夠依稀看出那衣衫之下,有著怎樣一副強壯的體魄。

而右邊之人,則是一名身材嬌小的少女,面容嬌媚,一雙美目在流轉之間,好似透發出陣陣魅惑之意,衣著也是極為暴露,只著短露衣裙,修長圓潤的美腿在走動之間,露出大片春~光。

見少女走來,眾人的雙眼之中都是不由泛起一絲火熱之色,恨不得立刻鑽到前者的石榴裙下一探究竟,眼神遊離在那傲人的雙峰和美腿之間,不能自拔。

有時候,男人確實非常奇怪,當女人穿的多的時候,男人總是喜歡看她暴露出的地方,而若是女人穿的較少之時,總是喜歡盯著被遮掩住的地方看……

看到這兩人走來,伊靈心的雙眼也是隨之微眯,雙手張開,看了看左手之上的紅色傷痕和右手之上的藍色傷痕后,呢喃道:「黑白無常,幻化陰陽,烈陽,冰陰……」

「魔雲,你怎麼能如此對待伊靈心?」

就在這時,那宛若鐵塔的烈陽看到伊靈心那略顯蒼白的臉色后,眉頭皺起的同時責備魔雲道:「你不知道在我心中,已經將她當成了我的夫人么?」


聞言,魔雲也是滿頭黑線,這烈陽還真是啥都敢說,而且一點都不在乎場合,現在這些人雖然都是風堂之人,但難保有嘴不嚴實的,這個消息若是讓傲爽聽到……

而寒紫葉也是瞪了烈陽一眼,啐罵道:「不要臉……」

在她的心中,早就把伊靈心當作了自己的嫂子,如今聽到前者說出如此肉麻的話,頓時感覺異常的厭惡。

「魔雲,這個小丫頭又是誰啊?怎麼和伊靈心如此的同命相連?」

這時,越過人群來到懸崖邊之後,冰陰打量著伊靈心兩人,看著身邊的魔雲說到。

在其走來的這一路上,身上好似佩戴著數量極為龐大的香囊一般,散發出陣陣讓人迷離的香氣,致使很多風堂的武者都是沉淪其中,感覺自己好似蕩漾在一片花海之中。

嘴角抽了抽,魔雲輕嗅著空氣中的香氣,暗呼這冰陰必然修鍊了什麼魅惑之術,否則不可能在股掌之間便是讓得這些風堂武者都是略微失去了心智。

不由得,身體往後退了退,這才說道:「這少女好似是來自北域點蒼山的人,也是散人堂的武者,也幸虧有她,否則以伊靈心的速度來說,咱們還真是很難追上她。」

「哦。」

點了點頭,冰陰隨即便不再理會魔雲,一雙媚眼柔情似水般看向寒紫葉,打量著後者的同時,好似要將其完完全全看透一般,那眼神極具魅惑之意,若不是寒紫葉是靈魂變異者,就算兩人同為女人,可也會亂了心神。

