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要去找那些豬頭妖?”說話的同時臉上帶着一種難以相信的表情。

老牛翹起二郎‘腿’說道:

“不就幾個豬頭妖嘛,牛爺我不來就算了,既然咱來了那就得爲民除害,造福一方,不圖回報。”臉上盡是得意之‘色’,王八之氣側漏……

我看了老牛一眼,鄙夷的說:

“你快算了吧,咱都不瞭解這豬頭妖到底什麼來路,而且它們又不是一個兩個的,你別到時候自己沒除了害,倒讓害把你給除了。”

雷子聽了我的話後,也附和道:

“張野哥說得對,咱遇事先得動腦子,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雷子,你說誰不動腦子?”老牛打斷了雷子的話說道。

雷子聽了老牛的話後,嘿嘿一笑說道:

“肯定不是說牛哥,牛哥你根本就沒腦子,怎麼動?”

“好小子,我不把你給練趴下。”老牛說着和雷子兩個在屋子裏摔起跤來。

我見狀後,忙把他倆給分開。

“別鬧了,省得給人家把東西碰壞了。”

就在這時,韓穎在後院裏對我們喊道:

“水燒開了,你們快來洗澡吧。”

我們聽到後,忙衝到後院裏,看到後院的地上放着兩個盛滿熱水的水桶,還有一個盛滿涼水的大木盆,盆中放着三個舀水的水瓢,木盆的有一個木板,上面放着幹‘毛’巾和‘肥’皁。

“你們三個在外面洗,我和陶燕在屋裏洗。”韓穎對我們三個說了一句後,便轉身走進了燒水的屋子裏。

我和老牛二話沒說,脫了衣服就一人拿起一個水瓢,熱水舀半瓢,冷水舀半瓢,然後就朝自己頭上往下澆,洗了起來。

“雷子,你不洗澡?”老牛看着雷子問道。

雷子用手指了指我倆說道:

“你……你們不冷嗎?”現在屋裏還生着爐子,我和老牛脫光了在院子裏就洗,估計雷子以前沒見過。

“這大城市的人就是和我們不一樣,冷倒是不冷,我和老野以前都光着膀子在雪地你跑步呢,雷子你不會是腎虛吧。”老牛邊往自己身上抹‘肥’皁邊戲虐的說道。

雷子一聽這話,頓時不幹了,哪個男人願意承認自己腎虛?就要脫衣服洗澡。

“啊!”的一聲,嚇得我和老牛一哆嗦,忙朝着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

一看原來是陶燕,不知道因爲什麼她從屋子裏走出來,正好看到了我和老牛一絲不掛的站在院子中間搓澡,嚇着尖叫出聲,小嘴張得老大。

我和老牛看到後,忙用手上的瓢把自己的兄弟蓋住。

這時韓穎也從屋裏出來,跑到陶燕的身後着急的問道:

“陶燕,怎麼了?”

當她看到我和老牛這個囧樣子後,她的雙目在我身上上下掃一遍後,翹着嘴角說了一句:

“耍流氓!”

莫總白月光是個狐狸精 我當時就站不住了,忙開口說道:

“你說誰耍流氓?! 傳道師 我跟老牛在洗澡,你們偷看,還說我們耍流氓?!”

老牛也氣呼呼的說道:

“韓大小姐,你腦子進熱氣了吧?我和老野纔是受害者!”

韓穎聽了我倆的話後,雙眸中一亮,帶着一絲笑意說道:

“誰讓你們這麼快就脫衣服的?陶燕出去拿套換洗的內衣就看到你們倆光着身子,你說你們倆不是耍流氓是幹什麼?你看你們倆把她給嚇得。”

韓穎說完後又自顧自的對早把頭埋在自己‘胸’前的陶燕說道:“陶燕,我們進去,洗完再換,別理這兩個流氓。”說着帶着陶燕進了屋子,關上了‘門’。這是我和老牛他看看我,我看看他,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一時間尷尬的笑了笑,手上加快了洗澡的動作。 ?

都說現在男‘女’之間是平等的,我看不然,這男人不小心看到‘女’人洗澡,是流氓。。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這‘女’人不小心看到男人洗澡,男人還是流氓!

