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和之國他還從來沒來過,腳下的步伐也不禁慢了幾分。

欣賞著漫山雪景,看著萬里之外櫻都的落櫻繽紛,心境舒暢了不少。

畢竟每日都被無量劫,無十三以及妲己的事情壓著,確實有些沉重。

就在兩人登到了山腰上的時候。

鹿一凡忽然看著山腰的大雪之中,冷冷一笑道:

「哪裡來的小蟲子?」

他伸出手掌,對著雪中隔空一探!

一股無形之力猛的釋放出來!

厚厚的大雪中,立刻如同被串糖葫蘆一樣,抓出來了一串的人!

這些人被團成了一個大糰子,懸浮在半空中。

見到那些人的穿著打扮,荒木櫻子臉色一變:

「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他們怎麼來了?」

「宇智波一族?他們是忍者還是武士?」

「這個種族是被詛咒的一族,算是忍者一族,他們有一種恐怖的瞳術,能複製任何見到的神通和忍術。」

鹿一凡隨手一捏。

嘭嘭嘭!!!

一片爆體聲過後,空中血霧漫天,只剩下了一個首領樣子的人還被包裹著團團的屍體之中。

「你們應該是從山腳下就開始跟蹤我的吧?」

鹿一凡問道。

餘下的那名忍者,雖然明顯很害怕,卻目光冷冽,視死如歸的看著鹿一凡。

「主人,這些都是死士,不會透露自己主人半分信息的。」

荒木櫻子低頭道。

「是嗎?」

鹿一凡咧嘴一笑,手指頭一揮,一根髮絲落在這名忍者的嘴邊。

那髮絲蠕動著化為了一條全是粘液的巨型紫色蜈蚣,朝著他的耳朵里竄去。

紫色蜈蚣撕裂著這忍者的耳朵,讓他疼的哀嚎不已。

「不要緘默不語了。你越是不說話,這蜈蚣撕裂的力道就越大。

它會最終撕裂開你的耳朵,鑽入了你的腦子裡。

而且,你將體會到腦子被蜈蚣一點一點吃點的痛苦。

何必呢?」

鹿一凡的話如同惡魔低語一般,在那名宇智波忍者的耳邊回蕩著。

而那蜈蚣巨大的撕裂之力,也讓這忍者,飽受煎熬。

他的耳蝸被撕裂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精神已經崩潰了。

當蜈蚣進入他的腦殼的時候。

他終於忍不住了,開口哀求道:「我……我說!!!」

鹿一凡咧嘴一笑:「我根本就沒想聽你說。」

這句話,讓荒木櫻子渾身已顫。

接著,她就聽到了一種恐怖詭異的尖叫聲,以及妖獸啃食的聲音。

哪怕不是見到鹿一凡第一次殺人了,荒木櫻子還是心中一顫,為鹿一凡隨手泯滅生命的冷淡而震懾。

她始終懷疑,自己這位主人是人還是神,他對身邊的人那麼好,卻對陌路人如螻蟻一般。

「大修真時代之前,忍者幾乎銷聲匿跡。

隨著戰神宮本武藏從大墓中被挖出來,諸多上古忍者隨著一起出土。

和之國的武士和忍者文化再次復甦。如今和之國的宇智波一族、對魔一族還有漩渦一族三大忍族。

這三大忍族是新時代的強者,比舊時代的甲賀忍者都要強大許多……」

荒木櫻子將大修真時代和之國的三大忍族詳細的說了一遍。

對此,鹿一凡並沒有表現出多大的興趣。

因為……

實際上他正是這些忍者的始祖!

