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

“我喊李婉淑叫姐姐算不算?”

卓景寧刮刮小狐狸的鼻子,“這個應該獎勵你,來,讓我親一口。”

“不要。”小狐狸用小手撐開了卓景寧的腦袋,不讓他親。卓景寧也不用強,他不敢,這肩膀可還疼着。哪怕是他強化了七次的體質,在小狐狸的牙齒面前,也還是不堪一擊,一咬就破。

或許,他強化體質三十次後,才能無視,到時候……

“你想幹嘛?”小狐狸忍住了再咬卓景寧一口的心思,她剛纔把卓景寧的心思完全讀透了,這讓她又氣又惱,但又有幾分歡喜。

因爲按照卓景寧的心裏想法,她以後絕對是卓景寧的正宮娘娘。

沒辦法獲得鬼神之位,小狐狸就熄了獨佔卓景寧的心思,在她眼裏,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她只要正室之位就好。

只不過,越容易得到的,就越容易不珍惜。

所以,她才一直吊足了卓景寧胃口。

“想是想,怕你再咬我。”卓景寧很老實的說道,只是這麼一本正經的話,卻讓小狐狸忍不住錘了卓景寧一下。

卓景寧悶哼一聲,這一下還挺疼的。

“你疼嗎?”見到卓景寧這樣,小狐狸急忙問道,精緻的小臉上有着幾分焦急之色,卻更添了幾分魅力。

卓景寧看着她:“不疼。”

“這裏不疼?”小狐狸揭開卓景寧肩膀上的衣物遮擋,被她剛纔一咬,只是絲綢製成的衣服,哪裏扛得住?早就破了。

然而小狐狸揭開衣物,卻看到卓景寧的肩膀上,幾道血痂正在脫落,根本沒有傷勢。

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她曾經看到過的,出現在卓景寧身上的蛇紋。

眼珠子一轉,小狐狸看向了卓景寧的另一邊肩膀,然後一口咬上去。

“你幹嘛?”卓景寧大叫。

“左右要對稱纔好看。”小狐狸悶聲悶氣的道,她已經開始咬了。誰讓卓景寧這一身穿着,加上鬼鬼祟祟的樣子,擺明是要去偷情幽會?儘管認同卓景寧三妻四妾,但當着她的面去找女人,小狐狸還是很不開心。

“給我鬆嘴,你個強迫症患者!”

……

強迫症患者真的惹不起。

揉着肩膀,卓景寧很慶幸,自己及時解釋清楚,他爲什麼打扮的花裏胡哨,行爲舉止卻又鬼鬼祟祟的。

“真的?”

“確定一定以及肯定……是真的。比真金白銀還真!”卓景寧就差賭咒發誓了。

“那個女鬼爲什麼要對你這麼好?”

“正因爲奇怪,我才赴約啊!”卓景寧坦然道,湘裙的姐姐也是女鬼,但卻對他出奇的好。

他因爲意外將觀想法同推進一層,獲得更深層次的觀想法,由“如是我聞”上升到“大威天龍,世尊地藏,般若波羅蜜”,但也在修成之時,將晏仲一家,殺了個乾乾淨淨,這完全就是觀想法的餘威。

不僅是晏仲一家,還有附近三戶人家,只要在一定範圍內的,無論是人,還是牛羊馬狗等,全部七竅流血而死!

池塘裏養着的魚,也是一條條肚皮朝天,漂在水面上。

這觀想法的兇惡程度,遠遠超出卓景寧的想象,有了幾分鬼劍纔有的威勢。

不過也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死的人太多了!

便是鬼怪害人,也不可能一下子殺人。哪怕卓景寧有着官身,也很麻煩,之後是湘裙的女鬼姐姐,幫卓景寧清除了不良影響。

然後,這一天,那個走陰人範七的狐朋狗友再度送信過來,是湘裙的女鬼姐姐邀他一見。

只不過邀請他去的地方不太方便。

晏仲大哥一家故去後,遺留下的府邸。並且約定的時間,還是三更半夜。卓景寧只好小心翼翼的過去。

免得生出一些不必要的事端來。

他在此地停留,只是爲了兩個女鬼的加成而已。

“我也要去。”小狐狸道。

“你躲藏在暗處,這個女鬼不簡單,我一個人去,沒準能知道她的真正意圖。你在的話,她會忌憚。”卓景寧想了想後說道,小狐狸很強,這點毋庸置疑,畢竟是曾經爭奪鬼神之位的“皇子之一”,如果小狐狸在,湘裙的女鬼姐姐,自然是顧忌,然後這一次相見,也就變得雲裏霧裏,再難尋真相了。

“好的。”小狐狸一副我是乖寶寶,我很聽話的樣子。

卓景寧揉着肩膀,看也不看她一眼。

誰家乖寶寶咬人的?

