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皇極甫的麒麟臂很強,但林風的末世槍凝聚天地之力同樣不俗,彼此槍法與拳法境界都在伯仲之間,誰也占不得多少便宜。你來我往,殺的天昏地暗,只讓極之眾強者及人類古族強者嘆為觀止。

相比之下,極之眾人更為震驚一點,尤其是左、右兩大極使,對皇極甫的實力知之最多。

皇極甫蟄伏多年潛心修鍊,其實力早已超過巫皇帝江,只不過野心巨大,皇極甫想要一統斗靈世界故而一直低調不為,並未表露出太強的實力。原本今日應當是皇極甫一飛衝天的日子,怎想到……

一個區區人類,竟能與皇極甫平分秋色?

太驚人!

「好強!」舜坐鎮後方,亦是關注著虛空上方的對戰。

林風與皇極甫誰勝誰負,對兩軍交戰有著巨大影響。林風的實力他很清楚,可以說在他心中已經是當之無愧的斗靈世界最強者,但卻沒想到一直低調的皇極甫,實力比之前他們估測的還要強橫的多!

「唰!」「嘩!~」一雙雙精光璨動的眼瞳,不時瞥過上空。方寧,小劍,千戀皇,荊棘,一個個人類強者守護著古族天神者,與進犯的極之強者火拚,身上幾乎都是傷痕纍纍,然鬥志依然昂然,沒有絲毫退卻。

只要林風不倒,人類就不會倒下!




「好強的麒麟臂,他應該也有奇遇。」林風暗道。

麒麟臂雖極致罕見,為中立種族『麒麟皇族』一脈相承的能力,然在古籍文獻中都有記載,正常的麒麟臂雖力大無窮,韌性極強,確為頂級筋骨,但並不會散發火焰氣息。

而皇極甫的麒麟臂卻好似被火焰煅燒過,要超出正常麒麟臂一個層次。

也正常,茫茫人海,有其奇遇的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人。

自己的星蒼瞳和星穹瞳起初也不過是一等眼瞳,隨著不斷進化蛻變,如今已進化成盤古瞳,論層次超出頂級眼瞳。皇極甫的麒麟臂同樣如是,甚至超出了自己七魄合一的分身*。


不過,僅僅只是『雙臂』而已。

「他的身體強度,遠比不上他的麒麟臂。」林風心之暗忖,連番的交戰已是清楚皇極甫的『弱點』所在,其實這也算不上什麼弱點,皇極甫的肉身雖不像他的麒麟臂那麼變態,但也算得上強橫無比,比起巫皇帝江有過之而無不及,然……

比起灰色大聖,比起牛魔王,皇極甫的肉身強度還是差了一等。

「有機會。」林風眼中精光一閃,心中已有定數。

連番交戰試探,皇極甫的底自己差不多已經摸清,他並未使用什麼先天寶物,事實上以他的實力也根本無需藉助外物,正如自己一樣,實力強到一定層次寶物的輔佐功用便大大減弱,畢竟寶物層次擺在那裡,並不會提升,但自身的實力卻能不斷增強!

與其花費時間去煉化,修鍊寶物,倒不如花費時間在修鍊上。

或許前者實力增長來的快,但去的也快,後者才是修鍊的正途,是變強的不二法則,顯然皇極甫深諳此道。

他的一雙麒麟臂,便是最強兵器!

「但贏的,會是我!」林風雙瞳精光灼灼,再一次與皇極甫激烈碰撞後分開,看似與之前每一次碰撞並無不同,但這一次後撤的同時身體經脈已是極限流轉,就好似一台機器般不斷滋生力量,極烈上涌。

噌!噌!身體似是在無形的變化,濃郁的天地之力瘋狂湧現,林風的氣息變化著,與此同時皇極甫也已是發現林風不同,妖異的雙瞳閃過冷芒,額頭上金銀獨角亦是閃動著淡淡雷光,彷如身後雄獅的眼瞳,暴戾而恐怖。

力量,都在極限的增加。

棋逢對手,無論是林風還是皇極甫,都清楚的知道——

接下來的這一次碰撞,將會決定勝負!

