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眼下這兩個鬼侯卻是老練精明,一口道破了眾人的心思。

「你們休想在本侯面前耍心眼,全都給我聽著,若投降可以保得一命,若不投降,那今日便是爾等的死期。」

千刺侯大聲呵斥道。

事情到了這一步,似是毫無轉機,眾人如陷牢獄般,找不到一點出路。

但是,宋舒瑤此刻卻仍舊鎮定。

多少年主持御樂宗政務大局,讓她面對任何情況都可以處驚不亂,而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除了堅定的心志便是早有的綢繆。

這情況雖然糟糕,但她卻仍有一張底牌。

「璇兒,若使用那東西需要多長的時間?」

宋舒瑤問道。

柳凝璇將胸前的長辮子甩到腦後,俏臉一肅道:「半柱香。」

「好,那我們就爭取半柱香的時間!」

宋舒瑤肅然答道。 「轟轟轟——」

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在外城軍營駐地,大戰再開。番▽茄▽△`-`.`f`q`x-

正道率先動猛攻,一**的流光猶如長虹貫日般劃破天際,剎時間烏黑的天空被照得亮如白晝。

「愚蠢的正道,真是找死!」

千刺侯冷笑一聲,雙手朝前一推。

萬丈長的荊棘牆便出沉悶的響聲,竟朝前慢慢推移過來。

另一邊,獨角侯也騎著獨角巨獸朝前挪動,別看那巨獸度緩慢,但揮手抬足之間都充滿著可怕的攻擊力,一腳跺下去,地面便被震個大坑,以至於眾正道都被逼得節節敗退。

因為千刺侯和獨角侯一人各佔一方,因此龍嫣一人無法以一敵二,或者說經歷了萬鬼牢的戰事,此刻也沒有餘力同時對付二人,唯有對抗巨獸。

閃婚替嫁:病驕總裁別亂來 後方,僅次於她的蘇雁則利用火龍炮對陣千刺侯。

只可惜,修為仍是遜色一籌,即使火龍炮威力再大,元泱爐攻擊力驚人,但集合二器之力仍然無法阻攔千刺侯腳步。

左右兩側之地,在諸鬼將的兇猛進攻下,眾正道也都是不堪重負,在猛烈的攻勢下漸成潰敗之勢。

正道不斷的後退,所佔的地域也在快的縮小著。

而在人群中,唯有柳凝璇一動不動,她小手虛抬著,醞釀著什麼東西。

「小丫頭,又想施展傳送陣離開?你未免太天真了!」

千刺侯猖狂大笑著,他一聲大喝,荊棘牆中突然冒出無數荊棘,瞬間聚合成巨拳朝前猛衝而來,直指柳凝璇。☆番茄“-.-f-q-x`s-`.-c`o-m`

「不好!」

蘇雁大驚,連忙祭起元泱爐阻擋。

但是,這荊棘拳的攻擊力太大太大,以至於元泱爐一撞上去,便被震得倒飛出去,蘇雁也受到餘力波及,嗆出一大口血來。

「哈哈哈……」

千刺侯囂張大笑,仗著修為高深,再度祭起荊棘拳動猛攻。

蘇雁抹去嘴角的血跡,眼神中帶著堅定,再度祭起元泱爐迎上。

「轟轟轟——」

戰鬥早就進入了白熾化,場面極其慘烈。

正道四百人眾,沒有一個是完好的,都是全身染血帶傷,其中死者也足有幾十人眾了。

