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寂靜,死一般的寂靜,如果說葉星辰的話他們還不相信的話,那這一刻,卻沒有人不信了,冰雨女神,果然不同凡響,這還是當著眾人的面,要是她潛伏在黑夜之中,誰會相信?

韓強更是驚出一聲冷汗,因為就在剛才,他似乎已經看到了死神的到來,直到耳朵傳來的劇痛之後,他才知道自己撿回了一條性命,看向冰冰那巨峰的眼神迅速的收回,這一刻他才知道什麼叫做殺手界第一殺手。

其他的人自然也不敢繼續打量冰冰那巨大的胸部,一個個埋著頭,哪裡還敢開口。

「呵呵,大家不用緊張,能夠坐在這裡的,都是星曜會最核心的成員,以後星曜會的發展可要全耐各位了……」葉星辰淡淡一笑,這種效果很好,非常的好。

「辰哥說笑了,能夠為辰哥效力,是我們的榮幸……」

「是啊,辰哥英明神武,在辰哥的領導下,星曜會一定會成為靜海市乃至全國最強大的組織……」

「不錯,有辰哥在,沒有人是我們的對手……」

眾人開始拍起了葉星辰的馬屁,葉星辰雖然不喜歡這一套,但不得不說,聽起來真的很舒服。

「好了,這次我先說說召開這次會議的原因……」舒服是舒服,但現在不是聽馬屁的時候,葉星辰揮了揮手,打斷了眾人的話語,「其實,冰冰是骷髏會派人來殺我的……」

「啊……」眾人一陣震驚,就連紫楓和王小虎也是面露不解之色,怎麼看上去兩人神態曖昧,哪裡想殺手和獵物的關係?難道說葉星辰這傢伙真的帥到了慘絕人寰的地步?迷住了她嗎?

「呵呵,不過很可惜的是,冰冰是我曾經在國外的親密戰友,當然,也是我可愛的小妹……」在場的都是核心,經過精挑細選的核心,人數不過七八人,根本不可能出現叛徒,所以葉星辰也直接道出了兩人的關係。

「還有,我是他的情妹妹,所以你們可不要再打我主意噢?」坐在一旁的冰冰卻在葉星辰的後面又加了一句。

全場一陣狂汗……

這冰雨女神也太強悍了吧?

葉星辰更是將臉別到一邊,滿臉的尷尬之色,站在他身後的羅丹和葉艷卻是抿嘴偷笑起來。

「骷髏會能夠找來冰冰對付我們,就能找來其他的殺手,當然,來幾個殺手我不會介意,但是兄弟們,我擔心的是你們的安全啊……」眼看眾人似乎要大笑出來,葉星辰趕緊開口道,他可不想成為眾人嘲笑的對象,雖然已經笑得差不多了。

眾人果然立馬閉上了嘴巴,露出了一臉嚴肅的神情,他們都是在道上混的,一個人干翻幾個人還是能夠辦到的,但是掄起身手,和葉星辰卻根本不是一個檔次,要是真的來一個殺手,說不定這條小命也就不保了。

「呵呵,其實大家也不用擔心,殺手可不是隨便能夠請的,而其要是骷髏會知道我死亡之後,絕對不可能再派殺手前來,所以你們儘管放心……」葉星辰繼續說道。

「你的意思是?」紫楓已經隱隱猜到了葉星辰的意思。

「是的,我假死,或者裝出重傷的樣子,至少不能夠讓骷髏會的人知道我還完好無損的活著,這次召開大家來,就是想告訴大家,我的計劃……」

這是他早上和陳小龍討論過的計劃,也是星曜會能夠在最短時間崛起的計劃,當他將自己的計劃說出來后,所有人都點了點頭,沒有任何計劃比這條更適合星曜會的發展。

如今的星曜會根本沒有實力和骷髏會對抗,要是靠著一般的方法,一步一步的搶佔地盤,就算沒有其他三大幫派打壓的情況下,想要和骷髏會抗衡也不知道要多久的時間,所以只能夠出奇制勝。

散會後,葉星辰打電話給蘇姍,請了一個月的病假,以他如今和蘇姍的關係,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又打電話給李筱婷,告訴她雖然自己暫時不去學校上課,但還是能夠抽時間看她,這才讓李筱婷滿意下來。

