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陰陽界的招鬼術法,招來的鬼魂都是附近遊離的鬼魂,並不是真的聽命於施術者。

而是天師依靠自身的力量,強行壓制附近的鬼魂,命令他們前來幫忙。

這和五品天師的百鬼夜行能力是本質上的區別!

注意,是壓制命令!

而不是完全聽命服從。

所以,天師的力量有多大,也取決能壓制命令多少鬼魂前來,也決定了力量擴散出去的範圍有多大。

甭管怎麼招,反正招來的鬼魂始終都會是在天師的力量可壓制的範圍內,所以鬼魂纔不敢在天師面前造反。

且,平常時候,鬼魂都四散遊離,根本不會集中,哪怕天師把自己招鬼的力量極限爆發出來,還能多到哪去?

但,三破日可是六十年一甲子難遇的時間,這一天所有的鬼魂都會出來吸收陰氣修煉。

更何況還是晚上陰氣最濃的時間了。

陽間上的鬼魂密集程度,簡直比地上的螞蟻都多!

孟嶽這瓜皮敢在這時候招鬼,純粹就是一術法無差別的把附近吸陰氣修煉的鬼魂全一股腦的給拉了過來,完全就超出了他本身力量的壓制極限。

這些厲鬼氣惱被招過來,錯過了修煉的絕佳時機。

不反水揍特麼的,難不成還等着過年嘛?

緊跟着,白小鳳一本正經的擡起手揮了揮,笑道:“孟大少,記住咯,三破日不招鬼,這是天師的知識點,要學的!” 砰砰砰……

大廳中,密密麻麻的鬼魂宛若汪洋一般,將孟嶽徹底吞沒。

一聲聲炸響,迴響在大廳中,震耳欲聾。

這些鬼魂被孟嶽招過來,此時怨氣極大,下起手了,也完全沒想過留手了。

“啊!不要……不要……你們,你們是本少招來的鬼啊!”

孟嶽悽慘的叫聲從鬼魂羣中傳出,宛若殺豬一般。

“槽特麼的,還敢提這事,殺了,殺了!”一個厲鬼咆哮起來。

緊跟着所有的鬼魂就跟瘋了似的,拼命的想要擠到最裏邊,和孟嶽廝殺。

眨眼間,孟嶽悽慘的殺豬叫聲就衰弱了下去。

在場的富二代們全都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幕。

太慘了!

真的太慘了啊!

這特麼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這感覺就像是:我們特麼褲子都脫了,你就給老子看這個?

周葉嘴巴張成了大大的“o”字形,整個人都懵了。

一旁的李思玥也是臉色蒼白,擡起玉手捂着嘴,強迫不讓自己發出尖叫聲。

“嘖嘖……三品天師竟然能撐住上千鬼魂的圍毆,看來是有寶貝護身了。”

白小鳳看着被圍毆的孟嶽,眼珠子轉了轉,旋即,雙手激動地搓了搓,泛起了光亮。

一旁的陳靈兒臉色蒼白,驚恐地看着大門口圍毆孟嶽的無數鬼魂,饒是她跟着白小鳳經歷了好幾次靈異事件。

但眼前的一幕,依舊讓她後背發涼。

下意識地,她擡頭看向白小鳳,登時就愣住了,奇怪,這傢伙的表情怎麼怪怪的?

轟!

就在這時,大門口的鬼魂羣中陡然一聲巨響。

密密麻麻的鬼魂羣登時朝四面八方倒飛了出去。

同時,一團璀璨刺目的金光轟然乍亮而起,仿若一顆平地出現的烈日一般。

媽咪,我們要爹地 “果然有寶貝!”

白小鳳激動地喊了一聲,就看到金光中,孟嶽已經站了起來,渾身被金光包裹着,硬生生的將所有鬼魂全都逼退。

他目光一凝,仔細一看,就發現孟嶽胸口貼着一張黃符,此時所有的金光都是從這黃符中爆發出來的。

頓時,白小鳳激動地狠狠地搓着雙手:“這威力,至少也是玄階上品的層次了,看來這瓜皮的師門很富啊!”

突然地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全都爆發出一片驚呼。

“厲害了孟少,恐怖如斯,絕地反殺啊!”

“孟少,乾的漂亮,把這些鬼都殺了吧。”

“不愧是成爲天師的男人,這金光,簡直跟電影特效一樣,孟少剛纔一定是故意示弱這些鬼,就是爲了等現在突然爆發,這招扮豬吃老虎漂亮啊!”

……

呆愣中的周葉和李思玥同時顫抖了一下,臉上浮現出狂喜激動之色。

贏了!

一定贏了!

孟哥現在這架勢,簡直是橫掃八方了!

等孟哥把這些鬼解決掉,一定能輕易幹掉白小鳳這個王八蛋的!

而陳靈兒,此時卻沒有半點心思管金光籠罩的孟嶽,反而是目光閃爍注視着白小鳳,很詭異,真的很詭異啊。

這傢伙這麼無恥,不可能現在還笑的出來的!

與此同時,被金光籠罩的孟嶽渾身顫抖起來,怒目圓瞪着透過金光,怨毒的盯着白小鳳。

要不是有胸口這張護身符,今天就得真的被這上千鬼魂按在地上錘死了。

從師門返回濱海時,因爲他的實力和天賦,師門特地給他贈送了一大堆寶物護身,這護身符就是其中之一。

依靠着師門贈送的寶物,他完全擁有了越級戰鬥的資格,甚至還能在比自己更高級的天師面前裝比戲謔。

可現在,剛到濱海,就用了這張玄階上品的護身符,被上千鬼魂圍毆,這玄階上品的護身符也趨近報廢的程度了。

媽個雞,真的沒法愉快地玩耍了啊!

