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進來幹嘛?咋還帶個傷殘的老頭子進來?!”冥龜躲進水裏,就在水底質問郝健道。

可他完全忽視了這個浴桶裏的水可是上好的泉水,此泉水只因天上王母荷塘裏纔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關鍵是——泉水叮咚響,寸寸清澈可見呀!!!

一個圓滾滾的綠殼子的烏龜,把頭縮進殼子裏,躲在水裏,一會兒探頭一會兒又縮進去,看看他倆,特別搞笑,滑稽。

“哈哈哈!”郝健和吳老九看他這滑稽的樣子,頓時都捧腹大笑了起來。

“有趣的王八羔子!哈哈!有意思!”郝健身下的吳老九都忍不住稱讚了起來,臉上掛滿了笑容,不知深意。

實質上,吳老九卻在心裏在戲謔着:“這王八羔子,竟然還會自己給自己洗澡!?關鍵是還會害羞,最主要的是,它竟然敢罵我是傷殘老頭!我當要會一會,他是何方神聖?!這般大言不慚。”

“呵呵!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奇了!”想罷,吳老九帶點諷刺道:“你這圓不溜秋的王八羔子聽好了,老頭子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吳老酒是也!你又是何方神聖?師出何門?!”

兩個都是自己的師傅,如果他倆雙方交戰,脣齒舌戰,郝健該幫誰?

“我說你這缺胳膊斷腿兒的老頭子!你也給我聽好了!”水底下的冥龜頓時就精神了起來,好久都沒遇到這般對手,竟然不知死活地與自己對罵。

於是那冥龜也開始自報家門起來。在水底雙手叉腰,衝吳老九叫囂道:“告訴你又何妨,我的祖先是鼎鼎大名的憨八龜,我的爺爺是閻羅王的叔叔龜姥爺!至於我嘛!我憑什麼告訴你這麼個糟老頭,又不是自己人,你不夠格!”

郝健夾在中間,戰火一點即燃,他要幫誰?

“你個臭王八羔子,信不信老頭子我揍死你!”吳老九對水下的冥龜威脅道,話罷,就一把推開郝健,從郝健身下爬起來,怒氣衝衝的對着他,揚起了拳頭。

這就更尷尬了曬!

大水衝了龍王廟,還能幫誰,都是自己人,趕快勸架啊! 第858章蘋果生日願望

「什麼時候出院的,怎麼能夠放他出院!」陸司寒連著質問起來。

儘管事情已經過去四年,但是陸司寒依舊無法忘記,當初所有一切都被戰材昱掌控這種感覺。

可以說,戰材昱是陸司寒三十年來,遇到最最強勁敵手。

如果可以,陸司寒甚至自私想將戰材昱關在精神病院一生。

「幹嘛語氣這樣凶,戰家三少爺,按照這個輩分說起來,就是你的弟弟。」

「弟弟可以離開精神病院,說明已經康復,這是好事。」

「不如這樣,等到改天我們有空,去趟議長府看看你的弟弟。」南初放下筷,語氣輕鬆的說。

昨天經過這樣一場表白,南初認為與陸司寒感情提高很多,現在儼然就把陸司寒弟弟,當做自己弟弟對待。

如果換做其他親戚,陸司寒自然願意,但是對方可是戰材昱,當初害的他和南初分開的幕後黑手!

「先生,想來應該沒有事情,三少昨晚出院,院長說過已經沒有問題,目前情緒非常穩定。」祝林嘗試緩和氣氛。

「不行!永遠,永遠不準去見戰材昱!」

「祝林,立刻安排一列警員守在那兒,沒有特殊情況,不準戰材昱出來!」陸司寒命令道。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種狀態正好可以形容陸司寒此刻心情。

南初原本想要勸勸,但是看到陸司寒這樣恐慌,只能按捺下來。

從前在W國學習時候,南初就曾聽過陸司寒六親不認,殘害手足,戰家二少目前還在監獄,三少囚禁精神病院。

後來認識陸司寒以後,南初覺得這些都是謠言,明明陸司寒對身邊好友非常和善。

但是現在南初心想,或許自己了解還是不夠透徹。

早餐在這種慌張氣氛當中結束,陸司寒回到書房處理事務,南初則在客廳收看電視節目。

等到早上十點,祝林彙報完畢所有事項下樓,南初一把扯過他的手臂,將他拉到沙發上面。

「夫人,千萬別拉拉扯扯,如果要被先生看到,指不定鬧出什麼事情。」祝林抗拒的說。

「和我說說,陸司寒和戰材昱究竟怎麼回事?怎麼就和仇敵似的?」

「留在司寒身邊幾個月的時間,感覺身邊都沒幾個要好親戚。」南初心事重重的說。

南初不想陸司寒過於孤單,兄弟姐妹就是應該相親相愛嘛。

不怪南初這種想法,生存環境不同,傅自橫對待南初非常疼愛,所以南初想著能夠撮合陸司寒與戰材昱和好。

「夫人,總之戰三少與先生就是八字不合,永遠無法和好。」

「這樣說就是不對,怎麼看你,根本沒有認真想過解決事情,而是逃避,這樣不行!」

「先和我說說,當年究竟怎麼回事,怎麼司寒這樣討厭戰材昱?」南初好奇的問。

祝林直接就從沙發起來,距離南初一米遠,說道:「如果夫人想要知道,不如親自去問先生,當時情況屬下不知。」

祝林說完,連忙離開,如果敢說出當年事情,先生直接一掌拍死自己都有可能!