至於可愛的東方藍洛和關婷婷,葉星辰只能夠抱歉的說一聲對不起,一個月後再見……

畢竟要是知道的人太多的話,根本不利於他們的發展。

等黃奕菲回來之後,葉星辰就準備出發。

出發的當日,葉星辰碰上了向錢看,這個在蓉城搭救的少年,還有他的妹妹,對於向錢看的誠意,葉星辰也不好再拒絕,將他匆匆的丟給紫楓,就帶著一行人歷來了靜海市。

這一次,葉星辰除了帶著麒麟戰隊剩下的幾十人外,還帶著紫楓親自挑選出來的精銳,說是精銳,不過是因為他們都很忠心,而且身體比常人強壯一點而已,畢竟,你能指望一群混混中出現比特種部隊還牛B的人物么?

黃奕菲也請了一個月的假,理由是爺爺不好,要呆在老家照顧自己的爺爺實際上卻是跟著葉星辰一起去訓練,作為星曜會的正式成員,沒有好的身手怎麼行?

來到了目的地,葉星辰將黃奕菲,葉艷,羅丹,還有幾十名名隨行女人扔給了冰冰,丟下了一句:「不要弄死了,就轉身離開……」也不顧黃奕菲叫罵聲。

他也心疼黃奕菲,可既然走上了這條道路,自己的實力必須提高。

自己親自訓練三百多人訓練,是按照雇傭兵更殘酷三倍的訓練方式對其進行訓練的,一個星期下來后,只有一百多人挺了下來,其他的人非死即傷,葉星辰沒有理會那些因為訓練死亡的人,他在開始訓練的第一天就已經強調過,這是一條不歸路,當你踏上他的時候就再也不能回頭,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走下去,以最強的姿態走下去。

在秘密訓練場,除了訓練還是訓練,黃奕菲,羅丹,葉艷幾人每天被冰冰折磨的不成人員,不過不知道冰冰用了什麼方法,她們那滑嫩的皮膚卻是保住了,及時在烈日高照下,她們的皮膚依舊那麼嫩白。

起初的一個星期,黃奕菲幾人都吃不消,她們不過是一群剛剛上高中的學生,不要說這種非人的訓練,就是一點體力活的苦也沒有吃過,不過在冰冰找人抓來一些老鼠,蛤蟆之後,揚言要是誰無法完成訓練,晚上就和這些東西一起睡覺后,幾人乖乖的接受了冰冰的摧殘,哪怕再苦再累,她們也不願意和這噁心的東西睡在一起。

一個星期後,葉星辰曾偷偷的跑去看過黃奕菲幾次,發現小丫頭再沒有那嬌蠻的個性,變得沉穩了許多,身手也比以前好了許多,至少對付一兩個普通的大漢不成問題,這讓他很是滿意,實力永遠是在第一,他不可能永遠呆在她的身邊。

訓練在繼續,訓練之外,除了吃喝拉撒的時間外,眾人都躲回了自己的寢室呼呼大睡,畢竟訓練的強度太高,必須以最快的時間恢復體力。

黃奕菲幾十名女孩自然也不會有多餘的時間做其他的,比起男人們,她們更喜歡睡覺。

而冰冰自從和葉星辰發生關係后,機會每一個晚上都會潛伏到葉星辰的房間中,偷偷的爬上床,每一個晚上,都和葉星辰激戰到深夜,最初,葉星辰很喜歡這種感覺。

後來,勉強能夠忍受。

到了最後,葉星辰不得不把所有門窗都全部封嚴,他可不想訓練結束后,自己已經變成了木乃伊。

可冰冰是做什麼的?殺手啊,號稱殺手界的第一殺手啊,繞是葉星辰將所有可以出入的洞口堵死,全身光溜溜的冰冰依舊摸到了葉星辰的床上,也不顧葉星辰反應,一口就含住了他的龍頭。

「冰冰啊,你再這樣下去我可要掛掉了……」葉星辰曾經想過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可能夠在人間風流,為何還要去陰間呢?所以,他覺得還是自己的小命比較重要,一把將冰冰反壓在身下,雙手死死的將其按在床上。

