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聲點吧,這趙二寶不知死活,就算現在佔了便宜,以後肯定是要吃大虧的。”

“就是,就是,咱們還是別說話了,看戲吧。”

趙德彪氣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回頭望了趙天亮一眼。

趙天亮立即湊過來,小聲說道:


“叔你放心吧,我們家的人一直在趙二寶家門口守着,劉寡婦進去就沒出來,人肯定就在這傻子家呢。”

趙德彪點點頭,陰惻惻道:

“行,找不到人我可以推磨。”

“不過,要是找到人的話,我要執行族規,你和劉寡婦得脫光上衣,跪在祠堂裏叫我抽十鞭子,然後把你們兩趕出小河村,永遠別回來。你願不願意!”

這時,村長崔福站了起來,一臉爲難的對趙德彪說道:

“德彪,要不算了。”

“你跟趙二傻子計較啥啊,再說咱這族規,都廢除五十幾年了,現在是新時代了,不講究那一套了,你這是要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你給我起開。”

趙德彪一把把崔福推的老遠,大聲說道:

“他趙二寶既然敢做這不要臉的事情,難道還怕別人知道。”

“我就是要重啓族規,以正咱們小河村的風氣。”

“來人,給我搜。”

隨着趙德彪一聲大喝,趙天亮等幾個同族弟兄立即跑到趙二寶的家裏翻箱倒櫃的找起人來。

可是他們找遍了屋子的每一個角落,根本找不到劉寡婦的聲影。

趙天亮的臉刷一下白了,急的滿頭大汗,連聲道:

“怎麼會這樣,怎麼找不到了。”

“不可能啊,她明明沒出去。”

“再找找,你們再到處找找。”

幾個人又在裏邊來回找了幾遍,折騰了快半個小時,外邊看戲的村民都打哈欠了,還是沒找到。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趙德彪臉上的得意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憤怒和惶恐。

“怎麼樣,找到了沒用,要不要叫大家一起幫你找。”

趙二寶一臉揶揄的朝着屋子裏喊道。

他這麼一說,那弟兄幾個也不好意思再找了,低頭聳腦的走了出來。

“叔,沒找到!”

趙天亮走到趙德彪身邊小聲說道。

“廢物!老子的臉都被你們丟盡了!”

趙德氣急敗壞的大吼道,啪的一耳光就抽了過去。

然後,掉頭就走。

校花的透視高手 哎,趙德彪,你給我站住!”

趙二寶立即攔在了他的面前。

“你還有啥事,我回去等着看醫生呢,醫生說我血壓有點高,受不得刺激。”

趙德彪這老貨,直接開始沒皮臉的耍賴了。

其實就是希望趙二寶能給他點面子,裝個糊塗放他一馬。

不過,趙二寶可不吃他這一套,冷笑道:

“醫生沒說你有健忘症啊,剛說過的話,這麼快就忘了?”

“我剛說啥了?”

趙德彪臉皮一燙,硬着頭皮說道。

“既然人沒找到,你還不趕緊去村口拉磨去,在這磨蹭啥,難道咱小河村堂堂支書說的話,那是在放屁?”


“你要這樣,你說村裏以後誰還聽你的話!”

趙二寶大聲說道。

他現在智商也不低,口才那也是槓槓的。

“你……”

趙德彪頓時氣的臉紅脖子粗,憋了半天才咬牙切齒道:

“趙二寶,你不要欺人太甚!”

“別廢話,趕緊拉磨去!”

趙二寶面無表情,反正就是咬定青山不放鬆。

“好,好,趙二寶,你有種!”

