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佳沫兒忍不住笑了。

曲林靜立刻就翻了個白眼。

洗了手,拎着小皮箱出來,釋彌夜又有些焦慮了起來。

曲林靜倒是看出了釋彌夜的情緒,也不由得出聲安慰:“你放心好了啦!龍錚不會不會有事的!”

釋彌夜勉強一笑:“但願吧!”

看着釋彌夜情緒低落,曲林靜有些疑‘惑’了:“可是,釋彌夜,爲什麼那個龍錚要給你發信息呢?我看你也不是很厲害啊!那個時候在賓館‘門’口,你發現了賓館上面趴着的那個傢伙,不是也嚇得扯着我就走了嗎?”

“早知道就不告訴你了!”釋彌夜撇撇嘴。

曲林靜立刻咳了兩聲。

“我想啊,龍錚應該是想要找白魅的,”佳沫兒聳聳肩,“可是他找不到白魅,也就只有找釋彌夜了。”

“白魅?”曲林靜一怔,腦子裏立刻就閃現出了一個俊美的男孩子,“釋彌夜的那個男朋友?”

佳沫兒點了點頭。

“那釋彌夜你怎麼不去找你的男朋友?自己跑到這裏來幹嘛?”曲林靜又有些疑‘惑’了,“上次你找他,不是一下子就找到了嗎?”

釋彌夜苦笑了一聲。

上次當然容易,因爲白魅那個時候就住在夜晝裏嘛!

想到這裏,釋彌夜又開始懊悔,上個月的時候她就不應該進夜晝去把白魅放出來!那傢伙出來了還怪釋彌夜耽擱得太久,沒說什麼就走了,把釋彌夜氣得半死。

“哎喲,好了好了,別想了!”曲林靜拍了拍釋彌夜的肩,“你們趕緊洗個澡,然後收拾一下,待會就要吃晚飯了。”

釋彌夜點了點頭,拎着小皮箱又進了衛生間。

“她洗澡還帶着啊?”曲林靜鬱悶了。

佳沫兒聳了聳肩。

以前在學校裏,釋彌夜洗澡的時候都是把皮箱丟在‘牀’上的,可是自從那個蛋開始反常之後,釋彌夜上個廁所都要把箱子放在腳邊——她就是擔心會突然出什麼事情。

釋彌夜和佳沫兒洗了澡,纔跟着曲林靜一起下樓了。

曲林靜的爸爸曲明豪也回來了,正在客廳裏跟着曲林靜的媽媽說着什麼。

一見到曲林靜三人,曲明豪立刻站了起來,滿臉的熱情:“歡迎你們!”

“曲叔叔好!”佳沫兒和釋彌夜也趕緊打招呼。

“你們好你們好!”曲明豪暢懷大笑,“對了,小靜,你知道嗎,剛剛我在庭院的草坪裏捉到了好大的一條蛇,那可是Bothriechis-schlegelii!非常的漂亮!那明黃‘色’的顏‘色’……真是太美了!”

“蛇?”曲林靜大吃一驚。

“那是什麼蛇?”釋彌夜皺了皺眉。

“Bothriechis-schlegelii啊!是睫角棕櫚蝮,又叫睫‘毛’蝰蛇,是生活在墨西哥的一種蛇類!”曲明豪聳了聳肩,“很難想象它是怎麼爬到我們的莊園來的。”

釋彌夜和佳沫兒對視了一眼。

“天啦!爸爸,剛剛我們在上面抓到了一條vine-Cobra!它妄圖襲擊爺爺!”曲林靜不可置信的看着曲明豪,“爸爸,我們的莊園是被蛇入侵了嗎?”

“怎麼可能!”曲明豪聳聳肩,“不過夏季了,蛇類出沒的比較頻繁。”

“真是討厭!”曲林靜有些鬱悶,“我很不喜歡蛇!那種滑膩冰冷的觸感……想起來就覺得噁心!”