然後,卓景寧就被咬了。

小狐狸準確的讀到了卓景寧的心理活動。

卓景寧一臉無辜,莫名其妙的幹嘛突然咬他?算了,也就一盞茶工夫便恢復了,卓景寧也就懶得計較了。

還是去見湘裙的女鬼姐姐要緊。

這個女鬼太奇怪了……

沒有所圖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有所圖,那麼……沒準能夠讓他有意外之喜呢?

比如說,懲戒+1。

小狐狸現在可是在呢!

夜色昏沉,卓景寧步行前去,小狐狸則悄悄跟在他後頭,兩人隔開一段距離,並不緊挨着。很快的,卓景寧就到了地頭。

這是一座已經很久沒人住的宅子,不算荒廢,但也落滿了灰塵。這大門口,有這一層蛛網。 這地方一看就不是什麼善地,一家人全死了,誰敢靠近?卓景寧伸手打落一些蜘蛛網,幾隻蜘蛛頓時掉落在地,然後快速跑來,卓景寧這才推開門,沒有進去,反而後退兩步。

一陣響動,落下大片的灰塵,還夾雜着一些似乎蟲子屍體、枯枝敗葉的東西。

卓景寧緩緩走進去,左右打量。

不是密封環境,除了沒有人氣外,這宅子內的空氣很清新,也沒有水汽發黴的味道,甚至柱子上,還散發着被太陽暴曬後殘留下來的獨特氣息。

“夫人,卓某來了。”

卓景寧出聲道。

一聲落下,沒有聲音迴應他。

卓景寧很耐心,他一言不發,站在原地等待着。

過了一會兒,大概有半柱香的功夫,一陣冷風吹來,絲絲涼意不明顯,卻叫人一瞬間脊背上毫毛豎起。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一盞鬼火燈籠,晃悠悠出現在卓景寧視野當中。被一隻過度白皙的手握着,在搖晃的鬼火照耀下,一張蒼白的美人面容也帶上了幾分綠意。

“見過夫人。”卓景寧立馬見禮。

“卓大人不必多禮,你我也不是第一次見了,也算是熟人。”提着鬼火燈籠的,正是湘裙的女鬼姐姐。

“上次的事情多謝夫人了,如果沒有夫人,卓某現在還麻煩纏身。不知夫人有什麼需要卓某效勞的地方,卓某一定竭盡全力。”卓景寧說道。

“舉手之勞罷了,哪怕沒有我,卓大人有官身在,他們也奈何不了你。”這女鬼笑道,一張臉龐笑靨如花,目光始終在卓景寧身上打轉。

這讓卓景寧不由眉頭一挑,這女鬼的目光,怎麼看起來這麼熟悉?

有種奇怪的似曾相識感。

“卓大人,想你一表人才,這旅途勞頓,難免寂寞的吧?妾身也不用你拿什麼來答謝,只要你和妾身來一場露水情緣便可。”這女鬼說着,就已經走到了卓景寧面前,目光已經不加掩飾,甚至忍不住把手摸到了卓景寧身上。

卓景寧:“……”

原來這女鬼是看上了他?

也是,湘裙那般性子,這姐姐多半也是如此。哪怕她生前不是這樣,但死後多年,性情變化也是正常。

再者說,這男女之防,禮教規矩,清廷可是森嚴無比。

有壓迫便有反抗。

這女鬼死後一下子放飛自我,難免會變成現在這樣。

這女鬼逼上前,小狐狸就在附近,卓景寧立馬一本正經的退後,“夫人,卓某生平不二色,家有妻室。”

“卓大人這樣,未免是太不近人情了。不過你今日來了,不從也得從。老孃看上的男人,哪怕那死丫頭和老孃爭搶,也從沒落空過。”這女鬼這會兒完全不掩飾自己了,自我稱呼一度從我,變成妾身,到現在是自稱老孃。

她伸出一手,過度白皙的手掌上,隨着五指撐開,五道漆黑如墨的鬼爪探了出來。

她朝着卓景寧逼近。

卓景寧於是雙手合十。

“如是我聞。”

四面八臂的金身佛像出現。

“大威天龍,世尊地藏,般若波羅蜜!”

彷彿是怒目明王,那一個鉢盂倒懸,放出一道金光。

這女鬼的鬼爪頓時猶如冰雪消融般,她慘叫一聲退後,不敢靠近被金光所籠罩住的卓景寧。

方纔被佛像金光照到的不只是她的手掌,此時她身上出現了一大片焦黑之色,這全是被金光所傷。

一半美嬌娘,一半卻是駭人的焦黑屍體樣。

好不瘮人!

