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雅醉眼如絲,扭了扭被葉無雙強有力的臂膀摟住的成熟嬌軀,咯咯笑着說道:“小弟弟,你不會也像那些臭男人一樣想吃姐姐的豆腐吧?姐姐我還沒醉呢。”

葉無雙嚇了一跳,趕緊將停留在何思雅胸口的眼神移到車窗外,伸手想要將何思雅推開,可是伸手一推,正好推在何思雅胸前肥膩豐滿的地方。

他溫暖有力的手剛一觸碰到何思雅的肌膚,這個成熟的女人便像化作了一團春水,幾乎化在了葉無雙的懷中。

何思雅打了一個酒嗝,醉醺醺的眼神迷離且知性,紅潤的臉頰彷彿要滴出水來。

何思雅一把抓着葉無雙的手不讓他從胸前逃掉,也不顧現在正坐在出租車內,她吃吃的笑着,一副捉姦在牀的得意神情:“你看,你終於露出本來的面目了吧?你呀,表面上裝的一本正經,其實還是跟其他臭男人一樣,就想着那些壞事情!”

葉無雙再淡定也忍不住慌亂了起來,他尷尬的解釋道:“我—-我不是有意的。”

何思雅醉意熏熏的笑道:“咯咯—-別解釋啦,姐都知道。”

葉無雙欲哭無淚,心道,玉皇大帝觀世音如來佛祖啊,本狀元真不是有意吃你豆腐的。

聽着後面的對話,開車的司機手一哆嗦,差點兒和前面的車追尾。

“我也愛看美女,我也想吃美女的豆腐,讓我也吃個夠吧。”司機在心裏吶喊着說道。

葉無雙沒有再解釋,他怕越描越黑,搞得自己好像真要吃她豆腐似的,雖然心裏是這麼想的,但爲人君子,這可是說不得的。

於是葉無雙戀戀不捨的將手從何思雅的胸前移開,而是用一隻手摟住了她的柳腰。

心裏默唸清心寡慾咒,盡力壓制着丹田內蹭蹭上升的火氣。

這個時候,開車的司機也被後面這少兒不宜的畫面挑·逗的心癢難耐,於是打開了車內的音響。

一曲動聽有味道的歌曲在車內徐徐響起。

從前 現在 過去了再不來

紅紅 落葉 長埋塵土內

開始終結總是 沒變改

天邊的你漂泊 在白雲外


苦海 泛起愛恨

在世間 難逃避命運

相親 竟不可接近

或我應該 相信是緣分一生所愛

——

婉轉悠長的曲調,若隱若現的節奏,再加上男歌手那獨特的嗓音。完美地詮釋了歌曲裏透露的悲傷卻難以言表的心情。

葉無雙來到現代雖然時間不長,但是他也在網上聽過很多現代的音律歌曲,可惜現代那些粗製濫造的流行歌曲讓他很是失望望。

葉無雙身爲文武雙料狀元,自然對音律很精通,拿現代的音律和自己那個年代的音律相比,少了音律本身的空靈、自然和隨性,多了俗套、千篇一律的感覺。

不過這首歌卻讓他產生了共鳴,隨着主唱那低吟前唱的聲音,帶些沙啞但卻透露着淡淡的滄桑味道,意示着塵世間那種驚天地、渧鬼神的愛情。

這首歌絕對是一首難得的抒情極品。

只有用心靈去聽的人才會感受到歌中所傳達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愛恨情仇,隱藏在生死輪迴的宿命之中的天地之不仁與我何渺小之無力感”,悽婉哀絕也好,柔腸寸斷也好,真正好的音樂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

透過車窗,看着幽靜的夜晚,葉無雙摸摸鼻子,心裏有了一絲說不出的情感擴散開來。

他知道那是一份牽掛,隔空兩世,反省依舊,留有情愫的那位女子厲傾城是否依然記得自己?

沉寂在思緒中的葉無雙突兀的聽見一絲若有若無的抽泣聲。

低下頭,見躺在車座靠椅上的何思雅不知何時早已眼眶泛紅,迷離的雙眼包含着晶瑩的淚光,神情哀傷,人見猶憐。

葉無雙暗自嘆了一口氣,心道,也許這個外表看上去剛毅無比的女孩子內心卻有着一顆他人看不到的柔弱內心吧。

這首歌曲也許觸動了這位女孩子內心深處最脆弱的那根弦,也許是和她內心的心事產生了共鳴。

葉無雙也知道自己也不好多問,女人多情且容易被情所傷,這些事自己還是少知道點比較好。

好在沒有過多久,何思雅就停止了抽泣,而是昏睡了過去。

路上,何思雅不停的扭動自己的身體。害的葉無雙不得不用手攬住她,生怕一不小心她掉的車座下面去。

攬着何思雅,葉無雙還是第一次如此親密的和她在一起。她那柔順的頭髮上散發這清新的香味夾雜着身上散發的體香,一陣陣的飄進葉無雙的鼻孔裏。

突然何思雅扭了一下身子,趴在了葉無雙的胸膛上。葉無雙現在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只能放任柳羽靈趴在自己的胸膛上而自己不敢動一動。

