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段正淳不過是想聽一下陽雄的解釋,並沒有真心想要問罪於他,常言道不知者不罪,他又怎知陽雄本來就知道的。

段正淳說道:「青蘿之病,可能治?」他已找太醫看過,都說這種瘋病只能慢慢調理,只開了些安定的『葯』物。

陽雄道:「當然能治,但…你不覺得,她這樣更好嗎?如果她好了,那比一隻母老虎還恐怖啊!」

段正淳一愣,心道:「是啊!我又何必將她治好呢?她現在有我陪著,是真開心。她那脾氣,如果好了,只能徒增煩惱而已!」

段正淳頓了一頓,臉上微微一紅,囁嚅說道:「雄兒,你上次那『葯』…那『葯』『挺』對症的,不過…不過….」說到這裡,終覺難以開口。

陽雄道:「不過什麼,醫者父母心,況且,你還是我岳父。」 ?段正淳頓了一頓,臉上微微一紅,囁嚅說道:「雄兒,你上次那『葯』…那『葯』『挺』對症的,不過…不過….」說到這裡,終覺難以開口。

陽雄道:「不過什麼,醫者父母心,況且,你還是我岳父。」陽雄說著,端起身前茶水就喝。

只聽段正淳長長的「唉」了一聲,說道:「吃下你那『葯』丸之後,確實…確實長出來了,不過…不過卻比以前…比以前小了很多!」

陽雄「撲哧..」一聲,口中茶水噴將出來,拚命忍住笑。說道:「小了多少?」

段正淳面紅耳赤,說道:「不及原來三成!這…這你有靈『葯』醫治么?」

陽雄道:「那日我見高高手,以甘岳母的大號首飾盒來裝你那殘根,即使是三成,也應該頗為雄偉了吧!又何須治療?」

段正淳怒道:「你…..,休得取笑,說,有沒有靈『葯』?」

陽雄正『色』道:「現在沒有,不過我與語嫣….唔,說不定心中一高興,就煉出靈『葯』了!」

段正淳道:「你們天地都拜了,我還能說什麼?你趕緊給我練出『葯』來!」

陽雄笑道:「小婿遵命就是。」

段正淳道:「那好,此事你得抓緊,去吧!」

陽雄卻不就走,皺眉做出沉思狀,說道:「還有一事。」

段正淳道:「何事?」

陽雄道:「不知為什麼,我總感覺,我那新娶的娘子阿朱,與岳父你頗有淵源。」

段正淳道:「你毋須討好,我段正淳的心『胸』,又怎會對你其他娘子另眼相看?」

陽雄道:「我確不是那意思。因為阿朱肩頭,有一個小小的段字刺青,還有一個刻了「阮」字的生辰鎖片….」

嘡啷一聲,段正淳捧在手裡的茶杯登時落地,摔了個粉碎。回過神來,急道:「快快讓她來見我,…」他雙眼一紅,改口道:「不…我去見她…」說著就要搶出房去。

陽雄道:「安啦..。這都晚上了,我們新遷府邸,還有很多事要忙呢。不如,明日我叫她來吧。」

段正淳重新坐下,心道:「要忙,我還不知你要忙些什麼?唔…這樣說來,這小子已經娶了我四個『女』兒了啊!怎會如此,怎會如此啊!我即使要找尋自己的『女』兒都難,他怎麼一娶一個準?難道,這真是上天註定?」

陽雄出了書房,在系統空間劫得的張俊秦檜的財物里,隨便挑了兩套看上去不錯的珠寶。一一拜見秦紅棉與甘寶寶。

兩位岳母自是大喜,均覺這『女』婿如此有心,時時想著自己,出『門』一趟,就送上如此價值不菲,又是自己喜愛之物。有婿如此,夫復何求啊!

