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天養一生行事,要的就是一個臉面,被秦羿當衆訓斥,臉上無光,登時酒杯一挫,火氣就上頭了:“成,你要賭命,我就陪你賭,我看你的矮子夜叉,怎麼贏我的命。”

“何少不必與姬前輩爭吵,等夜叉能進入下一輪再說吧。”寇錦榮笑着安慰道。

經過兩人這麼一懟,這一次的鬥奴大賽又多了幾分味道,原本不看好黑三的觀衆,也開始好奇起來,這位邪道第一高手的戰奴,到底有何本事敢挑戰天虎。

黑三與九號的熊精打鬥開始了,熊精能清楚的感受到來自黑三血瞳的恐怖支配,只是令它奇怪的是,這個可怕的對手並沒有秒殺它,而是有模有樣的鬥了一百多回合,才佯作鑽了空子,一拳打飛了它。

黑熊深知黑三隻是在戲耍罷了,哪裏敢再戰,連忙主動趴在地上求饒,保的了性命。

“籲!”

“姬前輩,多謝了,多謝了。”

九號奴主見熊奴全身而敗,抹了把冷汗起身告謝。

第一輪的比賽很快決出,第二輪的五位戰奴中,由於天虎太過霸道,無人願意與之對敵,直接保送入第三輪,剩下四個戰奴再分高低。如此以來,到了第三輪,還剩下黑三、五號七煞鬼、天虎進行第三輪的淘汰賽。

原本第三輪是抽籤制,抽出一組對決,再與剩下的一個戰奴,進行第四輪決戰。

但五號奴主慫了,若是對上黑三,他或許還能一戰,畢竟從整個賽況來看,黑三都是打了半天才勉強淘汰對手,而且不下殺手。但萬一要抽中了天虎,那就得不償失了。

最終,五號奴主選擇了棄權,由黑三與天虎進行最終的決鬥。

“各位,最終的決鬥,將於兩個時辰後對決,現在是休息時間,請大家先行回到客舍稍作歇息。”

眼看着一場決鬥就要開始,牡丹走了出來宣佈道。

“搞什麼鬼,直接對決不就完了,休息個鳥啊。”

“是啊,以往不都是一趟兒收功嗎?今兒犯啥子邪性了。”

“……”

場中罵聲不絕,牡丹也不解釋,宣佈了之後,與方長老快步離開了鬥戰場。

“嘿嘿,算你走狗屎運,回頭再收拾你。”何天養冷笑道。

天虎這會兒也下了擂臺,拍打着胸口,衝着黑三、秦羿作出一副挑釁叫囂之態。

“你應該慶幸,還能短暫的享受這條賤命,滾!”秦羿冷笑了一聲,周身黑衣無風自動,殺機四起。

“何少,走吧,鬥什麼嘴皮子,兩個時辰後誰生誰死不就知道了嘛,走,去我房間喝酒去。”寇錦榮攬着何天養的肩膀,打圓場道。

“那咱們就走着瞧,天虎,走!”

何天養深知秦羿的厲害,不敢硬懟,招呼天虎,氣呼呼的去了。

“爺,要不要現在就揍爆了這倆畜生,賊他孃的氣人。”黑三火的很,想要追上去滅了何天養。

“天虎不足爲慮!”

“黑三,你很快就有真正的對手了。”

秦羿突然擡起頭,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

石頭城的真龍九子街一如平常般熱鬧喧囂,對於這些常年徘徊在石頭城的邪人來說,這裏就是他們的國,他們的家。

然而,這一刻稍微細心點的人會發現街道上多了很多來自城主府的便衣護衛,這些人如臨大敵一般,敏銳的掃視着四周,提防着任何可能出現的意外。

因爲那位大人物,馬上就要進城了。

稍傾但見幾個穿着大紅色連帽披風的人在城中少主慕容龍、牡丹夫人等人的陪伴下,出現在城中,他們走的專門的密道,直入了少主府中。

一進府,幾人摘下了頭上帽子,現出了真容。

打頭的是一個面如冠玉,身材奇偉的俊秀青年,年紀在三十歲出頭,張目之間目光如電,舉手擡足亦有股渾然天成的貴氣,如同那帝王天子,傲視四海!

