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

秦陽的聲音在辦公室裏面迴盪。他的語氣帶着憤怒、急切。

“現在已經不是一般的謠言在製造恐慌了。是真的引發了恐慌。整個a市的陰氣沒有了,周圍幾個城市的陰氣都在往我們這邊補充,但是這樣的補充是無濟於事的。對於a市來說,就跟謠言上說的那樣,已經跟到了末日差不多了。”

秦陽走來走去,急切得一分鐘都停不下來:“現在已經不能用那種平常的方式來平息恐慌了,必須要有一個形象出面,跟他們說到底是什麼問題,應該怎麼做。不然老是壓着事實不說,誰不會東想西想?”

他掃了一眼那些空蕩蕩的位置,而後目光盯住了局長。

“我要求出面,跟a市的羣衆有一個交代。別看那些漫威電影裏的英雄人物那麼衆望所歸,有時候,這個社會就是需要這樣一個英雄人物。現在的zf沒有給羣衆安全感,那就我來給。” “就算是你,你現在又能怎麼做?這不是靠你去電視裏面吼兩聲就能解決的事情!人還是會不停的死亡,現在網上戾氣那麼大,你信不信,都不用那個人來殺你,你就會被那些網絡暴民人肉、搞死?!”

局長是真的怒了。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鬧海 他的話語氣很重,加上他當局長後,長久以來形成的氣勢。秦陽在他面前,忍不住還是會感到一陣心悸。

但是,就算這樣,他還是要說。

“可是什麼都不做的話,放任只會更加糟糕。我之前休學,現在校方整個都要暫停上課了。超市裏已經出現了大批囤糧、搶貨的人……那些國家規定的食品價格還好,你們看看別的那些食物的價格,都升到什麼程度了!”

“那也不能讓你出面!”

一聲暴喝,局長渾身的肉都顫抖了幾下。

秦陽原本還想說的話,頓時停了下來。

“要去出面,那也是我們的人出面。讓你一個平民百姓出面,像什麼樣子!你把我們的臉往哪兒擱!”

局長話音落下,整個屋子全部安靜,鴉雀無聲。

過了幾秒,局長轉身進了自己的辦公室。一位刑警過來,拍了拍秦陽的肩:“你的想法有用,但是以後引發的弊端更大。還是聽老邢的吧。他在那個位置當了那麼多年,考慮事情總比你我全面。”

“是啊。”旁邊的刑警也出聲,“如果現在,你出面,告訴了所有人這個世上是有鬼的,有陰間的,這太亂來了。要知道,我們這裏的幾個第一次聽說的時候,都震驚得不行。畢竟,鬼嘛,人總是對這些亂七八糟的力量很惶恐的。”

“而且,要是人們都知道有鬼之後,有些犯人就更加難辦了。什麼都推給鬼就行了,這可怎麼辦。”

“而且,咱們現在能捉鬼的也不多了。”

“是啊,到時候那些騙子稍微弄點假把戲,就能自稱陰陽師去行騙了。”

……

刑警們七嘴八舌的,指出了各種弊端。

秦陽冷靜下來,想想自己確實是頭腦發熱了。

“可是……”他掃視現場衆人,“我們還能怎麼辦?”

我們還能怎麼辦?

在這個已經開始崩壞的世界,人心惶惶,一派末日來臨的景象。

大多數的人都是怕死的,更大多數的人都是不夠聰明的。他們不瞭解事情的真相,無法理智思考,人云亦云,將自己搞得更加慌亂不安。

媒體報道也越來越少了。

不是因爲暴亂的事情少了,而是不少新聞記者都受到了攻擊,有些也成爲了病患,有些也參與去搶糧……

a市頻頻發佈的幾條指令,根本沒辦法貫徹落實在羣衆身上。

秦陽回到家,挨個兒打電話給那些認識的人。

他想起自己好久沒有聯繫葉家和高子騫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在葉家過得怎麼樣。

但是,至少他沒有收到任何葉家出問題的消息,想來應該還不錯。

電話通了。

億萬寵婚:帝少的影后甜妻 “你的電話可算是通了。”