「可是星辰哥哥,人家想嘛……」冰冰卻是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樣。

「你難道就沒有上過健康教育課么?難道你想讓我變成乾屍么?」對於冰冰的這種強烈要求,葉星辰實在很無奈,也很無語,早知如此,打死他也不會和她發生關係。

「可人家想怎麼辦?」冰冰就是抓著這條不放。

葉星辰很想說你可以去找其他的男人啊,可是打死他也不會說出這句話,他還沒窩囊到把自己的女人送出去的地步。

「明天我派人給你送一套自慰器過來,到時候自己解決……」最後,葉星辰只能夠想到這種辦法,其實他的能力很強,非常的強,就算是羅丹,葉艷,黃奕菲三女一起上的話,他也有信心將三女征服的飄飄欲仙,可唯獨這個冰冰,精力實在是太過充沛,來了一次又來一次,簡直就是無窮無盡,要是換成其他的男人,或許早就成了乾屍。

「不要,人家才不要和那些沒生命的東西玩呢,星辰哥哥,答應我嘛,今天我們再來一次,我明天不來了,後天再來?」冰冰一雙大大大眼睛望著葉星辰,撲閃撲閃。

「不行^……」葉星辰一口拒絕。

「那我大後天再來?」

「還是不行……」

「那我三天來一次?」

「也不行……」語氣有些鬆動。

「四天?」

「一周只能來一次,否則免談……」最後,葉星辰做出了決定,昨晚決定后,他又有些後悔,要是能夠忍受一周寂寞后的冰冰會瘋狂到什麼程度?自己能夠應付么?

「厄,那好吧,不過今天我們先來,從今天開始……」

「厄……」

房間里又響起了一片快樂的交響樂,時而傳來葉星辰那慘絕人寰的叫聲……

做鬼,當真風流么?

「每天鮮花原地踏步,星辰心裡很沒底,心情有點沉重,還是希望兄弟們支持!」 就在葉星辰帶著精銳進行魔鬼訓練的時候,紫楓,王小虎,陳小龍,歐陽俊也開始了各自的行動,紫楓,王小虎自然負責黑道,不斷的招收小弟,不斷的擴張地盤,不過速度卻實在有限,這也是葉星辰故意安排的,他們是在演戲。

至於歐陽俊和陳小龍,則開始帶著一群學生娃娃進行白道上的生意,雖然星曜會的資金不怎麼雄厚,但幾人各有門路,生財自然容易。

如今正是世界金融危機,股價不斷的下跌,可在這等情況下,幾人依舊選擇了炒股,這條最捷徑的道路。

歐陽俊作為歐陽家的繼承人,對於各大財團的事情多少也有些了解,能夠得到第一線資料,陳小龍腦袋極其發達,平日里成績一般完全是他不想學而已,這位超級黑客雖然不能夠破解各大銀行的系統密碼,但總能夠引起一些騷動,而郭敬的老爸是商會主席,商場的各種消息也會第一時間傳達過來,李宗政老爸是政協委員,政治上消息自然也不會瞞過他們。

如此組合,簡直就是最完美的組合,炒點小股,又算得了什麼?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他們硬是用葉星辰留下的一千萬將其翻到了三千萬,三千萬,這可絕對不是一筆小數目,對於剛剛發展的星曜會來說簡直就是最佳的原料啊。

靠著這五千萬,在李宗政老爸的幫助下,眾人拍下了一塊地皮,一個星期後,又將地皮轉手,一次性凈賺了三千多萬,除了給幾百萬給那些政治官員封口外,星曜會已經有六千萬的資產,整整六千萬啊,二十一天的時間,只有了二十一天的時間,就靠著一千萬翻成了六千萬,這要是傳出去了,絕對是商界的一大新聞。

然而,就在星曜會眾人忙著賺錢,忙著搶地盤的時候,骷髏會卻在四處打聽葉星辰的消息……

可不管骷髏會怎麼打聽,都沒有任何的線索,冰雨女神和葉星辰一起消失了,這在道上絕對是一大新聞。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兒?也根本無從知道,當然,蕭天自然不會為了錢把兩人的關係說出去。

血煞堂堂主馬俊傑無非是最鬱悶的一個,當日他當著眾位堂主的面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取葉星辰的性命,可最後竟然連冰雨女神的也失去了消息?

