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相似也比較有限。

機動戰士高達給人的感覺充滿的濃濃的金屬機械桿,像是預示了海藍星未來戰爭武器的發展方向。

而眼前的這台龐大的機體卻給人濃烈的違和感。

尤其是那石頭般不明材質的機體外殼,徜徉著的魔力紋路的光暈,更是讓很多人都有種這怎麼能動的錯覺。

可是等等,這玩意看樣子應該是外來科技文明吧?

為什麼對方能在這裏暢行無阻,而他們從海藍星一個手機帶過來屏幕都能轉眼就黑掉,更別說先進的武器裝備了。

這是什麼個情況?

……

但不管怎麼說。

來都來了,調查兵團一行人自然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

剛剛巨大化的lv7肉體系能力者油谷海人,雖然已經很多很多年沒和別人動過手,卻也算是目前全曰本最強大的超能力者之一了。

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

捶了下胸膛,沖着下方變得「渺小」的同伴點了點頭,隨後就邁開雙腿,有如一座山嶽般朝着城外勢不可擋地沖了出去。

後面雷炁大劍豪水馬和望向了不遠處的吉浦博,同為劍士的兩人算是舊識了,後者緩緩地點了點頭。

兩人心中頓時明了。

初來乍到,要想以後不寄人籬下,那麼他們就必須要交出自己的「投名狀」。

而幫助長耳族的王城解決這一次不知道該不該算「外交糾紛」的事端后,那麼他們這三個外來者肯定會被長耳族奉為座上賓,到時候也就不用看調查兵團的臉色了。

想到這裏,兩人也不遲疑,同時從身後的隨從手中取來武士刀。

下一剎,只見兩人一左一右恰好和最前方的那個肉體系的油谷海人形成三叉戟之勢,朝着城外的那頭魔紋機甲沖了上去。

……

又來?

魔紋機甲中,莫德古德親王覺得自己牆也轟了,人也打了,總歸是表現了下自己的實力,心裏正尋思著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展開所謂的外交拜訪了。

結果卻沒想到,城牆之中居然又衝來三人,最前方的那個似乎速度快的驚人。

那最為純粹的肉體爆發,居然在身後留下了可怖的音錐雲,就連魔紋機甲控制室里的魔力屏也才捕捉到那個身影的殘影。

「噢?是個莽夫嗎?我喜歡!」莫德古德親王打了個酒嗝,嘴裏這般說道,身後的眾人聞言不由都嚇得一哆嗦。

不用多說,對於他們而言,天翻地覆的噩夢再次開始了。

面對着巨大化的油谷海人,魔紋機甲內的莫德古德親王第一時間居然沒有硬碰硬,而是十分詭異地操縱者機甲邁著小碎步後退。

身經百戰的莫德古德一眼就看出了,對方這個三叉戟陣型的殺手鐧,一旦他被中間的巨人拖住,那邊兩側就要遭受恐怖夾擊。

在不清楚對方實力的情況下,直接硬抗兩人的攻擊,顯然不是莫德古德這個矮人族的老屠夫的風格。

而說是小碎步後退,可他駕駛着的畢竟是矮人族如今量產才十二台的魔紋機甲二代機體。

速度已然是相當快了。

不僅如此,後撤的同時,魔紋機甲上肩膀兩側的魔導炮再次打開,一連串充滿了毀滅氣息的火力線交叉掃向沖向他的巨人。

油谷海人雖然是肉體系能力者,卻也不是什麼筋肉男,不抗傷害不舒服斯基,他見狀腿部虯結的肌肉猛地一綳。

下一秒,他竟是憑藉地純粹的爆發速度,強行趨避了魔導炮的死亡火線,旋即後足猛地蹬地,腳下土地炸裂開一個巨大的坑底。

巨人化的油谷海人卻已經衝天而起,凌厲無比的當頭一個炮錘拳砸向了機甲的腦袋位置。

但就在電光石火間,魔紋機甲卻陡然止住了後退的步伐。

它雙手猛地抱住巨人砸下了拳頭,身體一百八十度轉身,冷不防將油谷海人來了一個極具視覺衝擊力的恐怖過肩摔!

轟隆—!

大地猛地一顫!

無數碎石和塵土紛揚絕地而起!

「追的很開心?現在該我的回合了!」

機甲駕駛艙里的莫德古德鎖住巨人的手臂,幾乎是在落地的瞬間他便抬起了那恐怖而又沉重的機體右腳,朝着巨人化的油谷海人腦袋踩了下去。

這一招他曾經對魔紋機甲初代機體使用過,對方連最堅硬的魔紋石腦袋都被他這半功率輸出的死亡一腳踩碎!

金炁領域.鐵馬冰河!

雷炁領域.霹天靂地!

幾乎在這一瞬間,吉浦博、水馬和兩人便同時展開了自己的領域。

前者彷彿鐵馬金戈的戰場一般雖一人卻有萬夫莫敵之勢;後者卻隱藏在頭頂眨眼落下的驚雷之中,每一擊都快的驚駭無比。

可惜那台巨大的機體表面徜徉的魔力紋路,似乎可以吸收化解攻擊。

吉浦博和水馬和兩人的劍型落下去,只在機體表面震蕩起一圈圈的漣漪,隨後卻彷彿一切無事發生。

但油谷海人抓住莫德古德驚鴻一瞬的遲疑,當即取消巨大化,身體瞬間縮小,泥鰍般趕在魔紋機甲手跟着抓緊前爭奪了出來。

他往前翻滾了幾步,再次變大和接應他的兩個八段大劍豪匯合,三人隨後再次呈現三叉戟之勢朝着魔紋機甲攻了上去。

……

這算什麼?