“屬下慕容龍,恭迎四公子能來我寒僻之地,鄙……鄙人着實倍感榮幸,公子請上座!”

慕容龍一改往日驕氣,在這位燕四公子面前,如下人一般態度極爲虔誠。

來人正是武神燕九天的第四子燕北陽,燕家四子個個猶如神龍,高不可攀,貴不可言,燕北陽平素亦是修煉有道,城府極深,只是喜好妖奴,這次南下原本是爲了追查北方晶石走私事件,聽說邪道有個古城妖奴不少,便決意冒險入江東地盤,一窺究竟。

這無疑是一件很冒險的事情,誰都知道南北勢如水火,如今南方是秦侯之地,哪怕是武神之子,貿然前來,也是危險至極。

“慕容老弟不用客氣,當年我父武神尚未成名之時,還曾向你父親慕容老先生請教過修煉之道,慕容兄與我兄弟相稱就好。”燕北陽作爲至尊大少,早早涉入家族內鬥,深諳人心之道,談笑風聲間,便可折服天下人心。

“燕少,我,我實在不敢當,你喝茶。”慕容龍沒想到堂堂武神之子居然主動示好,感動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趕緊扶着燕北陽上座。

餘者幾位隨從,對燕北陽此舉深爲敬佩,紛紛暗自點頭。

武神給四子每人都親派了幾個悉身傳教的弟子,這些人在內門中雖然不掛職,但卻有直接向武神參奏之權,他們跟隨燕北陽時間並不長,但毫無疑問每個人都認爲自己跟對了明主。

“我聽說慕容老弟這裏有不少頂級戰奴,一時心癢,就過來瞧瞧,要不領出來讓我掌掌眼如何?”

燕北陽接過牡丹的泡的絕品好茶,輕然笑道。

“這……”慕容龍看向牡丹,一時啞口無言,他手上是真沒好貨,怎麼交差啊?

“燕少,現成的是沒有,不過今兒鬥戰場倒是出了個虎妖,實力驚人,無人敢應戰,要不燕少去瞧瞧,若能入法眼,我們少主一定給你送來。”牡丹秀目靈光一閃,頓時有了主意,笑盈盈道。

“你們這也有鬥奴?正合我意,金鵬出來吧,該到你一展身手的時候了!”燕北陽右手一揮,一個小通鼎出現在掌心,但見金光一閃,一隻渾身金光璀璨的鷹首人身怪現出了身形,殺氣騰騰,目光如刀,雄赳赳的氣勢,簡直不可一世。

PS:有點卡文,稍後還有一章 “這,這是?”慕容龍何曾見過這等神俊戰奴,登時眼都瞪圓了,大驚問道。

燕北陽淡然一笑,解釋道:“他叫金鵬,是我父親在崑崙山發現的一隻兩千年金鵬精,能口吐人言,與人無異。我曾在崑崙山上與人玩過鬥奴,論速度金鵬在聖山上綜合戰力可入中流,今日既然來到了老弟你這,自然是少不了要鬥上一鬥的。”

“那太好了,我們也跟着開開眼界。”慕容龍大喜,然後衝牡丹打了個手勢。

原本他還想讓牡丹用美色吸引燕北陽,但發現這位燕少對牡丹壓根兒連個正眼都沒瞧過,知道這法子不太好使,索性讓牡丹去準備賽事了。

兩個時辰很快過去,衆人早早回到了鬥戰場,期待着黑三與天虎的終極對決。

“嘿嘿,該到了決定勝負的時候了,姬老,您現在退場還來得及。”寇錦榮氣定神閒的坐了下來,隔空衝秦羿喊話道。

再看何天養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那天虎不知何時手上多了一把鋒利無比的大關刀,同時渾身的氣場比剛剛要更兇殘、更強悍,顯然這兩個時辰內,天虎必定是補充了某種提氣的丹藥,實力更上了一籌。