是失手被殺?還是被擒?又或者和葉星辰同歸於盡?如果真的同歸於盡,為何紫楓他們還在不斷的擴張地盤呢?雖然很慢,但的的確確實在擴張啊,至少如今的玉龍街,西玉街,等幾條街道都是他們的地盤?他們是在掩飾什麼么?

掩飾葉星辰被殺的動靜?這麼說來就算他沒死,也應該受了重傷吧?被冰雨女神盯上的人,怎麼可能會沒事?就算他是玉龍殺神又如何?只是為何沒有冰雨女神的消息呢?難道她真的死了么?

馬俊傑百思不得其解,實在難以相信冰雨女神,這個號稱殺手界第一的殺手會就這麼消失,更無法猜到葉星辰到底是死是活。

葉星辰的消息就猶如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在他的心口,好重好重,壓得他快要喘不過氣來。

將門夫妻混合雙打日常 為了緩解心中的壓力,他不得不找一個地方發泄,最好的地方,莫過於女人的身體,因此,他找來了兩個還在上高中的處女,狠狠的發泄了一番,這是他人生最鬱悶的時刻。

不僅他鬱悶,骷髏會的其他堂主也一樣的鬱悶,不過比起骷髏會的眾位堂口來,天門會會長馮嘉霆的心情卻很輕鬆,非常的輕鬆,在韓少幾人勸說下,戰虎堂,鳴蛇堂,白馬堂等等所有堂口的老堂主都選擇了退出天門會,分了一大筆金錢,養老去了,雖說還有嘯天堂,金猴堂兩個堂主不肯退出,不過有什麼關係呢?天門會十二大堂口,有十個已經掌握在自己手中,還剩下最後的兩個,能翻起什麼風浪?

而且骷髏會不是能夠請殺手刺殺小葉么?那怎麼又不可能請殺手刺殺我們天門會的人呢?只要到時候自己這邊再死幾個炮灰,又有誰會懷疑是自己乾的呢?等那兩個老不死的一死,那天門會還不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么?到時候就算葉天龍復出又怎麼?現在的天門會還有誰會認識他呢?至於小葉么?一個空一身蠻力的人能夠興起什麼風浪?

他很得意,非常的得意,只要掌握了天門會,靜海市誰還有誰是自己的對手,一時之間,馮嘉霆有些高處不勝寒的感覺,至於葉星辰的死活,這才不是他關心的問題。

神龍會會長洛雲德既沒有獨孤霸等人的鬱悶,也沒有馮嘉霆的得意,他只是靜靜做著自己的事情,釣釣魚,品品茶,打打高爾夫,似乎靜海市黑幫的爭鬥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不過董浩天卻沒有像他這般悠閑,為了有足夠的力量對抗葉天龍,他在靜海市掀起了陣陣血雨腥風,李氏集團的股市不斷的下跌,就算最後和龍翔集團合作,又有南宮家和歐陽家在背後支持,也難以恢復當初的盛況,直接從排名第四的大集團掉出了前十,勉強能夠混個二流,李正陽的頭髮一夜家全白了,李筱婷也被他叫回了身邊,幫忙管理家族的聲音。

至於頂替李氏集團進入靜海市十大集團則是近幾年來發展最為迅速的新雲集團,他們的董事長正是當初在余嬌嬌的賭場陪著譚芳和那名男子羅痕天。

當初被葉星辰羞辱一番后,董浩天找上了羅痕天,不僅資助了一大筆資金,更將他引進了靜海市上層社會的圈子,也正因為這樣,才能夠將李氏集團這樣的大家族擠出十強。

一個月的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星曜會有著紫楓和王小虎這兩蹲殺神,又有著陳小龍這樣的智者,很快掃平了南城一代,雖然實力上還無法和三大幫會這樣的大門派相對抗,但比起其他的小幫派,卻強大了不少,這還是他們保持低調的結果。

如今星曜會有總人數七千八百多人,其中隸屬白虎堂的戰鬥人員就多達三千多人,絕對是一股極強的戰鬥力,而青龍堂的人員也多達千人,其中被選入正式執法堂的有五百多人,這些都是紫楓精挑細選出來的人馬,個人戰鬥力也極其強悍。其他的人都隸屬預備隊,不斷的接受訓練。

陳小龍有了錢后,也將朱雀堂辦了起來,朱雀堂的主要任務是情報,在沒錢的情況下,這一切是空談,但有了錢,那就不一樣了。

一大把錢灑了出去,什麼樣的情報人員不能夠買到,地攤的小販,茶樓的服務員,賓館的妓女,等等各行各業都有著隸屬朱雀堂的人員。雖說他們都遠遠達不到陳小龍的要求,但這終究是個開始,不是么?