現在就好比一個‘女’人憋不住,在沒人的街邊巷口小便一樣,男人若是看到了,她一定會罵那個男人是流氓。要是一個男人在街邊小便,有‘女’人看到了,那個‘女’人還是會罵那個小便的男人是流氓。所以,男人和‘女’人之間,無論發生什麼流氓的事情,被叫流氓的一定是男人。

所以說,現在的男‘女’之間永遠沒有平等可言,莫說男‘女’之間,就是同‘性’與同‘性’之間也沒有任何平等可言,有人高高在上,有的面朝黃土,有人生下來便是身價過億,有人生下來被父母遺棄,何來公平?也莫要去要求什麼公平,這世間唯一公平的事情就是,誰也逃不脫生死之命,輪迴之道。

匆忙的和老牛還有雷子洗完澡後,穿上衣服就進了屋。

沒多一會兒,韓穎從後院中走進屋,走到我面前看着我說道:

“張野,把你衣服趕緊脫下來,我給你洗洗,放在火爐邊烤一晚上就幹了。”

“不……不用,我自己洗就行。”我看着她說道。

“我也在洗我的衣服,只是順便把你的一起洗了,我受不了你身上這味兒,你別想多了。”韓穎臉‘色’微紅的說道。

我聽到韓穎的話後,把身上那臭烘烘的衣服和‘褲’子脫了下來,遞給了她,現在身上就穿着一身保暖內衣。人家都這麼說了,我要是再磨磨唧唧的話,那就太不給人家面子了,不過說時候,我從心底也是不願拒絕的,也許是對眼前的韓穎沒有絲毫反感的原因。

韓穎從我手裏接過衣服後,然後對雷子說道:

“你也脫下來,陶燕要幫你的衣服。”

雷子一聽到韓穎這句話後,差點兒沒蹦起來,忙把衣服脫下來遞給了韓穎,臉上一副喜滋滋的表情,看的老牛差點給他一拳。

韓穎接過雷子的衣服後,又看着老牛說道:

“還有你,你的衣服也脫下來我一起幫你洗了。”

老牛一聽韓穎的話後,鼓着氣說了一句:

“不用!”

韓穎問道:

“怎麼了?”

老牛有些鬱悶的說道:

“你喜歡老野,又不喜歡我,給我洗做什麼?”

韓穎一聽老牛這麼直白的話後,臉刷的紅了,但是立刻又恢復了過來,乾咳了一聲說道;

“我說牛剛,你‘亂’說什麼呢?我們都是朋友,張野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韓穎說這句話的時候,朝着我這邊看了一眼。

“行了,我說不過你,給你洗還不行?”

老牛說着,把衣服脫下來了,遞給了韓穎。

韓穎抱着我們三個人的衣服走了出去。

韓穎剛一走,老牛便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看着我和雷子說道:

“唉,這都是人,怎麼就差距那麼大呢?”

雷子聽到老牛的話後,沒明白他話中的意思,開口問道:

“牛哥,啥意思?”

我搶在老牛前面說道:

“他的意思是他太胖了。”

“你滾一邊去!”老牛朝着我胳膊上捶了一拳,然後,滿臉怨氣的說道:

“你看你倆,都有人喜歡,某些人還有倆,不對!加上那白妞三了個了,你說這世道,難道長得不好看的人真沒出路了?現在的‘女’孩都怎麼都在意外表?也對,想我這麼有深度,有內涵,有氣質的人她們也發現不了,畢竟現在是個靠臉拼爹的時代。”老牛悲嘆不已。

雷子聽了老牛的話後,笑着說道:

“我說牛哥,其實你長得‘挺’帥的,就是稍微有點兒胖,你要是減‘肥’減下來,指定有很多‘女’孩倒着追你。”

老牛一聽,嘴一咧說道:

“雷子你別老說真話,其實這點我都知道……都知道。”

我當時差點從椅子上翻過去。

……

一個多小時後,韓穎和陶燕還有查老太太,一起從後院外面走了進來。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把擰乾的衣服都掛在了火爐旁邊,衣服下面接上水盆,省的衣服上滴下來的水把地面給‘弄’溼了。

忙完這一切後,我看了一眼手錶,已經是接近凌晨一點了,查老太太帶着韓穎和陶燕進屋和她一起睡在‘牀’上。

我們三個則是打地鋪,睡在外面的大廳裏。

查老太太臨進屋的時候,囑咐我們道:

“小夥子們,晚上過了一點之後,無論聽到外面後什麼聲音,都千萬不能出去,千萬不能……”

老太太說完後,便帶着韓穎和陶燕進屋睡覺了。

我則是無奈的笑了笑,和老牛,雷子一起躺回睡袋裏睡了過去。

大約過了不到一個小時,我‘迷’‘迷’糊糊聽到外面有人敲‘門’,我擡頭朝着‘門’外望了過去,只見外面有黑影走動,我看到後,全身一‘激’靈,睏意立刻如雲散,我從睡袋裏輕輕的爬出來後,慢慢的來到‘門’後面,整個人貼在‘門’上,從‘門’縫中往外看去……

一個長着豬腦袋的‘人’出現在我的視線裏,並不能算是人,它除了長着一個豬頭外,身材非常的矮小,大約不過一米五,身上長着一層白‘毛’,看着格外的噁心,不過頭上的那個豬腦袋倒不小,能和老牛的屁股差不了多少,外面像這樣的豬頭人足有十多個,難道它們就是查來太太口中所說的豬頭妖?

