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極其隱蔽,若非是斐烈讓託雷再三交代,很容易讓人錯過這個僅能容兩人通行的山洞。

一踏入山洞,內裏卻是別有洞天,牆壁上雕刻着上帝七日神蹟、以及諾亞方舟、亞當、夏娃逐出伊甸園等雕像,山洞壁頂上鑲嵌着水晶石,照着整個山洞亮若白晝。

西方神祗崇尚高大上,就連山洞都是筆直通往正中的祭壇,秦羿掠進祭壇,還沒站穩腳跟,迎面數十支無比鋒利強勁的箭支就射了過來。

秦羿一拂手,衣袖直接震飛了箭支,強勁的氣力震的他手腕有些發麻,足見放箭之人修爲極高。

“上帝光明祭壇,不得擅長,敢犯者,殺無赦。”

嗖嗖!

上百個天使憑空而現,這些天使的軀體透明,乃是天使之魂所化。

在天堂,許多天使爲了效忠主神又或者是光明、上帝,不惜毀掉肉身,接受光明魔法的洗禮,成爲強大的靈戰士,以永恆的守護在神祗之側。

他們保留了生前的修爲,同時,得到光明祭壇最神祕的光明魔法洗禮後,修爲也會變的更爲強大。

如今天使結陣,強大的力量足以令任何人膽寒,不敢越雷池一步。

只可惜,他們遇到了秦羿!

“我是來取光明之力的,你們成魂不易,讓開,我可以不殺你們。”

秦羿冷冷道。

“愚蠢的人類!”

商女當道,拐個相公來生崽 “天使光明大陣!”

領頭的天使發出金屬般的聲音,手一揮,一百名天使瞬間排開陣法,在半空中隱浮不定,這些天使手持的兵器也各式各樣,有刀有劍,力量屬性也各位不同,有風、雷、火、電!

“光明法網。”

天使長一念咒,一張巨大的法網浮現在半空,衆天使同時使出力量,注入到法網之中。

集合了上百名至少八翼天使之力的法網,光明灼灼,可讓世間一切罪孽灰飛煙滅,可讓一切邪魔化爲烏有!

自上帝開創神山以來,無論是先天還是後天,無數邪魔,無數妄者試圖闖入神山尋找光明火種,無一例外,就連烏基格家留下來的那位先天期老神也不敢擅自強闖祭壇。

正是因爲畏懼這一百位先天期天使魂靈之力!

權少的閃婚新娘 嗖!

法網照着秦羿的頭上落了下來!

秦羿雙掌一翻,菩提之火透掌而出,然而,火焰落在法網上,就像是泥流入了大海,難以興起半點波瀾!

天使合力實在太強大了,哪怕是斐烈沒受傷之前,哪怕是撒旦也不敢隨意挑釁。

法網瞬間籠罩秦羿,如同緊箍咒一般捆的牢牢實實,秦羿越是用力,捆綁的也就越緊,而且那種光明之力與他的毀滅之力相斥,帶來的巨大痛苦,排山倒海一般,整個人都快要被撕裂了。

“愚蠢的人類,上帝有憐憫之心,馬上滾出祭壇,可以饒你一死。”

天使長魂靈威風凜凜的大喝道。

“也許你忘了,惡魔是不需要憐憫的。”

秦羿森然一笑。

轟!

他的身軀瞬間被強大的光明之力摧毀成了碎片,就在天使們以爲他是不甘受束縛,爲了尊嚴而死的時候,秦羿的魂魄如同一顆黑色的流星,一眨眼往祭壇深處掠了過去。

“狡猾的魔鬼!”

泰坦輓歌 “追!”

天使長魂靈大驚。

在他的印象中,可以不要肉身,單純以魂魄而生的人太少了,除了先天期的上帝、聖母、耶穌等,可以脫離肉體凡胎,然後重生,到了後天期,哪怕是歷代的主神,也無人敢自毀肉身。

因爲肉身修煉極其不易,後天期沒有什麼不毀肉身。而且肉身還承載着人幾乎一半的修爲,一旦徹底毀滅是不可修復的,否則也不存在斐烈被毒,逃入神域,撒旦被害,直接隕落這些事了。

他們並不知道,在後天期還存在兩位可以脫離凡體的神,一個是廣王,一個就是秦羿了,肉身可以完美的重生到毀滅前的狀態,如廣王甚至連魂魄都有可能再生,真正的永恆不死,絕非是西方這些神明所能理解的。

如秦羿這般大膽的魔,簡直是少之又少,衆天使詫異之餘,緊追而去。

“這是你們自找的!”

