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同時雙手結印同聲喝道

話語一落六人全身血肉燃燒的乾乾淨淨,身上的骨頭化爲,鼎,珠,畫卷,石碑,古劍,方天畫戟不斷的旋轉着發出一道道嗡鳴聲!

而那六位黑暗魔族大將見狀下意識的對着四方逃去,然而就在他們要逃出那片區域時那六大神器不由自主的各自鎖定一個對其鎮壓而去。

“不!”


這時六位黑暗魔族大將直接被六大神器鎮壓而下,消失在天空之中!

“他們還是選擇了以自身爲代價鎮壓封印了那些大將嗎?”

看到這一幕,那還在陣中鎮壓魔神帝尊的三十位古關魔族人啷啷自語笑道,眼中沒有任何感觸,因爲他們一開始本就爲了給那兩位爭取時間! 就在六人以身爲引化爲神器鎮壓六位魔將後,另一邊戰場上也打的熱火朝天

這時十二位黑暗魔族的大將看到這一幕嘴裏唾液吞了吞有點難以置信的看着那六位大將消失的地方!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三族的所有強者也看向了那個方向,也有點難以置信,不過大家也都明白了那六位魔族前輩是了讓古關大陸留下點火種,不想在看到下方的那些修煉者過度傷亡,然而此時山間內兩道源氣光柱重起直接把天空的烏雲衝散了一大片,陽光照到大地上變得格外明亮。


“這是!”

所有人都看向遠方那山間中的光柱,心裏自問道

“看來是要出來了,那兩位應該是成功達到了那個境界了,不枉我們這些老不死的舉全大陸半步帝境的精血爲源,淬鍊成混沌源氣,數以億計的半步帝境強者付出生命爲代價是值得的,總算看到希望了”

陣中的那三十位古關魔族的帝境老頭們見到那兩道光柱時都滿臉笑容道

“轟”

山間中再次發出一聲巨響

就在響聲落下,兩道人影緩緩走出了山間,這兩人一個身穿白袍,一個身着白紗裙,看上去都是三十多歲的樣子,不過在場的人都知道,這兩個人也都是活了上千的老妖怪了!

兩人直接升空一個瞬息間就來道了陣中

“你們兩個總算踏出那一步了”

見到兩人飛過來後陣中的一位老者笑道

“多謝魔族的諸位前輩,前輩大義,我等記下了!

麻煩諸位前輩撤去大陣,魔神帝尊就交給我們夫婦二人,你們錢幫忙對付那些大將級的!”

見到老者笑道,頓時兩人對着諸位老者拱手道

見到兩人這樣說,那三十位魔族老者也不在多說什麼,直接就撤去了三個大陣轉向另一個戰場中

頓時兩人全身衣服無風自飄起來,一兩股混沌源氣涌出對着那魔神帝尊衝殺而去

“兩個剛剛踏入神帝尊境的小輩而已真當能撼動我等!”

魔神帝尊見到兩人已經衝到身邊心中滿是不屑道

說完直接對着虛空一刀刀斬出,虛空中頓時有着一道道刀光對着兩個衝出

兩人見狀也不閃不避,雙手不斷的結印中,不到一個呼吸間,兩個手印落下虛空中馬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手印和一座大鼎虛影出現

“開天掌”

“浮屠鼎”

轟~轟

刀光和大鼎對轟在一起,虛空直接塌陷一兩個黑洞出現然後以最快的速度癒合着

然而魔神帝尊背後的十二翼開始煽動起來對着兩人不斷的一道道魔源之氣斬出。

“是魔神帝尊的魔翼刀法!大家小心!”

見到魔神帝尊把手中的大刀收起來後那背後的十二翼不斷的斬出,這時白衣男子直接喝道

白衣男子話一落下馬上身體開始不斷的閃避,無數的魔翼刀氣不斷的斬出,就在兩人不斷的閃避中那無數的刀影還是有不少的刀影擊中兩人,而那些被避開的刀影則是不斷的對着下方那戰區落下,途中有的一些刀影對着那些大將級衝擊而去,有的對着那古關魔族的老者而去,頓時間有着十幾個黑影落下,完全看不清是黑暗魔族的大將還是古關魔族的老者!

“魔神帝尊你瘋了嗎?你這樣可是連你們的大將一起斬殺,難道生命對你來說真的不重要嗎?”

見到這一幕後那身着白裙女子怒吼道

而那些落到地上的黑影有着十六位古關魔族的老者也有三位黑暗魔族的大將,當這十九位落地後瞬間體內的黑色血液涌出,當場身死!

在場的所有人頓時一驚

“這是不分敵我的招式嗎?果然恐怖,一招之下三個大將級還有十多個帝境級全部隕落,嘶”

很多人深吸了口涼氣,要是沒有那些古關魔族的強者擋下了,還不知道死多少人

“玄哥,我先走一步了,如果有來生我們在做道侶!”

