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卻還是硬著頭皮厲聲喝道,「不用廢話那麼多,既然你這麼厲害,那就出招吧!」

此時,已經快到晚上九點了,這一大群到幸福大排檔吃宵夜的年輕人,全都圍了過來看熱鬧。

他們一邊看,還一邊在那裡議論紛紛,「你們說他們倆誰能贏?」

「那個男人一看就是個練家子,這個美女一看就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千金大小姐,你說誰能贏?肯定是這個男的嘛!」

「我也覺得是這個男的!」

「那咱們就來賭一賭,我就賭這個大小姐贏!誰輸了,誰請吃今晚的宵夜,怎麼樣?」

「行啊!我就賭這個男的贏!」

「快看,那個美女出招了!」

「哇塞,好厲害啊!她竟然能凌空飛起來!」

「卧槽,卧槽,卧槽,她竟然一腳就將那個男的給踢飛了,好帥好帥好帥啊!」

「我的媽啊!我一定是眼瞎了!」

「哎呀呀呀呀,那個男的怎麼這麼不爭氣啊?竟然一招就被這個大美女給秒了!!!嗷嗷嗷,我的宵夜啊,就這麼輸出去了……」

被江凝一腳給踹飛的鄭重,只感覺體內的氣血不停地翻湧。

他有些震驚地看著江凝,這個女人竟然這麼厲害?

雖然他心裡已經有了準備,但她的強悍,還是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

更讓他氣恨的是,這個女人怎麼和那個男人一樣,都喜歡直接一腳把人給踹飛啊? 江凝定定地看著鄭重,似笑非笑地問他,「還要再來一腳嗎?」

鄭重怎麼甘心就這麼認輸?

他強忍著全身針扎一般地疼痛,掙扎著從地下爬了起來,又再一次卯足了勁地朝江凝沖了過去。

可他自以為強悍的動作,落在江凝的眼裡,卻是漏洞百出,不堪一擊。

江凝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再一次凌空飛起,又再一次揚起她的大長腿,朝著鄭重的身體狠狠地踹了過去。

可憐的鄭重,連江凝的衣角都還沒有挨到,就又再一次被她給狠狠地踹飛了出去。

「嘣!」

又是一聲身體砸地的悶響。

圍觀的眾人都有些不忍直視,一個個在那裡搖頭嘆息。

真是中看不中用,不堪一擊啊!

鄭重的那些馬仔看到老大又被踹飛了,更是急得在那裡揚聲大喊道,「老大,加油啊!」

「老大,快起來啊!」

「老大,咱們可不能輸啊!」

「老大,咱們可不能輸給一個女人啊!這丟什麼都好,可不能丟臉啊!」

「老大,快站起來!站起來!站起來!!!」

只可惜,哪怕是他們吼破了喉嚨,他們的老大再怎麼掙扎著想站起來,這一次,他還是站不起來了。

鄭重滿眼血紅地瞪著江凝,看著她就那麼雲淡風輕地站在那裡,居高臨下地睥睨著他。

她那張精緻絕美的臉上,帶著一絲對他的憐憫和譏笑,讓鄭重更覺屈辱無比。

他內心有一股滔天般的怨恨之氣,憋在心口,像是快要爆炸一樣,偏偏卻發泄不出來。

氣急攻心之下的他,一口氣沒喘上來,就這麼直直地暈厥了過去。

鄭重的那些馬仔一看到老大倒了下去,人也一動不動的,不知道是生是死,一個個嚇得臉色發白。

膽小的都已經開始兩腿打擺,渾身發抖,悄悄地往後退,想要找機會逃之夭夭了。

江凝沖他們輕喝一聲,「還看什麼?還不快把你們的老大給抬走!」

鄭重的那些馬仔被她給吼得抖了抖身子,然後才反應過來,幾個人趕緊抬起了鄭重,朝著醫院狂奔而去。

江凝對這個鄭重的惡感還不是太強烈,所以下腳的時候,她還是留了幾分力,只讓他躺個十天半個月就能養好傷,當是給他一個教訓。

圍觀的眾人看著鄭重那一幫看起來凶神惡煞的人,竟然就這麼輕而易舉地給江凝擊敗了,全都感慨不已。

這看起來這麼兇猛的男人,也太不經揍了!

他們還以為會有一場好戲看呢,結果,看到的是一招秒殺!兩招敗退!

