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打這些神兵的主意了,這‘六輪鬼煞陣’可不比尋常,那佈陣之人將這些神兵在作爲陣眼的那一刻起,便是徹底的改變了它們的宿命,即便是你將這陣法破除,那些神兵也會如同這仙劍一般紛紛破碎掉。”

歐陽慕晴望了一眼滿眼放光的曦晨,自然知道他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畢竟這種品階的神兵對於修仙者的誘惑,可是無與倫比而且致命的,若是其中的隨便一柄出現在修仙界中,就足以引起一股血雨腥風的浪潮。

曦晨聞言,略微有些躁動地心境也是逐漸地平和了下來,他帶有狂熱的眼神變得清明,自己可以擁有無鋒重劍已是天大的機遇,實在不應該再有非分之想了。若是過度的依賴神兵,而忽略了自身修爲的提升,那當以後碰到真正的大神通之士時,一定會瞬間一敗塗地。故而自身的修爲纔是立足於天地間的根本之道。

海水肆無忌憚地鼓盪着,而那些冤魂組成的鐵索則是紛紛斷裂開來,化爲本體的形狀,呼嘯着在海底肆意地遊蕩,他們猙獰地面容之上似乎略微帶有一絲喜悅。

千年前的慘死,以及這千年時間的束縛,使得這些冤魂早已痛不欲生,它們想要解脫卻又別無他法,只得在此相依相伴,苦苦地煎熬着。如今一朝重獲自由,得以徹底地步入輪迴,結束這漫無邊際地折磨,瀰漫在冤魂身體周圍的戾氣也是瞬間減少了許多,它們不再想着報復,也不再想將那日夜恨不得啖其血肉的劊子手挫骨揚灰,它們如今只想着可以終結這本應該早已結束的生命之旅。

冤魂們虛幻的身形漸漸地停了下來,黑壓壓地匍匐在整個海底,一眼望去看不到邊際,數目實在是驚人。而那些冤魂空洞迷茫的眼神之中,似乎略微帶有些流光閃爍。它們彷彿商量好了一般,突然整整齊齊地朝着這邊的曦晨和歐陽慕晴跪拜下來,彷彿在感激他們的大恩大德。

歐陽慕晴此時的內心也是難以平靜下來,她的眼眶不知何時蓄滿了淚水,她望着那數不盡的冤魂,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輕輕地說道:“你們安息吧!”

冤魂們虛幻的身子猛地一震,面容開始變得逐漸模糊,而身體之上的淺黑色也是漸漸地褪去,身形如同落入清水潭中的墨汁一般,緩緩地消散,沒過多久便不見了蹤影。這片海底如今只剩下曦晨和歐陽慕晴二人,他們望着這寂靜無聲的海底,彷彿剛纔的這一切都是存在於自己臆想中。可是海底正中心的那團濃郁的天地元氣卻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真的。

曦晨徑直走上前去,再次踏進那團天地元氣之中,而歐陽慕晴也是婷婷坐在血色殘劍之上,懸浮在曦晨頭頂上空,隨其一道前行。

“如今陣法已經被打開缺口,我想你應該可以逃脫出去了。”曦晨來到麒麟的身前,微笑着衝它點了點頭,他知道這麒麟雖然不會人言,可是一定聽得懂他說的話,畢竟這可是太古四靈獸之一,修煉了近億萬年的怪物,足可以說是這片天地間最古老的存在了。

曦晨的右手一拍腰間的儲物袋,一個翠綠色的玉瓶憑空出現在他的手心之上,這是白日裏方林所贈予他的丹藥,別看這玉瓶甚是小巧,可是其中的丹藥卻數以千計,看樣子這方林在乾坤門的這段時間,倒也是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只不過和他所受的那諸般痛苦比起來,這的確算不上什麼。看來那何奎爲了強行提升這個“藥引子”的修爲,已達到鍛體的效果,還真是不遺餘力,估計連自己的壓箱底的家當都拿出來了。