說完,那個身着白裙女子自身精血燃燒了起來,雙手不斷的結印着!

化作一道火焰對着魔神帝尊衝了過去

而聽到這話時那位白衣男子想要出手阻止可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眼看着那白裙女子對着魔神帝尊轟擊而去

“轟~~~~”

而魔神帝尊見到那火焰衝擊而來,心中馬上升起一道恐懼感,他馬上感覺到那火焰對他產生了威脅感,想要後撤閃避,可惜已經來不及了,一道轟鳴之聲響徹天地

轟鳴聲落下,魔神帝尊方向瞬間煙霧四起,完全看不到裏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雪妹!”

感覺不到那白裙女子的氣息後,玄尊對天吶喊了一聲,眼角間淚水滑落!

而在場的所有人都眼睛死死的盯住那煙霧四起的虛空

“咳,咳,咳……”

就在這時一陣咳嗽聲響起,一道身影從煙霧中走了出來,背後黑血不斷流淌而下,此人正是魔神帝尊,顯然那一擊中是讓其重傷並未讓其隕落!

魔神帝尊此時背後的十二翼也只剩下兩翼而且還是殘破不堪!


“所有黑暗魔族聽吾號令,覆滅古關大陸!屠滅所有螻蟻!”

魔神帝尊怒吼道,也不管身上的傷勢直接對着玄尊衝了過去,雙手緊握一拳拳對着玄尊所在的虛空轟出,每一拳轟出都帶着音爆聲轟出,玄尊不斷後退閃避,而玄尊雙手也在不斷的結印,天空中也不斷出現各種由混沌源氣組成的玄技武技對着魔神帝尊轟擊而下

“所有古關大陸的修行者,不管你們修爲在什麼層次哪怕是死也要拉上一個黑暗魔族的人做墊背,此戰後天下再無玄尊!”

玄尊也在那魔神帝尊的轟擊下不斷的重創,而魔神帝尊本就重傷之軀也不斷的抗住玄尊的一道道玄技武技,兩人嘴角邊不斷的流出鮮血!

而下方兩個戰場在玄尊和魔神帝尊話落後也開始不斷的對轟中,期間雙方都有人不斷的倒下!殺戮瞬間覆蓋了整個戰場!

“這次估計整個古關大陸的修煉者要全部折損在這裏了,沒想到那魔神帝尊對兩個神帝尊境都是完全的碾壓情況,好在雪仙子用自身爲代價重創了他不然估計玄尊現在也要隕落了!哎!”

半空中古關大陸的魔族老者們對視一眼心中朗朗道

而就在那最後的十四位老者對視一眼後都互相點了下頭,心中也抱着必死的決心衝向了那最後剩下的九位大將中!

雙方戰在一起,拳拳互相對轟,期間古關魔族老者又幾個被大將們斬殺,這些大將級的修爲,最低修爲也是有着魔聖級中期,其中一位已經達到了半步魔神境了

要是在其剛纔三十人都在時還能以陣法和配合默契來互相制衡,現在完全是一面倒的局勢。

“吾以身化天地,精血爲引,鎮壓萬古”

見到又有三人隕落,這些老者也不在多想什麼,直接手印一動身體精血燃燒起來一個個化作各種武器還有山河對着那九個大將鎮壓而去其中那位半步魔神境的大將有着一座大山和兩件武器對其鎮壓而下,而其餘八個都是一件鎮壓一個!消失在天地間!

“前輩們大義!”

看到半空中的戰區此時已經全部被鎮壓下去了,玄尊也不在和魔神帝尊死抗了,因爲他知道繼續死抗下去最後隕落的肯定是自己,玄尊直接身影一閃退出了萬里之遠的地方雙手不斷的結印着。

“哼!不會在給你們這些螻蟻喘息的機會了”

魔神帝尊見到玄尊身影一下閃出了萬里之遠冷哼了一聲雙手結印起來

“魔囚萬界”

“鯤鵬鎮萬魔”

玄尊和魔神帝尊兩人同聲而起

天空中一尊幾千丈的魔影出現

而同一時間玄尊身體也化爲一隻幾千丈的鯤鵬!

魔影雙掌迅速合攏起來,整片戰場不管是何種族都被着突如其來的魔掌一掃而過,血霧不斷的升騰而起!

而另一邊鯤鵬大嘴一張直接對着魔神帝尊吞了過去,所過之處直接被混沌之氣湮滅!

轟隆隆~~~

當鯤鵬和魔影撞在一起時,整個古關大陸響起一陣陣轟鳴聲,響徹整個大陸

而離戰場千萬裏之遙的人們都感覺到無限的威壓,個個都被壓在地上無法起身!

