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想想都覺得揪心,但是沒有辦法,她不得不這樣做!

她很清楚霍驍這段時間的心結,霍幗封與霍驍的誤會已經解除,但是兩人還是像兩條平衡線,沒有交集。

慕初笛就知道,霍驍還沒能跨過那個坎!

所以,這是她唯一能夠替霍驍做到的。

「生氣沒?」

慕初笛揉著揉著霍驍的眉心,手慢慢地落下,直接戳了戳他的臉,好像男人的臉是個好玩的玩具。

被戳的是臉,被撩的卻是他的心!

霍驍直接把那隻調皮的手給按住,重新掌控在手心。

「不氣!」

慕初笛瞭然地笑了笑:「我就知道!」

她的男人才不會這麼小氣的呢!

「哦?夫人對我這麼有信心?真不怕出來會被我懲罰?」

慕初笛揚了揚小臉,「那必須的!」

「你可是我的男人!」

慕初笛臉上的笑容,是那樣的自豪與驕傲,讓霍驍情難自控,親了親慕初笛的指腹:「謝謝!」

謝謝她為他去求陸延,謝謝她替他們想那麼多,謝謝她能夠來到他的世界!

「這麼感謝啊!那你就用一輩子來慢慢報答吧,霍先生!」

他的一輩子,跟她的一輩子!

「好!」

霍驍吻上了她,輕輕的,卻許下重重的諾言!

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他從沒如此感謝過當時她能走錯房間,不然錯過了她,也許他的這輩子得要孤獨終老!

咕咕咕,一道咕嚕聲打破了這溫情的一幕!

慕初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也餓了!」

雖然她設計著這麼一場戲,但是她並沒有絕對的信心。更何況她也要確定霍幗封痊癒才放心的,所以慕初笛早早就過來守著了,只是她沒出來,霍驍他們不知道而已!

她聽著霍驍給秦墨打電話,知道他的迫切,所以心裡有了那麼點虧欠!

霍驍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慕初笛肯定很早就守著,不然怎麼會連飯都沒吃呢!

這樣的媳婦,怎麼能不心疼呢!

「走吧,我也餓了!」

「好呀!我們兩個去吃個夜宵!好久沒有出來談個戀愛了,霍先生,我們吃什麼好呢? 末路長恨:與君執手走 粥粉面,雲吞?還是擼串?」

「擼串吧,好久沒吃了!」

「這段時間吃得太清淡了,吃到我都要生無可戀!」

「霍太太,我還是要溫馨提示一下,你現在還在坐月子,雖然你是故意不小心忘記,但是,擼串絕對不行!」 太陽升起,淡淡的橘色光芒撥開雲霧,慢慢地籠罩大地,黑夜漸漸被光芒吞噬,就好像這麼長時間籠罩在他們心中的擔憂恐懼也一併吞噬,現在的他們,都能感受到這溫暖和希望。

「媽咪,你要帶我們玩什麼啊?是去小公園玩嗎?哪裡會不會細菌太多?會不會對妹妹不好的呀!」

「還有,這陽光會不會曬到妹妹的臉?」

牙牙一大早就興沖沖地爬起來找妹妹玩,他以為他還是在病房裡陪妹妹玩的,卻沒想到被慕初笛帶了出來,他們現在已經走了一段時間,走出他們所在的那棟樓,目測向一個小公園的方向走去!

慕初笛抱著寶寶,放慢了腳步,好讓牙牙能夠一直在她的視線內!

現在聽到牙牙嘴裡全都是寶寶,慕初笛忍不住打趣道:「牙牙現在嘴裡喊的全都是妹妹,你現在就愛妹妹,不愛媽咪羅!」

「還記得某個寶寶說過這輩子最愛的人就是媽咪呢!」

牙牙頓住片刻,很快,他就回答道:「媽咪是我跟妹妹最愛的人,媽咪身邊有老霍,那麼我就是妹妹的守護天使!作為守護天使,當然不能讓妹妹受到一丁點的傷害!舅舅說過,妹妹受傷,是我們無能!」

牙牙對自己的舅舅如此感覺甚好,特別是妹妹出生后,陸延教了他很多事情!

比如怎麼守護妹妹!比如怎麼以妹妹為天!比如怎麼哄妹妹開心!

這些都是老霍和媽咪不能教的,所以牙牙跟陸延的關係在沒預料的情況下越來越濃郁密切!

慕初笛本來只是開玩笑,卻沒想到竟然從牙牙口中聽到陸延的事!

