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卑鄙無恥!想贏得比賽,也想個好一點的招數啊,你這招數也太下三濫了!墨沉皓,即使你贏了我也不服!”

林六六大聲抗議,汗毛頂起,如果有帽子肯定能頂起來!

“我們有約定不許使用下三濫的手段嗎?”

這還需要約定嗎?太無恥了!

林六六覺得墨沉皓整個人都在嘲笑她,連臉上的肌肉在嘲笑她,他那麼俊美的面孔怎麼可以有魔鬼的紋理?

墨沉皓雙腿一轉,下榻,拉了拉身上的西裝,將手臂一彎,等待葉美妍來勾住。

葉美妍本來還沒有吃飽,見大表哥不吃了,趕緊也不吃了,爬下黃金榻,將白皙的手腕往他臂彎裏一伸,揚起驕傲的下巴,朝林六六使勁地顯擺了一下。

兩人手挽着手,才子佳人一般走出去。

林六六望着兩人的背影,兩隻眼睛灼燒出兩道火焰,心裏冒出一個強烈的意念:墨沉皓,等我撲倒100個男神,我就成立一個男神總裁班,天天跟他們混一塊兒,我氣不死你! 下午1點鐘,墨沉皓挽着葉美妍出現在記者招待會上。

幾百家媒體一擁而上,閃光燈亮瞎了他們的眼。

“請問墨沉皓先生,林女皇在您酒店內盜竊40萬食材一案是否屬實?”

“此事已交由警方處理,暫時不便透露。”

“請問墨沉皓先生,外界猜測,40萬對您來說不過毛毛雨,您之所以爲此大動干戈,是因爲您想甩掉林女皇,另結新歡,您對此怎麼看?”

“我跟林小姐的關係並非像外界猜測的那樣,事實上,我跟遠房表妹葉美妍小姐從小一塊兒長大,相處十分融洽。”

“啊?您說的葉美妍小姐就是您身邊這位美女嗎?”

“是的,她是葉氏集團的千金。”

“可是墨沉皓先生,早在四年前,您就跟洛氏家族的洛雅小姐訂婚了不是嗎?”

墨沉皓鄭重其事地宣佈:“我墨沉皓將會跟洛雅小姐解除婚約,重新考慮婚姻大事。”

這一番言論一出,輿論一片譁然。

洛氏股票大跌,葉氏股票大漲,墨沉皓一句話,全球股市大變遷。

兩個小時後,天空中出現驚人的直升飛機羣。

幾乎同時降落在月光寶盒酒店天台。

那煙塵,席捲半座城市。

一間寬敞明亮的會客廳內。

天花板上吊墜着龐大的水晶燈,璀璨的光芒閃得像鑲嵌了鑽石一樣華麗。

牆壁上幾幅大尺寸山水畫彰顯大好河山的恢弘氣勢,看得出那是當代國畫大師傅抱石的業餘作品。

畫幅下,靠牆整齊地排列着幾張氣派的鵝黃色鴕鳥沙發。


墨沉皓坐在厚實的真皮座椅上,喝着茶,悠閒地等待大人物的到來。

在新聞發佈會之前,他就把手機關閉了。


幾大家族的人聯繫不到他,估計急得都原地爆炸了吧?

不知道誰是第一個衝進來興師問罪的人?

葉美妍坐在一旁,滿臉喜悅,又戰戰兢兢,心有所懼。

墨沉皓的表白來得太突然,讓她一時難以消受。

她一邊沉浸在幻想中,一邊又擔心這個夢會突然醒來。

“大表哥,我有些害怕……”

墨沉皓敲着手指頭,彷彿在茶杯上彈鋼琴,俊朗的臉上泰然一笑,“妍兒別怕,有我呢。”

——董事長駕到!

外邊的勤務兵大聲喊道。

況!

門被踢開了。

首先闖進來的人是父親墨雲濤。

一身唐裝,拄着一根銀色龍頭柺杖,一瘸一拐地走進來。

本該氣定神閒,涵養甚好的喝喝茶,養養魚,誰料想混蛋兒子對全世界發表了一通混蛋言論,他哪兒還坐得住?

小時候那個乖巧懂事的兒子去哪兒了?

是誰讓他變得如此叛逆,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他以爲是最近出現的林六六,沒想到竟然會是葉家的女兒!

五十多歲的墨雲濤渾身帶着三丈高的火焰,幾乎肉眼都能看得見它燃燒得有多麼熾烈。

他的腿早年間被仇敵追殺時中過一槍,但依然邁得十分有力。

他柺杖一指,十分厭惡地對着葉美妍,“你出去!”

“大……大姑父……”葉美妍嚇得腿軟。

“出去!”