感受著前者的目光,寒紫葉不由往後退了退,可她好似忘了自己正處於懸崖邊,一腳差點踩空。

冷BOSS的契約妻 嘩啦!」

大片的碎石頓時從其腳邊掉落進懸崖內,過去了約莫三息的時間后,才在懸崖深處傳來幾聲『噗通、噗通』的聲音。

顯然,這懸崖之下,是一個深澗。

慌亂之下,寒紫葉的俏臉也是變得更加蒼白起來,看向在此時仍就站在自己身前,給予自己無限安全感的伊靈心,聲音中蘊含著無盡的感動:「伊姐姐,你走吧,不要管我了……」

「傻紫葉,說什麼呢?」

伊靈心搖了搖頭,眼中滿是憐惜之意。

「行了,你們兩個也別進行這感人的一幕了,也沒人看。」

魔雲撇了撇嘴,眼中那股怨恨之意更加濃郁起來,恨不得立刻將伊靈心斬殺,看著烈陽道:「烈陽,塵哥跟我說了,讓我告訴你不要沉迷於美色,一切以大局為重。」

烈陽本是在那邊打量著伊靈心,而聽到前者的話后,臉上浮現出不耐的神色,但可能是介於段紅塵的強大,也沒有過多流露而出,確認道:「真的是塵哥說的?」

點了點頭:「這事我還能騙你?」

「呼!」

烈陽深吸一口氣,看了看身邊的冰陰,隨後看向伊靈心:「如此一個絕佳的修鍊鼎爐,可是既然段紅塵說話了,為了我合歡宗在中域的地位,美人兒,你必須要死啊……」

其實,烈陽根本沒有對伊靈心動心,而是看重了她在修鍊上那絕佳的資質,合歡宗的修鍊方式便是如此,采陰補陽,吸收了伊靈心的陰元,他可以一躍突破到中階天靈師的境界。

伊靈心絲毫沒有在乎對方對自己到底動沒動心,情況危急之下,她在思索著應對之法,可她本就身受重傷,如今再加上寒紫葉,而且最關鍵的是,她的靈力不能使用。

這可能是烈陽和冰陰所施展出的類似禁制一般的靈技,讓伊靈心根本無法使用靈力,也就是說無法使用藍翼訣逃離。

「怎麼?中了我們合歡宗的合歡雙印,難道還想使用靈力不成?」

冰陰看著伊靈心,媚笑道。

「合歡雙印?」


聽到這個名字后,伊靈心的心底頓時一沉。

合歡雙印,可以說是合歡宗的一門比較強大的靈技,當時伊靈心也是從赤元門的古冊內見到過一些記載,但她很反感這個門派的名字,所以就沒怎麼在意。

據說這合歡雙印,能夠同時起到兩重的禁制之力。

第一重是封印靈力,第二重就是削弱**力量。

相同境界的武者中,幾乎中印之後就可以繳械投降了。

而且這破印之法也是讓人很頭疼,第一種就是由布置禁制之人破之,而第二種方法,就是和人交合,水火相融之下才能夠藉助著另一方的力量,一舉破解掉這合歡雙印。

這也是為什麼,伊靈心一聽到合歡雙印的名字后,心底會一沉。


「不行,魔雲,我改變主意了。」烈陽好似發現了什麼,猛然轉頭看向魔云:「伊靈心還是處子,我要先和她好好玩玩,隨後再讓你殺了她。」

「這……」

魔雲也遲疑了,烈陽的提議其實並不過分,而且如今的伊靈心在中了合歡雙印之後,沒有了任何的反抗能力,但他還是有些顧慮的,那就是遲則生變。

畢竟伊靈心和傲爽的關係擺在那裡,而雖說已經有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沒有聽到過傲爽的消息,但這小子本來就有些神出鬼沒,說不上什麼時候沒準就突然出現在你面前。

在魔雲看來,若是直接殺了伊靈心的話,可能還好說,畢竟兩人之間有著恩怨,可能傲爽還說不出什麼,但若是讓他知道在其臨死前蒙受過這等**,那事情可能真就大了。

其實,魔雲還是不了解傲爽,別說伊靈心此時身受重傷了,就說寒紫葉左臂處的那道五寸長的傷口,今天的事,恐怕都小不了……

「難道你還怕那個傲爽不成?」


冰陰看著前者神色中的遲疑,好似明白了一些什麼,雙臂環抱著傲人的雙峰,嬌笑道:「咯咯,這個伊靈心交給烈陽,至於那個叫傲爽的小子,我自會讓其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聽其口氣,好似有著無比的自信。

