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些話蘇齊是故意說的,這樣說也是爲了不讓庚桑瑤懷疑,更不會讓庚桑瑤懷疑到夜叔叔身上去。

“去巫族禁地的辦法?沐家還有那樣的書嗎?”

“主人,這個齊兒不知道,她們說的都是邊境山村裏發生的事情。”

“還有其他的嗎?”

庚桑瑤又問道,心裏不斷的猜測着蘇齊說的話有幾分是真的,白天他們設下那麼強烈的屏障法不會是子爲了說這麼一點事情吧!

“沒有了。”

蘇齊呆呆的回答道。

庚桑瑤一聽,轉過身子往窗邊走了幾步。

嬌蕪也跟在了庚桑瑤的身後。

趁着這個空當,蘇齊快速的把手中的藥米分撒出去。

悄無聲息的把這一切以後,蘇齊又呆若木雞的站着。

“族長,看來我們得好好的查一查了,沐家居然會有進巫族禁地的書,按理來說,要進巫族禁地,除非有老族長的氣息屏,否則沒有任何辦法進去的。”

氣息屏,那是什麼東西,蘇齊腦海裏快速的運轉着。

沒想到今晚會聽到這麼一個好消息,對孃親一定有用。

“是的查一查。”庚桑瑤緊握着雙拳,要是真有那樣的辦法,那她就沒有辦法在牽制住沐雲軒了,到時候,別說嫁給沐雲軒,什麼時候被沐雲軒殺了都說不一定。

庚桑瑤轉身,看着蘇齊。

“齊兒,你明天一早就問一問你孃親,那本書裏到底有沒有去巫族禁地的辦法,明天亥時我在召喚你過來,聽清楚我的話了沒有。”

庚桑瑤不放心的問道。 蘇齊呆呆的回答道,庚桑瑤又仔細的看了他一眼,沒有發現任何異樣,她才放心了下來。

“回去吧!不要被其它人發現。”

“是,主人。”

蘇齊轉身,快速的消失在黑夜裏。

“族長,靠蘇齊真的能行嗎?”

嬌蕪有些擔憂,畢竟蘇齊並沒帶給她們很有用的消息。

“那你還有比這個更好的辦法嗎?沐雲軒和蘇紫陌都很警惕,想安插暗樁進去,比什麼都難,你不是很清楚這一點嗎?”

庚桑瑤轉身看着嬌蕪。

“對了,白天你在宮裏有沒有發現什麼?怎麼那麼晚纔回來,回來之後也不向我稟報。”

庚桑瑤冷冽的看着嬌蕪,這個嬌蕪,在巫族還算恭敬,出了巫族,這膽子是越來越肥了。

“公主,子陽宮後邊的山濤宮裏住着一位老者,那老者看來不是一般的人,而且,最近又出現了一個男子在蘇紫陌的身邊,名字叫夜輕寒,身份不詳,還有就是蘇紫陌從白虎山裏帶回來的那名男子,身份也不詳,但修爲都十分了得。”

“會不會是莫雲天?”

“不是,莫雲天的畫像嬌蕪看過,並不像。”

“那你把那老者的畫像臨摹下來,送回巫族,給老族長過目以後,自然就知道是誰了。”

庚桑瑤不得不重視出現在蘇紫陌身邊的人,只要是出現在蘇紫陌身邊的人,都是她的敵人。

“族長,事不宜遲,嬌蕪這就去做。”

嬌蕪快速的轉身出去。

庚桑瑤扶額,不出巫族頭痛,出了巫族頭更痛,一個蘇紫陌怎麼就這麼難搞定呢?

庚桑瑤陰沉的望了一眼黑夜,不行,她不能在這樣下去,上次用異術,讓她的修爲一直停留在玄武初期,而沐雲軒已經是玄武一階了,她必須快點提升自己的修爲纔是,這是她唯一能贏過蘇紫陌的地方。

心裏這樣想着,庚桑瑤快速的周圍設下屏障法,盤腿坐在牀榻邊開始修煉。

而蘇齊,剛剛一出宗親王府就被沐雲軒和蘇櫟發現。

父子三人,蘇齊在最前面,蘇櫟跟在蘇齊的後邊,而沐雲軒跟在他們身後。

一離開宗親王府的視線,蘇櫟小小的身影快速的落在蘇齊的面前,擋住了蘇齊的去路。

沐雲軒一看,也在離他們兄弟兩人不遠處停了下來。

“哥哥,你怎麼會……?”

看到哥哥,蘇齊猛地一驚,被發現了,他走的時候明明看過,哥哥已經睡着了。

“這次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

蘇櫟冷冽的問道。

“上次你明明去了白虎山腳下,可是你死不承認,現在被我攔下,你不會說你在夢遊吧!我可是親眼看到,你是從宗親王府中出來的,你去見庚桑瑤去了?”

蘇齊一聽,知道已經瞞不住哥哥了。

“哥哥,齊兒要是說了實話,你會相信去齊兒嗎?”

