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幾人那是驚恐莫及,沒想到眾人都著了李化龍的道居然敢偷襲蛋哥,看來這一次不止是失誤那麼簡單很有可能會全部隕落此地。

「還愣著幹嘛,出擊啊。」李化龍對著蘇沫大喝,大步向前邁出輪動閃電拳向著其他幾人轟殺而去。

聞言的蘇沫像是大夢方醒一般,看了看小龍一眼又看了看蛋哥與其他人,這才反應過來,」鏘」的一聲抽出了自己的琥珀之劍對著揮動拳頭的陳小斬去。 李化龍的速度有些快了,讓其他幾人根本沒來及防備袁加被一拳轟飛了出去,一口血液噴涌而出濺到了小龍的道袍上,染紅他腰間肚臍中的黑白八卦。

「都去死吧!」

隨後他大喝一聲,向前轟擊一拳,爆發出強大的光芒。

這一刻所有人都是面色發白,心中發涼,面對這個已經近乎瘋了之人真的是膽寒了,沒有蛋哥的助威他們就像是一盤撒沙錯亂無章的出擊,都在拚命的護住自己,沒人願意做出頭鳥的事情去幫助誰。

因為李化龍的這一拳威力很大,縱使他們四人全力抵擋才能與其平手的局面,雙方紛紛倒退。

受了重傷的蘇沫被陳小一拳震的連連倒退,大口的咳血,臉色此刻蒼白如紙難看之極,血液像是被抽幹了一樣,眼神都失色了。

「李化龍你太無恥了,居然偷襲蛋哥你知道這是什麼作風嗎?還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張三此刻臉色難看的看著前方大喝一聲,此刻真的是有些忌憚李化龍的實力,即便是受傷了還能發出如此威力。

「一群雜碎,今天我蘇沫就要替天行道收了你們這群無恥之徒。」

鏘!

蘇沫咬牙切齒再次抽動琥珀之劍劍芒暴漲,猛地抽出一丈來長對著所有人震出一片青色劍氣,迎頭斬了過去。

「比之你們我這不過是權宜之計,否則我如何取勝重創田蛋?」李化龍星目閃耀,注射眾人。

「卑鄙,李化龍你這陰險小人老子跟你拼了。」

正在眾人膽怯的時刻,沒想到已經砸在棺槨上的蛋哥居然站立而起,手持著一把鐮刀似得兵器寒光閃耀,猛地祭出在前方盤旋急速的沖了過來。

見到這一幕的其餘四人那是高興壞了,沒想到蛋哥居然沒有死真是太好了,瞬間就激增了他們的士氣,全部手持兵器揮舞而來,震開了蘇沫的青光劍氣。

噹!

李化龍取出一把兩尺來長的白骨劍向著虛空旋轉飛來的鐮刀兵器劈下,瞬間給震飛了回去,隨後自己舞動骨劍道道劍影疊加,幻影無數,以一化十,以十化百的氣勢向著蛋哥的頭顱斬去。

房客別這樣~ 同時他還能抽出時間揚起手來,揮出燭龍之鱗向著後方四人激發出一道青冥色的光華,擋住了所有人的出擊,這才為蘇沫爭取了一點時間。

「斬!」

李化龍大喝,白色劍光疊加出奇之極,但還是沒有斬中蛋哥的身軀反而讓他給閃開了,這一劍居然"噹"的一聲斬了那陳舊的棺槨上了,猛地震動了一下。

「蛋哥我們來救你了。」

此刻其餘幾人開始朝著這邊殺來,合力出擊震開了蘇沫的寒冰掌,陳小施展出勾魂三絕身影詭異一閃一閃來到了李化龍的身旁,輪動出月牙匕首向著其的脖頸斬來。

這種速度的確是有些快了,比之李化龍的速度稍微快上了那麼一點,但是此刻也並沒有傷到他白骨劍急速擋在背後那月牙匕首剛剛好斬在骨劍之上,擦出一串火花。

「今日都得死,沒有一個能逃得掉。」

李化龍斷喝,揮動骨劍向前斬去。隨後左手卻是翻轉燭龍之鱗,見到這一幕的陳小那是臉色一變徹底嚇的不輕想要轉身就走可是晚了,噗嗤一聲,光束重重的擊在他的腹部讓他橫飛了出去,剛好落在蘇沫的身旁。

「納命來!」

蛋哥大喊,兵器寒芒一閃,左手捂住胸口右手卻是輪動出拔山拳就要轟在在李化龍的背後。

感覺情況不是很妙的李化龍背脊一涼,隨後猛地向地面倒去,一個照面燭龍之鱗光華激射而去,撞翻飛了鐮刀兵器,隨後他一個鯉魚翻身之勢猛地躍起而起,一腳踢中了張三的后臀讓他向前猛撲而去,如餓狼搶食一般。

噗!

