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況,秦陸不過是武聖武藏境界的修爲,實力比自己低上一籌,赤霄魔完全有自信拿下秦陸,生吞他的精血靈魂。

秦陸身影若游龍破空,瞬息之間,急速變換。

天魔長戟破空疾舞,弧形刀芒斬破一道道拳勁,空中“噼裏啪啦”的爆響不斷,撞擊產生的衝擊波以兩人爲中心瘋狂的擴散,不少星辰被巨力撞擊的偏離軌道。

激戰數百招,秦陸只覺得體內的氣機和武道意志更加契合,狂熱的戰鬥彷彿鼓點敲擊着神經,令人熱血沸騰,難以自持。 秦陸狂吼一聲,天魔長戟以力劈華山之勢朝着赤霄魔當頭砸落。

“小子,找死!”赤霄魔的雙手猛地朝天一拖,巨手之中烈火熊熊,直接將天魔長戟抓在手中。

這一下硬碰硬,毫無花哨技巧,完全是力道的較量。

秦陸的天魔長戟猛地壓下,浩蕩神力奔涌,二十六條天龍之力毫無保留的施展,赤霄魔的骨骼迸發出爆響,膝蓋不由自主的一彎。

“火龍吞日!”赤霄魔一按腰間,一條火龍氣勢洶洶,帶着吞吐天地的狂暴氣勢纏繞過去。

如果被火龍纏上,對方的攻擊就會源源不斷,秦陸當機立斷,天魔長戟奮起神威,在空間拉出一條巨大的地獄裂縫。

與此同時,秦陸仰首向天,一個個強勁有力的魔道音符如同心臟搏動,澎湃的魔道力量充斥天地。此時的秦陸,渾身魔力奔涌,彷彿正率領着千軍萬馬的魔道大軍衝鋒陷陣。

萬魔鎮魂歌,大力神魔王的無上武道祕技,具有震懾人心的魔力。

伴隨着高昂的歌聲,秦陸越戰越勇,天魔長戟寒芒爆閃,將赤霄魔打得連連倒退。


赤霄魔身形後仰,頭髮散亂,他的雙目血紅的嚇人。

“鬼道魔刺!”赤霄魔嘶吼一聲,他的身影化作千道流光。


空間內紅芒閃動,一根根五丈長的紅色魔刺猛烈刺下,空間充斥着嗤嗤的聲響。

“轟隆”巨震,秦陸身影化作刀芒怒射,所過之處紅色魔刺折斷。

赤霄魔驚慌失措,急速閃躲。

奪目的刀芒閃耀,無情的穿透赤霄魔的身體,赤霄魔身體一顫,發現整個空間都停滯了。

沉睡千年,靈魂方纔有所復原,沒想到今日卻折在一個小輩手裏。

“我- – -我- –”赤霄魔的喉頭蠕動,嘶吼道:“我好恨啊!”

“轟隆”爆響 ,數百道罡氣透出身體,將赤霄魔的身體擊穿。

靈魂破滅,赤霄魔的身體隨即被熾熱的星辰火焰灼燒殆盡。

秦陸手一抓,將赤霄魔的靈魂殘片抓在手裏,繼續前行。

前方,空域的溫度陡然下降。

罡風夾雜着暴雪,如同大海翻卷時的白色巨浪滾滾而來,這一片空域顯得冰冷暗淡。

秦陸自小修煉義父燕北飛所傳的雲龍步,現在已經練到了第三重遊龍九旋境界,到了這一境界,破碎空間只在瞬息之間。

當下秦陸屏住氣息,身影逐漸變淡,宛如一道淡淡的白霧飄散在空間裏。身影變幻時,從一個地方突兀的出現在另一個地方,快若電閃。

這是一種融合了空間神通的武道身法,秦陸極好的掩藏了自己的身影,同時將神念擴散出去,捕捉這片空域的魔王氣息。

暴雪愈加猛烈,只見罡風裹挾着大片的血花席捲天宇,整個空間陷入冰雪迷亂之中。

神念深入暴雪深處百里,秦陸終於捕捉到了一點異樣的氣息。

對手利用暴雪攪亂自己的探查,潛伏在空間的結合處,伺機給予自己致命一擊。

好一個狡猾的魔王!