至於玄武堂,任務就簡單的多了,不斷的擴展白道生意,幫忙洗錢,民以食為天,這是郭敬提出的口號,所以他們花費了三千萬打造了一個特色餐館,至於效益如何,暫且不談,畢竟一個餐館的建立,可不是幾天就能辦到的。李宗政則是也分去了一千萬的活動經費,剛剛拿到這筆錢的他可是一陣顫抖,一千萬,換成硬幣都能砸死人啊,他老爸不過是一個政協委員,雖然也偶爾收點賄賂,但哪裡能夠有這麼多錢?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下來,因為這錢不是他的,是他用來打理一切的,雖然錢少了點,但萬事總要慢慢的來不是?

至於歐陽俊,除了追求林芸妃一無所獲外,到沒有什麼事情可做。

六月二日,兒童節剛剛過完,還有幾天就要高考了,一個月沒有聯繫上葉星辰的何雪梅壓抑住心中擔憂,獨自一人呆在家裡複習,這個時候,到學校已經是徒勞了,然而,她所期盼的葉星辰卻帶著最後活下來的一百二十名絕對強悍的戰將和四十名經過第一殺手特訓的妙齡少女回到了靜海市。

靜海市夜空很晴朗,高高的月亮掛在天空,在它的旁邊似乎有一個星星一閃一閃,是要衝出來以掩蓋月亮的光華么?

南城流雪夜總會,乃骷髏會迎風堂旗下的產業,作為迎風堂的堂主,吳天在這裡有著極大的權利,帶著一批心腹來到了這裡,早有無比風騷的大堂經理迎了上來,臉上露出獻媚的笑容,口中說道:「吳哥,您來啦……」

「騷娘們,這幾天生意如何?」吳天微微一笑,在大堂經理的胸脯狠狠的摸了一把,淫笑著說道。

「有吳哥在,生意自然紅紅火火,吳哥,今夜讓小妹陪陪你怎麼樣?」大堂經理二十五六歲,原本不過是一個高級雞,後來被吳天看上,就升職成為了大堂經理。

「你看好自己的生意就行了,給我找兩個小妹妹過來……」吳天微微一笑,卻是徑直的朝裡面的包房走去,他的心腹也一個個的跟在了後面。

大堂經理媚笑一聲,轉身挑選了幾名上等貨色的婊子進入了吳天的包間中,看到故意穿著清純學生裝的女郎,吳天笑了,笑得很得意,笑得很燦爛,一把上前,當著自己屬下的面將其中一名女子的衣服撕成了碎片,那名女子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可眼中卻是樣子很媚笑,她明白,只要能夠討好這個吳哥,那自己將錢程無限。

一對雪白的肉球露了出來,這小騷貨的裡面竟然什麼都沒有穿,吳天哈哈一笑,揮了揮手,自己的那些手下和大堂經理退出了房間。

一把抓住那名女子的腦袋,將其壓在了下面,一邊拉過另一名女子,在她的身上盡情的撫摸。

含著他下面的那名女子口中不斷的傳來嚶嚀聲,她的口技極其純屬,這是經過了專業培訓的課程,吳天感覺很快樂,感覺很爽快。

雖說進來骷髏會的實力縮水了許多,雖說骷髏會最近一直在追查一個叫葉星辰的消息,但這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呢?人生得意須盡歡,自己既然有這樣的權利,為何不好好的享受呢?葉星辰算得了什麼?一個學生娃娃而已,星曜會算得了什麼?一個只有幾千人的小幫小派,怎麼跟骷髏會斗?莫說骷髏會,就是自己的迎風堂也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犯不著為了一些小傢伙而煩心,還是享受來得重要。

隨著體液的噴發,吳天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神情,而兩女也是滿足的繼續為他服務,可不知道為什麼,吳天忽悠又有一種厭惡,這樣的女人上起來又有什麼意思呢?不如今天出去找幾個真正的學生妹吧?

