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子帶着我一路在長廊上走,最後來到了院子深處的一間房間前。

“請您進去泡湯吧。”優子低頭道。

我蹙眉。

“這裏不是客房嗎?”我狐疑,“我可以在這裏泡溫泉?”

我眼前的這個房間,顯然是這個溫泉旅館最高檔的房間,自帶私人浴池的那種。

“這裏的確是客房。”優子道,“但沒有人住,所以您可以暫時享用這裏的私人湯。”

我詫異地挑了挑眉。

公共浴池清洗,我就可以享受私人浴池?

這不是賺到了嘛。

我樂顛顛地立馬走進去。

重生後唐依又虐渣了 這件客房很大,還包含一個小型的私人庭院,院子裏便是溫泉。

我迅速地脫下浴衣,坐進溫泉。

好舒服呀。

果然還是私人的更爽,安靜又衛生。

在溫泉的嫋嫋白霧之中,我滿足地靠在鵝卵石上,閉上眼。

我太享受,甚至都沒有注意到,身後的門被拉開。

直到我裸露的脊背上,傳來一陣冰涼的觸感,我才猛地驚醒過來。

“誰!”

我嚇得想直接從溫泉裏站起來,可突然,一雙有力的手將我環住,硬生生止住了我的動作。

熟悉的氣息撲鼻而來,我一下子放棄了掙扎,只是怒目瞪圓,罵道:“容祁,你丫有病啊!” 頭頂立馬傳來,容祁的輕笑聲。

下一秒,他鬆開了我。

我抓緊機會,立馬胳膊一伸,將一旁石頭上的浴巾抽過來,迅速地蓋住自己的身體,防備地看向身後。

只見容祁站在溫泉一旁,一身淡藍色的浴衣鬆垮地系在身上,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慵懶又優雅的氣息。

他前胸的領口有些低,露出裏面白皙結實的胸膛,性感得要命。

我嚥了咽口水。

該死的,舒淺,男色惑人,趕緊把你的眼珠子轉開啊!

理智雖然是那麼想的,但我的眼睛卻不受控制,跟黏在了容祁身上一樣,轉都轉不開。

容祁彷彿注意到了我的注視,嘴角揚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修長的手指,驀地覆上自己浴衣的腰帶。

一抽。

頓時,那浴衣散開,完美的身材,更加一覽無餘。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容祁就更加乾脆地一口氣將浴衣脫下,緩緩走入溫泉。

寬闊的肩膀,精壯的線條,白皙的皮膚。

在溫泉的白霧之中,我竟覺得我自己在看一張美男出浴圖!

擦,誰能告訴我,爲什麼一個男人,都可以那麼誘人!

在我理智徹底遊走之前,我趕緊給了自己一巴掌。

舒淺,你出息啊!

我別開眼,不再去看容祁。

相對比我的臉紅心跳,容祁就跟個沒事兒人一樣,隨意地在我身邊坐下,趴在溫泉旁邊光滑的石頭上,懶洋洋開口:“舒淺,你是不是應該跟我說點什麼?”

“啊?”我腦子昏昏沉沉的,沒反應過來,“說什麼?”

容祁不悅地挑起眉,“我爲了你那個破掛,花了五千萬,你就沒有一點表示?”

“哦哦哦!”我這才反應過來,真誠道,“容祁,今天真的謝謝你了。”

容祁表情這才緩和了一點,但還是道:“只有口頭道謝?”

我發現容祁這傢伙,骨子裏一股奸商氣息,每次幫我點什麼,都要跟我討要好處。

“你要我怎麼謝你?”我反問。

容祁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嫌棄道:“你也幫不了我什麼。這樣吧,你幫我擦背。”

“什麼?”

我呆住了。

擦背那麼曖昧的事,我和容祁現在的關係,不合適吧。

可容祁顯然不那麼想,見我一臉不情願,他微微沉下臉,低聲道:“怎麼?不願意?看來你並不是很感謝我。”

我知道以容祁的性格,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所以我只好屈服。

我先將浴巾將自己仔細地裹好,確定自己沒有走光後,才慢吞吞地拿起一塊毛巾,不情不願地開始給容祁擦背。

容祁的肌膚,宛若大理石般光潔,肌肉分明,我觸碰到他時,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

我勉強壓下心裏的悸動,一板一眼地給他擦背。

簡直就是煎熬。

“舒淺。”驀地,容祁背對着我開口,“這幾日,你在這裏小心一點。”

我愣住,“小心什麼?”

容祁沒有答話。

我心裏沉思。

舒茵梳妝盒裏的那個老太太,既然我和陸亦寒都看到了,容祁肯定也看到了吧?

他是讓我小心這個嗎?

我正胡思亂想着,手一下子沒注意,就朝着容祁的背一路滑下,一撇,直接又滑到了前方。

頓時,我覺得我碰到了什麼不該碰的。

容祁立馬悶哼一聲。

我一個激靈,立馬從溫泉裏站了起來。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吃你的豆腐的!”我嚇得脫口道。

但說完,我立馬覺得不對。

擦,誰吃誰豆腐啊,吃虧的是我吧?

容祁沒有答話,只是用一雙黝黑的眸子看着我,俊龐繃得緊緊的,似乎在忍耐什麼。

過了許久,他才終於從牙縫裏擠出幾個字。

“舒淺,你給我出去!”

我不敢耽擱,立馬躍出溫泉,都顧不得擦身體,直接抄起浴衣,跑出院子。

回到院子的房間裏,我剛準備換浴衣,就突然看見角落裏,有一個行李箱。

我認出那是容祁的行李箱。

我愣了片刻,才反應了過來!

擦,我這是被容祁騙了!

什麼女湯在清洗,什麼這房間沒住人,根本都是騙人的!

