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在搞什麼陰謀啊!

我怎麼不相信我的眼睛呢?!

像是察覺到有人偷窺,林晉楓微微側過頭就看到我。

在看到我的那一剎那間,他臉上的溫和神情以及那抹若有若無的微笑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真是一朵高嶺之花啊!

尼瑪!

勞資很不爽!

你丫的對一隻貓那麼溫和,笑的那麼蕩漾貓心,笑的那麼溫暖輕柔!

為毛一轉頭看到我你丫的就冷冰冰的啊!你到底是有多嫌棄我啊!在你心中我到底是有多可惡啊!!

你丫的還能更冷清一點嗎?!

你能不能不要板著臉啊!

你造你板著臉會讓人很不爽嗎?!

整天板著臉,是不是誰欠你錢啊!!!

還有,你這張臉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欠揍啊啊啊!

我覺得我應該搶救一下這少年,「請問,您……沒事吧?」

騷年!你腫么了,擼貓這種事不像是你能做出來的啊!

你腫么了,葯不能停啊!你是受到什麼打擊了嗎?

林晉楓冷冷看了我一眼,道:「看到什麼,不許說出去。」

我的第一反應,莫非林晉楓真的被什麼奇怪的東西附身了?

不然,無法解釋為啥素來裝逼冷淡的他會擼貓。

我:「我問你一件事,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哪兒?」

林晉楓:「不記得。」

我:「為啥?」

林晉楓:「一些無關緊要的事無需記住。」

我心中有了一個猜測。

林晉楓你丫的肯定是被什麼厲害的東西附身了吧!

連我們第一次見面都不知道在哪兒,肯定是的。

我匆忙找借口離開,道:「要下雨了,我回去開煤氣了。」

林晉楓:「……兩者有關係嗎?」

我:「下雨和開煤氣是沒關係,只是我覺得我需要吸點煤氣平復一下我的心情。」

o( ̄▽ ̄)d

勞資真的找不到回去的借口啊!所以瞎說一個怎麼樣!

***********我是快樂的分割線*************

回到家之後,我左思右想,打電話給林靜怡。

我:「你家哥哥最近有沒有是沒不對勁的地方?」

林:「沒有,作業還是幫我做,回來還是幫我買我最愛吃的炸雞。」

我:……!!!

卧槽!

你丫的作業居然是你哥哥幫你做的!

你就這麼告訴我真的好嗎?

你不怕我告訴你們班老師嗎?!

還有『作業還是幫我做』這個還是是腫么回事啊!莫非你的作業一直都是你哥哥幫你做的啊!

淡定淡定!

冷靜! 一念至情深 重點不是這個!

重點是林晉楓的人身安全啊喂!

我:「你有沒有想過,可能有一隻什麼東西附在你哥哥身上啊?」

林(冷笑):「怎麼可能!哥哥怎麼可能被東西附身啊!哥哥可是驅魔人,邪祟見到他躲還來不及呢!」

你那不屑的冷笑是腫么回事?

你對你哥哥實力的信心是從何而來的啊!

這一路走來難道你還沒看清你哥哥的實力嗎?他打了那麼多的架,哪一次他打贏了啊?他一直都是被吊打的好不好!

所以你對他實力的信心到底是從而何來的啊!我很好奇啊!

我:「那就奇怪了,我今天見到他抱著一隻貓,那眼神溫柔的令我毛骨悚然啊!」

林靜怡沉默半分鐘,然後一字一字的問:「你看到了?」

我:「……」

林靜怡:「哎!怎麼是你這傢伙看到的啊!老天不公啊!」

我:「……!!!」

你們這對兄妹到底是有多嫌棄我啊!

什麼叫怎麼是我看到的啊!

我看到就這麼令你們不爽嗎?!

林靜怡:「聽著,我馬上去你家找你,等我。」

我嗯嗯一聲,掛了手機。

過了一會兒,林靜怡真的來了。

她來就來唄,還提著一把劍。

顏直高客氣道:「啊呀,大家都是朋友,來就來唄,還帶什麼禮物啊。」

我:「……!!!」

真虛偽!

我腫么覺得顏直高似乎歡迎的不是林靜怡,而是林靜怡的禮物呢!

