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雲不主動進入識海的話,九爪金龍沒法強行拉他進去,自然是需要好好的商量一番。

二分劍意的威力確實不凡,要說不動心那是假的。

暈倒的滋味雖然不好受,但至少不會死人。

傅雲考慮了一下,便點頭答應,等有空的時候就進入識海被虐一番。 爲了讓自己的劍術更強,傅雲接受了九爪金龍的提議。

畢竟是互惠互利的事,自己遭點罪也是可以接受的。

而且可以讓華夏國所在位面多支撐一段時間,也算是爲家人做出些貢獻。

不過下次不能這麼毫無準備得進入識海被攻擊了,得等着晚上到牀上躺下之後再進去。

那樣既不會摔傷,又不耽誤時間。

雖然醒來後頭會疼好一陣子,也比在白天暈倒要強。

今晚就先洗洗睡了,等明天頭腦清醒了,再繼續制符。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傅雲伸了個懶腰。

“不用總是操心餵雞,真好啊!”

自從有了自動化餵養設備,他就不用大清早地起來餵雞了。

賣掉那一批白靈巖雞後,傅雲並沒有再買新的雞崽來。

他想弄一些二級甚至三級的肉食類靈獸來養養,白靈巖雞雖然好養但是利潤太低。

二級靈獸齙牙豬就不錯,長得比白靈巖雞更肥大,肉質也更鮮美,賣的收益也更大。

唯一不同的是,這種靈獸得靠吃靈糧、靈谷餵養,投入比較大。

此時靈田裏的靈糧正好要收穫了,除了交師門任務以外,還剩下很多。

若是直接賣掉也換不了多少靈石,正好可以用來當飼料。

之前那種馬耳羊也不錯,傅雲還記得上次清早在鄭老闆那裏喝的馬耳羊奶,那味道至今記憶猶新。

等養了馬耳羊,以後早餐就有奶喝了。

而同樣是二級靈獸,火眼獨角牛與它們不同。

老牛好歹也是戰鬥靈獸,而且是能夠晉級的,而不是養來着吃肉的。



傅雲仔細觀察,發現火眼獨角牛有了變化。

這幾個月整天跟着白靈巖雞一起吃喝,還有專門的靈獸糧給它吃吃,體格是倍棒。 只是傅雲感覺它的眼睛似乎有些發藍了,不是以前那種碧綠的顏色。

要知道,藍眼獨角牛那可是三級靈獸,跟烈焰獅子是一個級別的。

而且這牛是會跟主人配合作戰的靈獸,比難以馴服的烈焰獅有價值的多。

通過主僕契約,傅雲明顯的感覺到老牛的生命力變強大了,可是還沒有到達三級靈獸的水平,不過應該也差不了許多了。

如果能夠晉級爲三級靈獸,那可就賺大了,要知道當初這妞可是按照靈肉價格收購來的。

傅雲想着不由心情大好,取出一袋靈獸糧扔給火眼獨角牛。

哞!

老牛樂的直叫喚,叼着靈糧袋在雞棚裏轉了好幾個圈,把剩下的那些白靈巖雞嚇得紛紛避讓。

目前馬耳羊還沒買回來,傅雲只好先到靈田裏摘了點靈果吃,就當是早餐了。 嗯!這桑葚還不錯,質地油嫩、酸甜可口。

可惜水蜜桃生長週期長,如今還沒結果子。

傅雲最愛吃的那就是水蜜桃了,軟軟的嫩嫩,一口咬下去好多汁,那叫一個爽。 又啃了兩個蘋果,湊合着墊墊肚子就得了,傅雲想着等中午下廚正兒八經炒幾個靈菜,買壺酒回來好好喝喝。

用過早餐,便來到院裏的石桌旁,掏出了制符的各種用具。

這次要學做的是梭舟的關鍵符文,中品疾風符。

中品疾風符,跟新買的疾風靴子裏鑲嵌的疾風符陣是差不多的東西。

不同的是疾風符陣是用特殊的方式處理,讓這種疾風符文可以注入靈氣反覆使用。

特殊的處理方式,是一種類似框架的紋絡。

梭舟疊加層裏的三個中品疾風符文,便是被這種紋絡框架包圍着。

再仔細看,整個梭舟其實都有這種奇怪的花紋。

看來飛行靈器不是那麼簡單的,等中品疾風符成功了,還得好好研究研究這些花紋。

疾風符也不例外,還是得從臨摹開始。

底下是張開的梭舟底部,上面是早就準備好的白紙。


先打好外邊框,確定符文的大小。而後填上三橫三豎線,把方框分爲十六等份。 網格法真是無往不利,中品疾風符文很快就研究明白了。

下面就不用網格紙了,用白紙畫畫看。

傅雲第一筆下去就感覺不對,怎麼離開了網格後下筆這麼彆扭。這第一劃就有些偏了,對比一下原符文,果然有點歪。

好難啊!

