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看了看自己和千仞雪現在的姿勢,他也是意識到了小月是誤會了什麼。

於是急忙叫住小月解釋道:

「小月姐姐,你誤會了,我剛剛是在照顧殿下!」

不過小月似乎並沒有相信墨雲的解釋,只見她將手放在墨雲的肩膀上目光堅定地說道:

「不用解釋了,小墨,你有這種癖好姐姐也能理解,姐姐不會對你有偏見的,殿下也是一樣的。」

「不是……」

墨雲見此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他一個猛男怎麼可能會搞基呢,而且千仞雪內在還是個女的啊。

「好了,小月,不要胡鬧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個女的。」

正在墨雲束手無策不知該如何解釋之時,千仞雪很是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

「誒嘿嘿……」

然後只見小月在聽到千仞雪的命令后對千仞雪露出了頑皮的笑容。

身為千仞雪的貼身侍女,她當然是千仞雪的人,自然是知道千仞雪的真實身份。

不過她不知道墨雲是否知道千仞雪的真實身份。

要是墨雲不知道的話,她一開始看到那種場面認為墨雲可能是個基佬也很正常。

不過她從剛剛千仞雪對她所說地話語來看,墨雲應該是知道了千仞雪的真是身份,不然千仞雪也不會那麼直接地坦白了。

「殿下你這麼說是已經把你的真實身份告訴小墨了嗎?」

小月對千仞雪確認道。

「嗯,墨雲已經知道了,就在前幾天。」

千仞雪點了點頭回應道。

「好吧,那小墨也是我們的一員了。」

小月得到千仞雪的肯定後有些高興地拍了拍手說道。

因為她現在終於不用再擔心會對墨雲暴露些什麼了。

「嗯,總之以後可以讓墨雲幫我做些事情了。」

千仞雪點了點頭說道。

「殿下怎麼能讓小墨辦事呢,他才十二歲,需要好好上學和修鍊。」

小月聽到千仞雪的話語後有些不同意地說道。

「這有什麼,我十歲的時候就來這裡做卧底了,他十二歲也是時候幫我一些忙了,而且他剛剛自己也同意了。」

千仞雪對小月反駁道,說著還看了看墨雲。

「額哈哈……」

「殿下說的對,畢竟我也是被殿下養育了六年,是時候為殿下做點事情了。」

墨雲見此只好隨著千仞雪的意思附和道。

「好吧。」

「不過殿下你的下一步計劃是什麼,我們要怎麼做?」

小月見墨雲已經同意了也是不再勸說,只好繼續詢問千仞雪的下一步計劃。

「下一步當然是除掉雪海藏,這個人對我的威脅太大,這次要不是墨雲來的湊巧,我說不定就沒入黃泉了。」

千仞雪面帶怒意地說道。

來到天斗皇室這些年從來都是她算計別人,如今卻差點被別人算計至死,她怎麼可能受得了這個氣。

無論是從公還是從私,雪海藏必須要死。

「殿下你這次受了那麼重的傷是雪海藏做的嗎?」

小月聽到千仞雪的打算後有些驚訝地說道。

她還以為這次是千仞雪的失誤導致的呢。

「嗯,雖然沒有證據,但整個皇室也只有他會對我這麼做。」

千仞雪點了點頭回應道。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三皇子還真是不能留著了。」

小月聽到千仞雪的回應后略有所思地說道。

「行了,你現在還是先好好休息吧,這幾天皇室變動可能會有點大,畢竟死了一個皇子,所以現在不適合動手。」

墨雲見千仞雪和小月又討論起了暗殺雪海藏的事情也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他真想問問千仞雪,這一天天的都在算計別人,心裡不累嗎?

「嗯,你說得也對,這幾天的確不適合動手,還是先看看情況吧。」

千仞雪聽到墨雲的勸說後點了點頭回應道。

「不過我還是要先去雪夜那裡一趟,畢竟這件事牽扯到我,我需要去解釋一下。」

千仞雪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

「也對,不過你也不用那麼急,現在他應該在感傷雪洛川的死亡,你過一會兒去找他也行。」

墨雲對千仞雪回應道。

「好吧,那我就再休息一會兒吧。」

千仞雪聽到墨雲這麼說也是打算放鬆一下,休息一會兒。

「那你休息吧,我和小月姐姐先離開了。」

墨雲見此也是不再在千仞雪的房間內打擾,帶著小月離開了千仞雪的房間。

出來之後,小月湊到墨雲的身邊神神秘秘地問道:

「小墨,你見過殿下原來的面貌了嗎?」

「額……」

「你問這個幹嘛?」

墨雲聽到小月的詢問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說道。

「沒什麼,就是單純地問問,你快說你見沒見過。」

小月聽到墨雲的疑惑後繼續問道。

「好吧,我見過,然後呢?」

墨雲見此只好無奈地回答了小月。

「那你覺得殿下的樣貌如何?」

小月繼續問道。

「這個……」

「我們討論這個不太好吧。」

墨雲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這有什麼,你就說好不好看。」

小月做出一副急切的樣子說道。

「這個……」

「是挺好看的,用國色天香來形容也不為過,而且有種聖潔的氣息。」

墨雲見此只好無奈地評價道。

「那是自然,畢竟殿下可是天使武魂。」

小月聽到墨雲誇讚千仞雪貌似很是自豪地說道。

「……」

「所以你問我這個到底是幹嘛?」

墨雲有些無語地看著小月問道。

「沒什麼,只是純屬好奇罷了。」

小月聽到墨雲的詢問后搖了搖頭說道。

「……」

對此墨雲也是無語了,這不是在沒事找事嗎?

說個話便水了過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咋是我編的呢?」蔡淑琴眼睛伸到蘇瀅臉面前,「當年如果不是我手提兩把菜刀,閉著眼睛把那起雜種砍跑,老高要被人搶得連褲衩都不剩!」

「當時情況兇險得很啊,蘇瀅你是曉不得……」

本來周圍圍了好多看熱鬧的人,誰都喜歡看正宮攆狐狸精的大戲,但一聽蔡淑琴講「兩把菜刀」的事,全部人呼啦啦回去該幹嘛幹嘛了。

「兩把菜刀」的事,蔡淑琴像祥林嫂一樣,重重複復講過無數回。

一講起這事,她聲音像炸雷,口水沫子橫飛不說,還要別人不停響應,真沒幾人受得了。

「蔡阿姨你真是太勇敢了。」蘇瀅由衷讚歎,朝李秀蓮使了個眼色。

李秀蓮起先一愣,馬上會意,上前一臉不解,也一臉神往,道:

「蔡姐,我聽宋長勝說,當時那些人都拿著傢伙,連你家高向東都害怕,都要跑,你到底是哪裡來的勇氣,敢上去跟他們打啊?」

蔡淑琴彷彿已回到當時場景,眼睛瞪著,嘴大張著叫:「你曉不得,那個堂口是我家老高開闢出來的,好不容易等到生意好做起來,那些雜種就來攆,說是他們早把著的地方。」

「早把我個雞粑,這是明著欺負人,老高不走,他們一伙人就上去把老高按在地上打啊,還要把老高攤上的東西全伙走!」

「我當時什麼都沒想,也不想要這條命了,拎著兩把菜刀閉著眼睛就朝前砍…..」

「誒,誒。」陶朝仙在旁邊,用手肘推蔡淑琴,還朝她不停使眼色,意思是:他碼的別上小狐狸精的當,別說了,快點把她趕走才是正經事。

激情洋溢被打擾,蔡淑琴扭過頭,粗聲大嗓怒道:「陶朝仙你拐我干哪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