秦陸決定先發制人,他雙手急速舞動,一道道藍色的弧線發出尖利怒嘯,破入暴雪之中。

“砰砰!”雪團飛揚,一團團斗大的雷電光球在血浪的邊緣跳躍,接二連三的雷霆爆裂,將百里之外的空間轟出一個大洞。

大洞之中,一道白色的人影破空而出。

這是一名身穿白袍,身形修長的男子,他渾身散發着陰冷的氣息,一雙眼睛更是向外射着滲人的光。

這名男子是也是上古魔神的殘魂所化,喚作太陰魔,在這冰雪空域沉睡了千年之久。

見到秦陸,太陰魔吃了一驚,桀桀怪笑道:“何方小輩,竟敢暗算本王。”

剛纔秦陸運用摘星手法彈射玄火霹靂彈,一下子炸穿太陰魔藏身的空間通道,令他肺腑震盪,受傷不輕。

太陰魔意識到不妙,出言詢問,一方面想探探秦陸的口風,另一方面也是想爲自己贏得喘息的時機。

雕蟲小技,也敢在你家大爺跟前賣弄。

秦陸冷然出刀,破魂刀穿破厚厚的冰層,周天世界烈焰熊熊,一尊尊烈焰修羅佇立在虛空中,漫天都是無窮無盡的烈火。


“轟隆”爆響,烈焰修羅身體爆裂,一道道火焰狂龍逆天飛舞,撞擊在厚厚的冰層上。

水火不容,烈焰本就是冰雪的剋星。

太陰魔藏身之處騰起冰冷的眩光,一道道冰雪龍捲風呼嘯而來,雷鳴電閃,無數罡風烈刃激射。

秦陸破魂刀猛地一旋,數十里長的絕世刀芒若怒龍遨遊長空,方圓數十里的空間出現一條恐怖的白色閃電。

“砰”的巨響,頭頂的天空坍塌了,秦陸方纔這一刀將空間禁錮打破,觸發了一場前所未有的空間爆炸。

“冰封萬里!”太陰魔揮動着手中的冰龍劍,寒光照耀大千世界,劍光若白色鳳凰翱翔,所過之處灑下星星點點的白色光芒,崩潰的空間變得粘稠,慢慢的凝固重塑。

神芒沖霄,如同狼煙。

天魔長戟悍然出擊,蓋世魔力奔涌,粉碎一切阻隔。

“咔嚓!”天魔長戟劈在空間上,將空間規則徹底的打破,太陰魔苦心凝聚的混沌寒冰氣化作虛無。

“呼呼!”藍色的火苗怒卷,天界淨火凝聚的藍色蓮花緩緩綻放。

蔚藍色的蓮花,呈現出澄澈寧靜的美麗,美得令人忘記了呼吸。

藍色的蓮花綻放,空中飄蕩着億萬魔神的祝福,彷彿在安慰逝去的靈魂。

“啊- – -”太陰魔意識到不妙,擲出手中的冰龍劍。

龍吟響徹天地,冰龍劍化作百里長的巨龍,瘋狂的噴吐冰冷的龍息,若天河倒灌。

天界淨火併未消散,反而愈加的熾熱,只聽見“砰”的巨震,火蓮終於合上,將太陰魔逃竄的身軀死死的裹住。

蒼穹之上,萬化熔爐爐口朝下,星雲漩渦產生強大的吸引力,就像天龍吸水般將天界淨火連同太陰魔一併吸收進去。

秦陸擒獲太陰魔,隨即也進入萬化熔爐的空間內,祭煉法器六道魔輪。

一道黑色的魔輪靜靜的懸浮在空中,魔輪表面是浮凸的魔紋,散發着古老悠遠的氣息,彷彿每一道紋路都潛伏着一頭太古洪荒猛獸。

大魔問仙

秦陸上下嘴脣抖動,吟誦着古老的魔族咒語。

萬化熔爐內騰起兩道浩蕩魔氣,魔氣表面裹挾着血色光芒,隱約還能聽見魔王的咆哮。

這兩道魔氣是赤霄魔和太陰魔的精血靈魂以及歷練多年的武道法則,現在秦陸要將魔王的精血靈魂融入六道魔輪之中。

其實,這番煉器完全是秦陸的摸索。

這六道魔輪被大力神魔王珍藏,就連魔王本人也沒能完成煉製,秦陸只是按照魔王遺留的煉製手法進行探索。

“嗡嗡!”六道魔輪震動,如同飢渴的惡魔看見了鮮血般興奮。 伴隨着咒語的吟誦,兩頭魔王的精血注入了六道魔輪之中。