「嘩!~」林風將盤古決催動至極限,身體彷如彈弓般爆射而出,手中末世槍紫色光芒濃郁,一剎之間將時間和空間彷彿都是凝固。同時間,皇極甫全身金光完全爆裂開來,形成濃郁的金色霧氣,更可怕的是額頭上的金銀雙角凝聚著強大雷電光芒。

針尖對麥芒!

強對強!

… 明明被吳雙誤解,郝仁也只好連聲說道:「都怪我。平時與人打得多,從來沒有和畜牲打過。你別看我長得很粗魯,其實我連狗都怕的。小時候腿腳不靈便,經常被村子里的狗攆得鞋子都掉了。真是不好意思!」

「別拿畜牲說事兒!你就是喜歡我,暗戀我,早就想打我的主意。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吳雙還是不消氣,看來她剛才確實是遇到勁敵了。

郝仁實在沒轍了:「好吧,你說我暗戀你,就是暗戀你,我這人太猥瑣,連心裡想的都不敢說!」

他一邊道歉一邊心裡在想,吳雙是剛剛提升的先天鍊氣境,相當於印子國的白榜高手。那索薩與吳雙交手竟然穩佔上風,那以他的修為在印子國也應該算得上是黑榜高手了。這樣的人可不多啊!

吳雙這才滿意,氣哼哼地跑到辦公室里找水喝去了。

郝仁蹲在索薩的身邊,熟練地把他的胳膊給裝上,然後問道:「告訴我,你練的武功是哪一路?」

索薩倔強地說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郝仁冷笑道:「你既然這麼硬氣,我就不和你商量了!你就堅持硬下去吧!」說著,他一指點在索薩脊柱上的「筋縮」穴。

讓人全身抽筋,是郝仁逼供的不二法門。他不是警察,不會因為刑訊逼供被人追責。

索薩咬著牙堅持了三十秒,就開始大叫「我說!」

郝仁這才解開索薩的「筋縮」穴。這傢伙在地上喘了一會兒粗氣,這才說道:「我是龍葉山鍊氣瑜伽門的弟子,剛才和那們美女交手,用的也都是鍊氣瑜伽門的功夫!」

郝仁又問:「你和葉尼是什麼關係?」

索薩目光閃爍了一下:「我們就是普通的師徒關係。我在鍊氣瑜伽門苦練二十年,出師後到航空公司做一名空乘,覺得掙錢不多,又在孟買做了這個小幫派的老大,做些小生意!」

郝仁怒道:「你撒謊,是不是還想再嘗嘗剛才的滋味?」

索薩顯然是撒了謊,但是他卻不知道郝仁是如何知道他撒謊的,所以他還想隱瞞:「我說的都是真的!」

郝仁冷冷一笑:「你的口風倒挺緊啊!我看你的修為,應該是黑榜的高手。我之前也和你們鍊氣瑜伽門的人交手,有好幾個人都比你大很多,才只是白榜的修為。你年紀輕輕就練到黑榜,如果說和門主只是普通的關係,你以為我會信嗎?」

索薩辯解道:「我從小練功就比所有人都勤奮!」

「放屁!你要是練功勤奮,還會去做空乘,每天只想著泡妞?」郝仁怒道,「還有那兩個金剛猿,在鍊氣瑜伽門是只有門主才能接觸到的,你竟然養了兩個,你還說跟門主葉尼只是普通師徒關係?」

郝仁越說越氣,說到最後,他突然抬起手指就要再次點穴。

「別,別點,我說!」索薩連聲討饒,「我煤氣瑜伽門門主葉尼的親侄子,他對我愛如己出。我很少的時候,就被督促練功,後來又給我找來各種丹藥,所以我進步得比別人快。

我原以為叔叔的所有財產將來都是我的,可是他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一個叫卡里的私生子,叔叔把他所有的財產都拿去給他私生子做生意。原來他說的,我一練到黑榜,他就把鍊氣瑜伽門交給我來打理,可是去年我練到了黑榜的境界,他這話也不提了。