林靜怡毫不客氣道:「別誤會,這是月華劍,用來除邪祟的,不是禮物。」說完林靜怡又看了看顏直高和小顏巴,轉頭問我道:「你家剛好有兩個邪祟,要不要我順手幫你除了?」

小顏巴:「兩隻邪祟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

我:哈哈哈哈哈!大王您照照鏡子,你就是兩隻邪祟中的一隻啊!

顏直高:「你能把月華劍拔出來嗎?拔都拔不出來還說什麼除邪祟啊!等等,你今天提這劍來幹嘛的?難道真的是來除邪祟的?不會吧……我沒做什麼對不起你們的事情吧……」 林靜怡沮喪的坐下,道:「沒想到你們居然都看到了……哎……」

菇涼你嘆個毛線的氣啊!

還有我們都看到了啥?你說說看,我怎麼不知道啊?

看到林晉楓擼貓的只有我一個人好不好!所以你說的『你們』是腫么回事啊!

林靜怡接著道:「你們看到的沒錯,我哥哥確實喜歡擼貓。」

小顏巴:好驚悚……林晉楓不是那位冷清到非常非常非常欠扁的高冷騷年嗎?他怎麼會擼貓!菇涼你確定他是在擼貓嗎?他不是在研究如何宰了貓嗎?

顏直高:Σ(дlll),我知道了什麼大秘密!!林晉楓居然會擼貓!擼貓!如果到了這兒林晉楓高冷的人設也特么崩了啊!!

我:( ̄▽ ̄)~*

林晉楓喜歡擼貓是個機密嗎?!

菇涼你的意思是這樣的吧,沒錯吧!林晉楓擼貓是個機密吧!

可是你親口告訴了這兩貨啊!這樣真的好嗎!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還有你口中的『你們看到的沒錯』這個你們是腫么回事啊!明明只有我一人看到好不好!

菇涼我有幫你家哥哥保密的啊!

待會兒你家哥哥問起來,別說是我把他秘密說出去的啊!菇涼是你自己親口說出去的啊!

我淡定自如,問:「他為什麼喜歡貓?」

林靜怡哭喪著臉,道:「都是我做的孽啊。」

顏直高笑眯眯的說:「你做了什麼,快說出來,讓我們幾個開心一下。」

林靜怡嘆了口氣,道:「這得要從小時候說起來。」

某天,小林晉楓睡懶覺,不肯起去上一年級,還在讀幼兒園大班的小林靜怡做了一件讓她後悔一輩子的事情。

那就是她把一隻路邊拾來的小野貓塞進林晉楓的被子里,林晉楓睡醒起來看到自己被子里有一隻貓很驚訝,林靜怡就說這隻貓是林晉楓生下的。

小林晉楓掙扎很久,不可能,他不可能生下這種傢伙的,於是他去找他父母,他父母也逗逗他,紛紛點頭說是他生下來的。

於是,小林晉楓相信了,並默默發誓,以後只要有他一口吃的,他絕對不會餓著自己生下來的這隻貓!

於是林晉楓成了一隻高冷的貓奴……

林靜怡膽戰心驚道:「要是妖怪知道我哥哥很喜歡貓的話,那就是大事情了!到時候要是有一些貓妖打不過我哥哥賣萌可怎麼辦!我哥哥肯定沒有抵抗力的啊!接著我哥哥就會輸掉,就會被妖怪們圍攻,我們林家敗了,這會砸了我們林家盛唐除妖司的招牌啊!我們會對不起列祖列宗啊!」

顏直高:「不用擔心,林家的招牌早就被你們這對本事不大的兄妹砸了!你們現在已經對不起列祖列宗了!而且就算貓妖不賣萌,你哥哥也未必能打贏啊!」

我慎重的點頭,道:「這件事確實不能傳出去。知道之後,林晉楓高人的形象難免會崩塌,以後你們除妖的生意就不好做了。」

小顏巴猶豫一下,道:「可是,我聽人家說現在林家除妖的生意一直都是在虧錢啊。」

顏直高點頭,道:「對啊,這生意不如不做好了!除妖一直虧錢,你們不如專職做主業房地產好了。 情到深處是救贖 而且我感覺就算林晉楓高人的形象崩塌了,也沒什麼影響吧!他本來就不算是高人啊,總不能虧的錢再多了吧!」

林靜怡忍不住怒道:「我們家主業不是房地產,是除妖,副業才是房地產!就算一直在虧錢,也不能荒廢了林家的招牌!」

我面色不變,問:「我有一個疑問,你今天來,為什麼帶月華劍?」

林靜怡以一種極度不識相的眼神瞅了我一眼,道:「為了用行動告訴你們,你們若是不保守秘密,便會猶如此蘋果!」

說完林靜怡一手扔茶几上的蘋果,接著月華劍一打!