三英戰呂布?

在奧術女王的帶領下,後面的山崎海等人爬上城牆。

山崎海看到這一幕頓時有些怔住了。

雖然來之前,誰也不知道鋼鐵域界的使者居然駕駛着「高達」過來,調查兵團的團長井野悠馬也鄭重地擺脫三個強者能搭把手就搭把手。

可眼下這未免也太積極了一些。

但能幫忙總歸是好事。

然而接下來,看着看着,城牆上的調查兵團一行人卻有些傻眼了。

城外的「三英」打的是那叫一個激烈,昏天暗地飛沙走石的。

可這會兒除了兩個大劍豪在遠程劍型對敵,就連lv7的肉體系能力者油谷海人也不亂莽了。

他就邊緣ob,附近的巨石,樹木,甚至是泥沙…逮住什麼拋什麼,完全沒有近身上去拚命的意思。

其實想想也不難理解。

這三人正是因為惜命才會在鎮壓空間裂隙的地方隱居不出,連京都獸潮都不聞不問,堪稱「絕世老苟」。

這次也是聽聞了調查兵團在異世界建立的安全據點利於修行,才會腆著臉來到東京,打着援助的旗號想要來分一杯羹。

換句話來說,他們來這是想突破,想活的更久一些。

而不是來找人拚命的。

先前三人犯了和阿米蒙德一樣的錯誤,以為這台龐大的機體徒有其表,蠢笨不堪。

誰知道真交起手來這麼吃力,那自然沒人願意上去硬碰硬。

魔紋機甲中,莫德古德似乎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稍微過了一會兒之後,他居然停了下來,作出了停止的手勢,隨後頭頂猛然亮出的一束燈憑空投射出了駕駛室的畫面。

畫面中,矮人親王醉醺醺地笑着說道,「我親愛的朋友們,既然大家都已經感受到了彼此的誠意,那麼我想,是時候坐下來談談了。」

後面一個矮人上前一步,臉色不太好的大聲道,「沒錯沒錯!我們帶來了矮人王索瑞斯大帝的問候和友誼!」

這些話語似乎通過特殊處理過,居然成為了碧藍域界的長耳族語言,於是感受到羞辱的長耳族眾人紛紛怒目相向!

城牆被轟毀!

不知道多少長耳族衛兵葬身廢墟。

你們管這叫友誼?

但城外的三個「老苟」看手勢也大概猜出了對方的意識,紛紛停下了手,回到城樓上詢問了「翻譯官」山崎海。

弄懂意思后,年紀接近六十的水馬和微微頷首,真把山崎海當翻譯官了沖他示意了下,語氣溫和地對奧術女王蒂安娜說道,「既然對方有誠意,那我覺得不妨談一談。」

「對,談一談,以和為貴。」

「沒錯,以和為貴。」

其他兩個大劍豪也紛紛附和。

然而此時,蒂安娜眼中的怒火卻幾乎噴薄欲出。

……

7017k 眾人的對決,用的時間並不長,大概也就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平時,對戰只能算是他們訓練的熱身運動,之後還有很多艾斯特設計的訓練。

不過因為今天是特殊日子,只是一場對戰練習,他們便匆匆的返回公會。

眾人修行的地方,距離『妖精的尾巴』並不遠,也就十幾分鐘,便趕了回來。

踏入公會,與諸多成員打了招呼,他們便尋了一個座位,低聲的交談著。

『妖精會議』,這便是今天的日子。

『妖精會議』是從初代那裏便保留的重大日子,每年的今天都會召開一次,最初是為了討論公會的發展與安排。

但隨着『妖精的尾巴』強大,會議的內容便變得很多。

艾斯特只是環顧了一周,幾乎所有成員都到了,就是一直不怎麼出現在公會內的拉克薩斯與他的三個跟班雷神眾也出現了。

「不錯,不錯,除了基爾達斯,大家都到了!」不知何時,老爺子馬卡羅夫出現在吧枱上。

說起基爾達斯,不少公會成員都有些擔心,之前與『銀鴉』的戰鬥,他們也是從對方口中得知基爾達斯被困在百年任務之中。

雖然基爾達斯實力很強,但百年任務可是死亡率極高的任務,難免會有些擔心。

「會議開始!」馬卡羅夫聲音響起,讓成員們的精神都集中了起來。

「第一件事,評議院前幾日召集我等聖十,開啟了聖十議會,針對的依舊是黑暗公會的事情。

議會內容我便不再細說,總之一但發現黑暗公會的蹤跡,不可莽撞擅自行動,需要及時向公會或者評議院彙報。

第二件事,一年一度的魔物清剿又要開始了,去年魔物的活動頻繁,不少距離公會較遠的村子都遭到了魔物的襲擊,這一次,我決定加大力度,將『妖精的尾巴』守護範圍內的魔物全部清剿一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