其時秦紅棉臉上傷痕已痊癒,而且臉上皮膚反而細嫩了不少。本來出現的細細皺紋,反而消失了。

甘寶寶見狀,心中自是頗為嫉妒。這次陽雄來送珠寶,她委婉的說出。陽雄心思活絡,當即會意,『花』40爽點,兌換出一份「靈貝珍珠散」,送給甘寶寶。爽點還剩651點。

甘寶寶心中狂喜,如獲至寶,立即使用。

陽雄出了鎮南王府,返回自己的天機侯府。來到府前,將一箱珠寶挪移而出,這才入府。

這天機侯府,僕人丫鬟守衛賬房一應俱全。

陽雄先來到鍾靈院子外,捧了一大捧珠寶,走進院來。

鍾靈見了,如小鳥飛迎而出,脆聲道:「相公,你來了?」

陽雄道:「恩,這是我從中原專程為你挑選的,喜歡嗎?」

珠寶這東西,那是天生就對『女』人有著莫大吸引力。鍾靈兩隻眼睛閃著小星星,說道:「喜歡,喜歡極了,謝謝相公!」說著在陽雄臉頰上一『吻』。

陽雄將珠寶放在桌上,轉身出房,說道:「唔,我還得去看看你木姐姐,阿碧阿朱姐姐。」

鍾靈心中一甜一酸,心道:「他是第一個來看我的啊!但這就走了!」她雙頰紅暈,囁嚅說道:「相公…今晚….」

陽雄捏捏她的瓊鼻,說道:「相公省得!」

陽雄又去了阿朱阿碧那裡,送上兩捧珠寶以及金銀首飾。阿朱阿碧自是大喜。

陽雄突然心念一動,說道:「兩位娘子,你們一同住在這院子,到時我來,唔…『床』夠大么?夠我們三人**么?」

兩『女』臉上紅霞升騰,阿朱道:「你想得美,我們雖同住一院,卻各有一房。」

陽雄心中頗為失望,說等會再來,出了阿朱阿碧院子,走向木婉清與自己院落。

在院外再挪移出一箱金子,和那沒送完的珠寶,一手一箱,走進院去。

木碗清迎了出來,笑語嫣然,說道:「老公,你搬家嗎?」

陽雄道:「老婆,看看我給你帶什麼回來了?」說著將兩口箱子放下,打了開來。

霎時間整個廳堂珠光寶氣,熠熠生輝。

木婉清張開櫻桃小口,驚得呆了。說道:「這…這麼多?哪來的?」

陽雄道:「劫富濟貧來的。」

木婉清道:「我們又不貧!」

陽雄道:「管那許多幹啥。你將珠寶金子收好,丫鬟僕人些平日打賞,你這『女』主人可不要太寒磣了!唔….這才是我專『門』為你準備的禮物!」說著伸手入懷,將趙構頭頂皇冠那顆寶石挪移入手,取了出來。

木婉清呀的一聲驚呼,好一陣才回過神來,抱住陽雄,說道:「老公,我….」

陽雄說道:「不就是一顆寶石么?至於嗎?以後我去將吐蕃、西夏、契丹、大宋,四個皇後娘娘的鳳冠取來給你。」

良久良久,木婉清才不舍的離開陽雄懷抱。兩人互道別來之情。

此時木婉清已懷胎二月余,自知不能行.房,又見陽雄不時向外張望,越到後來,越是魂不守舍。她心中怎不知老公所想,她在心中長長一嘆,頗覺酸楚,說道:「相公,不早了,你想用『葯』,就去吧!」

陽雄一愣,心道:「用『葯』?啊…是了!」於是說道:「老婆,你也休息吧。我用完『葯』,很快就回來陪你。」

木婉清道:「唉,如果晚了,你就挨著『葯』妹妹們睡吧。」

陽雄歉然道:「還是回來挨老婆睡吧。」說著猶如一個趕赴刑場的囚犯一般,哭喪著臉,低頭出了院子。心中卻想:「今晚能完成多少次倍兒爽呢?任務時間可不多了啊!」

當下來到鍾靈院子,鍾靈早就翹首以盼了,從二樓卧室窗戶見到相公到來,心中竊喜。但她卻沒有出迎,跑到梳妝台前,對著銅鏡試著各式各樣的珠寶首飾。

陽雄進屋,說道:「靈兒,我來幫你。」於是走到鍾靈身後,幫她『插』上一隻金釵,只見鏡中,靈兒粉雕『玉』琢的臉上,映著金光,明『艷』不可方物。忍不住順手向前摟去……

………….

; ? 寶寶軍師:爹地,束手就擒 小別勝新婚,在鍾靈房間收穫四次爽點,共得85點,總爽點到達736點。陽雄心中大驚:「難道不是連續四次就可以倍兒爽么?怎麼沒有?難道一定要是第一次才可以?如果這樣,我那任務艱難了啊,可倒計時只有半月多一點點了,還需完成5次倍兒爽。我….」

此時鐘靈已疲累不堪,陽雄哄著她睡了,立即前往阿朱阿碧院,先到阿朱房間。

收穫兩次爽點,最後一次,獲得了倍兒爽,陽雄心中一塊大石落地。總爽點達到801爽點。

陽雄再去阿碧那裡,同樣收穫兩次爽點,總爽點達到841點。饒是陽雄有那站地生蝌蚪的能力,但這一刻不停的收穫爽點,中間毫無間歇,讓眾娘雨『露』均沾,也覺得后腰有些酸酸的。於是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自己與木婉清的院落。兩夫妻相擁而眠。