陳小口中噴出鮮血胸口插著一把青光劍,眼睛瞪得很大看著蘇沫的那種眼神很嚇人,雙手緊握劍鋒手中鮮血淋淋。

噗嗤!

隨後一聲拔出劍的聲音,陳小胸口那突兀的噴出一股鮮紅的血液,嘴裡不斷的淌血,腿一蹬,眼一瞪,徹底死掉了。

「雜碎!」

一向溫柔似水的蘇沫此刻那也是眼中發出狠厲,雙目血紅,帶著一絲可怕的殺機。

就是李化龍也是一睜,眸子瞪圓了,認識蘇沫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她殺人,此刻殺的卻是那麼理所當然的樣子,根本沒有手軟的意思,而且顯得還非常的利索,白刀子進入紅刀子出,順序合理有章,頗有高手風範。

李化龍那是果斷的豎起了大拇指,給她鼓勵鼓勵,更是微微一笑,顯得非常難得似得。

「殺啊...」

其他幾人也是徹底殺紅了眼睛,原本都已經佔據了上風,可是現在卻死了兩位不說他們的生命還遭受到了危險,再不拚命小命真的就不保了。

「殺,弄死李化龍這個小人。」蛋哥怒吼道,恨不得把李化龍千刀萬剮難解心頭之恨。

「黑吃黑不成還搞得跟我殺人奪寶了一樣,看來你們真是無恥的可以啊。」李化龍聲音鏗鏘震耳,這句話在每個人的耳朵里震蕩如同魔咒一般,讓他們很後悔啊,早知道就不聽蛋哥的黑吃黑了。

噹噹噹!

「蘇沫站在一旁不要動!」

聞言的蘇沫卻是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對著李化龍冷哼一聲,眼神中似乎帶著憤怒與生氣的樣子,嘟著嘴巴。

李化龍自然沒有發現蘇沫什麼表情與神色,一人對付三人不落下風,劍光閃耀,虛影綽綽,劍法凌厲,出招狠,准,快,每一擊都讓三人很是被動,殺的他們連連倒退難以抵擋。

噗嗤!

袁加的頭顱橫飛了出去,脖子中血液噴涌而出像是一口有限的噴泉,一陣噴薄后變的緩慢起來,隨後那具身體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飛出去的頭顱眼神中帶著驚.慌.恐.懼等表情。

張三與蛋哥卻是四目相對看著眼前的李化龍也是打心裡害怕了,誰能想到這傢伙如此的厲害,殺他們幾個人都不怕,反而是殺出了一條血路,反殺他們幾個同伴。

如今袁加,陳小,段展,張鐵都已經死了,還剩下他們兩個想要殺出去真的是有些難度了,畢竟對方手中還有燭龍之鱗那等厲害的兵器,想活命真的是玄而又玄啊。

「李化龍沒想到你出手如此的無情冷漠,他們也是人你就這麼忍心下的了手?」蛋哥都死到臨頭的還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呵斥別人冷漠無情,也不想想剛才自己都做了些什麼。

「這就是黑吃黑的下場。」李化龍眸光冷漠,寒聲道「死不足惜!」

這句話讓蛋哥與張三那是心裡拔涼拔涼的,這幾人都如此了看來自己也是逃不過命運的束縛了,這一戰必死無疑了。

「橫也是死,豎也是死,今天老子拼了哪怕死也要拉著你李化龍墊背。」蛋哥殺出了血性,此刻抱著同歸已盡的想法,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雖然目前對方對李化龍造不成什麼生命危險,但是對方若是想抱著與他同歸於盡的心態真的是有些說不準,即便不死也有可能會重創他。

「殺!」

兩人輪動手中的兵器,另一隻手也發出光芒,蛋哥左手拔山拳,同時張口噴出自己精氣化成一片片的光幕席捲來。張三左手鬼影綽綽,幾隻鬼頭出現猙獰的頭顱讓人膽寒,全部俯衝而來。