曲明豪哈哈大笑:“可是小靜,你是屬蛇的啊!”

曲林靜的嘴角立刻就‘抽’了‘抽’。

釋彌夜卻皺了皺眉。

看曲林靜的樣子,似乎以前這個莊園內不會出現什麼蛇類,可是今天一天就出現了兩條……的確是有些可疑了。

難道是跟龍錚出事有關係?可真的是那樣的話,這些蛇爲什麼會知道釋彌夜她們是來救龍錚的?難道是被人爲驅使的?可是這樣就更說不過去了。

釋彌夜和佳沫兒下了飛機就直接到了曲林靜這裏來了——如果這些蛇真的是人爲驅使的,那麼那個人一定是知道曲林靜和釋彌夜的關係,他非常的瞭解釋彌夜的動向……

“難道是黑炎?”釋彌夜心裏有些懷疑——但是也只是懷疑而已。黑炎畢竟是貓妖,雖然他的確是對龍錚表現了極大的興趣,但是他應該跟蛇也扯不上關係吧!

不過,如果抓走龍錚的是黑炎,而驅使蛇的又是另外的人呢?

可是釋彌夜和佳沫兒才初到美國,到底又是什麼人,會對他們有這麼大的敵意?

葡萄樹蛇是劇毒的神經毒素蛇,而睫‘毛’蝰蛇也是劇毒蛇。如果出現一條葡萄樹蛇是偶然,那麼再出現一條睫‘毛’蝰蛇就有些蹊蹺了。

曲建輝很快被傭人給扶了下來。之間曲建輝一出現,曲明豪和曲林靜的媽媽林宛如立刻就恭恭敬敬的站了起來:“父親。”

曲建輝點了點頭,又對着釋彌夜和佳沫兒微笑了一下,纔在僕人的攙扶下坐到餐桌前。

一家人圍坐了一起,隨着菜餚一道一道的上上來,釋彌夜的眉也挑了起來。

且不說這一桌子都是中國菜,連盛菜的盤子、湯盆都是很漂亮的青‘花’瓷器。

“這些都是我以前沒事在唐人街淘回來的,”見釋彌夜很有興趣,曲建輝因爲微笑着開口,“我們一家人在家裏吃飯的話,一般都是吃的中餐——那種每人一份料理的吃飯方式實在是太讓人難受了。”

曲明豪也接過了話頭:“而且我的朋友們都很喜歡吃中餐,所以經常到我們家裏來做客——大都是爲了蹭飯吃。”

佳沫兒忍不住笑了。

而且釋彌夜還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曲家人在吃飯的時候,一定要曲建輝先動了筷子,曲明豪兩夫妻和曲林靜纔會動筷子。而且他們吃飯的氛圍相當的安靜,充分的體現了“食不言”的‘精’髓。

吃過飯了,曲建輝上樓去休息了,釋彌夜和佳沫兒也藉口坐了很久的飛機要早點休息,也上了樓。

曲林靜倒是直接就跟着她們上樓了。

“曲叔叔說經常有他的朋友來蹭飯……那樣的話,跟曲爺爺一起吃飯的話,不會覺得很拘束嗎?”一進房間,佳沫兒就好奇的開口詢問了。

曲林靜聳聳肩:“沒有啦!其實我爺爺很少跟我們一起吃飯,只是逢年過節而已!他去年大病了一場,所以身體也沒有以前那麼硬朗了,平時都是在自己的房間裏,然後傭人把飯菜端上去的而已。”

“哇,這麼說,我們還‘挺’榮幸的啊!”

“哎喲,因爲你們是從國內飛過來的嘛!”曲林靜一臉的感嘆,“爺爺大概也是覺得看到了親人了吧!”

釋彌夜和佳沫兒又對視了一眼。

“好了好了,你趕緊回你的房間去!我和佳沫兒要睡覺了!”釋彌夜揮手趕人。

曲林靜可不笨,她氣呼呼的看着釋彌夜:“說吧,你們又要商量什麼?就這麼準備把我趕走了?”