女鬼扭動着退後,她很痛苦,這一片焦黑之色有些古怪,她身具蛇紋,加上到了她這種程度,即將成爲血光之災化身的大凶鬼,本該是快速恢復,但不知爲何,在這一片焦黑之色中,卻又出現了二次傷害,極大的延緩了她的恢復速度。

甚至讓她的鬼體都有些分離感。

卓景寧沒有遲疑,他擡手揮劍。

一道黑影閃過。

是鬼劍。

此時天色昏沉,不見月光,骨質鬼劍卻是無法現出寒光來。

但威力不減。

這女鬼再次被傷到。

只不過這鬼劍之傷和如是我聞觀想法造成的傷勢有些不同,鬼劍之傷,儘管也不輕,但女鬼呼吸間就恢復了!

卓景寧也是這時候才留意到自己的觀想法,居然對這女鬼的自我恢復能力有減弱效果。

而這時,跟在卓景寧身後的小狐狸出現了,她一現身,就是伸出一手,與女鬼方纔一般,一隻白嫩小手顯化狐爪,一爪子拍在女鬼身上。

鬼術力量本就能遏制鬼怪的自我恢復能力,而褪去人胎,徹底化作九尾狐的小狐狸,這一爪子下去,所造成的傷勢,比卓景寧的觀想法和鬼劍造成的傷勢還要大,一下子就把這女鬼打成了重傷地步。

卓景寧趕緊按了一下懲戒。

“擊殺難纏鬼怪,夜遊神晏徐氏,體質+1。”伴隨着懲戒的聲音出現,女鬼已然被懲戒完全抹殺掉。

卓景寧忍不住低吼一聲,這是突然出現的強化力量造成的。

小狐狸看着卓景寧,此時的卓景寧,在她眼中,已經是渾身上下遍佈蛇紋。這種蛇紋猶如一條條黑色小蛇,在卓景寧身上不斷遊走。

一條黑色痕跡,連接着一條黑色,彷彿活物!

國民男神是女生:惡魔,住隔壁 但仔細看時,小狐狸又隱隱覺得這不是蛇紋。因爲那些黑色痕跡,看起來不像是小蛇,在蛇腹部居然生有四爪,頭部還有兩個奇怪的角。

不過卓景寧的強化很快,這些狀似蛇紋的東西,轉眼間就消失不見,讓小狐狸看不到了。

卓景寧雙手忍不住握拳,這第八層疊加的懲戒加成,讓他的體質更加強大,目前的力氣,居然有些接近蛇級鬼怪了。

“第九層體質加成,或者第十層體質加成,光是附帶的力氣增幅,就能讓我媲美蛇級鬼怪了。”

凡人對抗鬼怪最無力的地方,除了神祕詭異、威力巨大的鬼術外,便是鬼怪身上的恐怖力量!隨手揮出,便能生出沛然大力,將一個成年活人給甩飛出去,生死不知。

而這,只是普通鬼怪的力氣而已。 卓景寧回過頭,卻看到小狐狸睜着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盯着他,不由奇怪,隨口問道:“怎麼了?”

小狐狸眨了眨眼:“你什麼時候學會的第二種滅殺鬼怪的祕法?”

滅殺鬼怪的祕法?

第二種?

卓景寧愣了一下,就立馬反應過來。小狐狸說的是他的觀想法,至於她認爲的第一種滅殺鬼怪的祕法,無疑就是他的懲戒了。

“滅殺鬼怪的祕法,有嗎?”卓景寧卻沒有先回答,而是這樣問道。

“有啊,不過因爲鬼神不喜,都消失了。”

“鬼神不喜,都消失了……”卓景寧重複着呢喃了一遍,他想起懲戒當初對聊齋世界的形容,神祕莫測,詭異無比。

“喂!”小狐狸看着卓景寧發呆,小手在他面前使勁揮了揮。

“這個,就是我所學的觀想法進階而來。”卓景寧道,剛纔他的觀想法,他看的清楚,的確是讓這位夜遊神的恢復速度變慢了。不過觀想法扼制的恢復速度,遠沒有小狐狸那一爪子厲害,如果沒有小狐狸的一爪,他還需大費周折才行。

“觀想法?”小狐狸眼珠子一轉,她從打聽過卓景寧的祕密,就算知道了也裝不知道,就像是卓景寧,明明清楚她是鬼怪,但從來不探聽她。

便是試探,也只有一次。

那一次她母親讓卓景寧帶着她離開那一座雨胡觀,觀察她身後的尾巴,那一次她遮掩了過去。

小狐狸沒有再問,她選擇讀心,發現還真是觀想法,從一座寺廟裏隱藏的鬼怪老僧身上得來。

而且那一次傳法,也是被動傳法。

那鬼怪老僧進入卓景寧夢中,不斷出現,最終在卓景寧回答出鬼怪老僧想要的答案後,得到了這一篇邪佛觀想法。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