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爹地更願意他們不住家裡。

這樣的話,他們就不會影響爹地媽咪親熱了。

蘇寒和蘇凜兩個人,現在還常常說呢。

爹地和媽咪兩個人啊,已經結婚這麼多年了,兩個人有時候膩歪的,還像是熱戀中的情侶。

只不過,路南也說過,當初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他虧錢蘇北的太多了,沒有給她最好的愛情,讓她在那兩年的時間裡,受了那麼多的苦,他們又經歷了一年時間的分離。

現在,他要用後半輩子,去彌補妻子。

路南能這麼想,蘇寒和蘇凜其實是高興的。

只不過奈何,蘇北好不容易將他們盼星星盼月亮,盼回來了,怎麼可能讓他們離自己那麼遠呢!

蘇寒看著蘇凜:"我估摸著,咱倆結婚之前,都別想在外面找房子住了!"

蘇凜笑著點點頭:"是啊,只不過,兒行千里母擔憂,如果想到媽咪這些年,為了我們兩個,擔了多少的心,憂慮了多少次,我們就更應該多聽她的,現在,既然在她身邊,我們就多聽她的話吧!"

蘇寒笑了笑:"那是當然了!"

廚房裡,正在掌勺的路南走出來,看著沙發上的兩個兒子:"你們兩個還聊天呢,趕緊端菜吃飯,去喊你媽咪和妹妹!"

蘇寒點了點頭:"小凜,我去喊媽咪和妹妹吃飯,你去端菜!"

說罷,蘇寒就站了起來,向著卧室那邊走去。

蘇凜起身去端飯。

其實,說到做飯打掃衛生這方面,這些年的時間,基本都是蘇北和路南親力親為。

他們年輕的時候,經歷了路紫蘇被保姆注射病毒的事件后。

他們再也不敢輕易相信他人了。

真的是太可怕了。

就算是看起來憨厚老實的人,也有可能,隨時被威脅。

作為親生父母的,還是他們親自撫養孩子,才最放心。

蘇北後來,都沒有去工作。

她在幕後指揮,將星空娛樂推向國際。

等星空娛樂和國際接軌后,她就正式退出了公司,一門心思的照顧路紫蘇。

平時家裡,基本上不會有外人來,就算是有人來的話,也會經過層層的身份檢驗。

當然了,客人當然不知道這些。

因為在路南家的門口,就有一套自動的檢驗身份體系。

只要你一走近路南家門口,就會被識別,身份的真假。

就算是你帶著面具,也會被搜瞄出來。

因為身體的某些指數,對不上號。

現在一般人,想要混進路南家,簡直是難如登天。

只不過蘇北覺得,這樣最好了。

孩子的安全,能得到保證。

雖然現在,路紫蘇也長大了,蘇寒和蘇凜也有了足夠的自保能力。

但是,這個系統已經安裝了多年了,蘇北也用慣了,他們就一直用著。

蘇寒去喊蘇北的時候,她正在繡花。

蘇北這段時間,對刺繡很感興趣。

她專門買了針線和花樣,自己學著做。

她還揚言,要給蘇寒兄妹三人,每人綉一對枕頭。

蘇寒喊她的時候,她趕緊開口:"來了,來了,馬上就出來了!"

路紫蘇因為剛才生了蘇寒的氣,這會正在電腦前打遊戲。

聽見房門響了,她氣呼呼的說:"進來!"

看見走進來的是蘇寒,她頓時更生氣了,對著電腦上的怪,狠狠的按著電腦滑鼠和鍵盤。

蘇寒笑了笑,還是個熊孩子啊! 蘇寒看著路紫蘇:"你可慢點,這不是你小哥哥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嘛,你要是弄壞了,你小哥哥肯定會不開心的,覺得你不珍惜他的心意!"

路紫蘇猛地轉身,看著蘇寒:"壞人,你們都是壞人!"

蘇寒無奈的笑著點點頭:"對對對,我們都是壞人,只有紫蘇是好人,趕緊出去吃飯吧,不然一會爹地該回來叫你了!"

路紫蘇想了想,起身跟著蘇寒,向著外面走去。

路紫蘇雖然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她最怕的人,就是自家爹地。

說白了,與其說是怕,還不如說是尊敬和愛戴。

路紫蘇非常的愛路南。

蘇北這些年,說的最多的就是,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

為什麼膩?

因為她和路南兩個人。

路紫蘇總感覺更愛路南,這讓視女如命的蘇北女士,很是傷心啊!

到了飯廳。

蘇北已經出來了。

路南和蘇凜端著最後兩碟飯菜,走了出來。

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吃飯。

就是這樣熱鬧的場景,讓蘇寒想到了一個人。

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下午還問他是不是生病的戚薇薇。

他那天中午,聽見戚薇薇跟她朋友說,父親生病了。

看她當時哭的那麼厲害的樣子,路南還是有點不忍。

如果她有自己這樣一個家,她肯定會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吧!

蘇寒邊吃飯,邊胡思亂想。

突然,蘇北提高了聲音:"小寒,問你話呢,這孩子,怎麼心不在焉的!"

蘇寒猛地回過神,他轉過身看著蘇北:"媽咪,你剛才說什麼,我剛才有點走神,沒有聽到!"

蘇北沒好氣的說道:"我剛才說,你跟小凜兩個人,誰能先給我帶個女朋友回來呢!你們這些孩子啊,真是讓我操不完的心!"

蘇寒笑著看著蘇北:"媽咪,你著急什麼啊,我們現在才二十一歲!"

蘇北挑眉看了路南一眼。

路南面無表情的向蘇寒陳述了一個事實:"不要跟你媽咪頂嘴,我們在你們這麼大的時候,你們已經出生了!"