“呼!”六道魔輪若長鯨吸水,將魔王精血吸了個乾乾淨淨。

這麼快?連秦陸也沒有想到如此順利,這六道魔輪非但不牴觸,吸收的還很歡暢。

六道魔輪的表面出現一朵朵血色的蓮花,散發着嗜血的狂暴,令人不寒而慄。

秦陸仔細的觀察着花紋的變化,體內的魔氣奔涌,就像百川歸海般急迫。

“唰!”秦陸刺破指尖,在六道魔輪中滴入了自己的鮮血,六道魔輪變得柔順起來,它散發着柔和的黑色光芒,靜靜的漂浮在空中。

滴血認主,秦陸邁出了關鍵的一步。

精血侵入魔輪之中,魔輪表面泛起紅色的漣漪,秦陸凝聚心神,全神貫注的破解六道魔輪本身的陣法禁制。

和破魂刀類似,這六道魔輪也是一件兼具空間神器功效的武器。

秦陸不敢大意,他收回神念,一縷元神進入六道魔輪內。

頭頂是灰濛濛的天宇,腳下是一望無垠的荒漠,冷風如刀,大地如砧板,而行走在此間的生靈則是魚肉。

孤寂荒涼,這就是六道魔輪顯露的氣息。

“哈哈哈- -”一個狂放的聲音響徹天地,高天之上電閃雷鳴,一個身長九尺, 花樣女王

男子散發出如海般深沉的氣勢,他佇立在高空,就像神靈俯瞰着螻蟻般的衆生。

秦陸清晰的感覺到,這名男子身上並無生命氣息,他只是單純的靈魂存在,確切的說他只不過是六道魔輪的魔靈。

“臣服吧,魔靈!”秦陸的手伸出,如同烏雲遮天蔽日,懸在魔靈的頭頂。

“臣服?卑微的人類,妄想成爲神器的主宰,可笑啊,可笑!”魔靈身上發射出千道魔光,洞穿秦陸的手掌,浩蕩魔氣奔涌,一輪黑色的魔道烈陽滾滾向前。

山崩地裂,空間破碎,在魔道烈陽面前,一切都將化作虛無。

秦陸笑了,一個小小的魔靈,一縷剛剛開啓了靈智的殘魂,還真把自己當成了六道魔輪的主宰。

萬化神掌猛地拍下,山川坍塌,河流倒灌。

終不忘(神話與過去) ,死死的壓住。

魔道烈陽散發着金色般的轟鳴,強悍的戰鬥意志熊熊燃燒,竟然將萬化神掌頂了起來。

“嗖嗖!”一道道紅色的閃電沒入空間,三十六道玄天旗門發動,以天罡方位將魔道烈陽死死的困住。

高天之上,出現了七顆璀璨的星辰,浩瀚的星辰力量籠罩整個天地。

玄武七星,玄天旗門引動道家星辰神力。只見星光如劍,大道如海,萬千紫氣繚繞,玄武鎮魔壇雷霆萬鈞狠狠壓下。

大地崩裂,岩石翻卷,無數地火從地表衝出,形成壯觀的火山。

玄武鎮魔壇上,三十六尊天罡力士口誦真言,浩蕩的道家神力降服一切惡魔。

魔道烈陽的氣息消散,高空之上的魔靈神情萎頓,力量衰弱,就像一個垂死的老人。

這魔靈和魔道烈陽心神相連,魔道烈陽被壓制,魔靈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秦陸的萬化神掌只一招,就將魔靈抓在了手裏。

魔靈連連叩頭,祈求饒命,秦陸見魔靈臣服,也不爲己甚,在他的體內佈下神魂禁制,徹底控制住魔靈。

這番與魔靈對決,完全依靠強悍的靈魂力量,這完全得益於秦陸靈臺內的紫龍佩。

四條紫龍以四相方位運轉,強大的靈魂力量提供源源不斷的法力,使得秦陸能夠利用玄武鎮魔壇的力量死死的壓制住魔道烈陽。

降服魔靈,秦陸也不忘給他一點好處。

一顆青色的瑤草放在了魔靈面前,魔靈滿心歡喜的驚呼道:“還魂草?這可是天界的靈草啊,具有滋補靈魂的功效。”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