這房間根本就是容祁的,他肯定是收買了優子來騙我,故意讓我來這裏泡湯!

我穿好浴衣,院子那邊的門就被拉開,容祁走進來。

他的短髮上還帶着水珠,披着浴衣,整個人看起來不羈又俊美異常。

我嚥了咽口水,怒道:“容祁,你幹嘛故意騙我來你的私人浴池!”

容祁臉色冷了冷,低聲道:“難道你更喜歡公共浴池?喜歡讓別人看你的身體?舒淺你記住,你現在還是我妻子,我不喜歡我的女人被別人窺視。”

我呆住

“可那是女湯啊。”我道,“只有女生會看見……”

我話還沒說完,容祁就瞪圓了他黑曜石般的眼睛,“只有女生會看見?舒淺,你很想被女人看?”

我真是個演員啊 我這下子是徹底震驚了。

果然,容祁嘴上說着什麼放我自由。但骨子裏,他還是將我看做他的所有物,無論男女,他都不許別人窺探我。

我嘆了口氣,突然覺得心有些累。

說真的,我寧可容祁對我冷淡,也不喜歡看他對我宣誓主權。

那滋味,讓我覺得,自己對於他來說,就好像一個寵物或者東西一樣。

“我回去了。”我無力和他多說,丟下這句,就想朝着房間外走去。

可容祁一把捉住我的手,一個用力,就將我推到了牆上。

他將我禁錮在他懷裏,低頭看我,眸底有幾分怒火,“舒淺,你這是什麼表情?”

“沒什麼表情。”我躲開他的目光,“我只是在想,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和我解除冥婚,這樣我纔可以徹底自由。”

話落,我清晰地感覺到,容祁的身體僵住了。

下一秒,他驀地鬆開我。

“呵。”容祁垂眸看着我,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你果然是等不及了。怎麼?想趕緊和我解除冥婚,然後就可以和那個陸亦寒在一起?”

我難以置信地看着容祁,第一次發現他竟然那麼不可理喻。 “隨你怎麼說吧。”我感到心裏有些疲憊,不想解釋什麼,丟下這句話,就轉頭離開了房間。

這一次,容祁沒有阻止我。

我失魂落魄地走回自己的房間,卻發現有個人,在我房間門口等我。

是陸亦寒。

他也穿着浴衣,和容祁一樣的款式,不過比起容祁的慵懶貴氣,他顯得更妖嬈。

“小淺,走,我請你去吃壽司。”他沒有注意到我表情的不對,只是興高采烈地,拉着我就想往外面走。

“不用了,我吃這裏的便當就好。”我掙脫開陸亦寒的手,飛快地跑進房間裏。

不是我不給陸亦寒面子,只是他的熱情,實在讓我有些驚慌。

無論是澳大利亞的事,還是這一次拍賣會,陸亦寒對我的好早就超過正常範圍,我好歹是談過戀愛的,難免多想。

一個容祁就夠我煩了,我現在不想招惹任何人。

我一個人在房間裏,津津有味地吃完了便當,便準備睡了。

躺在榻榻米上,我望着低低的天花板,腦袋裏還在想容祁的話。

他讓我小心點。

是小心什麼呢?

難道和舒茵的梳妝盒有關?

嘎吱嘎吱。

我正胡思亂想着,門外突然響起一陣聲響。

我嚇了一跳,趕緊起身。

總裁,請寵我! 嘎吱嘎吱。

外面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一次我聽出來了,是外頭有人在跑動,踩的這年代久遠的走廊一直響。

我正奇怪睡大半夜的不睡覺,在走廊上瞎跑,就突然看見一道黑影,閃過門。

這是日式的老宅子,所有的門,都是木頭條子,糊着紙。走廊爲了方便客人行走,是一直開着燈的,因此外面有人走動,影子自然而然會映出來。

可我依舊嚇得臉色發白。

因爲門上映出來的這個影子,根本不是一個直立的人影,而是一個匍匐的東西。

就好像……

有人在外面爬一樣。

我鑽進被窩,瑟瑟發抖。

外面的那個影子,不斷地從走廊的左邊跑到右邊,右邊跑到左邊。

隔壁肯定也聽見這個奇怪的聲音了,我聽見有人罵:“大晚上的跑什麼跑!有病啊!”

嘩啦一聲,門開的聲音。

我的心跳到嗓子口。

可就在這時,那影子突然消失了。

我聽見隔壁房間的人,震驚地自言自語:“剛纔不是有人在跑呢?人呢?”

一晚上,我都嚇得不敢閤眼,天快亮時,才昏昏沉沉睡過去。

第二天一早,我盯着黑眼圈去吃早餐,剛到餐廳,就聽見不少人在抱怨昨天晚上,走廊上“砰砰”的聲音。

“你不知道啊,我打開門,外頭一個人都沒有。真是邪乎了。”

我一邊側耳聽,一邊去倒牛奶,轉身的時候,就撞到了一個人。

“有沒有長眼睛啊!”

耳邊響起女人尖銳的聲音,我趕緊道歉:“對不起。”

一擡頭,我突然愣住了。

我撞到的,竟然就是昨天得到舒茵化妝盒的那個女人,我記得叫洪清雅。

可讓我震驚的是,此時她的面容,竟然和昨天,截然不同。

洪清雅長得本來就挺漂亮,不然也不可能傍上一個金主,還讓對方用五百萬給自己買個梳妝盒。

但今天的她,比起昨天來,更加是變美了好幾個高度。

秋波如水,肌膚賽雪,一顰一笑,都美得讓人難以置信。

美得透出一股邪氣。

不止是我,四周的人也意識到了洪清雅的變化,紛紛圍過來,一臉震驚。

“天哪,小洪,你這皮膚,怎麼突然變那麼好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