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臉色一點也不好,神情也是有些懵。

他不知道眼前這個炊事兵爲什麼這麼做,他看了一眼肩章這些都是他們的啊,難道是內奸?這不可能,所以只有一種可能是藍軍的人。

不過比較石青松身經百戰,什麼大場面沒見過,努力保持鎮定的,朝馮陽光問道“你是誰?你應該是藍軍的人吧!”

“砰!”

馮陽光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手就是一槍,如同背後長眼一樣,打掉了一個做小動作的人。

“沒錯,石旅長貴人多忘事啊!”馮陽光摘下口罩,露出了他的臉。

“是你!”

石青松頓時驚訝無比,眼前這人不就是他跟龍小云接機的那個人嗎?

“很抱歉同志們,你們已經宣告死亡,我手槍裏的子彈殺你們戳戳有餘!請遵守規則!”馮陽光並沒有接石青松的話,而是對着車廂內所有人說道。

但是他手中的槍卻沒有放下的意思,只要有人有異動他就不介意給他一顆花生米,雖然不是實彈但是也很疼。

讓馮陽光驚訝的一幕來了,大領導不愧是大領導有魄力。

石青松率先摘下了他的肩章,擺在了桌上,後面的人也紛紛效仿,一會所有人車內所有人都摘了肩章。

除了石青松其他人都是一臉自閉,臉色一個比一個差,全都盯着馮陽光,如果眼神能殺人馮陽光早就死了多少遍了,他們就這麼淘汰了不甘心啊。

相比於其他人有些難受的樣子,石青松就顯得看得開很多,畢竟輸了就是輸了,沒有什麼好說的,吃一塹長一智吧。

接着石青松望着馮陽光輕笑道“你小子是個好兵,是我看走眼了,有沒有興趣來我這裏當個警衛員?”

“別別別,我喜歡在前線,守護人的事我不喜歡!”馮陽光說着朝車門走去。

“拜拜了您嘞!不對是你們!”馮陽光打開了車門跑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之中。

留下車廂裏一羣自閉的人。


石青松看着馮陽光消失的背影,臉上的笑意依舊沒有消失,“這小子,我越看越喜歡!”

而副旅長提醒道“老石,我們可是輸了!你還這麼開心。”

周圍的人心裏有氣,嘟囔道“就是啊,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他一個!”



“就是啊!剛剛反打可能還有機會!這次真丟人!”

雖然他們不管明說,但是不妨礙他們議論,這輸得太憋屈。

聽到這話石青松並沒有反駁,也沒有找他們的麻煩,因爲他知道這些都沒用。

他而是打開了馮陽光的飯盒,露出了裏面的定時**,用事實說話。

上面的時間也同時走到了四個零上。

“嘭!”

此刻正是爆炸的時候,**觸發了他們身上的煙霧包,一時間車廂之中咳嗽聲四起。

剛剛說話的那些人羞愧的低下了頭,怪不得旅長叫他們摘下臂章,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

車外響起了一連串的腳步聲,來人正是石青松的警衛排。

領頭的那個人望着車子中的一片狼藉的樣子,就知道首長被斬首了。

他心裏的火不住的往外冒,別人會以爲他這警衛排做的太不給力了,首長在他們的眼皮底下被斬首,他們恨不得把那人給薄皮。

這人壓着心中的氣朝石青松說道。

“旅長這…”

這人話還沒有說完,石青松就打斷了他。

“我已經掛了,接下來就是你們自己的事,別問我!”石青松說完就在沒管車外的情況。

“所有警衛排聽令!把人套出來,我要戰狼的指揮員看着他們一個個消失!”問話這人一臉憤怒的說道。

“是!”周圍響起此起彼伏的回答聲,接着就響起無數的腳步聲。

營地中所有人的人像網一樣灑了出去,他們抱着一定要抓到戰狼剩下人的信念,沒辦法仇恨太大了。

車內石青松坐回到椅子上,他看着桌上放着的飯盒一時間食指大動,他可是早就餓了,現在正好能安安靜靜的吃東西。

隨後他伸手把飯盒一層層的打開,最後露出了最底下的飯菜。

石青松看着盒子裏樣子不錯的菜,忍不住聞了一口。

“嚯,聞起來還不錯,不知道吃起來怎麼樣?” 石青松直接拿起筷子,夾了一注就往嘴裏送。

“啊~吐!”

他剛嚼一下就吐了出來,瞬間變成苦瓜臉,那味道簡直就不是人吃的,又酸又鹹。

“這麼難吃的嗎?這怕是毒藥吧,什麼時候菜也能暗殺人了?”石青松端起杯子來喝了一口水,涑了涑嘴。

可不是麼!第一道暗殺是馮陽光自己,第二道是定時**,第三道十有八九是這個菜!