我仔細觀察這些豬頭妖,它們豬頭上面的那雙眼中,時不時的閃現出兇狠和殘忍的冷光,在豬鼻子下面,有兩個長約十多公分的獠牙,其樣子和我們在樓蘭古墓中發現的那些豬頭雕像極其相似!醜陋而且嗜血。

果然它們之間有聯繫,但是具體是什麼,我就不知道了,現在我那些豬頭妖正在挨家挨戶的敲‘門’,我說我們來的時候敲‘門’沒人敢開,這要是打開的話,指定被這些豬頭妖給抓走當了點心。

回想我敲查老太太‘門’的時候,若是不張口說話,她也不會給我們開‘門’,即使是我開扣說話,查老太太給我們開‘門’,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可見她人足夠善良。看着那些豬頭妖走來走去,我忙聚氣看了過去,這一聚氣,我把自己給嚇了一跳!丹田內的罡氣我居然無法‘操’控!試了多次,在丹田中的罡氣還是沒有出來跡象。我心中大駭,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不能聚氣了?難道身體裏出了什麼‘毛’病?想到這裏,我忙盤‘腿’開始靜下心來練氣,可是讓我失望的是,罡氣在丹田之中就好像被什麼東西禁錮了起來一般,絲毫運用不起來。 ?

這讓我不免心慌,忙跑回去把老牛給叫醒,老牛醒過來後,半睜着眼看着我問道:

“怎麼了老野?”

“你趕緊試試,你還能不能聚氣?”我着急的對老牛說道。.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老牛被我這突如其來的問話給問懵了,瞪着兩個牛眼說道:

“啥意思?”

“先別管什麼意思了,你趕緊試試你還能不能聚氣,我現在不能聚氣了。”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一聽我這話,睏意全消,忙從睡袋裏爬起來,試着聚氣到雙眼。

“不行啊,老野,這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丹田中的罡氣不受我控制了?”老試了幾遍後,吃驚的看着我問道。

我搖了搖頭:

“具體是什麼原因我也不知道,現在我和你一樣也不能聚氣了。”

老牛一聽我這話,又不甘心的試了幾次,得到的結果還是一樣,這時雷子也被我和老牛給吵醒了,看着我倆問道:

“你們兩個怎麼了?還不睡覺?”

“你先睡,我和老牛聊會天。”我跟雷子說道。

雷子聽了我的話後,也沒多問,躺下繼續睡了過去,最近太累了。

此時老牛苦着臉,全身無力的看着我說道:

“老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咱現在不能聚氣,別說去找豬頭妖了,來個野豬咱倆也夠嗆。”

“先別急,我還能感覺的丹田裏面還是有罡氣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不能控制了,好像有種莫名的力量在從中阻隔我們和自己丹田裏罡氣之間的聯繫。”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一聽,眉頭一挑:

“老野,你說會不會是那個樓蘭‘女’屍偷着對咱倆暗下黑手?把咱倆的罡氣都給封印了起來?”

我搖頭說道:

“開始我也這麼想,但是仔細一想我又打消了這個猜想,她既然是讓我們幫她去殺人,我們的實力越強,完成她的目的機率就會越大,她絕不可能在咱倆身上下黑手,再一個就是,韓穎已經是被她下了‘陰’氣之毒,所以她這麼做無疑是多此一舉,她還不至於對這點利害都分不清。”

聽完我的分析後,老牛嘆了口氣,從揹包裏翻出一盒煙來,遞給我一根,然後自己再點上一根‘抽’了起來。

雖然我現在罡氣不能用,但是我也能聽到‘門’外的那寫豬頭妖早已走遠。

我吸了一口煙對老牛說道:

“其實我猜測咱倆不能聚氣的原因,多半是和附近的那座黑石山有關係,要不是就是這附近有什麼陣法,是專‘門’剋制我們的。”

老牛聽後,‘精’神來了,忙擡起頭來問道:

“真的假的?”

