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想象一下,就覺得無比的痛心。

到底是什麼,讓曾經滿懷希望的我們,淪落到了如今這種地步的?

「你好像很難過?」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從月夜見的眼睛深處,我察覺到了一絲深沉的悲哀。

「嗯。」

竟然連自己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感情都發現了,真的是個聰明的傢伙。

可惜,發現到這一點的人,為什麼卻不是八意永琳啊?

要是她也能明白自己的悲傷,自己就不需要那麼痛苦了。

「我不知道你到底遇到了什麼問題。但是,她對於你來說,應該是很重要的人吧?既然是那麼重要的人,就不應該強迫她去做她所不願意做的事情。」

我打算勸一下月夜見,打一次沒有必勝把握的戰鬥,並不怎麼划算。

「你根本什麼都不明白。」

月夜見緩緩的將太刀拔了出來。他不想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

因為他不希望自己的心出現動搖。

「拿出劍來吧!我不喜歡對付手無寸鐵之人。」

看到他那對堅定的眼神,我明白這一戰是無法避免了的。

好吧,既然他選的是我,那我也只能出手了。

總比由八意永琳來應付更好一些。

長袖間一道寒光噴出,我的手上立刻多出了一把四尺有餘的長刀來。

刀的表面環繞著一層蒙蒙的灰sè氣息,月光照耀在寬闊的刀刃上,閃爍著嗜血的光芒,讓人望而生畏。

我的末世變身卡牌 村正嗎?」



月夜見覺得有些奇怪,那把劍,好像已經毀掉了的吧?怎麼又出現在一個人類的手中了的?難道是被修好了嗎?

「嗯,不過此村正並非你所認識的村正。」

這把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妖刀。

「是嗎?算了,都無關緊要啦!」

無論那是不是村正,可既然對方亮出了兵器來,就說明他是願意應戰了。

「你準備好了沒有?」

「嗯。」

我一揮村正,在空氣中留下了一片光影。

「那,我來了。」


月夜見雙目凝聚,手也抓緊了長刀。

就在這時候。

「哇啊,你們不可以跑過去的,快停下來。」

聽到喊聲,我和月夜見的jīng神都不由自主的鬆懈了一下。

「救命啊,哥哥,她們想打我。」

這聲音,不是千葉那小丫頭的嗎?


我一回頭,就見到音無千葉正一臉驚慌的朝我跑了過來。而追在她後面的,卻是摩拳擦掌,一臉懊惱之sè的琪露諾那幫女孩子。

咦,這些傢伙,怎麼偏偏選在這時候出來攪局了…… ()等八雲那一家子好不容易換好了衣服,都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一回到永遠亭,八雲紫就說感覺到了奇怪的氣息,然後就拉著靈夢匆匆跑來偷看了。.

結果卻發現原來是一群宇宙人跑來永遠亭找茬。

「原來那就是月夜見尊啊!比預想的要年輕多了。」

八雲紫盯著那個頭髮長得比東方遙還要長的男xìng,撇了撇嘴。

雖然都去過兩次月之都了,可這卻是她第一次見到月夜見。

「我還以為會是個糟老頭子呢!」

靈夢聽到這裡,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你有資格說人家嗎?」

「討厭呢,靈夢,竟然又在夸人家年輕了。」

八雲紫呼呼呼的,在對方身上不輕不重的拍了幾下。

「別老是對我的話斷章取義。」

看了一會兒,靈夢發覺沒有什麼有趣的地方,就打算離開了。

「我們走吧。」

少女拉上八雲紫,一溜煙的跑出去了。


「喂,靈夢,幹嘛要跑啊?」

熱鬧才剛剛看到一半呢!怎麼就不看了的?

「我可不想被他們發現了。」

那可是月之民之間的問題,靈夢才沒有興趣惹火上身呢!

況且,即使幫了永遠亭這些傢伙,她們也不會往博麗神社的塞錢箱扔一分錢的。

何必做這種一點好處都沒有的好人呢!

「真是個傻瓜,難道你以為自己還沒有被人發現嗎?」

八雲紫吧嗒了一下嘴,笑著說道。

耳朵比狗還靈敏的東方遙就不說了,那位月都之王和他相比,也只會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就算是八意永琳,恐怕也早就知道她們在偷看了的吧!

「是嗎?」

少女稍微愣了一下,卻並不是很在意。

「即使如此,我也不想插手這件破事。」

「啊,靈夢你還真是冷漠呢!不過我就是欣賞你這種個xìng。」

「你好煩。」

說笑了一下,八雲紫又回頭看向了身後的那片房屋。

「只不過,我們是不想管她們的事,可有的人卻不一定能這麼做啊!」

剛剛已經見到東方遙和蓬萊山輝夜在一起了,雖然看他衣服準備袖手旁觀的樣子,但是誰又可以作保證呢?

這種事情那傢伙如果不摻一腳進去,一點都不像是他的作風。

永遠亭這幫傢伙還真是狡猾呢!恐怕是知道今晚會有人上門找她們,才費盡心機把東方遙請來的吧。

在這一點上,八雲紫倒是猜錯了。

「嗯……」

靈夢一想也是,頓時變得有些猶豫不決了。

「難道我們真的要回去幫她們嗎?」

又要和一些莫名其妙的傢伙打架了,感覺好無聊。

「這個嘛……」

女孩想了一下,搖了搖頭。

「不行,即使我們去了,也沒辦法讓他們停下來的。」

自己幾個去了,不過是讓永遠亭這邊的實力變得雄厚一點而已,然而卻無法中止戰鬥。

「那該怎麼做才好?」

「讓我想一下……」

八雲紫的目光無意識的到處遊盪,當她看到正在朝這邊走過來的星黎殿的那群小鬼時,雙眼忍不住一亮。

「我有主意了……」

=============================分隔線=============================

「真是的,師父到底去哪裡了啊?怎麼那麼久都不回來的?」

那時候只是說有事情要離開一下,讓她們留在那裡等候,可是好半天過去了,卻依然沒見到他回來。小女孩們卻是已經等不下去,就自己去找他了。

「妹紅也不見了,不會是跟師父一起走了吧?」

「嗯……」

幾個小丫頭想了想,應該就是那樣子的了。

「吶,我肚子餓啦!」

露米婭拉了拉琪露諾的手,說道。

不是說來這裡就會有很多好東西吃的嗎?可是到目前為止她一樣都沒有見到。

那些月見糰子又不讓吃,光是看著,就讓肚子里的蛔蟲叫個不停了。

「吃吃吃,你整天就知道吃。」

琪露諾抬手就在露米婭頭上敲了兩下,難道在她心目中,找到師父還沒有吃東西重要嗎?

「嗚,琪露諾欺負人。」

女孩捂著頭,撅起了小嘴來。

「喲,你們這些人在這裡吵什麼?」

聽到問話聲,孩子們轉頭看去,就發現是八雲紫。

她身上穿著一件深紫sè的浴衣,金sè的長發被盤起來,捲成了兩個圓球。一邊一個,晃動腦袋的時候,看上去十分的可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