“倒不是想要商量什麼啊!就是明天我們肯定要出去尋找龍錚的蹤跡,所以想要擬定一下明天的計劃而已!”釋彌夜一攤手,“感覺你幫不上什麼忙……”

“什麼啊!明天你們不要我做翻譯嗎?”曲林靜都氣炸了,“如果明天我不跟着你們出去的話,你們到了外面只怕就跟沒頭蒼蠅一樣了!”

釋彌夜‘摸’出了自己的小筆記本,攤開了送到了曲林靜的眼前:“我已經記錄好了很多注意事項,所以應該不至於像沒頭蒼蠅一樣。而且你也說過了,調查過聖彼得教堂以前的神職人員,都沒有什麼結果,所以我們也不會再去做無用功……”

“那你們要怎麼找?”曲林靜愕然了,“難道就靠你們的眼睛?”

“對啊!就靠我的眼睛!”釋彌夜一臉的淡然,“我要用我的眼睛,搜遍紐約市的每一寸土地!”

曲林靜倒吸了一口涼氣:“我想你一定是瘋了!你知道紐約市到底多大嗎?而且如果他沒在紐約市呢?難道你要找遍整個美國?”

“這也只是權宜之計啊!”釋彌夜其實也很無奈,“只有一邊搜尋,一邊等待龍錚的下一條短信——要我什麼都不做在這裏等着的話,我做不到!”

曲林靜嘆了口氣:“真是敗給你了!”

釋彌夜微微一笑。她正要說什麼,臉‘色’又是一變。

幾乎是瞬間,她撲到了曲林靜身上!

“幹嘛!”曲林靜差點被釋彌夜這猛地一下壓死,等釋彌夜直起身子,她才‘揉’着自己的‘胸’脯莫名其妙的開口。

釋彌夜舉起了自己的右手:“喲,親愛的莊園主,告訴我,這玩意是什麼?”

(哦,上帝!我家被入侵了!這一條雷斯岬蛇!)

“什麼?”釋彌夜嘴角‘抽’了‘抽’,“你說這是什麼蛇?”

“不好意思!”曲林靜這才意識到自己驚訝之間爆出了一串英語,“這是一條雷斯岬蛇!天啦,這種蛇可是號稱全北美洲最鮮‘豔’的蛇!可是不是隻有雷斯岬纔有嗎?雷斯岬不是都被‘抽’幹了嗎?不過這個不重要……關鍵的是,它爲什麼會跑到我家裏來啊!難道我家真的被這些噁心的爬蟲入侵了?”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釋彌夜聳了聳肩,“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這大概跟我們來了有關係。”

曲林靜一怔。

“你想啊,以前你們夏天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嘛?就算夏天蛇再怎麼活動頻繁,也不會竄到你家裏來吧!”釋彌夜一攤手,“一開始我們看到的葡萄樹蛇還在二樓的草坪上,而曲叔叔捉到的睫‘毛’蝰蛇也是在莊園裏面,可是這條……什麼什麼蛇都已經跑到房間裏來了!”

“雷斯岬蛇,”曲林靜有些鬱卒了,“那你在國內有過這種被蛇纏的事情發生嗎?”

釋彌夜搖了搖頭。

“那不就奇怪了!”曲林靜皺了皺眉,“要知道,你們纔剛到美國來,怎麼會被蛇盯上?還是各種各樣的毒蛇……難道北美洲的蛇都比較敏感嗎?關鍵的是,我想不到動機啊!”

“我也想不到啊!”釋彌夜也嘆了口氣,“這纔剛剛到這裏不到半天,就出現了三條蛇了……不管這些蛇的動機是什麼,但是很明顯,它們就是衝着我們來的。”

曲林靜撅了撅嘴:“本來還想在你們這裏睡呢!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現在想想還是算了吧!”