傅雲這下搞明白了,疾風符要比其他兩種符難多了。

因爲這種符文的筆畫,很多弧線和轉折。在白紙上畫符的時候,很難把握住弧度和轉折的位置。

這還只是在白紙上練習,如果到了符紙上難度就更大了。

如果是正常學習的話,不知道得報廢多少張中級符紙,才能夠畫得好。

既然這麼難,中品疾風符應該是很值錢的了。

傅雲這個傢伙,遇事最先考慮的就是能不能賺靈石。

既然能賺靈石,那再難也得上。

難咱也不怕,十六格紙研究不明白,還可以上二十五格紙。

傅雲想想那弧度那麼複雜,乾脆直接上三十六格得了。

把那弧線和轉折處好好研究研究,非得給它整明白不可。

還是同樣大的紙張,外沿爲邊框,裏面加上五道橫線和五道豎線。三十六個平均分配的小格子,把疾風符的每一處弧度每一個轉折,都淋漓盡致的呈現了出來。 這麼一細化,傅雲立即看明白了。

原來這疾風符是這麼回事,原來在這裏就要轉了,到了哪裏卻又突然轉回來。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


這中品疾風符文,可是真夠難的。如果沒有這三十六小格幫忙,光憑着自己眼裏看,那不知得練多久才能畫對。

果然是細處決定成敗啊。

用新的網格紙練習了十幾張後,傅雲就找到了中品疾風符文的規律。

這東西就是一旦找上規律了,後面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按照原符文照葫蘆畫瓢就可以了。

▪ тт kān▪ ¢ ○

擺脫了網格紙,在白紙上畫符也沒問題了。

又練習了幾十張之後,傅雲便鋪開了一張中品符紙,這會兒要幹真事兒了。

巽爲風,風爲木屬性,水能生木,因此畫符時候用水靈氣灌入。既能提高靈符的效果,又能保證穩定度。

這根猛火符可不一樣,木能生火卻是提高猛火符的威力,但畫符的時候輸入木靈氣可是會造成不穩定。而水屬性最大的好處,那就是足夠穩定。 傅雲不知道這中品疾風符文,失敗了會不會爆炸。

小心使得萬年船,還是做好最壞的打算。

他時刻準備着,一旦有不穩定出現,立馬扔符閃人。

疾風靴子早就穿好了,連黑色長衫和開襟馬褂都套在了衣服裏面。

起筆沒啥問題,筆尖在符紙上龍走蛇舞,一個個流暢的線條組合到了一起。


這種提高速度的中品疾風符,果然是很有特色。

隨着靈氣的輸出,傅雲感覺自己被這符文帶動的彷彿渾身都輕了似的。

畫堅固符的時候,腰板挺直肩膀不晃,整個人跟石雕似的,只有手腕是動的。

畫這疾風符就熱鬧了,整個人不自覺的搖擺了起來。

若是旁人看見了,還以爲傅雲抽風了。

這疾風符真應該改名叫抽風符,傅雲心中暗道。

雖然身體搖來搖去的,可筆下並沒有出現不穩定因素。

就在搖擺中,已經到了收筆之處,跟着感覺走一道急弧收了筆。

搞定了,傅雲放下銀狼符筆摸了摸自己的小腰,還好沒事兒。

看來身體素質,也是制符的要素之一啊。等賣了靈符,得買本練體功法學學。

下面就該刻章了,又得浪費一個木屬性的中品靈石,傅雲想着就好心疼。

挑出一個葉綠色的中品靈石,用衣袖好好蹭了蹭。

一定要成功啊,成本好高的。

[綜]和小太陽肩並肩 。刻章就需要刻相反的符文,印出來的才能是正着的。

我的黃金帝國 ,得有逆向思維才行。

傅雲刻章時用的依然是烏針,這烏針真是越用越順手了。

不一會兒,疾風符文的印章也刻好了,下面就得印一張看看效果了。

傅雲右手持印飽沾了硃砂紅,高高舉起狠狠落下。

從印章與中品符紙接觸的一剎那,就開始輸入水靈氣。傅雲主練的就是水屬性功法,運轉起來得心應手。

水系靈氣通過木靈石,傳達到疾風符文上轉化爲充沛的木靈氣。淡綠色光華層層泛起,而後猛地一下收斂了進去。

中品疾風符,終於成功了!

看到這淡綠色的疾風符,傅雲忍不住想要貼了身上激活一下試試效果。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不知道這玩意兒如何控制,萬一一會兒自己到處亂飛,咱這小身板可經不起摔。

三種符文印章都刻好了,下面就可以造船了。

在此之前還有一個問題要解決,就是船體上的那些奇怪的紋絡。

這些紋絡倒不算太複雜,看上去跟波浪線差不多。問題就是從來沒接觸過,也沒個人給指導,不知道比例方面應該怎麼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