眾人都是盜墓鬼手多多少少都是會有些零散的低階的鬼道散手之類的功法,就連李化龍也是身懷數中,非常的正常,並非罕見。 「去死吧!」蛋哥怒喊道。

「烈焰火印!」

「道印!」

李化龍一時間大喝兩聲,同時雙手捏出兩種法印向前轟殺,同時還擋住了對方的所有攻擊,打成了平手的局面。

這一戰蛋哥田蛋與張三非常的被動,雖然是平手的局面可是身軀卻是出賣了自己,被燭龍之鱗發出的光芒轟擊的不斷連連倒退,有些支撐不住的樣子。

雖然李化龍有些吃力但並沒有如他們一樣不堪,畢竟受了重傷想要發揮全部威力真的是有些難度了。

一旁的蘇沫見到李化龍對抗兩人並不落下風的樣子,隨後緩緩的盤膝坐在一旁的平整地面,開始運功打坐,身上青色光華灑落而下,籠罩住了她那嬌小柔軟的軀體,

她丹田與胸口遭受到了攻擊,此刻傳來巨疼,若不是之前怕李化龍被幾人偷襲強行運功激發劍訣,內傷也不會加重,看來這一次需要一段時間的修養了。

「你們倆到是挺能撐的,不過也是最後的餘熱罷了。」李化龍斷喝,揮動手臂激射出青冥炫光打向兩人的兵器。

噹!

一聲激烈的碰撞之聲,震耳欲聾,那件兵器差點就給震碎了。

張三被震得身子倒退,咳出一口鮮血,捂住了胸口,臉色更加的難看了幾分。

而,蛋哥本身實力就比之張三強上許多,已經達到了道秘境中期巔峰的境界,雖然是糟了偷襲一掌實力還是不亞於張三,這是不置可否的事情。

「你們沒死想讓我們死,太難了。」田蛋咆哮,面孔猙獰,似乎還要激發出厲害的招數一樣。

「叱念決!」

蛋哥一聲斷喝,果斷的擲出了自己的兵器,雙手運轉此功法光華大放,周身也隨之閃耀,雙手猛地向地面打去,轟隆一聲地面劇烈的晃動,直接把李化龍給震飛了出去。

見到這一幕的蘇沫那是驚訝壞了,都到了這個時候蛋哥居然還能激發出這麼厲害的功法,絕對是超出了兩人的設想。

但是,欲速則不達的李化龍並非驚慌失控的樣子,反而是在半空中猛地向著地面打出一掌,看著田蛋與張三朝他直奔而來,瞬時眉宇開闊間金光一閃,一道金光化成一把金色的大刀斬了過去。

咔嚓!

「啊...」

前方光華一閃,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來不及躲避的張三被金色大刀攔腰切開,身軀頓時就分了家,倒在了血泊中,眼神瞪的極為可怕,似乎還有沒有死透氣的樣子。

與此同時,李化龍身軀急速的翻轉一腳踏在了蛋哥的胸口硬生生把他震飛了出去,並未遭受到兩人的偷襲。

很快就決定的結果的李化龍身軀飄逸瀟洒,緩緩的降落在地面,劍眉星目一豎,死死的注射著前方兩人,眸子射出冷酷的光芒。

原本還擔心想要出手的蘇沫卻是做了下來,沒想到李化龍的速度如此之快,她還真是沒有想到,嘴角雖然溢出一絲笑容,但最後還是忍住了急速療傷再說。

「你...」

「你我,我還是送你一程吧。」李化龍嘴角溢出一絲冰冷的笑容,向前不斷的捏出道印,同時手中激射出一道青色的炫光轟響前方。

轟!

「不!」

蛋哥的身軀被燭龍之鱗的光芒照射中當場在前方炸開出一片血霧,屍骨無存,僅存的不過是一片血液濺到後方的石壁上。

徹底算是解決掉了這群敗類,李化龍也是累的不行有些虛脫,直接身子往後倒了下去,摔在地面上揚起一片灰塵。

聽到聲響的蘇沫睜開美麗的眸子看到李化龍居然躺在地上,那是嚇壞了,臉色煞白煞白的,緊張的大喊道「小龍,小龍,你怎麼了?」

「小龍...」

看到喊了幾聲一隻未有絲毫動靜的李化龍蘇沫徹底動容了,瞬間淚水便打濕了她美麗的眼眶,哭泣聲響起,梨花帶雨,淚水迷濛了她的雙眼,痛苦的呼喊著,朝著這邊緩緩移動而來。

潔白如玉的小腿在地面上一陣摩擦,鮮血淋淋,可她還是義無反顧的緩緩站立而起,半供著身軀向這邊一顛一晃的走來。猛地趴在了李化龍的身上,此刻那是哭的跟個淚人似得,抱起他的頭顱抱在自己的懷裡,哽咽著,嗚嗚大哭。

而,就在這一刻李化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看著此刻的蘇沫那是輕笑了起來,沒想到自己在對方的心中的位置是那麼的重要,使得對方哭的如此撕心裂肺,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女子為他哭的這麼傷心,這麼痛徹心扉。

但是,見到這一幕的蘇沫頓時止住了哽咽,那是抬起手臂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李化龍的臉上,果斷的推開他的頭顱,努力的站了起來。