秦羿見甩不開這些難纏的傢伙,魂身一定,從懷裏掏出了一張桃木符。

這還是彭安上次煉製,留給秦羿用來對付秦廣王的,名叫五雷符。

五雷符是先天期符師彭安目前所能煉製的最強大符咒,當初秦羿使了一張,雖然沒能殺了廣王,但也把那傢伙炸的夠嗆,對它的威力也算是瞭如指掌了。

事後,秦羿又找彭安要了一張。

要知道彭安甦醒後,在方寸山修爲也是一日千里,又吃了不少丹藥,這一次全力所畫的五雷符,可以說是加強版本了。

具體威力有多大,秦羿也不敢想象。

“五雷震天,邪魅無生!”

秦羿一揮符紙!

轟隆隆!

頓時,祭壇內狂風大作,驚雷在洞頂狂涌而出,如同一條條紫藍色的蛟龍,張牙舞爪,瘋狂的在山洞裏捕殺一切之敵。

天使們哪見過這等神妙的東方術法!

一時間慌了神,再者雷電在西方是神明懲罰的象徵,那些可憐的傢伙,不少愚昧之輩直接嚇的跪在了地上。

秦羿可不是心慈手軟之輩,五雷符能量瞬間引爆。

砰!

無數道閃電,如千萬把鋼刀交錯在整個空間,魂魄本來最畏懼的就是這種雷電、火一類的術法,登時當場魂飛魄散,待閃電完全平息,整個空間瀰漫着濃烈的煙塵,以及雷電砸碎器物的焦糊味。

一百名天使,只剩下寥寥幾個天使戰戰兢兢的縮在角落裏,哪裏還敢動彈。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這都是你們自找的!”

秦羿詛咒之劍出鞘,幾個膽顫心驚的天使瞬間被劍氣穿破,化爲了灰燼。

解決了天使,秦羿繼續往祭壇深處而去。

光明祭壇與黑暗祭壇是截然相反的,黑暗祭壇是地下三十三重地宮,每一層都安放着撒旦家族先輩中佼佼者的亡靈,而神山的光明祭壇則是往上建造的,象徵着神的無限榮光,祭壇共有十八層,象徵着天堂十八位最有名的先後天主神。

比黑暗祭壇更森嚴的是,幾乎每一層都會有天使或者天界的異獸、奇物守護,秦羿足足花了三天時間,纔到達十八層天閣。

天閣之中供奉的是上帝。

雕像栩栩如生,在無數水晶照亮下,儼然就像是活着的存在。

上帝手中託着一盞馬燈,馬燈早已熄滅,看不出任何有光明力量溢出的跡象。

秦羿湊近一看,馬燈的燈芯早已經被人給拔走了,不過這也在他的料想之中,若是這麼容易就找到創世之力,斐烈也用不着讓託雷透風了。

只是讓秦羿失望的是,他這一路急闖來到十八層,在這裏根本就沒有得到任何創世之力的反饋。

但他在神山外,又分明感應到創世之力的存在,到底是哪裏出了紕漏?

秦羿並沒有盲目的再去尋找,而是盤腿坐在上帝神像下,仔細思索了起來。

很快,他的嘴角浮現出了一絲笑意。

正所謂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創世之力的火種確實在這祭壇內,但卻早已由人給轉嫁到了其他閣樓內。

而且,火種的力量封印的極爲嚴密,哪怕是斐烈再入山,也很難感應到。

不過,隨着時間流逝,火種積蓄的力量越來越強,已經開始有了復甦、活躍的跡象,天堂講究一個純粹,無論是神,還是普通天使、子民,修煉的都是光明力量。

由於億萬年的天堂生涯,這些人早已經被光明力量所同化,他們早已失去了對光明力量的敏感性。

而秦羿,因爲黑暗毀滅之力與死神詛咒之劍的魔性與戾氣,與光明力量是格格不入的,對於光明力量感應會比天堂諸神強上百倍、千倍,這也是他踏入神山以來,寸步難行,而範倫德、蕾娜等人卻還能輕鬆在山外狩獵的原因。

秦羿換位思考了一番,得出火種就在十八層之間的結論。

剛剛他按照地獄的思維,悶着頭闖到了這,不正是與那萬千的盜火者一樣愚蠢嗎?