次日一大早,陽雄還在睡夢之中,就聽得丫鬟在外喊道:「侯爺,王爺來了,在前府客廳等候。」

陽雄醒來,當然知道岳父為何事而來。於是起『床』,去叫上阿朱,一起前往前府大廳。

陽雄讓阿朱進去見段正淳,自己卻沒有進去。他想,自己若在一旁,岳父許多煽情的話不便說出,於是就在後院等候。

良久良久,阿朱出來,雙眼微紅,臉有淚痕。陽雄上前拉住阿朱的手,說道:「娘,如何?」

阿朱道:「你都知道的?」

陽雄道:「恩,你找到了父親,應該高興才是啊,幹嘛哭鼻?」

阿朱道:「我…..,妹妹卻不知在何方?娘一個人,孤苦伶仃,也不知怎樣了?」

陽雄正『色』道:「娘,我向你保證,一年之內,我定將岳母姨妹接來,你們…唔,是我們一家團聚。」

阿朱這才破涕為笑。

不多時,宮中監前來,宣讀聖旨。加封陽雄為二等天機候,賞銀二十萬兩。聖旨上雖未說明原因,但陽雄知道,這是因為自己擒下鳩摩智,救出本因方丈之功。

陽雄將二十萬兩銀票,『交』給阿朱,說道:「八萬入賬房,十二萬你與阿碧、靈兒都分了吧。」

阿朱道:「我們吃穿用又不缺,要這許多銀錢幹嘛?」

陽雄道:「拿著吧,相公不在之時,你們大可在街上去『亂』『花』。這樣,也相當於給姓創造些收入不是。放心,我們家富可敵國,你一輩都『花』不完的!」

阿朱以為陽雄說的富可敵國,乃是上次他安排崔過等人將慕容府財物搬運回來那批,於是說道:「相公,上次從…蘇州搬運回來的財物,皇上說那是不義之財,不能因那些東西污了段氏的名。於是安排人將大部分運回大宋,散於江湖;小部分散於大理窮苦姓去了。」

陽雄笑道:「唔,這樣也好。沒事,給你你就拿著吧。」

這個世上,上至皇帝,下至乞丐,說不愛錢的,那絕對是虛偽之徒。阿朱拿了銀票,心中也甚是歡喜。

段正淳看在眼裡,心道:「這小雖然如我一般風流,卻對『女』兒們寵愛有加。當初我雖不能將紅棉、星竹、寶寶娶回府來,卻也沒多給銀錢,將她們安置妥當,慚愧啊!」

陽雄轉回廳中,阿朱自去了。

段正淳道:「雄兒,我段家出自中原武林,雖在大理稱帝,一切起居飲食,須遵從祖訓,不要忘本而過份豪奢,你須謹記。還有,慕容氏就算再是武林禍根,你也不應該將其財物據為己有,那樣與強盜又有何區別?」

陽雄心中大不以為然,口中卻道:「小婿省得。」

段正淳又道:「有件事情,還得與你商量商量。」

陽雄見岳父臉『色』慎重,不知他要商量何事,於是問道:「岳父你說。」

段正淳道:「是這樣的,我與皇兄均無嗣,所以我們想….我們想如果婉兒現在所孕,是個男孩,還望你允許其隨了母姓,讓他繼承我段家香火。若是『女』兒,就只好等靈兒、阿朱、語嫣產下嗣再議如何?」

陽雄道:「如婉清生下兒,跟她姓木?靈兒姓鍾;阿朱姓阮,語嫣姓王…這….」

端正淳只覺心中一酸,怒道:「胡說,她們都姓段!」

陽雄心道:「這樣說來,他們是想將我兒作為大理下代儲君啊?」他思想開明,根本不在乎其中一隨母姓,也不在乎什麼皇位。當下說道:「岳父你正值『春』秋鼎盛,如今又有我個岳母在府,亦是狼虎之年,再給我生些舅老弟,應該毫不為難吧!唔….老來得,那也是大喜之事啊!」

段正淳老臉一紅,本想張口怒叱,但要外孫隨自己姓段之事,在當時卻是非常重大而嚴肅的,於是解釋道:「如今我若再得嗣,定會損及顏面。再說,誰又知道一定生男,若再連生幾個『女』兒,那我真就顏面無存了。而且,你岳母們年紀已過生產之齡,所以…..」

陽雄道:「那好吧,我答應就是。」

段正淳大喜,頓了一頓,又道:「你何時接語嫣過來?」

陽雄心中一震,心道:「他怎麼會為我著急?啊….是了….,語嫣在王府,與王夫人同住一院,岳父前去,多有不便。是以,想支開『女』兒。」於是說道:「我與語嫣雖有夫妻之名,卻沒有夫妻之實,唔…正與你同岳母相反,是以不是我想什麼時候去接,就可以接回來的。這得你想辦法。」