但即使如此,每個人都咬緊牙關,硬是豁出性命來阻擋邪道的進攻。

阻擋不了,也要把對方的攻勢拖緩。

只是,邪道昌盛,越來越多的邪道人馬加入陣營,里三圈外三圈的把正道們圍困得個水泄不通。

而正道再如何阻攔,即使付出性命為代價,所起到的效果也並不大。

戰圈在不斷的縮小,滿地鮮血,遍地哀號。

下到一般修為者,上到蘇雁諸女,都已站到了崩潰的邊緣線上,如今全然靠著一腔意志支撐著。番茄△□☆小△說網-`-.-f`q-x-s“.`c`om

「好了!」

就在這關鍵時刻,柳凝璇一聲嬌呼猶如強心針般打到眾人心頭上,將人生生的從死亡線上拖了回來。

「就等著你這一手了!」

千刺侯卻是陰邪邪的一笑,就在柳凝璇準備施陣之時,但見他驟地俯身一拳重擊在地上。

轟轟轟——

兇猛的拳勁瞬間貫透地層,令大地處於極限的波動狀態,在這種狀態下,象傳送陣這種精密的陣法根本無法成形。

與此同時,獨角侯張口噴出連天的火海,從上空越過。

強橫的火焰力量充斥在天空上,使得本來就波動極大的空氣產生道道颶風,以此規避了空中起陣。

眾邪道皆齊聲大叫,兩大鬼侯出手,頓封死了陣法施展的空間。

然而,就在這時,卻聽「轟——」的一聲悶響,但見一道鐵牆陡地從地下冒起。

「轟轟轟——」

龐大的鐵牆猶如巨獸的獠牙般,不斷探出,直到冒起百丈之高。

周邊地面裂碎,更把邪道嚇得連連後退。

「恩?不是傳送陣?」

千刺侯蹙了下眉頭,獨角侯也愣了下。

原本想著對方應該是施展傳送陣,因此一直在那裡蓄力,畢竟一口氣要將這麼多人傳送走,那也不是隨手就能施展的。▽□番△茄▽“`.-f-q-x-

然而萬沒料到的是,對方施展的竟然並非是傳送陣。

這話才落,但聽「轟轟轟——」的悶響聲在四面八方響起。

緊接著,一道道鐵牆從地下冒起。

「給我把這陣法砸爛!」

千刺侯大吼一聲。

諸邪道立刻一擁而上,一堆天器砸在鐵牆上。

然而,不想這鐵牆硬度驚人,如今三千來人的陣容,一股腦的砸上去居然沒有破壞掉任何一堵鐵牆。

「沒用的東西!看本侯來!」

千刺侯勃然大怒,一記荊棘拳砸在鐵牆上。

但是,不想那鐵牆的硬度比想象中高得多,這一拳砸上去,能夠一般天王都直接震殺的攻擊力卻沒有撼動鐵牆分毫。

「轟轟轟——」

而鐵牆還在不斷的朝外擴張,只一眨眼的工夫數十道鐵牆裡三圈外三圈的矗立著,形成一個巨大的護罩。

而這東西,正是當年柳凝璇從無盡墓域的鐵龜島上所獲得的大殺陣:鐵甲門陣。

鐵龜島靠著鐵甲門陣的防禦,令其幾千年來立於不敗之地,而當初機緣巧合,柳凝璇獲得此陣。

原本要布設這樣龐大的陣法需要漫長的時間,不過柳凝璇如今已是天王之軀,自然非往日可比,僅僅半柱香的時間,便布設好了陣法。番茄□網○—.-f`q`x-s“.com

之所以使用鐵甲門陣,是因為宋舒瑤清楚,若從這裡硬闖到外城城牆那裡是根本不可能的,要施展傳送陣也需要一些時間,而且對方即洞悉了這點,斷然是會從中搗亂,一旦陣法被破,眾人便沒了生機。