“我今晚本來就沒打算睡覺,現在看這些蛇都入侵到房間裏來了,就更不能睡了!”釋彌夜聳聳肩,“我可不想半夜遭到舌‘吻’都去見了上帝。”

“哇哦,釋彌夜你也是天主教徒?”曲林靜有些驚訝的看着釋彌夜。

“不是啊!”釋彌夜可是無神論者,“只是這裏不是上帝的管轄區嗎?”

曲林靜的嘴角立刻‘抽’了‘抽’。

“找個東西把這蛇裝起來吧!”釋彌夜又揮了揮手裏的雷斯岬蛇,“我看曲叔叔好像對蛇很有興趣的樣子。”

“他是對什麼都有興趣!”曲林靜嘟囔了幾句,又轉身出去找東西裝蛇了。

釋彌夜倒是看着手裏這條‘色’彩斑斕的蛇若有所思。

“釋彌夜,你怎麼看?”佳沫兒皺了皺眉。

“還能怎麼看?”釋彌夜嘆了口氣,“我很確定了,這些蛇就是衝着我們來的。”

“那我們怎麼辦?難道就任由這些蛇不斷的來襲擊我們?”

“襲擊?對了,佳沫兒,如果它們不是爲了襲擊我們呢?”釋彌夜突發奇想。

“怎麼可能!”佳沫兒翻了個白眼,“難道是想要親近我們嗎?我可不希望被毒蛇親近!”

“雖然不確定,但是我們都是在它們還沒有發動襲擊的時候就抓住它們了,所以也不能斷定它們是不是來襲擊我們的啊!”釋彌夜聳了聳肩。

“可是就算是不襲擊,那麼親近也說不通啊!”佳沫兒一攤手,“我們在國內可都沒有過被毒蛇親近過的經歷哦!”

“怎麼了?”曲林靜又推‘門’進來,手裏還是一個樂扣樂扣的保鮮盒。

“沒什麼,只是在討論這些蛇的動機而已!”

“能討論出什麼?”曲林靜翻了個白眼,“蛇又不會說話!”

“是啊,蛇如果會說話的話,正好你的妖力就用用武之地了!”釋彌夜的表情也戲謔了起來,“不如,你來試試,看看能不能從蛇的腦子裏挖出一點什麼來?”

“You-go-to-die!”曲林靜惡狠狠的罵了一句。

(你去死!)

釋彌夜聳了聳肩:“I-dont-go-to-dead。”

(我不會死。)

曲林靜都快氣得七竅生煙了。

“好了啦!我也懶得跟你閒扯了!”釋彌夜把地上的行李箱合上,“你快去睡覺吧!”

“你們又要揹着我說什麼?”曲林靜氣呼呼的開口。

“我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啊,曲姐姐你也說了,蛇又不會講話,我們也討論不出什麼結果啊!所以啊,曲姐姐你就去休息吧!”佳沫兒有些無奈了,“明天你還要帶我們出去找龍錚呢!可一定要休息好,疲勞駕駛可不行!”

“那你們呢?難道真的不睡?”曲林靜還是有些不放心,“釋彌夜你該不會從今晚就開始找了吧!”

“估計不會的吧!我怕一個不注意就被蛇咬死了。”釋彌夜一撇嘴。

“我們在飛機上睡過了啊!而且剛剛到美國,時差還沒有倒過來呢!”佳沫兒微微一笑,“我們困了自然會睡覺的!”

“這……”曲林靜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那你們也要注意點——如果那些蛇真的是衝你們來的話!”

“知道了!”