曦晨隨手將玉瓶丟向了麒麟碩大的嘴巴,只見那麒麟大口一張,將玉瓶中所有的丹藥全部吞進腹中。臉龐上萎靡不振的神態復甦了不少。而它望着曦晨的眼神也是更加的友善。

麒麟抖了抖碩大的頭顱,搖了搖長長地尾巴,打了一個響鼻,突然它如銅鈴般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決然,血盆大口兀的張開,朝着身前的曦晨咬來。曦晨心中一凌,嚇得頓時一驚,他不知道這看似和善的麒麟爲何會突然反目,正待其想要迅速結印,施展仙術進行反擊的時候,那麒麟的嘴巴停留在了他身前的三尺之處。

曦晨放下了忌憚的心思,朝着麒麟的口中望去,只見一個墨綠色,閃着璀璨光芒的圓珠子從其口中緩緩飄起,懸浮在曦晨的面前,那圓珠子之中散發着驚人的靈力,更勝於這光團中的天地元氣。

曦晨呆呆地望着那墨綠色的圓珠子,又擡起頭來看看已經合攏嘴巴,四肢併攏匍匐在自己身前的麒麟。

“你將這珠子收下吧,這是麒麟的本命獸丹,對你日後修爲的精進會有很大的幫助。”歐陽慕晴衝着曦晨微微一笑,可是她望着那麒麟珠的眼神也是帶着一絲炙熱。

曦晨被歐陽慕晴的話震了一驚,他面容之上露出躊躇之色,並未將那麒麟丹收入囊中,而是擡頭盯着麒麟的眼神說道:“這圓珠子是你的本命獸丹,一定對你更加的重要,你還是收回去吧,我救你不是爲了讓你回報,沒必要這樣。”

麒麟聽到曦晨的話語之後,眼神中也似乎閃過了一絲驚訝之色,它直起身來,用鼻子拱了拱麒麟丹,強行塞到了曦晨的手中。

正待曦晨欲要再次推辭之時,歐陽慕晴突然說道:“這麒麟體內還可以繼續孕育新的本命獸丹,你只管收下便是,不要辜負了它的一番心意。”

麒麟忙不迭地點着碩大的頭顱,突然間它仰天大吼一聲,聲波卻並未在海底擴散開來,而是如同圓柱一般朝着上方涌去,海水如同被人強行撕裂開了一個大口子,海底中心上空的海水被徹底分隔開來,甚至可以看到九天之上皎潔的月光。

麒麟四蹄重重地踏在海底堅硬的石板上,石板應聲化爲粉塵,而一個蔓延在整個海底的陣法則是顯露了出來,各種奇形怪狀的符咒扭動着身軀,耀眼地亮光閃爍個不停,看似的確威力巨大無比,可是失去了冤魂的“六輪鬼煞陣‘無疑是殘缺不全的,甚至連一成的威力也發揮不到,被麒麟給強行掙脫。

只見麒麟腳下憑空出現一朵七彩祥雲,顏色絢麗多姿,將其巨大的身軀平托起來,麒麟又垂首望了曦晨和歐陽慕晴一眼,再也不做停留,邁着蹄子朝着上方的天際飛奔而去。

曦晨望着那麒麟的身影,手心平託着麒麟珠沉默不語,突然懸浮在他身旁的歐陽慕晴輕笑着說道:“若是這麒麟珠你不要的話,給我如何,這麒麟珠子可是能夠重塑軀體的哦!”