不過那又如何,跟黑三比起來仍是不足一戰。

不待牡丹宣佈開始,天虎已經耀武揚威的扛着大刀進了鬥戰場,繞着圈子舉刀怒吼示威。

在鬥戰場最頂層的包間內,慕容龍指着天虎道:“燕少,那就是天虎,一千六百年的道行虎精,據說能斬殺宗師。”

然後,慕容龍又把秦羿與慕容龍打賭的事情說了一下。

“哦,這倒是有點意思,金鵬,我看那天虎資質還算不錯,你就去陪他打一場吧。”燕北陽對一旁的金鵬招呼道。

金鵬發出沙啞的乾笑聲:“燕少放心,就這等貨色,我輕鬆搞定。”

何天養正大喜不已,牡丹拿了一瓶珍藏紅酒,蓮步輕移走了過來,嫵媚笑道:“何少,是這樣的,我有個朋友剛剛到場,他手上也有一個戰奴,想讓何少的天虎過過稱,不知道何少意下如何?”

說話間,牡丹刻意用胸脯在何天養的手臂上蹭了蹭,滿臉曖昧,不言而喻。

“何少,天虎要是打了這局,萬一沒法戰黑三咋辦,事關性命,你可得考慮清楚了啊。”寇錦榮提醒道。

“夫人,今兒我跟姬老打賭,天下人皆知,要過稱還是改天吧。”何天養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牡丹的胸口,嘴上卻是拒絕了。

牡丹也是暗自惱火,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尤其有寇錦榮在,她也沒法強迫何天養,更不能透露燕公子的身份,一時間也想不出別的法子了。

就在她爲難之際,秦羿笑道:“何少若是有心給人過稱,你我的打賭可以延緩。”

“何少,你看姬前輩都開口了,你要再不答應,可就是真傷人心了啊。”

“誰不知道你可是出了名的豪爽,尤其是對女人有求必應。”

“不如就給牡丹這個面子嘛,我保證回頭必有重謝。”

牡丹嬌滴滴的拋媚眼,暗示道。

何天養色心驟起,見秦羿也鬆口了,又被牡丹幾頂高帽給頂飛了起來,當即欣然大喜道:“成,那我就讓天虎陪你那朋友玩玩。”

“太好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方長老,你去請金鵬吧。”牡丹提高聲音,讓全場之人聽的清清楚楚。

不待方長老去請,但聽一聲刺耳的尖嘯,場中邪風大作,衆人面如刀割般疼痛,一隻金光閃閃的戰奴已經出現在了擂臺中央,渾身肅殺之氣,強橫的氣勢瞬間蓋過了天虎!

“蒼天,我這輩子買了這麼多戰奴,還從來沒見過這等神俊之物,何公子,天虎怕是遇到了對手啊。”寇錦榮眉頭一沉,很是擔憂。

何天養眼又不瞎,怎麼能看不出來,只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他何大少哪有臉去反悔。

“不就是一隻山裏飛出來的野雞嗎?我對天虎還是有信心的。”何天養故作淡定,違心乾笑道。

戰事瞬間就開。

天虎瞧不起黑三,因爲黑三勝的不夠利索,但面前的金鵬,他絲毫不敢大意,相反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但是此時,他已經沒有退路,唯有全力一戰。

“吼!”

天虎當先出擊,速度、力量攀升到了極致,大關刀劃破長空,夾雜着虎精的妖氣,往金鵬削了過去。

然而,刀出人空,面前的金鵬憑空消失了。

待他回過神來之時,金鵬已經立在了他的刀尖之上,森然冷笑:“就這點本事,也敢出來獻醜?”