曲林靜抱着那條雷斯岬蛇離開了,佳沫兒這才關上了‘門’。

“把所有‘門’窗都關嚴吧!”釋彌夜不斷的掃視着房間裏面,“我現在檢查一下房間裏面還有沒有藏着別的蛇,你關好‘門’窗,別讓它們再進來。”

佳沫兒點了點頭,立刻檢查起了整個房間裏的‘門’窗,然後嚴密的關上,鎖好。

釋彌夜想了想,又拍了拍佳沫兒的肩:“要上廁所趕緊去上吧!待會把廁所‘門’也鎖上。”

“啊?”佳沫兒呆了呆。

“有可能會從馬桶或者浴缸的下水口鑽出來哦!還有通風口!”釋彌夜有些無奈,“有些蛇的體型不大,所以從那些地方進來的可能‘性’很大哦!如果你不想半夜上廁所的時候發現馬桶裏有條蛇……”

佳沫兒惡寒了一把,趕緊就把廁所‘門’給鎖上了。

釋彌夜又檢查了一遍,確定房間裏沒有蛇之後,才吁了口氣,正要回房間去睡覺,目光卻又落到了客廳的小吧檯裏的水池子上。

這個小吧檯裝修得很豪華,裏面也放滿了各種各樣的酒,在靠牆的櫥櫃旁邊,還裝了一個不鏽鋼的水池,是爲了洗杯子的。

釋彌夜思索了一下,走進小吧檯,拿了一個洋酒杯子,倒扣在下水口,然後又把一個托盤壓了上去,又在托盤上面放了幾個高腳杯,再把一個看上去就很重的假山石的裝飾品放在了托盤的正中央。

“好了,我們準備去睡覺吧!”釋彌夜拍了拍手,“睡不着也睡,不然明天沒有‘精’神。”

佳沫兒有些訝異:“我還以爲你會連夜尋常龍錚。”

“曲林靜說的沒錯,我這種大海撈針的方式的確很愚蠢,”釋彌夜又嘆了口氣,“不過我真的沒有辦法。但是今晚就這麼找也沒用,畢竟我的眼睛不像貓一樣有夜視能力,所以我也只有養好‘精’神,等明天再仔細的尋找。”

佳沫兒也點了點頭:“那好,我也去睡覺了。”

釋彌夜點了點頭,走進了左邊的房間。

照樣的,她進房間之後先就檢查了一下房間裏有沒有蛇存在,等確定了房間裏的確是沒有蛇之後,釋彌夜才又檢查起了房間的‘門’窗。

佳沫兒很仔細,所有的‘門’窗都鎖得嚴嚴實實的。

鎖上房‘門’,確定這個房間已經變成了一個密室之後,釋彌夜滿意的拖鞋上‘牀’睡覺。

其實她跟佳沫兒前天晚上一天沒睡,昨天在飛機上也睡得不怎麼安穩,所以躺在‘牀’上沒多久,她就睡着了。

她又做夢了。

這個夢還是她曾經做過的,就是四月份的時候在佳沫兒家裏,她跟佳沫兒和潘錦繡看過了一部驚悚片之後做的那個夢。

她在一個叢林裏奔跑着,好像在追逐什麼東西,但是她卻不知道到底在追逐什麼,只是覺得前面一定有這自己必須要找到的東西。

跑了很長的一段距離,釋彌夜覺得有些累了,她停下了腳步,撐着自己的膝蓋,重重的喘氣。

正當她要站直身體繼續追下去的時候,迎面卻猛地來出現了一張血盆大口!

鋒利的毒牙,分叉的信子……

是蛇!是一條巨大的毒蛇!

釋彌夜驚醒,猛地就坐了起來。

天已經亮了,這個房間是朝向東方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裏‘射’了進來——似乎已經不早了。

釋彌夜‘揉’了‘揉’眼睛,拎起小皮箱,打開‘門’走了出去。

客廳的窗簾拉得嚴嚴實實的,顯得有些昏暗,釋彌夜打了個呵欠,走過去敲了敲佳沫兒的‘門’。

不一會,佳沫兒也打着呵欠出來了。

看她一邊‘揉’着眼睛就想要去廁所,釋彌夜趕緊拉住了她,先自己看了看廁所,發現廁所的馬桶裏沒有盤踞着一條蛇之後,她才伸手打開了廁所的‘門’。

只不過佳沫兒剛想要跨進去,釋彌夜就拉住了她:“等等,我再看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