蘇齊咬着脣,他這不是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先說說看。”蘇櫟依然冷着臉。

“哥哥,齊兒在維庫城酒樓裏聽到庚桑瑤想用毒蠱控制齊兒殺孃親,聽到這個消息以後,齊兒很憤怒,爲了不讓庚桑瑤的陰謀得逞,齊兒自己用計配合庚桑瑤,假裝中了她的傀儡蠱,她會在每天晚上的亥時召喚我問孃親的事情,而齊兒爲了能暗中給她下毒,所以每晚亥時都會準時過來見她。”

“胡鬧,要是孃親知道了,孃親會有多擔心,你知道嗎?”

蘇櫟怒聲吼出來。

“哥哥,齊兒就是怕孃親知道這件事情,齊兒才和哥哥說實話的,哥哥,只要再給庚桑瑤下三次藥就好,哥哥你不要告訴孃親和爹爹好不好?”

蘇齊一臉懇求的看着哥哥,要是哥哥告訴孃親和爹爹,那他這個計劃就泡湯了。

“哥哥,齊兒還能從她的那裏聽到對孃親有用的東西,進巫族禁地的辦法。”

猛地,沐雲軒眼眸驚了驚,那麼隱祕的辦法,庚桑瑤會真的說出來嗎?

“那個女人說的話,有幾句會是真的。”

蘇櫟心裏震驚之餘,臉上卻快速的隱過一抹驚喜。

“哥哥,那個女人嘴裏有幾句真話齊兒不知道,但是那話不是庚桑瑤那個女人說出來的,而是庚桑瑤身邊的侍女嬌蕪說出來的,她說,除了又老族長的氣息屏以外,誰也進不來巫族禁地。”

氣息屏。

氣息屏。

蘇櫟和沐雲軒同時在心裏說道。

“哥哥,你要幫助齊兒,爲了不讓庚桑瑤發現異樣,齊兒在自己的身體你植入了一隻金蠱,金蠱吃了傀儡蠱的血,只要庚桑瑤一召喚齊兒,齊兒就會立刻感覺到的,齊兒可以用假消息去換真消息,幫助孃親快點解除爹爹家的詛咒,哥哥你也知道,詛咒是孃親心裏的一塊心病,而庚桑瑤爲了不讓孃親解除詛咒,要殺了孃親,哥哥忍心在看着孃親受傷嗎?那種心痛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齊兒再也不想體會了。”

“好,哥哥幫助你,哥哥不會告訴爹爹和孃親的,不過你有什麼行動,要立刻和哥哥商量,你絕對不能出一點事,要不然,孃親會怎麼樣……,你心裏很清楚。”

蘇櫟心裏又怎麼會在想承受那種痛苦,看着孃親毫無聲息的樣子,他就感覺失去了整個天下。

“太好了,哥哥。”

看着哥哥同意幫助自己,蘇齊別提多開心了,晦暗的眼眸瞬間明亮起來。

“走吧!先回去。”

“嗯!哥哥。”

很快,兄弟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黑夜裏。

沐雲軒從暗處走出來,看着他們兄弟兩人離開的背影,一臉的內疚,他做得還是不夠多,他這個父親做的還不夠好……。

第二天一大早,科豐恆讓人傳消息,說蘇紫念已經好了很多了,大家一聽,都鬆了一口氣。

而老者南司樂也在午時出現在了子陽宮裏。

蘇紫陌和沐雲軒沒事就研究沐雲帆帶過來的書,如今,無字硃砂紙裏的祕密也解開了很多,不過大多都是感情糾葛,明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陌兒。”

“師公,你過來了。”

蘇紫陌合上書,沐雲軒也起身打招呼!

“嗯!”南司樂點了點頭。

微微探測了一下蘇紫陌的實力,隨後皺了皺眉頭。

“丫頭,你最近都沒有修煉嗎?一點長進都沒有。”

“呵呵!”蘇紫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師公,陌兒好像除了淬鍊靈體時,一般很少會晉升。”

“胡說,淬鍊靈體應該比普通人修煉的更加快纔是。”

“師公,陌兒真的沒有胡說。”

蘇紫陌快速的辯解,況且,她真的有修煉,沒有偷懶。

“照你這樣的速度,也不知道何年馬月才能達到玄魂階,時間緊迫,這一年的時間裏,你必須修煉到玄魂階巔峯才能贏得過巫族,還有你也是。”

老者看向沐雲軒。

“師公,你在開玩笑嗎?一年的時間怎麼可能修煉到玄魂階巔峯。”

蘇紫陌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除非她不是人。

“萬事皆有可能,人到絕路方重生,你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了。”

“前輩,一般人到了金玄期以後就很難在晉升,要是在一年之內達到前輩所說的玄魂巔峯,的確有些難了。”

沐雲軒也覺得不可能,不過他說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是什麼意思。

“別人老夫是相信你可以,但是你們兩人,老夫相信是可以了,雲軒,在陌兒沒有趕上你的這段時間裏,你自行修煉,而陌兒,我會帶她去山中殺魔獸,識靈草,找藥材修煉。”

“師公,殺魔獸修煉就可以了,爲什麼要識靈草,找藥材呢?”