他並沒有立即返回,因爲在這空氣中,他感覺到了一絲異樣的力量波動。

這種波動很小,小到了哪怕他也差點給錯過了。

若非是他靜下心,處於天人合一的境界,幾乎就被這狡猾的傢伙給騙過了。

這種力量,他曾經在衍道、廣王那深刻的體會過,那是無形之中就像是有一雙可怕的眼睛一直在盯着!

秦羿收起神識,沒有進行反追蹤,而是裝作坦然不知,任由那藏在暗中窺探的傢伙繼續爲所欲爲。

能以這種方式監視他的,放眼天地兩界,也沒有幾個人,斐烈嗎? 網游之風華若逸 可能不大,因爲這人的氣息似乎就藏在神山之中。

毫無疑問的是,這人的修爲絕對是屬於金字塔頂端一類的存在,甚至比路西法還要強上幾分,與衍道之流有得一比了。

可以確定的是,這人也在尋找創世之力的火種,而又尋而不得,是以把寶押在了秦羿的身上,只要秦羿一旦找到創世之力,這個人一定會跳出來搶奪火種。

這麼強大的對手,秦羿不敢大意,他要想出一個萬全的法子把這傢伙引出來,然後予以擊殺。

憑藉着不死之身的存在,秦羿不懼怕天地間的任何人!

心念一轉,秦羿站起身,神色肅穆的走到了那盞馬燈前。

按照毀滅之燈火種定律,只要燈亮了,就是力量復甦之狀。

如何才能營造出這種假象,把光明神燈給點亮呢?

秦羿圍繞着油燈仔細的打量,故意裝作研究之態,他試圖注入黑暗力量點燃神燈,然而只是徒勞。光明、黑暗,也就是東方的陽、陰,有法子了。

他悄悄從三界石中抽取了一縷混沌之氣。

混沌之氣是天地初開時陰陽相生之氣,也就是光明與黑暗力量的氣態,秦羿就是藉助混沌之氣融合了毀滅之力,消除了黑暗力量帶來的魔性。

同樣,它其中必然也夾雜着光明屬性,也就是至陽之氣。

能不能成,就在這一把了。

秦羿決定搏一搏,混沌之氣暗中源源不斷的注入到神燈之中。

稍傾,神殿所有的晶石陡然變的更加的明亮刺眼,上帝雕像頭頂綻放出萬丈金光,天堂福音在空中莊嚴的傳頌着。

已經失去了燈芯的神燈,猛然生出一個油豆大點的火花!

成了!

秦羿心頭大喜,又注入了兩成的混沌之氣,神燈火光再次暴漲至三寸有餘,聖潔的光芒源源不斷的四散開來,祥和而又寧靜。

空氣中的氣場波動,也隨着神燈的點亮而變得激越起來。

秦羿能清楚的感應到,那股力量的本尊如風雷一般,自洞口捲了進來,直撲神燈。

嗖!

巨力往他的腦後襲來。

秦羿身形一閃,急速躲開,幾枚白色的冰釘刺進了一旁的牆壁上,頓時牆上的天使圖案坍塌了半邊。

好強的氣力!

秦羿驚訝之餘,一道白光掠過,一個穿着雪白長袍的高瘦老頭,手持着法杖,出現在神像旁邊。

但見老者白髮及腰,眉毛、鬚髮盡白,腰身挺的筆直,如同冬日冰霜,森冷無比,尤其是那雙金色的瞳孔,乾淨無比,彷彿能洞穿世間一切。

“我在神山待了整整一千萬年,從斐烈取走火種以後,創世神燈就再也沒有亮過,再也感應不到創世之力的存在。”

“終於,我烏拉索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永恆的創世之力!”