她沒想到他們兩個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關係這麼好了,她還記得剛開始牙牙跟陸延還非常陌生的。

而且聽了牙牙這些話,慕初笛就想到了這次,這次的手術是成功了,陸延肯定是付出了很多的吧,他真的很重視她這個妹妹,對她太好了!

慕初笛決定一定要給陸延送點什麼,做點什麼,不然她心裡總覺得很是愧疚!

「咦?媽咪,我們不是去小公園嗎?」

眼看小公園那條線已經被偏離了,牙牙狐疑地問了一下。

慕初笛還沒回答,他們就來到了目的地!

那是另一個病房,慕初笛伸手敲了敲門。

很快,裡面便傳來頗具威嚴的聲音。

慕初笛打開了門,霍幗封早就起來了,正坐在病床上看報紙。

他點了點滑落下來的眼鏡,然後看向門前,看到慕初笛的那一刻,嚴肅的臉上弧度柔和了下來,目光再往下看,看到慕初笛懷裡的寶寶以及自己冒出來的牙牙,霍幗封開始不淡定了!

喜悅洋溢在胸膛,同時他又開始擔心,害怕自己表現不好,讓牙牙和寶寶不開心!

「媽咪,這是不是上次幫了我們的老爺爺?」

牙牙記性很好,他記得霍幗封的臉,還記得這個老爺爺讓他喊他爺爺,當時他幫了他們,所以牙牙就滿足他的願望了,但是現在呢,親戚可不能隨便認的! 慕初笛揉了揉牙牙的小腦袋,目光越發的溫柔:「叫爺爺,爺爺之前是幫過我們解圍的!」

「爺爺?」

牙牙歪著頭,想了想,很快便露出個大大的笑容,奶聲奶氣道:「爺爺!」

他一點都不認生,上前走了幾步,來到霍幗封跟前。

「你是我爸爸的爸爸嗎?」

霍幗封點了點頭,看似十分淡定,然後握著報紙的手卻暴露了他的緊張。

唯恐點頭會顯得嚴肅不好接近,霍幗封繼續道:「是的,我是!」

強調了兩次,好讓牙牙知道他們之間血濃於水的至親關係!

「爺爺,謝謝你上次給我們解圍呢!」

「你為什麼住院啊?生病了嗎?難不難受?」

霍幗封認真回答牙牙的每一個問題,比升職試回答得還要認真呢!

「是的,爺爺有點小病做了個小手術,不過現在好多了。」

霍幗封把病情說得簡單化,這些事情就不應該讓小孩子知道!

牙牙挎著小腿,坐上了病床!

「牙牙,你怎麼可以上床呢?這樣會打擾到爺爺!」

牙牙平時不會這麼不禮貌的,所以慕初笛沒想到牙牙會這麼做!

只是她的提醒晚了一步,牙牙已經上床了!

「沒事,床大!」

牙牙肯接近他,霍幗封的腦袋已經被開心所炸暈,什麼打擾不打擾的,親孫子想幹嘛都可以,都不會是打擾!

牙牙輕輕地抽出霍幗封手裡的報紙,放在一旁的桌面上,然後把霍幗封弄到一邊的被子拉了拉,重新蓋在霍幗封身上,若有其事道:「病了就要好好休息,不能再工作,會累飯的。」

「蓋個被子就暖和了!」

牙牙平時總是見霍驍工作,所以他以為霍幗封也是在工作呢!

霍幗封的心瞬間被萌化了,怎麼有這麼可愛又懂事的小孩子?

這還是他的親孫子呢!

被親孫子這樣溫柔對待,霍幗封忍不住眼眶都紅了,「很暖!」

牙牙被肯定了,心情大好,嘴邊的笑容扯得很大,開心道:「是吧!」

霍幗封狠狠地點點頭,他伸手想要揉揉牙牙的小腦袋,他這麼可愛,霍幗封覺得自己真的忍不住!

只是還沒碰到牙牙的頭霍幗封便停住了,牙牙剛接受他,自己就這樣摸他的頭會不會太快了?牙牙會不會不喜歡?

如果因為這個而讓牙牙好不容易肯接納他的心都要弄沒了,這可是得不償失的。

看著直接能碰到牙牙了,但是他怕了,不敢再繼續!

手就這麼尷尬地頓住,就在霍幗封打算收回手的時候,霍幗封的掌心有種毛茸茸的觸感。

有風自南 他猛然看去,牙牙的小腦袋正在蹭他的手!