段正淳道:「關於你二弟喬峰,雖然我段家講究以誠待人,不過,他始終是契丹人,這卻….」

陽雄擺手止住,說道:「岳父大人,我知你想說什麼。但我二弟喬峰,並非契丹人,而是忠良之後!」當下將蕭遠山的生世,以及喬峰滴血驗骨之事合盤托出。

段正淳自是驚愕得無以復加。心道:「世間之事,真是紛紛擾擾,奇詭之啊!」當下心中疑慮盡去。

段正淳走後,陽雄在大廳之中,將得自還施水閣的諸多武秘籍挪移而出,再挪移出一箱金,然後叫來幾名家將,裝上大車,前往喬峰府邸而去。

陽雄來到喬府,見姬雅萱也在,正與二弟喬峰在廳中說著話兒。

喬峰見陽雄到來,登時迎出廳外,姬雅萱自是一同出迎。

陽雄道:「二弟,你們聊什麼呢?」

喬峰正要說話,姬雅萱搶著說道:「閣主初來,對我大理形勢尚不清楚,是以我來向閣主彙報彙報。如今天下五國並立,大宋積弱,我大理東北關隘無壓力,但西北與吐蕃卻常起兵戈。我大理民稀兵寡,全憑險峻山勢固守,長此以往,恐固不可久守….」

陽雄擺手止住她,心道:「既然以後我兒要為帝,我何不『花』些時間,「預測預測」社會發展趨勢,再優化優化政.策,爭強大理國力?」當下說道:「當初我答應了,只要加入我山江閣,這些武功秘籍,盡可閱覽。 家醜 唔….就是這些了。你們將其分為等,視下屬忠誠,分級閱覽。」

喬峰道:「如此甚好。」

陽雄道:「那就不打擾你們了,這裡是一箱金,二弟,就當大哥孝敬老的吧。」

喬峰堅持不授,陽雄道:「難道你我兄弟之情,會因為這些黃白之物『蒙』塵?」

喬峰這才收下。

陽雄出了喬府,譴回家將,自己徑往鎮南王府而去,心中尋思:「要怎樣才能搞定語嫣呢?」 ?陽雄來到鎮南王府,徑自前往王語嫣母『女』院落。只見前院之中,王語嫣俏立一棵樹下,獃獃出神。

陽雄未立即進入,而是站在院外,悄悄看她。

良久良久,王語嫣一動不動。突然,只見她走上兩步,輕輕抱著那棵樹,臉現溫柔之『色』。

陽雄大奇,心道:「她怎麼去抱一棵樹,難道瘋病也會傳染?那樹讓開,讓本候來替你!」他細看那樹,原來是一棵芙蓉樹,他心中登時一震,恚怒不已:「芙蓉樹,慕容復?她心中還是只有她的表哥啊!」他突然**氣發作:「罷了,罷了,她心不在此,我又何必真的一定要吊她?哼,真以為自己長得乖就了不起嗎?大宋皇帝的劉才人我都*過!」

陽雄走進院中,微微一聲咳嗽。王語嫣回過神來,臉上一紅,看了陽雄一眼,眼神空『洞』無物,也不說話。

陽雄道:「語嫣,我知你心意。唔…如今你與阿朱、靈兒、婉清乃是親姐妹,我可以說是你姐夫,也可以說是你妹夫。所以,我想了想,還是寫封休書給你吧。另外,是我讓你表哥誤會你,又將你『弄』到此間,所以我會送你出去,找到你表哥,向他解釋清楚的。」

王語嫣雙頰暈紅,燦如雲霞,囁嚅說道:「你…你怎樣讓我表哥相信..你沒有?」

陽雄一笑,說道:「其實這也沒什麼好解釋的!他與你成婚,一驗不就知道了么?」

王語嫣道:「關鍵他誤會,不會與我成婚。」

陽雄道:「不成婚不也可以驗么?」他心中卻想,反正慕容復是基佬,等你活寡受夠了,你就知道厲害了。

王語嫣道:「你….」說不出話來,低下頭去,眼睛中卻閃出異樣神彩,顯然是認為不管怎麼說,先找到表哥再說。

陽雄道:「你是我姨妹,你成婚,我得送一份禮。唔,我答應你,找到你表哥后,半年之內我不對付他,這算是個大禮吧?」陽雄心中尋思,這一趟出去,帶上王語嫣去找慕容復卻只是個幌子,最重要的是引出慕容博。慕容博不出,自己心中難安。還有,他答應阿朱,要去接她母親阮星竹與妹妹前來相會,這也需要自己前往中原一趟;而算算時間,阿紫也應該從星宿海偷了神木王鼎,來到中原了。

王語嫣一驚,心想:「以他心智武功,若真要對付表哥,表哥怎麼招架得住?」於是擔心的問道:「那半年之後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