於是,我一氣之下,偷了他的兩個只金剛猿,逃出龍葉山。我來到孟買,到航空公司做空乘,又加入這個黑狼社團,憑著一身修為做了他們的老大。」

這一次,郝仁覺得索薩的話還靠譜點兒。他又問:「龍葉山現在有幾個黑榜高手,幾個超榜高手?」

索薩說道:「超榜就我叔叔葉尼一個,至於黑榜嘛,也不是很多,原來只有一個。我來之後,現在就剩四個了!」

郝仁心中暗笑:「如果這段時間沒有增加新人的話,那麼黑榜就只有三人了!」因為那個拉吉夫已經被他給廢了。

郝仁又問:「金剛猿是怎麼養成的?」

索薩說道:「龍葉山中,有一種體型巨大的猴子,就稱金剛猿。我叔叔把那些個頭高大,擅長搏擊的金剛猿抓來,再把人的靈魂移植到金剛猿的大腦里。」

這盛世,如你所願 等會兒,你說什麼?把人的靈魂移植到金剛猿的大腦里?」郝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我叔叔跟歡喜禪門的門主哈桑關係很好,他跟哈桑學過一種妖術,稱為移魂術。用這種法術,可把人的部分意識移植到金剛猿的大腦里去,這樣猴子就具有了人的某些意識,變聰明了許多。我叔叔再把這種變聰明的猴子加以訓練,並喂以興奮劑,所以喂出來的猴子十分厲害,就連我也打不過!」索薩對郝仁兩招打死兩個金剛猿十分推崇。

「這種金剛猿,你叔叔還有多少?」郝仁問道。

「我叔叔抓了很多的猴子,用移動術移魂成功的只有十三個,在後來的訓練中,又死了五個。我在鍊氣瑜伽門的時候,叔叔一共有八個金剛猿。他有一個華夏國的朋友,傳授他一些八卦的知識,並且教猴子練習一種『八卦陣』。據他說,如果金剛猿組成『八卦陣』,哪怕是地球上武功最厲害的人進入陣中,也有死無生。」索薩說道。

郝仁笑道:「一共就八隻金剛猿,正好組成『八卦』陣,現在被偷走兩隻,『八卦』陣就擺不成了。你壞了你叔叔的好事,就不怕他找你拚命!」

索薩嘆了口氣:「我原來準備用這兩名金剛猿跟他討價還價。只要他給我一部分錢,我就把金剛猿還他。可是,現在這兩隻金剛猿被你打死了,如果讓叔叔知道,他一定會反我打死。今天只要你饒我性命,我立馬就得跑到別的國家隱姓埋名!」

郝仁心中猶豫:「看你這麼可憐,我真想饒你不死!」

「不能饒了他!」吳雙突然在郝仁的身後出現,不過,她說的是華夏語,「他剛才差點殺了我,你要饒他,先要問我同意不同意!」

郝仁心說:「人是我抓到的,憑什麼要聽你的意見!」

吳雙哪管郝仁怎麼想,他一把將郝仁拉了過去,然後將車間里的一件已經包裝完整的箱子打開,那裡面都是鞋,不過是鞋底特別厚而已。


吳雙一手抓住鞋幫,一手抓住鞋底,用力一撕就將鞋子撕開,露出藏在鞋底的一個小小塑料袋。

小塑料袋裡盛著白色的粉末! 「噝!~」左、右兩極使倒吸一口冷氣,眼睛瞪的極大。

其它人或許不清楚,但他們卻知道極皇『皇極甫』的最強絕招,那便是他天賦『金銀麒麟角』,與正常麒麟皇族的麒麟角不同,皇極甫的麒麟角是金銀色彩交融,在最初時還曾被其它麒麟皇族看不起,視之為變異,因為正常的麒麟角或是金色或是銀色,金色更強,銀色稍弱。

然隨著皇極甫實力越來越強,金銀麒麟角才漸漸昭顯妖孽力量。

不出則以,一爆發必然驚天動地!