蘇紫陌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丫頭,作爲我徒弟的女兒,你可不能只會玄氣,煉丹醫術一樣都不能落下,”

南司樂捻着鬍鬚說道。

蘇紫陌一聽,瞬間蔫了,她並不想學煉丹,有齊兒學就夠了。

“師公,陌兒沒有這麼多時間去學。”

“丫頭,不要辜負師公的一片好心,師公已經失去了你孃親,師公一身本事只能傳授於你了,而你,也算是師公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了。”

南司樂的臉上一片傷心。

過了好一會又幽幽的說道:“現在你孃親的精元只差一片了,只要找齊你孃親的精元,會有奇蹟出現也說不一定。”

“奇蹟……。”蘇紫陌目光閃了閃。

“會有什麼奇蹟?”

蘇紫陌心裏非常的好奇。

“丫頭,你一直往前走,自然會尋找到答案,走吧!今天就開始,師公現在帶你去白虎山裏歷練。”

南司樂想了好幾天才決定這樣做的,畢竟這個丫頭的實力太弱,他放心不下。 “陌兒。”

沐雲軒快速的打斷蘇紫陌的話。

“陌兒,提升修爲迫在眉睫,你放心,生意上的事情我會照顧好,而且有前輩指點,相信以陌兒的悟性,一定能很快晉升的。”

沐雲軒看了一眼南司樂,他說的沒有錯,這個世界裏,強者說了算,提升修爲是非常有必要的。

“雲軒,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去白虎山會不會太浪費時間了,那白虎山可是要一步一步的爬上前的。”

“丫頭,這個你可以放心,跟師公走吧!我們邊走邊聊。”

“行,雲軒,那你和齊兒還有櫟兒說一聲。”

“放心去吧!齊兒和櫟兒我會照顧好的!”

沐雲軒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他相信陌兒,陌兒是一個總能在困境中尋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的人,她在無望的時候能創造出柳暗花明奇蹟。

南司樂帶着蘇紫陌,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沐雲軒看了看蔚藍的天空,往一粟宮走去,他還從來沒有好好的陪齊兒和櫟兒逛過街呢?不如今天就陪他們兄弟兩人出去逛逛也好!

眨眼之間,蘇紫陌和南司樂就來到了白虎山腳下。

蘇紫陌瞪大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

“師公,請問你現在是什麼玄階了?”

現在最能解釋的清楚的就是師公的玄階到了哪一階,纔會有如此神速的速度。

“丫頭,你想像師公一樣擁有這麼快的速度嗎?”

南司樂不答,反而笑着蘇紫陌問道。

“想啊!師公,這比做飛機不知道快了幾倍呢?”

蘇紫陌瞪着水杏,猛地點了點頭,心裏激動不已,師公剛剛的速度,只怕天下沒有人能及。

“想,那就要努力修煉。”

南司樂笑呵呵的說道,這丫頭很像她孃親。

“走,丫頭,我去白虎山裏去。”

“咦!師公,這裏是白虎山的反面嗎?”

蘇紫陌擡頭四處看了看,這才發現和她之前去的不是一個地方。

“嗯!不錯,丫頭,這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矗立着這麼一大座山,是不是覺得很奇怪?”

說完,南司樂別有深意的看了蘇紫陌一眼。

“師公,陌兒不知道,這天下地形千奇百怪的太多了。”

要是剛穿越的時候,蘇紫陌一定會覺得很奇怪,可是現在,她已經見怪不怪了。

落魄千金:薛少認真疼 “這白虎山之中藥材遍佈,但是魔獸也十分多,而且是分區域的。”

“魔獸?”蘇紫陌到是不覺得,畢竟她也進過幾次白虎山,白虎山的形狀就像現代的高樓大廈一樣,一眼看不到頂,四周手下陡坡和懸崖峭壁,魔獸很難在這樣的地方生存,四國之間,黎夏國的魔獸是最少的。

“丫頭,魔獸在山頂上,”

“啊!” 都市透視醫仙 蘇紫陌猛地偏頭看向南司樂。

“師公,說話不要喘氣好不好,我們還爬不到山腰,天就會黑下來的。”

蘇紫陌有些驚住了,一時間,也有些蒙了。

“你這丫頭就是喜歡大驚小怪,誰跟你說我們要爬上前的,走。”

南司樂像拎小雞一樣把蘇紫陌拎起來,眨眼之間,蘇紫陌只覺得一陣眩暈,人已經落地了。

蘇紫陌瞪大眼睛看着周圍,“師公,這裏是……?”

“丫頭,這裏就是白虎山的山頂。”

看着她瞪大眼睛一臉驚訝的可愛模樣,南司樂更是忍不住輕笑,多少年了,自己因爲愛徒的死。整日連笑都笑不出來,還好這個小丫頭又重生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