魔雲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心中暗嘆了一口氣。

烈陽和冰陰這兩個人聯手之時實力確實強橫,但可能是來自合歡宗的緣故,言談舉止之間,總是說著一些曖昧的話和做著一些誘惑的動作,讓人難以適應。

而見到魔雲不再說話,烈陽頓時大笑兩聲,目光火熱地看向伊靈心:「哈哈,魔雲你就放寬了心,對於合歡雙印的威力我還是極為清楚的,事情不會出任何差池。」

說完之後,便是大步向伊靈心兩人走了過去。

「伊姐姐,怎麼辦?」

寒紫葉看著那向這邊走來的烈陽,焦急地問道,面色慘白。

而別說寒紫葉了,此時的伊靈心也是神色黯淡,極具英氣的雙眉緊緊地皺在了一起,看著向自己走來的烈陽,她無法想象,自己將要遭受何等的摧殘。

苦思無果的伊靈心,看著身後的寒紫葉,輕聲道:「跳吧……」

聞言,寒紫葉彷彿從前者的美目之中看到了一絲剛烈,看了看腳下那深邃無盡的懸崖,可能是受到了前者的感染,不止從哪來的勇氣,點了點頭。

深吸一口氣,伊靈心旋即拉起寒紫葉的手,眼神毫不畏懼地看向了面前包括魔雲在內的眾多風堂之人:「你們最好期盼我跳下去之後會殞命,否則若一旦讓我活下來……」

說完之後,根本不待幾人做出任何反應,便毅然決然地拉著寒紫葉,跳進了深淵之內。

「不要!」

魔雲一聲驚呼,可他也沒來得及阻止前者的跳崖,或是說他根本沒想到伊靈心居然如此果斷,雖說兩人都是武者,但身受重傷之下,根本無法卸掉太多力量,就算下面是深澗,但難保其中有著什麼可怕的存在。

這一跳,九死一生。

再說伊靈心和寒紫葉兩人,自涯邊墜落之後,便是經歷了一曾雲霧般的沼氣層,這些都是涯底的深澗產生的,一層層的沼氣,像極了雲霧。

兩人下降的速度很快,因為都是重傷之身,根本無法做出任何舉動,但伊靈心還是緊緊地拉著寒紫葉的手,勸慰道:「紫葉,不要怕,有我在……」

「嗯……」

在此時旁若無人之下,寒紫葉終是哭了出來,但她絕對不是因為懼怕而哭,更多的原因還是被伊靈心的舉動所感動。

「傻丫頭,還是喜歡逞能啊……」

就在這時,一道蘊含著滿滿地憐惜之意的聲音,卻是猛然在兩人的耳邊響起。

只見眼前一道紅光閃過,兩人便都是感覺自己被攬入了一個極為溫暖的懷抱中。

這種感覺極為熟悉,讓得伊靈心心神一震之下,不知怎的,突然感覺雙眼內好似流出了一些晶瑩的液體,不由地,身子也是往哪懷中靠了靠……

「哥!」 感受著懷中兩個柔若無骨的軀體,傲爽也是不由深吸一口氣,他在竭力地壓抑著自己身體中的殺氣,因為他發現伊靈心和寒紫葉的身體都很虛弱,他不想讓自己身體內透發出的殺氣刺激到兩人。

可兩女都沒有發現的是,此時傲爽雙眼內的瞳孔甚至已然變得模糊起來,好似要演變成兩道靈炎,若是伊靈心見到此景,定會驚呼,這是要觸發瘋魔禁的前兆。

寒紫葉雙臂緊緊地攬著傲爽的腰身:「哥,你一定不能放了那個烈陽,他居然說要讓伊姐姐當他的修鍊鼎爐,還有魔雲,如果沒有他,我和伊姐姐也不會落得這個無奈跳崖的下場,而且,伊姐姐明明可以逃離的,可為了保護我……」

而伊靈心,卻始終沒有說話,只是將皓首深深地埋在傲爽的懷中,輕輕抽泣著。

或許這就是性格使然,她平時便是不怎麼愛說話的那種人,只有在傲爽的面前,才會打開話匣子,但好似除了傲爽外,和任何人基本不會有過多的交談,給人一種冰峰女王的感覺。

但就算再強勢的女人,心中也有著柔軟的一面。

當然,這柔軟的一面尋常人是看不到的,只有在她心愛的人面前,才可能會展露出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