不等秦陽開口,高子騫的話先傳了進來。

秦陽一愣:“我的電話一直都是通的啊。”

高子騫也是一愣:“我一直在聯繫你,可是聯繫不到。你的號碼一直顯示正在通話中。”

秦陽猛地看向蘇婭。

蘇婭聽力很強,就算沒有開啓免提,她還是能夠聽到電話那端高子騫的聲音。

她拿出掌上電腦,開始飛快敲擊。

“你稍微等等,蘇婭正在查。”

秦陽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那個人通過監聽了他的手機,從而達到監視他的目的。

蘇婭的臉色原本很嚴肅,不過沒幾分鐘之後,稍微鬆了一口氣。

“沒事。應該是元伊上次聯繫你,意外中斷聯繫之後,但是一直沒有掛斷。”

秦陽想起來了。斗篷少女有時候打電話進來時,手機屏幕上是不顯示號碼的。

不知道她是用什麼方式聯繫上的他。

“確定不是別人嗎?”

蘇婭搖頭。

秦陽這才放心下來,跟高子騫繼續對話。

“你那兒現在怎麼樣?沒什麼事吧?”

高子騫沉默了片刻:“沒事。但……”

“怎麼了?”

“算了,這件事以後再說。總之,能聯繫上你就好。我什麼時候能回來?你之前傳授我的那些東西,我都已經學會了。最近鬼魂全部消失了,只不過葉家有些人身體不是很好。”

秦陽點頭,把最近發生的事情簡單地跟他說了一下。

“原來如此。那現在應該怎麼辦?需要囤糧嗎?”

秦陽被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自己也開始猶豫了。

需要囤糧嗎?肯定是不需要的啊。但是理由呢?看看現在的a市,牽連着附近幾個省市全部受到了影響。

最近幾天就已經出現了一些沒有經過審批的非法遊行了。

在華夏這個經濟最發達的城市之一暴動遊行,可想而知,事態已經發展到了何種嚴峻的程度。

“暫時不用,反正到時候如果真的出現什麼需要囤糧的情況,還可以去別的省市買。你就還是在葉家吧……連我都對付不了的那個人,你來了也是白白犧牲。還是把能發揮的力量發揮在應該發揮的地方。”

高子騫似乎還有話要說,但是秦陽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

“葉家那邊,多設置一些……現在反而是要凝聚一些陰氣了。如果可以的話,讓他們儘量不要曬太陽,儘量不要吃陽氣旺的東西。儘可能把體內的陽氣稍微壓下來一些。”

高子騫點頭。

兩人正要掛斷電話,突然,電話裏面響起了一陣古怪的電流。

呲呲呲……

秦陽和高子騫兩個人都是瞬間屏住呼吸。

又是一聲——這次的電流聲音更加古怪了。

隨後,一連串的電流聲音響了起來。

秦陽感覺有一股陰氣從手機裏傳了出來。

他把手機從自己的耳邊挪開,朝着面前空曠的地方。

大量陰氣被釋放了出來。

秦陽頓時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歸塵!”

這是歸塵的氣息!他逃出來了?

秦陽睜大了眼睛,仔細地看着手機裏面。

果然,裏面爬出來了一個身影……越來越大。 歸塵向來出場方式都很拉風,那種自帶鼓風機的效果。

但是這一次,他卻是通過手機信號,從手機裏面爬了出來。

恢復成正常大小的歸塵從地上站了起來。周圍的陰氣都黯淡了不少。

秦陽一時間都忘了繼續跟電話裏的高子騫說話。

“王大哥,你從那人手裏逃出來了?!那人是誰?”