「祝林,祝林!」南初氣的拍打沙發,想要追過去,但是手機開始震動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南初發現這是傅自橫號碼。

「哥哥。」南初輕聲喊道。

「知道我是你哥,看你在外面已經浪的沒點正形!」

「看來非要讓我親自過來一趟,帶你回去!」接通以後,傅自橫壓著怒意說道。

當年父親爆炸中身亡,傅自橫暗暗發誓,以後一定好好對待南初,但是並不是什麼都能妥協!

南初想要回到陸司寒身邊,傅自橫就是死都要阻止。

因為傅自橫知道,陸司寒就是南初劫難,只能帶來傷害!

「哥哥,其實是你根本不了解司寒,司寒很好,司寒昨天——」

「不用和我說些有的沒的,你們的破事,不想再聽!」

「總之一個禮拜以後,到機場接機。」傅自橫語氣強硬說道。

「哥哥,哥哥!」南初急的都要跺腳。

「南初,哥哥所有都是為你著想,至於為什麼不能讓你們在一起,如果執意想要知道,哥哥願意見面和你說說。」傅自橫掛斷電話,心中格外沉重。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整整四年,再過一個月就到父親忌日,是該過去祭拜祭拜,傅自橫這樣想。

南初看著掛斷電話,有種預感,哥哥抵達錦都,一定雞飛狗跳!

只是南初很快沒空再想這些煩心事。

時間來到十二月下旬,蘋果生日就在平安夜,這是南初與蘋果度過的第一個生日,自然是要慎重對待。

那段時間,南初幾乎都在外面,認真挑選送給蘋果的合適禮物。

平安夜這天,蘋果回到家中,徐管家跟在身後,手中拿著很多禮物。

「這些都是少爺同學送的,我們少爺在學院人氣十足。」徐叔笑著說道。

南初正在廚房,晚上由她親自下廚,此刻帶著圍裙,手中拿著鍋剷出來。

「我們蘋果真是厲害,待會我們一起拆禮物。」

「而且媽媽也有準備禮物給你。」南初笑著說道。

她的禮物,是她工作多年,自己積蓄買的,想想應該可以拿的出手。

說話間,最後的菜順利出鍋,女傭一碗一碗端著出來。

「噔噔噔,還有蛋糕,蛋糕可是媽媽親手做的!」

「或許媽媽是個蛋糕天才,明明就只做過一次,但是感覺非常順利!」南初吹噓起來。

捉鬼天師 陸司寒坐在餐桌上面,思緒回到從前,剛剛學習甜品時候,南初可是差點炸過書房。

想到這裡,陸司寒忍不住輕笑。

兜兜轉轉一圈,她能回到他的身邊,真好。

晚餐用到一半,南初將蠟燭插進蛋糕,點燃蠟燭,讓蘋果許願。

「媽媽,蘋果不許願,這種都是欺騙三歲小孩。」

「小不點,誰說不能實現,只要心誠一定可以實現。」南初戳戳蘋果額頭,說道。

蘋果被逼的沒有辦法,只能閉上雙眼,開始說出生日願望。

「昨天,后桌和我聊天,說他馬上就有妹妹,妹妹特別可愛,妹妹特別漂亮!」

「蘋果生日願望,就是想要一個妹妹!」 第859章蘋果真想換個爸爸

聽到蘋果這個生日願望,南初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

真是好死不死,怎麼剛剛自己非要讓他許願。

陸司寒聽到蘋果這個願望,簡直就要感動哭泣。

兒子長大一歲,果然懂事不少。

這個生日願望,自己必須幫他實現。

蘋果不知道兩位家長,心中什麼想法。

願望已經說完,蘋果睜開眸,沖著蠟燭『呼』的一吹,所有火光通通熄滅。

「生日願望,一定要快快實現!」

「媽媽,妹妹的事,就靠你了!」

蘋果說完,用刀叉取下一塊蛋糕,細細品味起來。

「蘋果,聽媽媽說,這種事情不能用來許願,必須要是自己的事。」

「這種事情怎麼不能許願,妹妹這件事情和蘋果息息相關,用來許願非常合適!」陸司寒連忙開口說道,不給南初任何逃避機會。

南初張張唇瓣,臉頰浮起兩朵紅暈。

這種尷尬,等到晚餐結束,終於有所緩解。

他們用過蛋糕,一家三口坐在客廳。

陸司寒在看新聞節目,南初陪著蘋果一起拆禮盒。

「讓我看看這個粉色禮盒,可能女生送的!」

「女生能送什麼禮物,洋娃娃還是巧克力!」南初興奮拆開禮盒,看到禮物愣住。

裡面是只兒童手提包,外面花紋是只黃雞,南初仔細打量,發現手提包是GUCCI年度最新款!