當年有一東瀛武士度海來到東勝神洲他所在的小山村,跪拜了三天三夜。

鹿一凡這才將一套改良過的神通之法授予了那名武士。

後來,那武士改頭換面自稱忍者,將鹿一凡授予他的神通之法,稱為忍術,並無恥的說是自己創出來的。

這些鹿一凡都懶得去管了。

要是真往前追溯,恐怕連和之國的祖先都流的是他華夏人的血脈。

「主人,您不要小瞧了這新時代的三大忍族。

他們超脫了以往的忍術,將真元轉化成了查克拉能量,並創造了無數種瞳術,幻術,五行之術。

更擅長下毒,欺騙,暗殺等等。

之前,很多中級修真國的皇帝都是這些忍者暗殺死的。」

荒木櫻子畢竟是從小在和之國長大的。

對於這些新時代的新忍族,充滿了敬畏之心。

「嗯。」

鹿一凡點了點頭,不置可否。

「走吧,上山頂的神社看看,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見到那位須佐神。」

鹿一凡背著手,朝著富土山上周去。

身上的武士服也如同風沙一般,從身上散盡,露出了原本的樣子。

荒木櫻子趕緊跟上。

……

須佐神社坐落在富土山火山口旁邊。

由於富土山是一座活火山,信徒們基本上只敢在半山腰上進行祭奠和跪拜。

到了山頂之上,一片巨大的黑霧瀰漫。

奉子逃婚,緋聞老公太傲嬌 黑霧之中彷彿鬼哭狼嚎一樣。

鹿一凡雙指在眼前一抹,黑霧立刻化虛為實,變成了一顆巨大的骷髏,在吸收著山下信徒的壽元。

「這就是所謂的須佐能神嗎?」

鹿一凡嘲弄的笑了笑。

那些可笑的信徒,可能還不知道,在信仰這尊邪神的同時,自己的壽元已經莫名其妙自願獻出去了。

「主人……這須佐神社據說特別靈驗。

有些人許多年懷不上孩子,來這裡一求就懷孕了。

有些人事業不順,來這裡一求就變成大老闆了……」

「那些人,是不是後來莫名其妙的早早死去了?」

荒木櫻子聞言一驚:「您是怎麼知道的?」

鹿一凡微微一笑道:「我還知道,這都是這尊須佐能神搞的鬼呢!」

帶著荒木櫻子,鹿一凡一步步朝著山頂走去。

越靠近山頂,周圍的黑霧就越是濃密,直到如同墨水一樣粘稠。

充滿了邪惡的,不可名狀的恐怖。

荒木櫻子也感覺到一股莫名的陰冷,全身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忍不住向鹿一凡靠了靠。

鹿一凡背著手,站在神社前,忽的放聲道:

「荒木櫻子小姐求見須佐能神!」

他沒有直接暴露自己的身份,反正也沒人認識他。

他聲音第一個字,還很正常。

從第二個字開始,音調忽的拔高,到了第五個字的時候,荒木櫻子已經感覺自己的耳膜快要破裂開來了,忍不住捂住耳朵。

而最後一個字吐出之時,如同天崩地裂一般!

整個山頂,彷彿有一百道雷電同時轟鳴!

濃稠的黑霧瞬間被音波擊的散開。

此時荒木櫻子的耳膜已經破裂開來,耳朵里充滿了血。

下一刻,轟的一聲!

富土山頂岩漿噴發!

漫天的岩漿如同洪水一般,蒸發著白雪,沖向了須佐神社。

「狂徒爾敢!!!」

一聲暴喝之後,天空中出現了一道結界。

將奔踏而來的岩漿擋在了結界之外。

閱讀網址: 滾滾岩漿被結界擋住了之後。

神社的門被打開,三個人走了出來。

分別是穿著陰陽師服裝的小角藝,氣勢如山的宇智波鐮,和一個緊身衣,戴著口罩背著一把劍的嫵媚女子對魔紅月。

重生之雍正年妃 走到鹿一凡面前,小角藝看著荒木櫻子道:

「荒木櫻子,你膽敢勾結華夏人殺死須佐神社指定的荒木家主,現又帶人擾亂須佐神的清修。

該當何罪啊?」

「小角大師您說反了吧?應該是荒木千雄搶了我的家主之位才對吧?」

荒木櫻子笑著說道。

「這位先生,不知道是和之國那個忍族的大能?怎麼從來沒見過呢?」

小角藝沒有理會荒木櫻子。

他知道荒木櫻子敢來,肯定是有依靠的。

而這個依靠,顯然就是這個氣度不凡,一言震破富土山的男子。

「我是來和荒木家主一起拜訪須佐神的。」

鹿一凡沒有理會他,直截了當的道。

這時,神社內傳出來一陣詭異,如同指甲摩擦黑板的聲音:

「讓他進來吧。」

小角藝瞳孔一縮,恭敬的開口道:

「嗨!」

吱呀!

神社的門,發出一聲詭異的響聲,直接打開了。

鹿一凡抬腳就邁向了通往神社的大門。

而旁邊的荒木櫻子頓時臉色一變,輕輕拉了拉鹿一凡的衣角。

「無妨,你就在這裡等我即可。」

說完,鹿一凡大搖大擺的踏步進入了神社之內。

荒木櫻子此時是十分慌亂害怕的。

有鹿一凡在身邊的時候還好。

可鹿一凡一走,荒木櫻子就立刻感覺到了身邊似乎有一股十分邪惡、陰冷的氣息纏繞著自己。

從和之國長大的荒木櫻子對於全國的十大神社可以說是敬如神明。

在她的概念中,神社中供養著的鬼神,那就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