暖暖的,軟軟的,這種美好的觸感,霍幗封的心微微顫動。

牙牙似乎看出了什麼,他眯著眼睛,撒嬌道:「爺爺,我是不是很乖!」

有了牙牙的舉動,霍幗封終於敢主動去揉牙牙的頭了,他重重道:「對,很乖!」

何止是一個乖字可以形容,霍幗封恨不得登報讓全世界都知道,他家寶貝孫子有多乖巧懂事! 霍幗封順著牙牙,儘力地討好著他,似乎想要把這麼多年失去的接觸機會全都找回來。

牙牙可是人精,只要他想要哄的,絕對能把人哄得心花怒放!

「爺爺,之前你幫我們的時候真的很帥,你是不是練過的啊?」

「爺爺,我這裡有幾顆糖果,你等下吃藥的時候可以吃它們,這樣就不會苦了。」

「爺爺,你要快點康復哦,到時候我陪你去遊樂園玩,爺爺你喜歡哈利波特嗎?我給你讀哈利波特這個書好不好?」

牙牙想著媽咪一大早帶他過來看的人,一定很重要,一定是媽咪放在心上的人,所以他一定要好好表現!

「好,爺爺都喜歡!」

霍幗封哪裡說得出拒絕的話,面對著牙牙那張可愛的萌臉,霍幗封恨不得把天上月亮都摘下來給他,更何況牙牙一直在想辦法對他好,霍幗封真不知道除了說好,他還能說些什麼。

就在此時,寶寶也醒了,張牙舞爪咿咿呀呀地瘋狂刷存在感!

寶寶的喊叫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連一直哄霍幗封的牙牙也馬上停了下來,恨不得飛過去抱他的妹妹!

「寶寶乖,怎麼了,想讓爺爺抱嗎?」

慕初笛逗了逗懷裡的寶寶,同時沖霍幗封笑了笑!

霍幗封聞言,內心十分激動!

從君瀾口中,他聽了寶寶不少事,曾經也只是隔著玻璃去看她,他沒想過慕初笛竟然會讓他抱寶寶!

「我,可以嗎?」

自從得了那個遺傳病,霍幗封就沒想過自己還能獲得希望和溫暖!

霍幗封目光里充滿了期盼,那種期盼還是小心翼翼的,讓人不忍心拒絕!

慕初笛還沒來得及開口,大門便被打開,響亮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來!

「爺爺抱,有什麼不可以的?」

聲音淳厚好聽,那是霍驍的聲音!

「驍?」

霍驍大步來到慕初笛跟前,伸手逗了逗寶寶。

「你不是有事忙嗎?事情忙完了?」

正因為慕初笛知道霍驍有事要忙,而她又覺得霍驍跟霍幗封已經談開了,想著霍幗封肯定很想看寶寶他們,所以她早早就把人給帶過來。

她替他去做本應該霍驍做的事情!替他考慮周到!

霍驍點點頭,「想你們,所以儘快解決了!」

如果不是事情太重要,霍驍怎麼捨得離開慕初笛身邊呢!

原以為早早出發,儘快完成,趁慕初笛和寶寶們還在睡覺就回來,沒想到一回來就不見人,問了才知道,慕初笛一大早帶著寶寶來見霍幗封了!

心裡有股暖流在流淌著!

又暖又甜!

慕初笛臉倏然就紅了,她不是沒有聽過霍先生說情話,而是霍驍竟然在霍幗封面前給她說情話,她覺得太羞澀了!

為了遮擋她的羞赫,慕初笛連忙說道:「來,爸爸,給你抱抱寶寶!」

慕初笛快步上前,把寶寶遞了過去,霍幗封雙手無措,不知道要怎麼抱,從哪裡下手好,唯恐弄哭寶寶,他渾身僵硬,就在此時,一雙比他還要寬大有力的手抓住了他,帶著他,調整抱寶寶的姿勢! 「這樣抱她會喜歡的。」

是霍驍,正低頭垂眸認真給他調整姿勢的人竟是霍驍。

如果是慕初笛,那樣很容易理解,但是來人竟然是霍驍,這點倒是出乎霍幗封的意料之外。

雖然兩父子已經說開了,霍驍也表示完全的原諒他,但是跟霍驍這樣親密地接觸,還是第一次。

她與黑夜盡纏綿 本來抱著寶寶他的心已經十分緊張,再加上霍驍在他的身邊,霍幗封感覺自己大腦一片空白,向來冷靜篤定的他,此時緊張得像被老師考驗的小學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