“那我就拔了你一身雞毛!”天虎大怒,揮刀狂劈。

金鵬並不急着進攻,之時利用速度鬼魅般的躲閃着。

他久經沙場,能在崑崙聖山的鬥奴中活下來,並排名入中,絕非俗世這些空有蠻力的傢伙可比的。

金鵬勝在速度,論力道與天虎相差不大,要是硬拼,無疑下策。

愚蠢的天虎,見刀劈不着,現出猛虎本體,乃是一頭一丈大的金毛猛虎,咆哮連天,抓、掃、撕咬,任是使盡了百般法子,愣是連金鵬一根毛都抓不到,氣的眼珠子都瞪出血了。

衆人難得見到這般激烈的打鬥,紛紛鼓掌叫好。

“不出三個回合,你的天虎就會完蛋,何少,咱們再加一個賭注吧,萄京大賭場歸我,我替你救下這畜生。”秦羿徐徐笑道。

“你,你胡說天虎是不會敗的。”何天養抹了一把冷汗,很沒自信道。

“一個回合!”

秦羿也不強迫他。

天虎被狂躁戲耍了一通,此時力竭,爪影明顯慢了下來,一爪不中,金鵬呼嘯一聲已經落在了他的背上,手腳的一尺餘長利爪現了出來,撕開天虎的皮肉,緊緊的扣在了他的背上!

“二個回合!”

秦羿又道。

“吼!”

天虎吃痛,渾身暴起,想憑藉着一身金鋼鐵骨,如同震斷竹葉青一般,盪開金鵬。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金鵬那雙利爪,連橫煉宗師都的皮骨都能撕開,當即利爪勾住天虎的虎骨、虎筋,只是輕輕一挑,便給剪斷了。

“嗷嗚!”

天虎疼的發狂暴走,一通亂撞,卻是無法掙脫,渾身鮮血直流,怎一個慘字了得。

“嘿嘿,畜生,能死在我的爪下是你的造化。“金鵬陡然伸出鋒利的尖嘴,照着天虎的天靈啄了過去。

他的利嘴何其鋒利,天虎已經能聞到自己腦漿蹦碎的氣味了,然而此時退無可退!

“嘿嘿,何少,你不是很囂張嗎?你的小老虎怕是要喂大鵬鳥嘍。”郭老闆總算是出了口惡氣,嘲諷笑道。

“就是,澳島小子,這回嘚瑟不起來了吧。”

衆人紛紛諷笑。

“哎!何少,我讓你別信那娘們的,你偏不聽,可惜了這麼好的戰奴啊。”寇錦榮搖頭嘆息道。

“姬老前輩,我答應你的條件,救救天虎吧。”何天養咬了咬牙,陡然下定決心,哀求道。

“好說!”

“黑三!”

秦羿勾了勾手指。

離擂臺最近的黑三早已在臺下熱血沸騰,此時得令,發出驚天咆哮,一把奪過旁邊一位奴主的茶碗,照着大金鵬鳥砸了過去。

PS:今天卡文的厲害,更新晚了,在這裏想大家表示歉意,明晚咱們再會! 黑三這一揮壁有數萬斤氣力,若是砸實了,大金鵬鳥怕是腦殼都得開裂了。

再者,他這一聲長喝如同晴天響了一記炸雷,令人肝膽俱裂,心驚不已。

大金鵬鳥素來謹慎,聽到驚雷爆喝,耳際風聲驟起,心知不妙,連忙撒手,往後奮力一飄,堪堪躲了過去。

“滾下去!”