這時何思雅的臉離葉無雙的臉是如此的近,甚至葉無雙都可以感覺得到從何思雅口中呼出來的酒氣。

這是葉無雙第一次仔細的、近距離的欣賞一個美女的臉。她發現何思雅是如此的漂亮,雖然她的美麗不如唐魚雁的冷傲典雅,不如凌洛楓的嬌媚可愛,但是勝在成熟。

現在,她那如瀑布般的黑密柔順的長髮,凌亂的遮住了她的半張臉。黑色的塑腰迷你裙顯得她更加的成熟的妖嬈。靠着從車窗裏照進來到微光,葉無雙可以清晰的看到脖子下那白皙的皮膚,在光的照耀下竟然好像散發着柔和的晶瑩之光,還有那被擠出來的乳·溝。

一路上,葉無雙是受盡誘·惑。強忍着自己不把何思雅這個尤物給辦了的欲·望他總算是到了水心公寓。

葉無雙很是費力的把她從車上拖出來,一手抱住她,一手付車費。

站在水心公寓八號樓下,葉無雙昂着頭看了看何思雅那在18層的家。抱怨的說道:“不是吧?十八樓!要不要這麼高啊!”

這水心公寓高層居民樓本有電梯的,當初何思雅也是考慮到反正有電梯買個高一點的房子可以看靖海市的夜景,所以她就要了18層。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奸商算。

就在前天小區物業放出話說以後居民樓的電梯到了凌晨以後就停電到凌晨4點纔開始有電。

可是沒想到這下可苦了葉無雙了,何思雅醉了倒是一了百了,可他還得從一樓將何思雅抱到18層樓!

“該死的物業,真是奸商到家啦!就連這麼點電都不放過。”葉無雙咒罵了一句無良奸商。

可是葉大狀元郎卻忘了現代有一句話:無商不奸。

不管葉無雙心裏現在是多麼的恨,不過眼前的事就是他要背何思雅上去;好在葉無雙還是對自己的身體充滿了自信。把何思雅放在身後,兩手托住她的臀部就向18樓衝鋒了。

當葉無雙把何思雅背起來時就後悔了,他的兩隻大手托住了她柔軟的豐臀,入手葉無雙只感到很柔軟很豐滿甚至還可以感覺到從那裏傳來的絲絲溫暖。

再加上她直接貼在了葉無雙的背上,胸前兩座山峯直接壓在了葉無雙的背上,還不時的從嘴裏吹出股股熱氣直噴進他的脖頸裏。

來自身後那軟軟的感覺,再加上脖子被熱氣的吹拂讓葉無雙渾身不由的打了個顫,差一點就兩腿發軟把何思雅扔掉。

就在葉無雙累的快不行的時候他終於把何思雅背上了18樓,看到前面那一個紅紅的18這個數字,葉無雙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喜歡它過。

葉無雙把何思雅放了下來,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呼—-終於到了,快累死我了以後我堅決不幹這種事了!真他媽不是人乾的活!

接着又自戀的感嘆,看了咱的修煉沒有白費,這麼高的樓揹着一個人我都上來了,就咱這身體相比華夏那所謂的特種兵也不曾多讓吧!

葉無雙從何思雅的包包裏拿出一串鑰匙,試了半天,終於打開房門。

映入眼簾的是一間溫馨且充滿幽香的房子。

一室一廳,房子雖然不大,但幾乎所有的傢俱電器一一俱全,房子收拾的乾乾淨淨的一塵不染,一個露天的大陽臺,放眼望去可以將靖海市的繁華盡收眼底。

葉無雙暗道,這女人還是挺會享受的嘛,不過透過房間一些物件的擺放陳設,他可以確定這個女人不僅工作嚴謹,生活也是相當有品味。

打量了片刻後,他把何思雅背到了她的臥室。

臥室以白色和天藍色爲主打色,清新自然,落落大方。

葉無雙把何思雅輕輕的放在了牀上後,重重的坐在了牀邊上呼了一口氣!