吳天想到了如今的學生娃娃都喜歡到夜總會來玩,以自己的權利,難道找幾個極品學生妹還不容易么?想到這裡,拉起了褲腰帶,拍了拍兩名女郎的臉蛋,徑直走出了房間。

夜總會的大廳,勁爆的搖滾音樂響起,眾多的年輕人不斷的扭動著自己那充滿活力的身體,他們吼叫著,他們瘋狂著,一切只因為他們還很年輕,年輕就是一切,不是么?

許多打扮妖艷的女子也瘋狂的擺動著自己的身軀,她們有學生,有白領,有小太妹,總之,各行各業的人都有,但她們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年輕。

吳天望了望這些不斷扭動自己身軀的女人,搖了搖頭,他不喜歡這樣的,這樣的女人他要多少有多少,他更喜歡的是那種清純的學生妹,就如牆角的那一對小妹妹,不是么?

秦敏和吳英是附近中學的一所學生,長得清純可愛,不過吳英今日失戀了,心情很鬱悶,所以好友秦敏帶她來到了這裡,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放鬆,不過兩女顯然是第一次到來,見到如此萎靡的場景,臉上都露出了震驚之色,她們平日里都在學校里,哪裡見過這種火爆場景,不過既然來了,總得坐下喝幾杯吧?不然怎麼對的起那一百塊錢的出場費?

「小妹妹,哥哥請們你喝杯酒怎麼樣?」兩人剛剛點了一杯冰檸檬,接著就聽到一個粗狂的男聲響起,轉頭一看,就看到一個穿著花格襯衣,留著一頭平頭的男子朝自己兩人走來,他的臉上掛著笑容。

兩女來之前就聽說了夜總會有很多人喜歡搭訕美女,所以心裡並不怎麼震驚,不過看到對方起碼有三十多歲,同時眉頭緊皺,她們雖然算不上好女孩,但也不是隨便的人。

「對不起,這位大叔,我們自己有錢……」秦敏冷冷道,她也聽人說過,對於討厭的人,最好擺出一副冷淡的表情,這樣才能儘快的打發他們。

可她卻不知道,這世上有一種人叫做下賤,你越是冷淡,他們越是喜歡你,吳天無非就是這樣的人,平日里哪一個女的見到他不儘力的巴結他,哪裡想眼前的這兩個小妹妹,竟然拒絕自己,最重要的是她們叫自己大叔?自己很老么?

「呵呵,小妹妹,你是我見過最有趣的女孩,怎麼樣,做我的女人,要知道,我很有錢的噢?」吳天笑了,笑得很燦爛。

「對不起,大叔,我已經說了,我們不缺少那一點錢……」秦敏繼續扮演著冷冰冰的角色。

「小妹妹,你這裡能這樣對我說話的人有幾個嗎?」吳天忽然臉色一變,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個學生妹拒絕,他覺得自己很沒面子。

「不……知道……」面對忽然凶神惡煞的吳天,秦敏和吳英都有些畏懼,這裡是罪惡的天堂,要是這個男的忽然對自己兩人動粗該怎麼辦?秦敏忽悠又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要那麼冷淡的拒絕他呢?更後悔的是自己為何要帶著吳英來這裡,散心可以到很多的地方啊?

「呵呵,小妹妹不用害怕,其實我是一個很和善的人,只要你們好好的跟我走,我保證不傷害你們一根頭髮……」似乎注意到自己的樣子嚇到了這兩個小可愛,吳天擺正了自己的神態。

「對不起,大叔,我們還有事,先走了……」秦敏看出了事情的不妥,拉起吳英就準備離開。

「想走,哪兒有那麼容易……」吳天大怒,一把抓著兩名少女的衣服,用力一拉……

嘩啦一聲,兩人的T恤直接被撕成了碎片,露出了裡面白色的小內衣,吳天的眼中頓時露出了貪婪的目光,這才是真正的學生妹啊……

(星辰會努力的精彩的內容呈現給兄弟們,也希望兄弟們支持,星辰在此謝過兄弟們的支持,希望以後鮮花會更多點。有能力的兄弟們鮮花支持一下!) 兩女的尖叫聲頓時響起,可惜大廳實在太鬧,這裡有是一個角落,哪裡有人注意這邊,就算有人注意到了這邊,看到吳天後也趕緊當作沒看見,吳天得意的笑了,這裡是他的地盤,難道在自己的地盤玩兩個學生妹還不行嗎?一把撲向了兩女,他準備在這裡征服這兩個少女,自己是堂堂迎風堂堂主,上了兩個少女應該沒事吧?