蘇寒忍不住汗顏,爹地怎麼每次都這麼配合媽咪。

只不過,哪能一樣嗎?

雖然爹地媽咪當初有了他們很早。

可是,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他跟蘇凜,兩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究竟是誰啊!

就這,爹地還好意思說!

只不過,誰讓爹地疼老婆呢,沒辦法,他跟小凜也只能認了!

看著蘇寒一臉苦笑,蘇凜清了清嗓子。

他看著蘇北,破天荒的說道:"媽咪,如果有機會,我會帶著喜歡的女孩,回來見您和爹地的!"

蘇凜說完話,面不改色的低頭吃飯。

蘇北卻石化了。

她僵硬的看著蘇凜,半天才反應過來:"小凜,你有女朋友了?"

在蘇北的印象中,大兒子很早的時候,就在惦記一個叫小甜的姑娘。

她也是後來才知道,那個姑娘,就是小時候,救了蘇寒的那個小女孩。

只不過,後來他們去找,那個女孩跟她爸爸,已經不知去向。

蘇寒惦念了這麼多年,蘇北只盼望著,能夠找到那個姑娘,或者,他能夠放下這份純真的感情。

卻沒有想到,感情開竅比較晚的小兒子,竟然說要帶喜歡的人,回家給她和路南看。

這讓蘇北怎麼能不吃驚呢!

她盯著蘇凜:"小凜,那姑娘叫什麼名字啊,你有沒有照片,給媽咪看一下啊?"

蘇凜抬頭看了蘇北一眼:"媽咪,我們只見了兩三次,是一見鍾情!"

蘇凜說完這話,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己給在座的親人,扔了一個多大的重磅炸彈。

路紫蘇吃驚的看著蘇凜:"小哥哥,你竟然對別的女孩子一見鍾情了,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有照片嗎?我看看,有我美嗎?"

路紫蘇說完這話,蘇寒就笑了。

小丫頭才多大啊,就喜歡跟這個比美,跟那個比美。

那會還問自己,小甜美不美,現在就惦記著跟小嫂子比美了,真是個古靈精怪的丫頭。

蘇寒雖然知道,蘇凜有了喜歡的姑娘。

可是,他沒有想到,蘇凜會這麼直白的告訴家裡人呢。

如果不是他早就知道,有了心理準備,他肯定也會非常吃驚的。

他看著蘇北:"媽咪,等小凜帶女朋友回家后,我再帶一個回來給您看!"

蘇北笑眯眯的點頭說好。

蘇凜看著蘇寒,悶悶的說:"哥,她現在還不是我女朋友呢!"

蘇寒笑了笑:"媽咪,你瞧瞧,小凜還不好意思了,像我們家小凜這麼英俊優秀的男孩子,一般人都不會拒絕的,更何況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呢!"

蘇凜笑著看了蘇寒一眼:"哥,我覺得,你突然說話像極了媽咪!"

蘇北一愣,她笑著看向蘇凜:"死孩子,怎麼說話呢!有這麼說自家親媽的嗎?"

蘇凜笑了笑。

蘇寒看著蘇北:"對了,媽咪,我過兩天要去臨市出差,估計得一周左右才能回來,我提前給你說一聲!"

蘇北吃了一口菜:"怎麼去這麼久?"

蘇寒說:"是這樣的,我打算開車過去,沿途在氣他幾個城市看看,有沒有什麼有前景,現在能立即開發的行業,就當是做個市場調查了!"

蘇北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蘇寒和蘇凜在處理事情上的能力,她跟路南還從來沒有擔心過。

一家人高高興興的吃完飯。

蘇寒和蘇凜自動去洗碗了。

他們家的女人,全都是最金貴的。

媽咪不能沾染廚房的油煙,妹妹的小手也不能碰水。

所以,做飯是爹地親力親為,洗碗是他們兩個兄弟,一力承擔。

蘇寒和蘇凜一邊洗碗,一邊聊天。

蘇寒打趣的看著蘇凜:"小凜,沒看出來啊,現在已經發展這麼快了,我原本還以為,按照你這種性格,怎麼著,也得拖上一兩年,沒有想到,你速戰速決啊!"

蘇凜有點不好意思,他的側臉有點緋紅:"哥,你說什麼呢,我只不過是想給自己一點壓力而已,我總覺得,她對我有點疏離,我現在還沒有告訴她,我對她的感覺,再說了,我們只見了兩三面,我也不想唐突了人家,等過段時間,我再跟她表明心意吧,就算是她不同意,也沒有關係,我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蘇寒點了點頭,他笑眯眯的看著蘇凜:"嗯,我相信你,小凜,你值得擁有更好的!"

蘇凜看了一眼蘇寒,重重的點點頭。

第二天一早。

蘇寒剛上班,曾佐凡就來找他了。

看著神情嚴峻的曾佐凡,蘇寒皺了皺眉:"怎麼了?"

曾佐凡開口:"路總,我們公司前段時間辭退的劉總,現在拿著他手上的項目,去其他公司了,我今天早上剛聽到消息,我在想,我們要不要先下手為強,做點什麼,防止最後損失慘重!"

曾佐凡那天沒有去開會,他平時也是一心工作,跟公司其他人,也沒有什麼交流。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劉濤帶走的項目,都被蘇寒調整過了。

蘇寒笑了笑:"原來是這事啊,沒有關係的,我早就知道他會這麼做,我已經替他做好了打算,只要他找到下家,我們就立馬讓他明白,他原來的想法,究竟有多麼愚蠢!"

看著蘇寒一臉胸有成竹的自信神情,曾佐凡點了點頭:"只要總裁有對策就行,我還以為總裁不知道,怕我們輸在起跑線上,畢竟,總裁剛上任不久!"

"曾助理費心了,這件事情,你不用擔心,我會好好應對的!"蘇寒笑著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