雖然歸塵現在看上去非常糟糕,但是至少他沒缺胳膊斷腿的,鬼差的身份也還在,估計恢復一陣就好。

因此,秦陽現在最先把最主要的問題,提了出來。

歸塵畢竟是鬼身,就算受傷也與人不同。他黑袍破損,魂力也遭到了明顯的損傷,袖口中的鎖魂鏈也似乎變得十分沉重,垂落在地上。

歸塵的眉頭一直都是緊鎖着的,現在更是如此。秦陽離他稍微遠了一些,儘量讓自己的體質不影響到他。

鬼魂越是虛弱的時候,陽氣很強的人在旁邊會越容易受到影響。

“是不是凌浩?”秦陽最先問的就是凌浩。

雖然覺得不會是他,但畢竟還是有嫌疑。

歸塵閉眸:“不是。狡兔三窟。那人不曾以真面目示人,吾窺探不出其天命如何,怕是其吸海量陰氣掩蓋了天命……”

秦陽以爲,歸塵僥倖逃脫,這次至少能知道那個人是誰了,卻不曾料到,對方竟然狡詐到了這種程度。

所以說,跟他電話的那個,根本就不是真人。可能是另外一個人,可能甚至只是一個**控的鬼魂。

“金靜他們還活着嗎?”

最主要的問題沒能得到滿意的結果,秦陽又想到了被那位帶走的金靜、凌浩、夏野,還有謝亦欣和鬼阿姨。

“謝亦欣和鬼阿姨呢?她們怎麼樣了?”

歸塵表示,他是在打鬥途中不敵對方源源不斷出現的煞,而後不得已才逃離的。只是知道那個時候,被帶走的幾位全部都在一個巨大集裝箱的貨車裏。

而那輛大貨車,悄無聲息地離開了a市,已經到了b市。

不管怎麼說,歸塵至少是回來了。他身爲鬼差,竟然對抗不了幾個精進靠着陰陽師操控的煞,簡直就是他的恥辱。

這讓他情緒難得波動。

他的目光瞥到秦陽身邊的一個被黃符包着的鬼身上。

秦陽“哦”了一聲,把前不久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都市重生,養只阿飄來修仙 “所以暫時就把他包着,養一陣陰氣放一陣陰氣。”秦陽說道。

那男鬼原本已經夠震撼了,現在聽到秦陽只是想把他當成製造陰氣,然後釋放的工具,更是差點連臉色都變了。

他“你們、你們……”了半天,也沒能半出點什麼天來。

歸塵匆匆出現又匆匆消失。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還要恢復魂力。短短几天,這個陽間就因爲那個陰陽師而變成如今這步田地,誰都看不下去。

秦陽當初那個接單的手機號已經損毀,現在基本上沒有客人來電。但是,這不代表他就沒有事情可以做了。

事實上,已經有多個企業的董事長、總經理等已經通過各種渠道,瞭解到了秦陽的身份,並且派人在嘗試聯繫他。

但是,之前斗篷少女的原因,他的手機一直相當於是被屏蔽狀態,一些不常聯繫的號碼根本打不進來。

現在,高子騫掛了電話之後,那個屏蔽似乎是解了。

秦陽的手機頓時受到了n條未接電話提示。

他都來不及去翻,又是一個電話進來。

秦陽接通。

是賣電子產品的沈老闆。他也是打聽到說有秦陽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你找我有什麼事?儘量簡單明瞭地跟我說清楚。”

“哦哦,是我和我太太的老人們,突然病倒了。我太太現在身體也不是很舒服。醫院已經爆滿,我們現在有錢也進不去。私人醫院都已經滿了,無奈之下,只能來求助秦師父。”

秦陽問道:“現在病倒說明平時的陽氣比較旺,沒什麼大礙。讓他們在家裏,儘量避免陽光,不要高熱量、火屬性的食物,儘量清淡的口味。如果出現盜汗等現象,建議長期用溼毛巾擦拭身體,保持身體溼潤微涼。”

秦陽已經說完了,但是對方似乎愣了一下。

“沒了?”