這就有點尷尬了……

蘋果並沒有被切開……

非但沒有切開,還砸了林靜怡一臉。

不知道怎麼的,我看到刀工不佳的林靜怡,不由得擔心起除妖司的未來……

喂喂,你們除妖司讓這種傢伙當司主真的沒關係嗎?

我作為外人我都是很憂心忡忡啊!

顏直高善意提醒道:「那個,你月華劍沒拔出來,所以是砍不到蘋果的。」

我今天新買的蘋果啊!

林靜怡你為啥不挑那個小一點的蘋果呢!

為啥要挑最大最紅的蘋果呢……

林靜怡拿起蘋果,狠狠咬了一口,道:「你們不要在意這些細節,總之你們不幫我哥哥保守秘密的話,那就是與我們整個林家為敵!造嗎?」

我〒▽〒

我冤枉!

我有幫你家哥哥保守秘密啊!

我從來沒告訴別人你家哥哥喜歡貓啊!

反倒是你,是你親口告訴小顏巴和大王你哥哥喜歡貓的啊!

所以你完全沒必要威脅我們啊! 神祕老公,我還要 你自己好好保密就可以了啊!

顏直高眼睛陡然亮起來,道:「這麼說,你們林家會不惜一切代價讓我不要把這個秘密說出去!」

林靜怡嘎嘣嘎嘣的咬著我買的最大的那個蘋果,道:「沒錯,你說吧,你們有什麼要求就提,反正我們林家有的是錢!」

好豪爽!

這種勞資有錢勞資了不起的既視感是腫么回事啊!

你們既然這麼有錢,那下回我請你們幫忙的時候能不能不要收錢啊!!

每回都收一千塊,嚶嚶嚶!人家很窮的說!

我冷冷淡淡的哼了一聲,面無表情道:「我們豈是那種趁火打劫的小人。」

嗯嗯!

這等違心的話說出來,我都替自己感到臉紅!不過這種話一說出口,我就覺得我的逼格越來越高了,看來我裝逼真是越來越熟練了!

現在我打不過你們,就暫時不趁火打劫了,等我能打過你們,哼!到時候我請你們幫忙你們不給我打個五折,我打死你們!!

小顏巴烏黑的眼睛亮起來,神情篤定,用一種被鼓舞被激勵的眼神看著我,情真意切道:「顏漠果然是這樣。」

我擦!

這個果然是腫么回事啊!

在你心中我到底是什麼樣的啊?

我這算是裝逼裝的太成功,太深入人心了嗎?! 還有我到底鼓舞你激勵你什麼了?我特么腫么一頭霧水啊!

顏直高微微一笑道:「林家會不惜一切代價叫我保守秘密……我好像發現了一條發財的道路!」

林靜怡立刻抱著劍冷冷的盯著顏直高。

握了個大草!

鳳隱天下:邪帝你別狂 腫么回事!顏直高你發財的道路腫么看起來很危險呢!

您不怕林家分分鐘滅你滿門嗎?!

怎麼看你發財的道路都是沒節操的吧!你造敲詐別人是很無恥的嗎?!

你發現的不是發財的道路好不好,你發現的是死路吧!是找死的道路啊!

顏直高嘀咕道:「大夏天真熱啊,要是有人請我去海灘度假就好了。天一熱我就容易犯糊塗,一犯糊塗我就可能說出什麼不該說出的秘密。」

魂淡啊!

你丫的不要趁火打劫啊!

兄弟你要不要這麼沒節操啊!

你這是紅果果的威脅吧!威脅吧!你當心林家的人分分鐘過來砍死你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