黑三救下天虎,縱身跳入場中,揪着天虎的頂瓜皮,丟下了擂臺。

天虎死裏逃生,仍是慌神不已,呆呆的望着場中的黑三,這哪還是此前那個連一頭熊精都要打半天才能鷹的廢物嗎?那周身濃烈的殺氣,便是在場的宗師級高手,都是膽戰心驚,簡直就是來自地獄的戰神啊。

“主人,對不起,我,我輸了。”天虎陰沉着臉,恢復了虎頭人身,咳了幾口血,請罪道。

“你這該死的廢物,連一隻鳥都打不過,丟盡了老子的臉。”何天養非但不體恤天虎苦戰得生,反而是出言奚落。

虎妖歷來自尊極強,此番大敗,又被何天養當面斥責,氣的渾身直髮抖,血紅的雙目瞪的滾圓,儼然就要發作。

“畜生,你還敢造反不成?”何天養解下腰間的皮帶,卻是一根黑光閃閃的長鞭,照着天虎劈頭蓋臉就是一通怒揍。

天虎似乎對這根鞭子很畏懼,嚇的抱着頭跪在了地上,哀嚎求饒!

“夠了,何少,別忘了萄京大賭場從現在起就是我的了。”秦羿一把捏住長鞭,推了何天養一個趔趄。

“知道,用不着你提醒。”何天養整了整衣領,很不爽道。

他心中早有謀劃,澳島離江東十萬八千里遠,回頭他來個不認賬,就算秦羿找上門去,憑他在澳島的人脈,也是分分鐘弄死秦羿。

天虎暗暗看着秦羿,心中苦楚不已,同樣是戰奴,黑三跟自己的主子就像是兄弟一般親密無間,而自己呢,僅僅只是何天養的一條狗,要是他也能追隨這樣的仁主,該多好啊。

場中黑三與金鵬分列東西,冷冷對峙着。

“桀桀,怕了?”黑三搖頭晃腦,一捏拳,渾身骨節噼裏啪啦作響,銅鈴般的怒眼怒視金鵬,陰笑道。

“怕你?區區一個一丈不到的夜叉,你未必有那頭老虎能打吧。”金鵬一雙狹長的鷹目綻放着詭詐的光芒,夷然不俱道。

此刻面對面,金鵬細細打量真切了,心下已有判斷。

他能感覺到黑三的強悍,但就算是一丈夜叉的極限,也就是五萬斤的氣力,還不如天虎呢,論速度他不懼任何戰奴,論力量也更勝一籌,他估摸着剛剛肯定是被黑三偷襲給驚了魂,實則對手並不強。

“我要一拳打不死你,算我輸!”黑三眯着眼,傲氣沖天道。

“哈哈,一拳打死我,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一拳打死我。”金鵬被黑三狂妄的口氣給激怒了,走到牡丹身邊,大叫道:“牡丹小姐,請立即請示少主,我要與他決一死戰。”

他好歹也是崑崙聖山的妖物,在聖山戰奴中那也是排的上號的,居然被一個不到一丈的夜叉鬼給羞辱了,實在是難忍惡氣,不決出個生死誓不罷休。

“稍等,我這就去請示!”牡丹柳眉一蹙,趕緊去了。

“姬老,我還真沒看出來,你這夜叉怎麼一拳打死金鵬鳥,那可是隻兩千年的妖精,你未免太冒險了吧。”寇錦榮湊了過來,好奇問道。

其他奴主也是一臉的好奇,單從體態、戰力估測,天虎這等可滅宗師的戰奴都只堅持了不到三十個回合就敗陣了,黑三莫說一拳,就是十拳、百拳也未必能贏,這簡直就是給自己挖坑啊。

“冒險?”

“好戲在後頭,大家慢慢看吧。”

秦羿喝了一口清茶,不疾不徐道。

貴賓間內,燕北陽站在觀戰窗旁,摩挲着下巴,像是若有所思。

“燕少,金鵬向你請戰黑三。”牡丹走進來,請示道。

“黑三,什麼玩意,一隻不到一丈的夜叉,能有多大本事,他有資格挑戰金鵬嗎?”慕容龍沒好氣道,然後又指着黑三道:“你麻溜讓他滾蛋了,有多遠滾多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