秦陽點頭:“對,沒了。知道爲什麼現在這麼多人去醫院麼?都是因爲一下子上火了導致的各種毛病。你的家人已經病倒了,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避免更多的陽氣攝入,儘量讓體內的陰陽平衡起來。等身體稍微好一點了之後,暫時離開a市,去儘量遠的地方,情況就會好轉很多。當然,要注意保持情緒穩定。別自己嚇自己。現在死的人中,我敢說有大半都是被自己給嚇死的。”

沈老闆連連點頭,說好。

不等這邊的掛電話,又有一個陌生電話插播進來。秦陽趕緊說了一句掛斷了沈老闆的電話,接通了新的電話。

竟然是之前游泳館的館長。秦陽之前沒有存下電話,所以也以爲是陌生號碼了。

這次是館長黃思雨的丈夫鄧鵬濤倒下了。

現在這種陰氣突然大量減少的情況,一般都是男人比較容易出事。女人的體質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偏陰性的。

秦陽再次把之前跟沈老闆說過的話,又跟黃思雨說了一遍。

然後又是新的電話……

秦陽直接讓蘇婭黑了各大媒體網站,發佈了一條消息——a市所有最近身體有異的市民請注意,學會正確自救,等於拯救自己的生命。

然後把具體要怎麼做的一些步驟全部詳細地列了出來。

有蘇婭這個黑客大觸在,就算內容不夠八卦新聞、明星娛樂那麼吸引人,但還是在第一時間上了熱搜,進入了大衆的視線。

超維術士 隨後雖然有一些聲音表示,他們網站被黑客進入,放了這段消息。

但是還是有很多人去嘗試了那些很簡單的方法。

一時間,確實有不少聲音反映,表示情況好轉了很多,確實是有效的。

再在蘇婭的推波助瀾之下,這些反饋就像是買家秀一樣,被推入大衆視線,讓人們更加相信這些方法,紛紛嘗試。 網絡效應有利有弊。

在大量a市羣衆開始嘗試秦陽給出的那些方法的時候,他又看到了一些陌生的面孔,出現在了不少媒體平臺。

秦陽還是意外才看到的一個視頻。

現在這段時間,他每天都非常忙碌。學校出了事情,姚怡菲聯繫他,說姥姥病倒了。她也看到了網上傳的那些建議,但是畢竟只是網傳,她實在不能確定那些辦法是否真的有效。

她還只是學生,社會方面的人脈幾乎爲零。聯繫金靜聯繫不上,就來找秦陽。

秦陽跟她說明了那些鋪天蓋地的建議其實是他放上去的之後,姚怡菲很是驚訝。她脫口而出表示,她看到網上的視頻,一個名爲蔣濤的營養師接受了媒體的採訪,聲稱網上的那些建議都是他提出來的。

秦陽眉頭一皺,然後纔去搜了一下,果然,熱搜上隨便一找就能看到那個標題爲“a市危機,營養師告訴你,學會這幾招很重要”的視頻。

視頻裏面,一個穿得人模狗樣的平頭男人,翹着二郎腿歪坐在接受採訪的沙發椅上,對着鏡頭侃侃而談。

這個男子看上去三十歲左右,戴着金絲邊眼鏡,一身唐裝,看上去頗爲儒雅的樣子。

但是,就是這個看上去一臉面善的男人,微笑着把他放出去的那些建議,毫不客氣地歸爲己有。秦陽耐着性子看完了這五分鐘的視頻,而後爆出了一句髒話。

“sh*t!講的什麼玩意兒。”

除了他讓蘇婭放上去的那些建議之外,這個蔣濤講的完全就是瞎雞兒扯淡。

明明是陰陽失衡導致的體內陽氣太盛,只需要注意不要繼續補充大量陽氣,多處於陰氣較重的環境之中即可。被那人硬生生扯成——現在室外的空氣環境有問題,肉類很有可能已經感染上了現在a市集體爆發的那個病的病毒,只有水源還是正常的。

關鍵是,現在這個時候,沒有太多的警力來對付他這種瞎扯的視頻主,網上的人們便紛紛信以爲真,然後又開始腦補出一大片臆想。

什麼其實國家在a市祕密研發什麼病毒,那個病毒泄漏了,雖然只泄漏了一點,但是還是導致大量羣衆受到了感染,倒下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