心,真的好痛啊!

“混蛋,死鄉巴佬,這一切都是因爲你,因爲你……”

孟嶽咬牙切齒道,此時他身上的衣服已經全部破爛,更有無數血口子猙獰無比。

剛纔,如果不是自己反應快,用出了護身符,現在,他估計都已經涼了!

他渾身顫抖着,神情猙獰的宛若一頭髮狂的猛獸,猛然擡起右腳,就想衝向白小鳳,既然招來的鬼魂沒法殺死這鄉巴佬。

那,就自己來!

然而。

他的右腳剛擡起來,忽然身軀一晃,就感覺一股強烈的眩暈虛弱感洶涌而來。

眼前一黑,孟嶽雙腿一軟。

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筆筆直直。

“……”

正鬨鬧驚呼的富二代們登時就懵了。

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

這感覺就像是:我們特麼褲子又脫了,你又只給我們看這個?

所有的希望,在這一刻,轟然崩塌的稀碎。

周葉和李思玥更是渾身顫抖了起來,牙齒緊咬着嘴脣,眼角一個勁的抽搐着。

爲什麼?

爲什麼孟哥裝比都只裝一半?

前腳招鬼,後腳就被招來的鬼給羣毆了。

前腳金光護體,宛若戰神,後腳就跪在地上筆筆直直。

玩呢?

這特麼一點也不考慮我們受不受得了啊!

白小鳳看着跪在地上的孟哥,不屑一笑:“三品天師,靠着玄階上品的符籙護身,被上千鬼魂圍攻,不死都是大幸了,你要是還能站起來,算本大爺輸。”

旋即,他又激動地搓着手,嘴角勾勒起一抹詭異的笑容:“不過,這瓜皮,真的很富啊。”

陳靈兒聽到白小鳳的話,滿臉疑惑之色,這傢伙,到底再想什麼?

似乎是爲了驗證白小鳳的想法。

就在白小鳳說完這話的時候,大門口跪的筆筆直直的孟嶽身體顫抖着,掙扎着想要站起來。

穿越空間:農門沖喜小娘子 可下一秒,他身軀再次一晃,噗通一聲,直接趴在了地上,撐撐展展,標準的五體投地。

“……”周葉。

“……”李思玥。

“……”所有富二代。

mmp喲!

又是褲子都脫了,就給我看這個,混蛋啊!

周葉實在忍不住了,捏着拳頭大喊道:“孟哥,站起來,孟哥,站起來……”

“他又不是萌萌,你說站就站呢?”白小鳳回頭對周葉翻了個白眼。

“……”周葉。

他好氣哦。

所以,周葉咬牙切齒對白小鳳道:“死鄉巴佬,孟哥可是天師,沒看到他剛纔金光護體嗎?他一定能站起來的,孟哥絕對不是你這種小小天師能夠比的。”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不屑道:“本大爺說他站不起來,他就是站不起來。”

周葉臉色漲紅,身軀顫抖着,張口就要駁斥白小鳳的話。

可沒等他話出口呢,大門口就傳來孟嶽淒厲的哀嚎聲:“我,我站不起來了,你們,你們小心。”

白小鳳癟了癟嘴,一臉傲然的對周葉說道:“你看,本大爺說的沒錯吧?萌萌站不起來了。”

少將的野蠻嬌妻 “……”周葉。

心,痛的無法呼吸。

下意識地,他擡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臉,嘶……真的好痛,火辣辣的痛。

可緊跟着,周葉忽然皺眉疑惑起來:“孟哥讓我們小心什麼?”

“瓜皮。”白小鳳毫不客氣罵了一句,一副看二傻子的眼神看着周葉:“一千多鬼被你們當猴子圍觀了,你說要小心什麼?”

抱歉各位,今天更新的太晚了,酸菜牆角畫圈圈懺悔。

繼續寫,明天爭取多更點,補償一下大家。 周葉身軀一顫,神情陡然驚恐起來。

下意識地,他扭頭看向大廳中飄蕩着的一個個神情兇狠憤怒的鬼魂。

白小鳳的話,彷彿夢魘一樣瘋狂的在腦海中縈繞着。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周葉驚恐地搖頭,連孟哥都被幹趴下了,要是這麼多鬼突然動手,真的就得集體唱一首涼涼了啊。

白小鳳不屑地對周葉翻了個白眼,揉了揉鼻子:“你說不可能就不可能?”

話音剛落,一道怒吼聲陡然響起。

“讓老子錯失六十年進階時機,這些王八蛋都該死!老子就算不入輪迴,也要讓他們全都變鬼!”

這道怒吼聲宛若驚雷炸響。

幾乎同時,大廳中漆黑的陰氣洶涌翻騰起來,跟炸鍋了一樣。

所有的鬼魂都兇狠憤怒地瞪向距離自己最近的一些富二代,殺意和陰氣毫不掩飾的爆發出來,讓整個大廳的氣溫瘋狂驟降。

這一刻,所有人全都驚恐起來。

一個個就跟發羊癲瘋似的,劇烈顫抖着。

玩大了!

這把真的玩大了啊!

白小鳳看着所有顫抖的富二代,咧嘴笑了起來:“嘖嘖……這場面,要是來一首鳳凰傳奇的歌,還真像集體廣場舞了,何其壯觀吶。”

洛麗塔的戀愛假期 “你們喜歡玩是吧?今天,我們就陪你們玩,給我慢慢殺!”

下一秒,一個鬼魂猛地怒喝道。

彷彿號令一般。

登時,一千多鬼魂爆發出濃郁的陰氣,宛若一道道離弦之箭衝向了在場的富二代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