老者雙手捧起馬燈,激動的鬚髮顫抖,幾近嗚咽。

“年輕人,你走吧,是你找到了創世之力,我不殺你!”

烏拉索捧着燈,淡漠的看了秦羿一眼道。

事實上,他心裏對秦羿是欽佩的,至少他不敢隨意去闖百人天使大陣,而這個東方人不惜損毀肉身,並輕鬆滅掉了百人大陣,哪怕是他親手調教的絕對天才,自己的後人龐貝家族第一怪才烏魯多,跟秦羿比起來,也要遜色一籌。 “你怎麼就確定這是創世之力呢?”

“你真的以爲你能殺我?”

今天李雨簫又被催婚了嗎 秦羿劍眉一揚,邪氣笑道。

“年輕人,我從先天到現在,一共追隨過十三位主神,是唯一倖存的先天護法神!對於這盞燈,我比你懂,天下間能點亮神燈的,唯有創世之力。”

“至少你的黑暗力量是絕對不行的。”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點亮這盞神燈的,但只要他亮了,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創世之力。”

“只有創世之力纔是永恆的,你很有天賦,很有運氣,如果你真想了解他,拜我爲師,終身侍奉我烏拉索,以我爲信仰,我可以教你創世之力的用法,並永恆的傳承,你覺的如何?”

烏拉索傲然撫須,笑眯眯問道。

“哎!”

秦羿冷冷一笑,搖頭嘆了口氣。

烏拉索麪色一變,不悅道:“你爲何發笑,是在嘲笑我嗎?”

“早知道你們西方人臉皮厚,沒想到你竟然自戀到了這種地步,你所謂的創世之力,不過是我的一個小把戲罷了,你感受下里面的力量試試。”

秦羿聳了聳肩,玩味笑道。

烏拉索試着感應神燈裏的力量,的確是光明至高的力量,那種強度絕對絲毫不差,便笑道:“小子,你想詐我?這裏面絕對是貨真價實的光明之力。”

“是嗎?那你還不趕緊把力量抽取了?”

“看在你一把年紀的份上,我等着你,等你抽完了,我再告訴你。”

秦羿走到一旁,抱着胳膊,擺出一副看戲的樣子。

烏拉索心裏有些慌。

他一輩子在天堂,還真沒跟黑頭髮、黃皮膚的東方人打交道,再加上秦羿破了百人大陣,強大的實力,詭異難測的性格,更讓這小子顯得無比神祕。

“好!”

烏拉索冷笑了一聲,念動着咒語,手往神燈扣了過去,一道道純白的創世之力源源不斷的抽取到了身體內。

隨着力量的注入,烏拉索渾身的白光大炙,那種先天踏入後天,帶來的衰老似乎在瞬間徹底化爲了烏有。

烏拉索感覺自己此刻擁有了無窮無盡的力量!

他就是上帝,是主神!

在這一刻,他終於達到了頂峯,此後可以傲視天地所有神魔,成爲真正的無上者。

什麼斐烈,什麼斐族,該到了改朝換代的時候了。

烏拉索抽取力量正爽呢,陡然間神燈突然熄滅,所有的力量戛然而止,就連閣樓內的上帝雕像也變的黯淡無光起來。

“怎麼回事,創世之力呢?火種沉寂了一千多萬年,怎麼可能這麼少……?”烏拉索驚奇的大叫了起來。

秦羿像看白癡一樣的笑道:“你想要的創世之力,我這有的是,你要不要?”

秦羿亮出三界石,混沌之氣噴薄而出,烏拉索分明能感覺到那種灰白的氣息,正蘊含着自己剛剛抽取的創世之力。

“這,這是怎麼回事?”

烏拉索瞪大眼,有些傻了。

“讓我來告訴你吧,這叫三界石,它很可能是我們東方一位類似你們上帝造人的女神所創,裏面蘊含的是創世之力與毀滅之力的集合體,你剛剛吸收的只是我放出的九牛一毛而已。”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