“哈哈!”他自己都被自己說的話給逗笑。

火焰解語花

“看來上天還是公平的,哈哈!”石青松笑得那叫一個歡樂,臉上根本沒有一點被斬首的意思。

與此同時戰狼指揮部也得到了消息。

“報告中隊長,演習判定室判定,紅軍高層被我方成員斬首了!”這人說着,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看到的東西。

龍小云聽到這個消息臉色沒有一點反應,依舊是眉頭緊鎖。

因爲她發現跟戰狼的視頻恢復了,但是她們這邊卻不能說話,只能看着。

以她的智商瞬間就明白了紅軍是要做什麼,這是要殺人誅心啊,讓她看着自己的隊友消失。

……

“啊秋!”已經跑出營地,進入叢林中的馮陽光打了個噴嚏。

此時他身上的裝備已經換回來,正向約定的地點狂奔。

世間覓菩提 ,蹲着三道人影,正是冷鋒他們三個。

“我丟,陽光這次可是出風頭了,這都可以斬首成功真滴牛批。”史三八一臉佩服的說道。

“沒錯,我也很好奇他是怎麼做到的!海水不可斗量啊”俞飛同樣稱讚道。

他的話音剛落不遠處傳來的腳步聲,還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三人臉色一變連忙伸手摸向身邊的武器,準備射擊。

“是我別開槍!”三人前方傳來一陣聲響。

三人對視了一眼,心裏同時冒出一個答案“是陽光的聲音!”

三人對視了一眼,反覆確認之後這才放下手中的槍。

幾秒鐘之後馮陽光扒開了茂密的草叢,然後露出了身形。

俞飛看着馮陽光靠近連忙臉上露出笑容,瘋狂的摸着他的腦袋,道“來讓我看看你腦袋裏裝的是什麼?這都可以斬首成功。”

冷鋒也同樣的輕錘了一下馮陽光的胸脯,讚不絕口道“我沒服過幾個人,你是其中一個。”

馮陽光並沒有搭話,而是臉色凝重的說道“我們得趕快離開這,剛剛我走的時候發現一大批紅軍都撒出來了,看來是鐵了心要把我們給挖出來。”

三人聞言後臉色一整,也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

“那走,我們先去總集合點等一下人,看看邵隊那邊有沒有存活的,然後再從長計議。”俞飛提議道。

“我同意!”冷鋒率先表態道。

“我也同意!”馮陽光也舉手同意。

俞飛拿出地圖來看了一眼,隨後認準了一個方向,然後率先竄了出去,馮陽光冷鋒也連忙跟上。

史三八邊跑還變碎碎念道“誒誒誒!你們咋就不問問我的看法呢!”

但是沒有人理他。

……

此時暮色蒼茫,潔白如玉的月亮高懸於蒼穹之上,萬籟此俱寂。

“呼!到了到了!”俞飛指着前方的小樹林說道。

馮陽光藉着月色觀察了一下週邊的環境,不得不說這處地形真的好。

此時他們處於一個類似於平原的地方,而他們前面的小樹林是唯一的遮擋物,其他都是平平坦坦,除了個別的小山包,簡直就是進可攻退可守。

四人有些疲憊的走進小樹林中,合力搭了僞裝帳篷,這種帳篷會完美的融入黑夜之中,根本看不出來。

帳篷剛一搭好,四個人連忙鑽了進去,不顧形象癱軟的坐在帳篷裏,恢復起體力來。

“陽光我也想知道你腦袋裏裝的是什麼,能不能給我見識見識,這種方法你都想得出來。”史三八躺在地上,雖然身體很累,但是不妨礙他的嘴。

馮陽光嘿嘿輕笑了兩聲,道“運氣,都是運氣。”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啊。”史三八反駁道。

馮陽光並沒有接話,因爲史三八這話沒毛病,戰爭除了個人的本事就是運氣了。

他繼續道“而且我還要謝謝你們呢,要不是你們在外面搞事情,要不然這次我想脫身可就難了。”

“那我們這還算是助攻了啊!哈哈”俞飛那叫一個樂啊。

可不是麼,馮陽光簡直就是把他們戰狼從懸崖邊上給拉回來了,挽回了他們的聲譽。

但是這也給他們上了一課,不能一味的聽候命令不能當憨憨兵,得有自己的判斷,畢竟俗話說得好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可惜啊!我來參軍可是想要真刀真槍的幹一仗場,沒想到打來打去都是演習,哎!”史三八躺在地上感慨道。

俞飛把嘴裏的東西嚥了下去,開口道“我覺得打仗還不如在家陪陪孩子!”

俞飛說着擦了擦手,鄭重其事的把他的帽子拿了下來。

馮陽光和冷鋒看着他的樣子都有些奇怪,不知道俞飛要搞什麼。

史三八倒是有些習慣了,半開玩笑道“你又吧把我媳婦的照片給別人看了!”

“滾犢子,我女兒才兩歲!”隨後俞飛把照片擺在了兩人眼前,顯擺道“看看我女兒不錯吧!是不是很像我!”

馮陽光藉着不太明亮的燈光看了起來,入眼而來的是一個笑得很開心的小女孩,很可愛。

“嘖嘖嘖,沒想到分隊長你這麼五大三粗的能生的出這麼可愛的孩子,這是上輩子做了多少好事!”馮陽光絲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

而且他說的也是實話,小女孩確實很可愛充滿天真爛漫的氣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