「砰……」的一聲,吳天的身體還沒有碰到兩女,就這般徑直的倒飛出去,一個冰冷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強暴未成年少女,吳天,你死定了……」

吳天大怒,從地上跳了起來,就看到一名身穿還黑色單件皮衣,外面敞開,裡面是一件黑色的裹胸,露出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蠻腰,下身是一條黑色的超短皮褲,小腿穿著一雙黑色的靴子。

性感,美麗,誘人……

正要發怒的吳天見到這樣的美女,臉上頓時露出了陰冷的笑容。

「哪兒來的小妮,竟然敢對老子動手,給你一次機會,好好的跟我走,。今日放你一條生路……」他心裡樂了,在自己的場子敢對自己動手,還是這麼一個漂亮的小妞,難道說自己最近運氣比較好?

「警察,現在懷疑你企圖強暴未成年少女,現在請跟我到警局走一趟吧?」鄭瑩瑩一把掏出警察證,遞到了吳天眼前,對於圍上自己的十幾名小弟卻是看也不看。

「警察?」吳天的瞳孔收縮了一下,這重案組的怎麼跑到這兒來?不對啊,難道哪裡出現了什麼紕漏?這裡可沒有買毒啊?難道是陰謀?能夠成為迎風堂的堂主,他自然有著自己的一套本事,轉頭看了一眼兩名少女,正一臉驚恐的望著這邊,身體還在不斷的發瑟,不像是找來的托兒陷害自己,那就是巧合了,一個剛剛出道的女警來這裡歡樂,碰巧遇上了這等事情,只能說自己倒霉,或者說這個女警倒霉。

「呵呵,警察妹妹,我覺得可能有些誤會,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談談吧?」吳天微微一笑,一個小小的警察他還不放在眼裡……

「誤會?人贓並獲,還誤會,馬山跟我回警局,否則我告你拘捕……」鄭瑩瑩冷笑,受葉星辰的託付,來給吳天找點事情做做,卻哪裡想到自己還沒動手,這個傢伙就跳了出來,這不是天賜良機么?骷髏會迎風堂堂主,嘿嘿,要是逮捕了他又是一件大大的功勞,這個小葉,情報竟然做的比警局還要周到。

「呵呵,看來你是不想談了,兄弟們,知道該這麼做了吧?」吳天冷笑了幾聲,目光更是貪婪的在鄭瑩瑩的酥胸上瞄了瞄,很是得意,這樣的女人不知道壓在胯下會是什麼感覺,一定很美妙吧?

隨著吳天話音的落下,其他的幾人身影猛然朝鄭瑩瑩撲去,他們都是吳天的心腹,只要吳天願意,他們甚至可以抱著炸彈奔向警察局,炸掉一切,又何況對一個女警動手呢?

混跡二次元的陰陽師 面對呼嘯而來的幾名打手,鄭瑩瑩冷笑幾聲,自己身為重案組組長,要是連這幾個小混混也擺不平,那也白混了……

右腳閃電般踢出,狠狠的踹在一名打手的下跨,那名打手慘叫一聲,身子頓時倒在地上,慘叫不斷,接著一個轉身,一把扣住一名打手的手腕,狠狠的一拳砸在了他的腋下,接著右肘一抬,直接砸在了那名打手的下巴,隱隱聽到脫臼的聲音傳來,接著鄭瑩瑩又是一腳抬起,狠狠的頂在他的小腹,整個人失去了戰鬥力。

眨眼之間,已經了有兩人失去了戰鬥力,吳天的眼中露出了兇狠之色,一把抓起桌上的酒瓶,在桌上一敲,站起身來就要朝鄭瑩瑩撲去,面對如此兇悍的女警,他不介意在她的身上留點什麼,然後在慢慢的享用……