葉美妍屁滾尿流地逃出去。

“爸,您來了……”墨沉皓微笑着迎接父親。

邦邦邦!

墨雲濤用柺杖敲打會議桌,厲聲道:“孽子,你告訴我,你究竟想幹什麼?”

“解除婚約。”簡潔明瞭的表達。

“不行,你跟洛雅的婚約絕對不能解除!”墨雲濤斬釘截鐵。

“如果我非要解除呢?”墨沉皓毫不退讓。

你!墨雲濤氣得臉成絳紫色,舉起柺杖要打人。

但剛要打下去,望着兒子那張跟他早逝母親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面孔,又打不下手,他漸漸地放下柺杖,心也隨之柔軟下來。

“好吧,如果你非要娶葉美妍,爸爸可以答應你,兩個都娶,洛雅做大夫人,葉美妍做二夫人。”

咯!這都什麼年代啦,還二夫人!

“爸,您是不是忘了,就是因爲您娶了二媽,我媽才氣得病倒,早早地就離我們而去,我絕不可能娶二房,這輩子我只會對一個人好!”

墨沉皓想起自己小時候母親躺在病榻上的情景,心裏升起一絲絲傷感,因爲這件事,對父親的埋怨也一直未能放下。

“你,爲什麼要提你媽?你知道那是我的心痛,你就是想借此來打擊我是不是?你這個孽子!”

墨雲濤捶着胸膛,做心臟病發倒下去狀。

墨沉皓嘴角一抖,裝的吧?

不過想到父親腿上受過槍傷,可能站立不穩,不管真假,先服侍好老爺子再說。

求人要有求人的樣子。

“爸,爸。”他趕緊抱住父親,將他安到椅子上。

墨雲濤喘了喘氣,等緩過神來,才說道:“所以你考慮好了,只娶葉美妍對嗎?”


“我心目中已經有人選了。”

墨沉皓認真地說完話,蹲下來,望着父親半白的鬢髮和沉鬱的眼睛,心中升起一絲心疼,四年不見,父親真的老了很多。

一時愧疚,就忍不住要給父親捏腿,從腳踝一點一點往上捏,捏得很仔細,很用心。

墨雲濤愣住了,兒子何時蹲下來給自己捏過腳,捶過腿,他從來都對自己大吼大叫,目無尊長。

他從來都以自我爲中心,何時考慮過別人的想法?

他竟然會照顧人了?

爲了一個女人,他轉性子了?

這個轉變令墨雲濤感到震驚。

也值得慶幸。

這位真正的世界首富,此刻也不過是一位普通的父親,他的內心忽然被什麼柔軟的東西給觸動了。

他激動地抓住兒子的手,但很快又放下來,懷疑地搖了搖頭,“不對皓兒,那個人不是葉美妍。”

墨雲濤冷靜下來一想,才發現其中有些蹊蹺。

他很清楚自己兒子對葉家表妹從小到大都是冷冰冰的,什麼相處融洽,騙騙外人還行,想騙他就難了。

“告訴爸,那個人是誰?難道是那個叫林六六的姑娘?”

墨沉皓目光澄靜,說出他的心裏話,“爸,林六六是我唯一想娶的女人。”

墨雲濤見他說得認真,顯然是思考了許久才做出的決定。

他其實也早預料到了這個答案,但一旦聽到,還是頗爲失望,臉色不禁沉下來,“按她的家世背景,她根本入不了咱們墨家。”

“爸,在您眼裏只有金錢和權勢纔是最珍貴的嗎?您不也曾經渴望跟一個情投意合的人共度一生嗎?”

墨沉皓握着父親的手,極力想說服父親。

“皓兒呀,你太過理想主義了,真正的愛情只存在於你自己的想象當中,現實生活中它根本不存在。

“你跟林六六門不當戶不對,生活在一起必定磕磕絆絆,所謂的情投意合也很快會被消磨殆盡。”

墨沉皓目光如炬,“那就用時間來證明吧!林六六家庭背景十分單純,嫁入墨家不會有任何利益糾葛。

爸,兒子就想擁有一份純粹的愛情和婚姻,滿足我的心願吧,我求您了。”

他低下頭,懇求。

墨雲濤哀嘆一聲,“爸何嘗不想成全你呀,可是洛雅怎麼辦?

“你這樣棄她於不顧,損毀她的名譽,洛家怎麼會放過你跟林六六?”


他忽然目光炯然,心思一片透明。

“你想把矛頭指向葉美妍?讓他們鬥得兩敗俱傷,你再漁翁得利?

呀呀呀,美妍不是你表妹嗎,你這樣玩弄她?你這個壞小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