他們看戲的勁頭這才吊了起來,就這麼沒了!沒了!沒了!

江凝和容毅繼續回到座位上,繼續邊吃邊聊,悠閑自在的模樣,像是剛才根本沒發生過什麼事一樣。

眾人看向他們的時候,一個個滿眼佩服。

這個靚妹仔太牛了!

難道他們就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

容毅感覺到四周那些男人的視線,一個個都落在江凝的身上,久久都不肯移開視線,頓時感覺食不知味……

他扭頭惡狠狠地看向四周,像是在向四周的男人宣告,這個女人是我的!!! 那些男人正在偷看著江凝,正在心裡驚嘆著江凝的美,突然感覺有一股濃烈的殺氣朝他們襲來。

他們本能地抬眸,順著這股殺氣望了過去。

在對上容毅那兩道森冷如利刃的目光時,眾男頓時感覺渾身一寒。

一個個男人在容毅那帶著殺氣的目光下,不由自主地縮了縮脖子,趕緊將自己的視線收了回去,不敢再看江凝一眼,生怕一不小心招惹到了這尊魔神,就像悲慘的鄭重一樣,被他給一腳踹飛。

看到這些男人一個個都被他的眼神給震懾得低下了頭去,容毅這才滿意地收回了視線。

快要吃完的時候,江凝又讓老闆給打包了幾個菜,準備帶回去給爸媽和江翰吃。

等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快晚上十一點了。

江凝沒有留容毅在家住下,她家很窄很小,沒有多餘的房間可以住人。

容毅也知道她的心思,在下車之前,他終於做了一晚上他都想做的事,將她壓在身下,狠狠地吻了一遍又一遍。

直吻得她眼波迷離,嬌氣喘喘,差一點就被他給突破了半壘打的防線。

臨別依依,兩個人都心有不舍。

容毅一邊輕吻著他,一邊對她說,「明天早上我再來接你!」

江凝想到他也有很多事要忙,趕緊對他說,「不用了,你還是忙你自己的事吧,要是你天天這樣為了我,不用做事,我心裡也過意不去。」

容毅輕聲笑道,「這有什麼?送完了你,我就馬上回軍部上班,這總可以吧?」

江凝一臉堅持地說,「早上就不用你來回奔波了,如果你真有空,那就晚上來接我,我們再一起吃飯,然後你再送我回家……」

容毅見她這麼堅持,只能退讓,「好吧,那我就晚上再去濟世堂接你!走吧!我送你到家門口,看你進屋了,再走!」

「嗯,走吧!」

兩個人牽著手,一直走到江家旁邊,這才停了下來。

江凝對他說,「我到家了,你快回去吧!」

容毅又朝她耍賴說,「來,再親一個!再親一個,我就走了。」

江凝笑了笑,乖乖地給他送上一個吻做告別。

容毅還是磨蹭著,不肯離去。

江凝推了推他,「快走吧!」

容毅又狠狠地吻了吻她的唇,這才狠心轉身,大步走遠。

江凝目送著他,一直到他的身影不見了,她這才轉身回家。

看到家裡還有燈光,江凝就知道媽媽肯定沒睡,又在等她。

她推開了家門,果然看到江媽媽這會還在小廳里看電視。

江媽媽一看到江凝回來了,這才鬆了一口氣,帶著一些責怪地問,「阿凝,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啊?」

江凝回道,「我和容毅去吃飯的時候,遇上一撥混混,耽擱了一點時間,媽,你怎麼還不睡?我都說了,你不用等我門的。」

江媽媽笑道,「我睡不著,就在這裡看看電視,只是順便等你。」

江凝知道江媽媽是嘴硬心軟的人,她笑了笑,將打包的幾盒菜放到江媽媽的面前,笑著說,「媽,這是我打包的菜,你餓了沒?餓了就吃點!」 江媽媽擺了擺手,笑道,「算了,太晚吃東西,不好消化,對胃也不好,你先放到冰箱去,明天再吃!」