「別動……」鄭瑩瑩又放翻了一個傢伙,眼見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瞬間從懷中掏出了手槍,抵在了正要刺向自己的吳天頭上。

吳天整個身子僵住了,不過臉上卻露出無所謂的神情:「你是警察,有種開槍啊?」

「只要你乖乖的,我還是不會開槍的,但你要是反抗的話,呵呵,我可不保證這把槍會走火噢?」鄭瑩瑩微微笑道,拘捕,這可是一向重罪,作為重案組的組長,在自衛的時候還是有權利開槍殺人的……

面對那冰冷的槍口,吳天雖然感到了恐懼,不過一想到要是自己進了警局,會有很大的麻煩,到時候不僅自己難逃一死,就是自己的親人或許也會受到組織的追殺,再看看鄭瑩瑩那美麗的臉蛋,他可不相信這個年輕的女警真的敢開槍射殺自己。

「老子就不信你敢開槍……」吳天口中大怒,一把將手中的酒瓶朝鄭瑩瑩砸去,他在賭,賭鄭瑩瑩不敢開槍。

「碰……」的一聲槍響,他輸掉了,代價是自己的性命……

吳天很冤,真的很冤,他不過是調戲了一下學生妹而已,就算判刑也最多幾年,可現在卻失去了自己的性命。

整個大廳的音樂瞬間停了下來,到是響起了那些女人的尖叫聲,吳天的幾名心腹眼見對方真的殺了自己的老大,一個個心中大怒,就要朝鄭瑩瑩撲去,卻從人群總竄出了許多重案組成員,鄭瑩瑩那冰冷的聲音更是在大廳響起:「我懷疑這裡私藏毒品,在我們搜查完畢之前,所有人不許亂動……」面對十幾隻黑乎乎的手槍,沒有人再敢動一下,畢竟現場還有一具冰冷的屍體倒在哪兒,到現在,他的眼睛都還沒有閉上。

一群警察沖了進去,很快在裡面搜出了五斤白粉,兩支左輪手槍,所有骷髏會成員的臉色變了,因為這裡是一個分舵的原因,所以吳天曾經下令絕對不能夠銷售毒品這一類,更不要說軍火了,可現在為何搜出了五斤白粉?五斤啊,那是多大的罪民?所有人都傻了,這可是重罪,很可能是死刑,自己這麼年輕可不想死啊?可面對那黑乎乎的槍口,和倒在地上的吳天,他們還是沒有勇氣敢去對抗,只能夠無奈的舉起雙手,任由那冰冷的手銬戴在自己的手上。

人群之中,一臉微笑的葉星辰朝鄭瑩瑩笑了笑,悄悄的退出了人群,離開了夜總會,這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

這次重案組突然出擊,在流雪夜總會查出了五斤白粉,兩支手槍,這嚴重觸犯國家法律,靜海市警察局下達了繼續搜查的命令,對凡是和流雪夜總會有關的人員全部進行檢查,最後更是查出了吳天竟然是一個黑幫的大佬,因為拘捕被英勇的鄭組長當場擊斃,他的一些心腹手下也全部被關進了大牢,有的直接判處了死刑,最少的也有十幾年的徒刑,整個迎風堂在一夜之間全面摧毀,而鄭瑩瑩也獲得了重大的獎賞。

骷髏會上下一片震驚,獨孤霸更是打通了警察局局長鄭宏的電話,要求給一個說法,鄭宏卻很無賴的說根本不管他的事情,是上頭下達的命令,更隱晦的告訴獨孤霸,是他們幫內出了姦細。

獨孤霸震怒無比,迅速召集了剩下的八個堂口堂主,下達了最為嚴酷的命令,不惜一切找出叛徒,對於追查葉星辰消息的事情卻直接忽律,就連星曜會的動態也懶得去關注,有一個叛徒在會裡,那絕對是一件能夠讓骷髏會滅亡的大事,沒有人敢大意,可叛徒會是誰呢?

因為鄭宏的一句話,骷髏會上下掀起了一陣血腥的肅清風波,作為導火索的幾人卻瀟瀟洒灑的坐在鄭宏家裡的沙發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