此時戰場上已經是血流成河,殘肢斷臂到處都是,一陣陣腥臭味飄向整片大陸

整個戰場沒有一個活着出來,全部隕落!

“吾化身鯤鵬,鎮壓整個古關大陸這個位面的黑暗魔族千秋萬世!見鯤勿開,以鯤爲禁,望後人謹記!”

一道聲音響徹天地傳遍整個古關大陸各個角落。

隨後整片戰區上方的烏雲全部退去,朝陽照射着整個戰區,而整個戰區慢慢的消失在古關大陸中,只留下一座鯤鵬雕像鎮壓在那片區域外! 冥界的九幽地獄,一輪散發着淡淡光輝的紫色妖月高高的掛在充滿着血色的陰空之上。淡紫色的月芒灑在九幽鬼靈的靈體上卻絲毫感覺不到一點溫和,反而是一陣陣的深寒讓靈魂顫抖。

“前面的給我走快點!”一個面目猙獰的人形高大鬼差揮着佈滿黑色鱗片的長鞭不斷的鞭打在他旁邊的九幽鬼靈。被長鞭所打到的鬼靈都會顫抖一下,鬼靈的靈體看上去變的更加暗淡一些。甚至有些鬼靈會‘嘭’地一聲被長鞭打散,靈體將永遠消失在冥界。

“嘶~嘶!”一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從鬼差的獠牙大嘴中發出。“哇哈哈哈!我也算是替天行道了!隨便的一記鞭打你們就魂飛魄散,這說明你們前生做了不少的惡事!要不然靈魂爲何會這麼脆弱!?”“嘭~嘭!”隨着兩聲悶響,兩個靈魂體又魂飛魄散,其他鬼靈則瑟瑟發抖的向前走着。

茫茫無盡的鬼靈大軍中蕭羽格外顯眼,一層淡淡的紫色氣體圍繞在他的靈體盤繞着。

“呼呼~!”

“這鴻蒙紫氣的卻夠強,要催動一半的靈力才能勉強抗住這恐怖的一鞭,不過這幾天我靈力的快速增長也是值得的。”蕭羽心中暗道。

“呼~呼~”陰風瑟瑟,陰空上的紫色光輝透過大道兩旁的樹靈在地面上灑下點點紫斑。陰風吹過,所到之處,鬼靈們不禁哆哆嗦嗦,可見陰風中的寒氣有多麼的刺骨。雖然陰風刺骨,但在不見盡頭的鬼靈大軍中卻不見一個鬼靈躲到高大的樹靈下躲避陰風。

遠遠眺望,大道上兩旁的樹靈黝黑髮亮,樹幹猶如高大的惡鬼讓人敬而遠之。隨着陰風飄蕩的樹藤不時會把一些不慎走進的鬼靈纏上,被纏上的鬼靈會被樹藤拖牢牢的綁在樹幹上將其吸收鬼靈靈體中的精華,盞茶間就會被樹靈吸乾化爲樹靈的養分。就是連鬼差也是不敢靠近那些樹靈,並且時刻的提防着樹藤的襲擊。

蕭羽看着四處飄蕩的樹藤以及那些樹靈,心中暗道:“這些樹靈倒是很厲害,就連平時作威作福的鬼差在他們面前也要‘規規矩矩’的。”擡頭望了望陰空上紫色的妖月,不由嘆息了一聲。在冥界中只有漆黑的夜空,妖嬈的妖月。時間慢慢流去,轉眼間蕭羽來到冥界已經有兩個多月了,蕭羽的靈體上看上去結實了不少。

“哈哈!這苦差事看來是要結束了,等到了冥城領取了冥石後真要好好的找個地方休息幾日了。”高大鬼差原本面目猙獰的面孔竟然慢慢扭曲了幾下,看見的人估計都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

在這無數年來,隨着鬼靈逐漸增多漫長的時間中冥界產生了三大強者。然而在這三大強者中其各自霸佔了冥界的各處領土建立了三個大城。每天受到冥界召喚的靈魂會分成三份分別送到十個大城。城主會根據收到的鬼靈數量和質量給予鬼差冥石。

月起月落,經過五天的艱難跋涉,鬼靈大軍終於走出了妖樹林。

“呼!這是我到冥界後的第一個城市,也是我新的旅程起點。”蕭羽望着遠處巍峨聳立在山腰的洛克城,但俗話說的好啊:“望山跑死馬。”鬼靈大軍經過整整一天才到達洛克城。


“咔咔咔咔咔!”機械聲從高大的城門傳來,高達十多丈的巨大城門緩緩升起,當城門升到五六丈的時候便停了。“進城!”城們口的士兵傳令道。

“終於到了麼,我國的古代都城估計也沒有這麼大吧?”蕭羽望着看不到盡頭的城牆感嘆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