南初咽咽口水,不斷想著,這個只是個例,不可能每個同學都是非常有錢。

緊接著蘋果已經拆開一個藍色禮盒,南初連忙看藍色禮盒什麼禮物。

這次還好,只是圍巾而已,圍巾應該非常便宜。

只是看到售價,南初臉色再次難看起來,一條圍巾,居然售價將近五位數!

「少爺,權少禮物已經送到。」徐管家進來說道。

「給我看看!」南初忙不迭的說,這些同學通通身份金貴,喜歡攀比,權離亭肯定比較正常。

南初這樣想著,接過一張薄薄的紙,看起來。

「媽媽,權叔叔送的什麼禮物?」蘋果詢問起來,整年到頭,只有幾位叔叔禮物,讓他驚喜。

「輪船,輪船!」南初不敢置信的說,權離亭這貨,簡直將她這個親媽摁在土裡摩擦!

「這樣看來,盛叔叔送的肯定是直升飛機,真是無聊,沒有半點新意。」蘋果雙手捧住臉蛋,興緻缺缺的說。

「是吧,真是無聊,真是無趣……」南初說著慢慢後退,想要直接上樓睡覺。

精心準備禮物,居然連幼兒園同學都沒比過,還是不要送出比較好,免得丟人現眼。

只是南初剛剛走出幾步,蘋果目光已經盯在她的身上。

「媽媽的禮物,拿出來吧!」

「人家可是非常非常好奇媽媽送的是什麼!」 花落兩不知 蘋果笑眯眯的說。

「禮物……禮物媽媽不小心弄丟,過段時間補上。」

蘋果看著媽媽,怎麼看,怎麼覺得心虛。

究竟什麼寶貝,媽媽居然想著私藏!

電子廠里開始的愛情 蘋果這樣想著,直接撲上去,抱住南初的腿,自己搜查起來。

「不要,不要!」

「找到了!」蘋果在南初口袋裡面掏出一隻小小禮盒。

「不準看,不準看!」

「這是送給蘋果的,蘋果怎麼不能看吶!」

蘋果說著直接打開禮盒,禮盒裡面是紅繩,紅繩掛著鑲金蘋果。

南初想過很多禮物,最後送給蘋果紅繩。

因為想著紅繩趨吉避凶,消災免禍。紅繩掛著鑲金蘋果,因為兒子小名就叫蘋果,蘋果寓意平平安安。

只是南初沒有想到他們送的禮物,都是這樣高端,倒是顯得自己這個親媽不夠盡心。

「別看別看,還我。」南初不好意思的說。

「幹嘛要還給媽媽,這是媽媽送給我的,好好看!」

「這是今年,不對,這是以往四年裡面,收到最好的禮物!」蘋果將紅繩藏在身後,認真的說。

果然媽媽送的禮物與眾不同,不像他們都是世面上面普通貨色,尤其送包那個,帶著娘里娘氣,他才不要!

南初沒有想到蘋果這樣重視自己禮物,蹲下身,詢問起來:「真的喜歡,沒有敷衍媽媽?」

「真的沒有,媽媽幫我帶上。」蘋果伸出肉嘟嘟的手臂,說道。

南初非常認真幫忙帶上以後,蘋果看向陸司寒。

「爹地的禮物,在哪?」

「爹地可是最有錢的,不能小氣!」蘋果上前伸出手討要。

南初同樣好奇,陸司寒這樣財大氣粗,送的禮物肯定非常貴重,睥睨眾人。

「原本明天應該送你到盛叔叔那練拳擊,但是看在生日份上,讓你休息一天。」

「什麼,這算什麼禮物!」

「討厭,媽媽,爹地欺負人家!」蘋果雙手叉腰,氣呼呼的說。

一年一度的生日,居然都能這樣輕易揭過,有誰能比這個爸爸更加不盡心!

如果可以,蘋果真想換個爸爸!

但是這個想法,蘋果只敢心中想想,絕對不敢說出來,不然只怕生日這天,還要挨頓毒打!

蘋果剛剛想完,徐管家再次匆匆進入客廳,這次臉色有些沉重,同時捧著一個禮盒。

陸司寒微微皺眉,往年送給蘋果禮物就是這些人,怎麼這次多出一個。

「這個禮物誰的?」陸司寒詢問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