這冰箱,還是江凝那天和電視機一起買的,人家送貨到家。

有了冰箱是方便,但節儉慣了的江媽媽卻還嫌這大冰箱耗費電,說家裡的東西都是吃新鮮的,也沒多少東西要用冰箱來保鮮儲藏,用冰箱有點浪費。

等到家裡的東西越來越多,江媽媽就不說這話了。

就像現在江凝打包菜回來,要沒有冰箱,像這個八月的三伏天,菜放一晚上都壞掉了。

江凝笑著點了點頭,「行了,媽,你快去睡吧,我收拾收拾也就睡了。」

江媽媽打了一個呵欠,站了起身,還捶了捶酸痛的腰,「那你忙吧,我也困了,就先睡了。」

江凝又叮囑了她一句,「媽,你明早可以晚點起來,我來做早餐。」

江媽媽想到江凝做的那個好吃的粥,頓時笑道,「行呀,我們吃了你做的粥以後,都念念不忘呢!」

江凝笑道,「那以後只要我在家,這早餐和做飯,我就全包了。」

闢道立心 聽到她的話,江媽媽樂得直笑,「你這丫頭,有這份心意就行了,就你啊,能有多少時間在家啊……」

江凝抱著江媽媽的胳膊撒嬌說,「所以我才說,只要我在家嘛,平時當然還是得媽媽辛苦辛苦了。」

江媽媽輕拍了她一下,嗔笑著道,「你少貧了,廚房裡的灶上還熱著水,你快去洗澡睡覺吧!」

「是。」

看到江媽媽進了裡屋,江凝也到自己那屋拿了衣服,才到廚房那邊洗澡去。

她進了廚房,關上門,就直接閃身進了空間。

她一進空間,就感覺有一個快如閃電的小身影朝她撲了過來。

「麻麻,麻麻,你終於來了……」

聽到這把奶娃娃的聲音,嬌聲喊著她「麻麻」,江凝瞬間感覺如被雷劈,一臉懵逼樣。

待她低頭看清楚巴拉著她的衣領掛在她身上的那隻金光閃閃的小萌猴時,江凝瞬間頓悟了。

難道這隻小萌猴是因為在她的空間誕生,又第一眼見到她,所以才認為她是媽媽?

看著這隻小萌猴睜著那雙無邪的、圓滾滾的大眼睛,一臉萌噠噠地看著她時,江凝的心就瞬間柔軟了。

她一手輕托著小猴屁股,一手輕撫著它的小腦袋,「小猴子,你叫什麼名字?」

小萌猴眨了眨大眼睛,一臉懵懂的樣,像是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江凝一看它那模樣,就知道它肯定是不知道名字是什麼?

她又溫柔地對它說,「你長得這麼萌,這麼可愛,那我以後就叫你萌萌,好不好?」

小萌猴瞪著它那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又撓了撓頭,這才一臉認真地點了點頭,「萌萌,好,萌萌……」

隨後,小萌猴就樂得在她的身上靈活地上竄下跳,嘴裡還一邊樂著,「嘻嘻嘻,我叫萌萌,我叫萌萌,嘻嘻嘻,嘻嘻嘻,麻麻,萌萌好聽,好聽……」

江凝又一把將巴掌大的小萌猴給拽到手裡,叮囑它說,「萌萌,你不能叫我麻麻,要叫我姐姐,知道嗎?姐姐,姐姐,姐姐……」 小萌猴卻不高興地噘起小嘴,搖晃著小腦袋,一臉固執地說,「不要,我就要麻麻,麻麻,麻麻,麻麻……」

江凝故意跟它較勁,「叫姐姐,姐姐,姐姐……」

小萌猴也倔上了,也朝她嚷嚷了起來,「麻麻,麻麻,麻麻……」

「叫姐姐,姐姐……」

「我就叫麻麻,麻麻,麻麻……」

一人一猴爭執了老半天,最後,還是江凝被小萌猴給打敗了。

江凝見怎麼都糾正不了小萌猴的叫法,她只無奈認命,成了這小萌猴的「媽媽」。

江凝抱著小萌猴進了客廳,讓小萌猴自己在客廳里玩,她要去空間的浴室里沖涼。

小萌猴不想跟她分開,嬌嬌地喊著,「麻麻,我也要去沖涼,我也要去沖涼……」

江凝特地看了一下小萌猴的性別,發現小萌猴是只母猴子,她才放心地帶它一起進去。

「走吧,我們一起去洗白白。」

江凝先給小萌猴沖了一遍身體,確認小萌猴全身乾淨之後,一人一猴這才泡進那裝滿靈泉水和鮮花的大浴桶里。

忙碌了一天,感覺身心俱疲的江凝,此時享受著溫水和鮮花的撫慰,頓時感覺身心都舒爽無比。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