「喂喂喂!剛才不還好好的嗎,怎麼又來了,我的媽呀,這小媳婦打相公啊,還一天兩頓這還得了。」李化龍頓時仿若沒事一般,嬉皮笑臉的說道。

真不怪蘇沫給他一個嘴巴子。

而,聞言的蘇沫卻是一句話也沒說,瞪了對方一眼,默不作聲,繼續做回原地瞪著眼睛,害得她白留那麼多的眼淚,多虧啊。

「喂!什麼眼神啊,為我哭那麼一點眼淚也不虧啊,我這傷啊。」李化龍捂著胸口裝模作樣著。

「該!」

蘇沫卻是翻了一個白眼,簡單明了的一個字,讓李化龍不知是該哭呢,還是該笑呢。

「該!說的就是你們,一群黑吃黑的狗東西,現在好了吧,該,學人家黑吃黑也不看看自己的修為境界,小樣。」李化龍點指前方的屍體,看著張三倒在血泊中的屍體,那一雙眼中瞪著他,嘴裡還在還不斷的發出呼救的聲音。

「救我,救我...」

「現在知道後悔了吧,早幹嘛呢,該!」

李化龍雙手掐腰喊道非常帶勁。

一直瞪著眸子的看著李化龍的蘇沫,此刻看到起這樣教訓快要不行的張三,那是嘴角忍不住輕笑,露出可愛的虎牙,心想這句話是說你的,現在倒是說起別人來了。

真無恥!

「看著你們這樣好慘啊,以後無論如何我李化龍也不能幹出這麼缺德的事情,否則死後都是這麼慘,能不能進入輪迴還是兩碼事,慘啊。」李化龍看著此地的屍體,死去的幾人,那是一陣搖頭雙手背後,像是一個老者老氣橫秋的教訓死去的幾人,那叫慘啊。

隨後,李化龍右手攥成拳頭向前伸展一片光華灑下,收進了所有的匣子。這可是從坊市中買來的儲物戒,可以容納一定數量的物品,這樣方便之極,一般修士都會特地買回來幾個這樣的儲物戒,他手法嫻熟很容易的就把把四件白玉匣子裝了進去。

此地血液濺起一片,而且還有屍體倒在血泊中,看著眾人的慘樣李化龍一陣深感同受,幸好自己的實力還算強,否則那躺在血泊中的定然是他們倆了,實在是慘不忍睹啊。

為了幾件寶物有這個必要嗎,不就是有些有名的兵器嗎,大不了挖多點彩靈礦石去坊市購買一件得了,有必要如此嗎,真是的。

越姬 該!

「唉,蘇沫,你看這些人何苦呢,為了多分一件兵器把我們殺了,現在卻是落得這個下場,真是慘啊。」李化龍似乎沒玩沒了了,一陣搖頭。

對於蘇沫來說這些人死了也好,沒有什麼慘不慘的,這樣以後就不會還有人遭受到他們的威脅,與黑吃黑了。

默不作聲的蘇沫那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整理了一下衣物捂著胸口一瘸一拐的朝著墓口那裡走去,根本不加理會對方。

「完蛋了,看來這下我慘了。」李化龍哭喪著一張臉鬼叫道「蘇沫,沫沫,你等等我啊。」 蘇沫非常的生氣,就是不理會李化龍,誰讓他之前說話那麼難聽的,什麼小賤人,什麼分你一杯羹,這把她蘇沫當什麼了,紅塵女子,還是風流女子什麼的?

太過分了。

她蘇沫這一生為人正直喜歡結交朋友,沒想到卻被李化龍說的那麼不堪,真是死的心都有了,難道在對方的心裡她就是那樣的人嗎?

「沫沫我錯了,我當初不是權宜之計嗎,否則怎麼能偷襲田蛋你我早就死在幾人手裡了。」李化龍追了上去,哭著一張臉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可是蘇沫根本不理會她實在是氣壞了,即便是權宜之計也不能說出如此難聽不堪的話吧,讓人家一個女孩子該怎麼去面對。

「沫沫,我真的錯了,你就原諒我吧,以後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會這樣說了,好不好,你瞧我這嘴巴怎麼說的,絕不會有下此。」李化龍抽了自己一巴掌,打的那是啪啪的,頓時蘇沫就停滯了腳步,回眸望來。

「呵呵...再打一下我就原諒你。」 一胎三寶:墨少早上好 蘇沫淺笑嘟著嘴巴俏皮的昂著頭顱說道,笑容甜美,虎牙可愛,一副小家碧玉的樣子,青色連衣裙飄舞。

啪!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