歐陽慕晴的眼神中佈滿了期盼之色,想必失去了軀體的她,以往也只不過是強顏歡笑而已,實際內心確是苦的很。可是她這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她可沒指望曦晨真的會將麒麟珠贈於她,畢竟這種逆天之物,對於誰來說都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若是仙子姐姐想要,這珠子便給你吧!”曦晨聽到歐陽慕晴的話語之後,沒有絲毫的猶豫,便將麒麟珠捧在手心,遞了過來。

歐陽慕晴頓時心中一暖,她望着曦晨純潔的不含有一絲雜質的面容,輕輕地笑了笑。“傻小子,還是你自己收着吧,我如今的元神已是支離破碎,根本無法重塑軀體,這麒麟珠自然也是沒什麼用處。”

曦晨聞言,將那麒麟珠收入腰間的儲物袋中,向歐陽慕晴鄭重地承諾道:“這麒麟珠我暫時爲你留着,若是他日尋到彌補元神之法,我再將其交付於你。”

歐陽慕晴雖然此刻的心中甚是激動,可是卻嬌哼了一聲扭過頭去。“彌補破碎的元神,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尚且還沒有辦法,就憑你這麼個小修士,哼!。”歐陽慕晴心情沉重的同時,眼角卻是在不經意間滑下一滴晶瑩的淚水,只是還未落下便渙散作點點流光,消失不見。

“一切盡在人爲。”曦晨輕嘆了一聲,沉默着不再言語。

海底上方被分隔開來的海水此刻漸漸地有回攏的趨勢,歐陽慕晴的身形閃進了血色殘劍之中,而曦晨則是輕踏其上,朝着上方急速地飛去,無鋒重劍內封印的饕餮自從被玉紫陽擊退之後,至今依舊昏迷不醒,如今曦晨也是難以將無鋒重劍從體內呼喚出來,只好讓歐陽慕晴暫時委屈一下,做免費的苦力了。 (突然發現,後面幾張竟然沒設置更新時間。。。大意了。。。現在重新開始設置。。。一個小時一更吧。。。推書,同之上幾本。)「你給我站住……」

就在夢天將欲轉身離去之時,欣夢卻是將之叫住,隨後擋住了他的去路。

「還有什麼事么?」

欣夢看著夢天,心中滿是不服。第一次有男人對他如此冷淡!而且,這混蛋,剛才竟然還……一想到剛才的旖旎,欣夢便是一陣臉紅。

「哼……第一次有人對我這樣……」

欣夢幽怨的眼神,看的夢天一陣無奈。

「我都說了。我不會加入你的家族,我真的沒興趣……還有,俗話都說女人胸大無腦,我現在也真有些相信了。你胸挺大,腦子……貌似很少,這等拉攏人的方法都能想出來,不得不說……你是天才……」

夢天一想到剛才的那份誘惑,著實無奈。這種老套狗血的情節,竟然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你這是在諷刺我……」

不得不說,這欣夢變臉變得很快。這麼一會兒,小嘴便是一癟一癟的,看起來將要哭出來了一般。一去以往的嫵媚,要不是方才夢天與其接觸,現在恐怕還真會以為他是個清純的女子。

翻了翻白眼,夢天便是再次轉過身,坐到了沙發上。


「有事直說……」

欣夢一怔,便是輕嘆一聲。

「好吧,那我就直說了。我父親放出了話,誰在一年後的傭兵大會上得到冠軍,就把我許配給誰。這一點,是我最討厭的,所以……」

「所以你就找到了我?」

欣夢點了點頭,咧嘴一笑。

「你要是……」

「沒興趣……我也沒那個實力,你另請高明吧。」

「你……你不要每次都這麼直接好不好?氣死人了拉……」

夢天摸了摸鼻子。

「你該不會是怕了吧?」

夢天一怔,有些木然。

「沒關係的,我能理解……」

欣夢的臉上,一臉的同情。


「我知道你害怕跟那些傭兵們打,我也知道你的心情,所以,罷了……我只能聽天由命,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了,唉……」

夢天無奈搖頭,這算是激將法么?