“我這也是猜測,因爲咱來這裏之前,你發現燈光的時候,我看不清楚,所以便聚氣看了一眼,也就是說咱來這個村子之前,我是能聚氣的。”

“有點道理,要不咱明天一早起來,走出這村裏試試。”老牛說道。

“行,先睡覺吧。”我說着把手裏的半截煙扔進了身旁的火爐裏,順便填了幾塊碳進去。

這一覺睡過去後,再次醒來的時候,我一看手錶,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我忙看了下四周,發現老牛也和雷子還在睡覺,我沒有叫醒他們,從睡袋裏出來後,試了試火爐上面的衣服,已經幹了,穿好,走到了後院裏。

一進後院,我便看到陶燕和韓穎坐在院子裏洗菜,韓穎聽到有人走進來,擡頭看了一眼後,見是我笑着開口說道:

“你們可起來了,要是再不起來,我們準備把你們三個擡出去扔大街上。”

我笑了笑走了過去,看到她倆在削土豆皮便問道:

“用我幫忙嗎?”

“不用,沒剩多少了。”陶燕低着頭說道。

“正好,其實我也懶得動手。”我說着坐在了後院的一個手編的椅子上面,後背靠在椅背,懶洋洋的曬起了太陽,我已經忘記有多久,沒有像現在這般悠閒地曬着太陽了。

在曬太陽的同時,我也暗暗的再次聚氣試了一遍,果然還是不行,和昨天一模一樣。

我心想吃過飯便和老牛走出這個村裏再試試,若是再不行的話,那就只好回去問問張流觴這是怎麼回事了,畢竟他怎麼說也算是我和老牛的師傅,雖然沒個師傅樣,但是我這一身的本事,多半都是他教的。

在廚房下廚的是查老太太,韓穎和陶燕給她打下手,看得出她今天心情很好,氣‘色’紅潤,走路時也穩當多了,多半是因爲韓穎和陶燕的關係,這兩個‘女’孩都很懂事,查老太太怎會不喜歡她倆?

菜剛下鍋,老牛便聞着香味起來了,衣服都沒顧上穿,直接穿着保暖內衣走到後院裏對我說道:

“老野,誰炒的土豆絲?讓她多放點辣椒。”

щшш● тt kán● c ○

……

吃過午飯後,我和老牛藉着出去溜達溜達,四處看看的幌子,從老太太的家裏走了出來,現在村子裏已經開始有稀稀朗朗的人走在路上,身上都是髒兮兮的,低頭只顧走路,看都不看我和老牛一眼,估計是這裏每年都會來新人,所以他們也沒在意,畢竟這賺錢的活不怕死的都想來幹,雖然一天三百塊錢在一二線城市算不上高薪,但是對於一些鄉下人來說,足以讓他們鋌而走險了。

我和老牛一起走出了村子,然後認準一個方向跑去,一邊跑,一邊試着聚氣,直到我和老牛跑出去兩裏多遠,再次聚氣到雙眼的時候,罡氣馬上聚到雙眼,四周立刻清晰了起來。

“老野,我能聚氣了!”老牛說着,聚氣到雙‘腿’,身形一躍,竄出去好幾米。

我忙追上老牛說道:

“看來我猜的沒錯,我們只要離開這個村子兩裏之外,便能聚氣,所以那個村子附近應該有什麼陣法,或者有什麼不利於我們鬼師聚氣的東西。”我對老牛說道。

步步逼婚之王爺有點兒壞 “那咱回去?”老牛問道。

“走。”既然找到了原因,也沒必要在外面多停留了,先回去再說。

回到村子裏的時候,在村口圍着一羣人,看那樣子,好像是村子裏出了什麼事,我和老牛忙走了過去看,還沒擠進人羣,便聽到身旁的人議論紛紛。

“山上怎麼又死了一個?”

“這個人估計是趁着天還沒完全黑下來,去山上偷礦,被豬頭妖給碰上了吧?膽真大!”

“唉,自作孽,不可活啊,現在晚上現在誰還敢出去偷礦?天還沒黑我就回家了,這人是掉錢眼裏去了,爲了錢命都不要了。”“你也別這麼說,人都已經死了,死者爲大,估計是人家裏急用錢也不一定。”…… ?

帶球老婆不好當 我和老牛聽這些話後,趕忙擠進人羣,這才發現在人羣裏面有具屍體躺在一副木製的擔架上,屍體的身上還蓋着一塊黑‘色’的帆布,鮮血已經染透那塊帆布,透漏着一股難聞的血腥味道。,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給他家裏打電話吧,讓他家裏來人給領回去吧,五臟六腑都吃沒了。”其中一個戴着帽子的男人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