因此,她才讓柳凝璇施展鐵甲門陣。

果不其然,千刺侯二人從中搗亂,試圖截斷傳送陣,哪知道卻撲了個空。

而如今,鐵甲門陣建成,其範圍直接囊括了外城城牆,更把諸邪道全都拒之門外,因此,眾人可以輕鬆走到城牆邊上。

「這陣法是……」

顧友山等人並不知道鐵甲門陣的厲害,但見到千刺侯的猛攻居然撼動不了陣法,也不由得驚訝出聲。

「這陣法可是很厲害的,別說兩個鬼侯,就算八大鬼侯集齊,短時間內也休想破了這鐵甲門陣。」

柳凝璇不無驕傲的笑道。

眾人聽得直是心頭振奮,沒想到柳凝璇這麼短時間便能布下如此可怕陣法。

「小丫頭,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看本侯破了這陣法!」

千刺侯豈肯被如此羞辱,大怒間再度動猛攻。

但是,任由他如何功,鐵牆固若金湯。

「一起上!」

獨角侯也察覺到事態的嚴峻,大喝聲中,獨角巨獸率先沖了上去。

那龐大而重達數千噸的身體在猛衝下撞擊上去,再堅硬的牆壁也要被撞得粉碎,但是,鐵牆卻是紋絲不動。

這一下子,兩個鬼侯臉色都變了。

「轟轟轟——」

三千邪道一擁而上,如同狂轟爛炸般攻擊著鐵甲門陣。

但是,這個曾經保護了鐵龜族數千年的存在,確實有著其獨倒之處,任由邪道猖狂,卻巍然不動。

呼——

目睹鐵甲門陣可怕的防禦力量,顧友山等人即是目瞪口呆,又大鬆了口氣,同時對宋舒瑤欽佩到了極點。

怪不得李默把無根島交給宋舒瑤,這女子確是心思縝密,綢繆一等,即使敵我懸殊,仍能在裡面找到一線生機。

「不愧是鐵甲門陣,確實厲害非常。」

看著眾邪道惱羞成怒卻又無可奈何之狀,宋舒瑤微微頷。

「可惡的小丫頭,有本事就出來打,躲在這陣法中算什麼本事!」

千刺侯一路強攻,已是氣喘吁吁,此刻大聲咆哮道。

「嘻,你有本事就打進來,象只瘋狗一樣亂吠什麼?」

柳凝璇抱著手,嘻嘻笑道。

她在整個夜襲戰鬥中是出手最少的一個,但卻肩負著眾人的性命,一出手就是生死攸關,而且絕對靠得住。

這也是諸女之間相互信任,更清楚對方的能耐,否則若換個陌生人,宋舒瑤還真不敢押這麼重的賭注。

「可惡,好,我便看你這陣法能持續多久!」

千刺侯暴怒,又是一記荊棘拳砸上去。

「轟轟轟——」

群邪齊動,皆試圖將鐵甲門破壞掉。

柳凝璇臉上嘻嘻笑,一臉滿不在乎的表情,與此同時,她背後的五行之輪正在緩慢的移動著,五種色澤纏繞而行,釋放著璀璨光澤。

「璇兒……」

宋舒瑤低喚一聲。

「還差一點點時間,你們先去城牆那裡。」

柳凝璇說道。

「好。」

宋舒瑤點了點頭,一揮手道:「去城牆!」

諸正道立刻行動,一個個扶著同伴,背著傷員,蹣跚而行,經過萬鬼牢之戰,又在這裡血戰一番,眾人真是連一分力氣都沒有,但如今生的希望就在前方,自然也不會掉鏈子,大家皆是鼓著勁,一步步的朝前挪。

而見到正道這邊朝著城牆走,再愚蠢的邪道也都知道對方的意圖,只是任由千刺侯等人如何咆哮,鐵甲門仍是沒有半點被撼動的跡象。

就在這時,突然間內城深處傳出一聲震天聲響,緊接著一道虹光衝天而起,直入雲霄,轉瞬間那虹光又自九天而落,落於外城軍營之前。

來者,豁然是個侏儒小兒。

其高不過尺余,白胖胖的臉上透著陰邪之氣。

他身著金邊黑袍,頭戴飛龍王冠,人懸浮於半空之上,頓時整片天空已然烏黑如墨。

「巨鬼王扈獄!」 巨鬼王扈獄突然現身,映證了之前千刺侯所言之事,雖然眾正道心頭有所準備,但親眼見到這邪魔的出現仍不由得心頭一顫。番△茄“`.-f`q`x-s`-.`com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