左右兩極使只見過皇極甫施展過一次,那就是挑戰上任『極皇』時所使的最後絕招,在屈居微弱劣勢下皇極甫最後反敗為勝,靠的便是這『金銀麒麟角』,聽聞皇極甫年輕時在挑戰巫皇帝江時也曾施展過,最後雖敗但卻靠著這招重傷巫皇帝江,保住了性命。

可以說,;;.+.金銀麒麟角就是皇極甫的王牌!

但力量越大,負荷就越大。金銀麒麟角一旦施展,皇極甫體內的精元將會被瞬間抽空,戰後會出現一段時間的虛弱期,故而若非被逼到絕境皇極甫一般不會輕易動用絕招。他,必須揭開最後的底牌!



來了!

兩道流星般的光芒,從兩個方向疾射而來,驚人恐怖的氣息轟鳴整片戰場,形成一片氣流中空帶。林風手執末世槍,氣息飆至頂點,目光緊盯著皇極甫,亦是瞥見那金銀麒麟角的力量波動。

相當不俗!

但,已然沒有退路。


「擋得住!」林風雙瞳卓然。對分身肉體強度極具自信,七魄合一,以天地之力凝練而成的強橫肉身,或許在單獨一方面遜色皇極甫的麒麟臂,但在其它任何方面都完勝過皇極甫,這是完美的身體。起碼…在斗靈世界如是。

自己不相信,在斗靈世界有力量能摧毀這具完美的身體。

就算強如皇極甫,頂多只能重傷自己!

而他要付出的代價——

是死亡。

「唰!」林風眼眸完全亮起,就在交鋒前剎那,末世槍脫手而出,與此同時原本握著末世槍的右手憑空出現一凝天地之力匯聚,精粹濃郁到極致,似是拳的衍生,卻又帶著槍的形狀層次。心中就好似有著一道身影,告訴自己真正的七寸拳應該發,怎麼出,怎麼轟!


將天地之力凝縮到極限,以肉體的力量發揮天地之力的本源能量,七寸拳的根本在於『魄』,七魄合一是修鍊七寸拳的基礎。而發揮七寸拳的威力,最簡單的入門便是雙手『魄』的爆發!

「力魄。爆!」林風狂喝。

體內,右手肘關節處閃動著耀眼白光,並非真正將力魄爆裂,而是以力魄為中心,為原點,凝聚天地之力精華。不斷集中,好似將所有力量集中在一處爆發,右手猛然碰撞濃郁白光的出現,氣勁凝聚成可怕力量,直轟皇極甫的麒麟臂!

你強。我比你更強!

林風的拳,帶著一往無前的霸道及信心,一拳的轟出將整片虛空彷彿都能轟碎,引起天地震鳴,這是真正超出斗靈世界範疇的攻擊力量,霎時間讓的皇極甫面色大變。

這一刻,他終於慌了。

很強!

從未感到過的強大力量。

原先在林風棄槍以拳攻擊他時,儘管被打亂節奏,但皇極甫心中其實有過那麼一絲嘲諷,在他看來林風舍本求末簡直不自量力,在斗靈世界沒有人能在『拳』的造詣上超出他。

他,是無可爭議的拳法宗師,最強近身肉搏天武者!

但此刻,林風這一拳尚未至便已讓的他寒毛直立,已經無數歲月未曾有過的死亡感覺再次襲上心頭,讓的皇極甫窒息。上一次有這樣的感覺還是在與巫皇帝江對戰之時,但眼下他的實力比那時早已強了不知多少倍!

一個人類,竟讓他感覺到死亡恐懼!

「決不可能!」皇極甫暴喝,雙瞳凶光畢露,整個人宛如暴戾的雄獅,星源力瘋狂爆發。倔強和固執讓的他不會後退,哪怕這是一條死路,對自己的信心使得皇極甫瘋狂執著,麒麟臂直轟而出,與其同時額頭上金銀麒麟角閃動的光芒已是凝聚到了最頂點!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