「傭兵大會?那是什麼東西?」

「額……」

欣夢微怔,而夢天則是一臉的茫然。的確,他真的是不清楚傭兵大會是什麼東西。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夢天搖了搖頭。

「好吧,那我就免費給你講解一下。講解完了呢,嘻嘻……你就去報名吧……」

「喂喂,不要擅自決定啊!」

然而,欣夢卻是已然講開了。



所謂的傭兵大會,便是傭兵工會所舉辦的兩年一屆的考核每一個傭兵素質和能力,還有頒發獎勵的大會。而凡是能夠連任十屆冠軍的傭兵,便是會得到傭兵之王的稱號。

而上一屆的傭兵之王,便是現如今傭兵工會的會長,天-邪,很怪的名字,但卻是足以讓亡靈大陸上大部分強者望而怯退。

而在明年,正好也就是半年之後,便是另一界的傭兵大會的召開之日。

而這一屆的傭兵大會,卻是真真切切決定傭兵之王的一屆。

因為曾經有一個人,連任了九屆傭兵大會的冠軍。但是,在七年前,他卻是突然失蹤了。

然而在這一屆大會之上,那個連任了九屆的人,本應是失蹤的,但卻是突然冒了出來。這一屆的冠軍,必然是他的!而這個人,也一直對欣夢傾慕有加,甚至還不止一次的設計想要侵犯欣夢,但每次都貝欣夢識破。

這一點,不由得讓夢天對欣夢這個女人的能力又是高看了一些。

而他一直在意的,便是那所謂的失蹤二字!

突然失蹤的人,怎麼可能會回來?

而且還是在這般巧合之下。

這之中的意味,可是有些深長啊。

【未完待續】 「這樣啊……」

夢天摸了摸下巴。

「讓我參加也可以……」

欣夢心中一喜,剛欲說什麼,夢天卻是搶先說道。

「不過,我得先提升實力……」

欣夢一滯,然後看著夢天。

「想提升實力的話,倒是容易。但是現在……」

夢天看著欣夢。

「現在怎麼了?」

「在亡靈峽谷之內,有著一片迷惘之森。在迷惘之森中,有著一處山洞,在山洞之中,有著一個自成空間。而在那空間之內,便是有著一座化靈潭。而在化靈潭之中能量極為充裕,只要在裡面泡上一泡,便是可以起到強化肉體、提升實力的作用。而且,在潭底,還有這一方空間,據說在那之中,有著自遠古遺傳下來的寶貝,但是沒人去過。以前很多人都會去那裡競爭名額,但是現在,化靈潭之中的能量不知為何,突然變得狂暴了起來。而在亡靈峽谷的深處,也是有著一些莫名的**傳出。」

夢天微怔,旋即略感頭痛。

怎麼每次想安靜提升點實力都不行呢?不過,對於那化靈潭,他還是有所耳聞的。

據說,那化靈潭乃是遠古一凶獸化靈晉階生死玄境的時候所留下得一些剩餘的能量,在經過萬千年的演變,便形成了這化靈潭。而化靈潭也是有著靈性,在一個地方只會停留一百年,一百年之後,他便是會前往另一個地方。

而現在夢天所遇上了,自然不會放棄。

不就是能量**么?想當初自己在幽山的時候還見過兩大生死玄境的絕世凶獸死拼呢!

「有時間的話,可以去看一看……」

得到夢天的同意,心夢笑得更加嫵媚了。

「吶……我們明天就去看看怎麼樣?」


「我們?」

夢天一怔,旋即邪惡一笑,一雙豬手便是伸向了欣夢。



夜悠悠,第二天的清晨,很快便是來臨了。

而此刻,在亡靈峽谷的上空,兩道人影早便是迎著微風降臨在了這裡,目光緊緊注視著下方的亡靈峽谷。

這裡的一切,都是安靜的有些出奇。甚至就連無處不在的隨處飄蕩的亡靈,在這裡竟是也沒有看到一個!有的,僅僅只是令人渾身發汗的冷風。

而在那峽谷深處,夢天能夠清晰的感覺得到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散發而出,這股能量,狂暴、不羈,擁有著欲摧毀萬物的狂暴!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