“你給我記住了,今天你叫我當驢拉磨,他日我必叫你當狗吃屎。”

“咱倆這仇算是結下了。”

趙德彪被逼的沒辦法,當衆和趙二寶撕破了臉,丟下這句狠話,掉頭就走。

“趙二寶,你給我等着吧。”

趙天亮等弟兄幾個威脅了幾句,也跟着跑了。

村上的人大部分都走了,倒是有幾個年紀大的大叔,過來勸了趙二寶幾句,勸他爲人不要太剛強,明天好好去給趙德彪道個歉什麼的。

趙二寶嘴上說着謝謝,其實根本沒把這些話當回事。

趙德彪家的人以後要 繼續在村子裏橫行霸道,還不一定誰吃虧呢。

在送走所有人之後,趙二寶連忙進屋把劉寡婦從牀底下拉了出來。

劉寡婦驚魂未定,拍着胸口道:

“剛纔可真嚇死我了,那幾個兔崽子明明看到我了,卻跟沒看到一樣。”

“他們眼瞎,被我打成腦震盪了,視力模糊。”

趙二寶淡淡說道。

劉寡婦倒也沒糾纏這事,只是不停催促:


“趙二寶,你快去看看,外邊還有人嗎?我得趕緊回去了。”

“以後,可不敢再來你家吃飯了,太嚇人了。”

趙二寶出去轉了一圈,發現已經沒人了,便叫劉寡婦出去,劉寡婦還是不敢,硬要趙二寶想個辦法送她回去。

趙二寶沒辦法,只得拉了一車子的稻草,叫劉寡婦藏在稻草裏在村裏轉了一圈,然後找了個沒人地方叫她下去了。

折騰了這麼久,趙二寶也累了,倒在牀上呼呼大睡。

迷迷糊糊,趙二寶聽到有人在牆外喊自己:

“趙二寶,趕緊的,有人在徐桂她家鬧事。”

“把咱村長都打了,你趕快去看看吧。” “啥,村長被人打了,快去看看。”


趙二寶跑到門外,看到是村裏的劉鐵柱,二話不說,拉着劉鐵柱的胳膊就往徐桂家跑。

趙二寶趕到的時候,看到村長頭上貼了個紗布,捂着腦袋坐在徐桂家大門外邊。

幾個村民正圍在身邊小聲議論着什麼。

“誰打的?”

一看村長被人打成這樣,趙二寶當時就怒了,走過去大聲問道。

村長是他在村裏最敬佩的人,從小就照顧他,算的上半個爹了。

“二寶來了啊。”

村長擡頭看他一眼,唉聲嘆氣的說道:

“你快進去看看吧,老徐家出事了,上次還說把他閨女徐桂許配給你呢,你趕緊去幫幫你未來老丈人。”

“不過,你可記住了,千萬別動手打人,今天這事不是打人能解決的。”

“到底是啥事?你都被人打這樣了?我爲什麼不能打他們?”

自從吃了大力果,趙二寶脾氣也跟着長了,最見不得有人欺負小河村的人。

“唉,老徐被人坑了,借了高利貸,人家現在上門逼債呢。”

“是呀,那夥人老兇了,老徐拿不出錢,就要拉他閨女去縣城KTV上班還錢。”

“還說他們上邊有人,告到中央去他們都不怕。”

村民們七嘴八舌的議論着這事,趙二寶也聽了個大概。

原來兩個月前,老徐他爹病了,急用錢就跑親戚家借錢,結果被他親戚家侄子給坑了。

他侄子徐小川也是出了名的遊手好閒二桿子,說是認識朋友能貸款。

老徐急用錢,沒多想就去了,還真給貸下來了,貸了五千八,就是利息有點高,三分利。

老徐尋思家裏還有兩頭牛,賣了也夠還賬了,就匆匆簽了合同。

誰知那是兩份合同。


上邊寫的是月息三分,下邊寫的是日息三分,而且還帶利滾利。

老徐沒仔細看,就全給簽了。

結果人家上門一要債,老徐傻眼了,短短兩個月,連本帶利滾到五萬八,翻了十倍。

這把老徐一家人逼的差點上吊,東拼西湊湊了兩萬,先把要賬的打發走。

結果,這個月又來了。

一問,還差五萬八,前邊那兩萬,直接打水漂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