心想,終於把她安頓好了,幸虧她沒有在路上吐出來。不然弄的滿身都是,自己還要給她脫衣服;那樣等到天亮她醒來了就是有嘴也說不清了!

換了一口氣的葉無雙看了一眼睡的很香的何思雅,就到客廳給她倒了一杯水。

他知道喝醉的的人都要多喝水的。可是他不知道何思雅喝的大部分都是啤酒,一般啤酒喝多了會使人去廁所的。

等葉無雙端着一杯水到了臥室的時候他看到,何思雅正在撕扯着身上的衣服,掙扎着要起牀呢!

葉無雙瞟了一眼何思雅胸口露出來的白花花的粉肉,欲哭無淚。


有你這麼誘惑人的嗎?人家也是男人好不好?小弟弟也是可以正常使用的。 葉無雙無奈的搖了搖頭,快速走到牀邊問道:“何大小姐,你怎麼起來了?快躺下!”

說着葉無雙伸出雙手想要把她按到牀上。

他可是知道有一種人,要是喝醉了酒,那可是會做些他在清醒時不敢做的事。無疑何思雅就屬於這麼一類人。

不然以何思雅平時雷厲風行、英姿煞爽的作風是壓根不可能做出當着外人的面撕扯自己衣服的舉動。

更何況,葉無雙一直覺得何思雅就像他前世的冤家一樣,兩人一旦到一起,那鐵定是點火就着。所以葉無雙根本不會覺得自己的魅力大到可以讓何思雅主動獻身的地步。

“嗯,臭男人—-你怎麼在我家啊?”何思雅睜開迷離的雙眼,動了動嬌豔欲滴的紅潤嘴脣,迷惑的問道。

葉無雙暗自好笑,好傢伙,就是醉了,這妞還能認得出這是自己的家。

看來,這妞也不像自己想的那樣胸大無腦嘛。


“這是你家,但是你喝醉了,所以我就送回來了,哎哎—-你想要幹什麼?”何思雅沒等葉無雙說完就又開始掙扎着起牀了,葉無雙急忙按住她問道。

“哎呀!你幹嘛按着我啊!我要去廁所。”何思雅看葉無雙按着她,頓時柳眉微皺,不滿的大聲嚷道。

“哦,要去廁所啊!”葉無雙聽到她說要去廁所,尷尬的鬆開她,摸了摸後腦勺說道。

他看何思雅掙扎着起不來就想要去扶她,柔聲說道:“還是我扶你去吧!”

“不要—-我自己能去!”可能是因爲女兒家的害羞,喝醉了的何思雅本能的就拒絕了葉無雙,可是沒等她站起來就想要歪倒了。

葉無雙手快,連忙一把扶住了他,無語的說道:“我的何大小姐,還是我扶你吧?你看你都站不穩了!”

“咯咯—-你這小鬼是不是想佔你老姐的便宜啊?要不怎麼一直要扶我去廁所?”何思雅可能是真的喝醉了吧!平時怎麼也說不出這樣的話,今天竟然開起了葉無雙的玩笑。

葉無雙沒理她就扶住她,使出渾身解數,連抱帶拖的把她弄進了廁所就出來了。何思雅一路上還不斷的說着:“你想就跟姐姐說嘛!姐姐給你佔。”的糊話,讓葉無雙頭上直冒汗,心想,這妞平時不是這樣的啊,怎麼喝了點酒就這麼開放了!

葉無雙站在廁所門口,一邊安撫着躁動的心,一邊傾聽着廁所裏的動靜。

見好久都聽不到裏面的聲音,以爲出什麼事了,急忙大聲喊:“何大小姐,你完事了嗎?”

“怎麼搞的!我解不開腰帶,你進來幫我!”可能是真的憋不住了,何思雅有點害羞又有點撒嬌的喊道。

“啊!”葉無雙聽到她要自己進去,驚訝的不知道是不是聽錯了,便用手指着自己問道:“你是說要我進去?”

“你幹什麼呢?快點進來!”何思雅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再次着急的說道,看來是快憋不住了。


葉無雙確定了是要自己進去,就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便看到何思雅坐在便器上低着頭在自己腰上摸索着什麼。

“你快給我把腰帶解開,我—-我憋不住了!”何思雅見葉無雙進來了,帶着哭腔很急的說道。

葉無雙知道何思雅這是真的急了,連忙過去幫她把腰帶解開。剛解開還沒等葉無雙轉過身去,何思雅就把紫色小內內脫下,當着子明的面小解起來。

這下葉無雙才反應過來,何思雅不是穿着帶有腰帶的裙子麼?難道這妞把裙子當成了褲子?

還是—-故意的!?

關鍵是自己你也跟着糊塗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