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麼說,他也算是給過她機會了,可惜的是,她並沒有牢牢把握,那麼後期也便怪不得他了!

而這邊。

「我想上衛生間!」趙以諾突然說道。

一下子,周圍的人都安靜了,女人就是麻煩,男人看著後座的趙以諾,瞬間提高了警惕,「找一個酒店。」

他們已經開了一天的車了,再開下去,身體肯定吃不消,所以現在也需要找一個地方休息。

終於,車子停了下來。

「走!」幾個男人推著趙以諾走進了女衛生間。

環顧著四周,發現沒有可以逃生的機會,趙以諾的氣勢有些消頹。

「快出來!再不出來我就要闖進去了啊!」一個男人在門口大聲喊道。

出於無奈,不到五分鐘,趙以諾便直接走了出去。

她要怎麼做,才能給顧忘他們留下線索呢?趙以諾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

「行了,你就別瞎想了!你就算想破自己的腦袋,也不會給任何人留下任何線索!」男人冷冷的說道,「我們就是做這行的,自然也不會輕易讓你進有逃生機會的衛生間。」

果然,他們早就準備好了一切,真是卑鄙無恥!這麼多個男人,竟然一起來對付一個弱女子,男人的顏面真是被他們都給丟盡了!

「金主說你必須得明天死,不然的話,我早就將你做掉了。」男人吐了口煙,玩味的說道。

可是那個他們口中那個所謂的金主,究竟又是誰?趙以諾緊皺著眉頭,很是奇怪,難道真的是黛兒嗎?這麼快她就又要動手了?

「你們那個金主是個女人吧?」趙以諾故意問道。

男人先是怔了一下,而後立馬恢復之前的表情,笑了笑,「甭管是誰,總之你這次都是死定了!」

是啊,只是可惜了,她還沒有來得及向顧忘表達自己的心意。

趙以諾很是客氣的問道:「在我死之前,我有件事情想要拜託你們,不知道你們可不可以幫忙?」

「都死到臨頭了,你還有什麼未了的事情啊?算了算了,你就別折騰我們了。」男人沖趙以諾揮了揮手,立即回答,他們可不想管死人的事情!

「我只是想讓你們幫我向顧忘傳個話,我愛他,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趙以諾動容的說道,她說的是那麼真誠,又是那麼認真,以至於旁邊的幾個年輕人確實被感動了。

人這一輩子啊,就那麼幾十年,怎麼活都是活,終究還是免不了一死,她又何須害怕?

當面前的人聽到「顧忘」兩個字的時候,身子還是不自覺的顫抖了兩下。

「大哥,她是顧忘的人,要是以後被顧忘得知這件事情是我們做的話,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旁邊的一個男人膽怯的說道。

明顯是老大的男人,聽到身邊小弟的這句話,也愣了一下,摸著下巴開始思索了起來。

許久都沒有找到趙以諾的蹤影,這讓顧忘感覺越來越不安,怎麼動員了這麼多人,還是沒有找到她? 當眾人看著高萬德打電話的時候,楊柏卻看向對面的林雄,沖著林雄淡淡一笑,就一個笑容,讓林雄尷尬的站在原地。

「林叔,真有錢。」對面的林雄正好是林嬌的四叔,當初在初一林家家宴的時候,楊柏可是見過的。

「那什麼,楊少別誤會,這個投資我,我不投了。」林雄剛才沒有認出楊柏,可是看到楊柏出現在這裡,這個小學還有農場都是楊柏的,林雄也傻眼。

林雄可是相當精明的,自從家宴的事情發生后,憑藉石龍宵的一張名片,林雄就已經徹底打開D市的局面,在石龍宵的幫助下,林雄的林野集團已經拓展D市項目。林雄可是場面人,只是簡單打聽一下,就能夠從D市一些其他闊少那裡得到一些消息,就是那一點消息,也讓林雄震驚無比。

在林雄的眼中,林嬌認識的這個男朋友簡直就是神人,在D市的關係錯綜複雜,好像家家都敬畏楊柏。

「老林,你,你說什麼?」林雄看到楊柏的剎那間,林雄就退縮了,這讓方強驚訝的看著林雄。

而高萬德的手機都掉地下了,也沒有想到這裡最有錢的老闆看到楊柏一面,一句話就認慫。

「林總,別開玩笑,你怎麼能夠不投資了,這不都說好了嗎?」高萬德激動的來到林雄的身邊。

「那什麼,老方,我覺得我們有什麼誤會。那什麼楊少在這裡,我們還是別投資了。」林雄真不敢在楊柏面前裝叔父。

「楊少,他是什麼楊少,他不就是釘子戶,不就是開農場的。」方強揉著手腕,相當不滿的看著林雄。

「唉,我要知道那是金鯉農場,我早就掉頭回去了。」林雄真的不開玩笑,那D市最牛叉的闊少石龍宵看到楊柏都恭恭敬敬,這個方強居然還跟人家動手。

「方總,你沒看到你的手下都得罪不起人家,我們,我們也得罪不起。」林雄已經沖著方強使著眼色。

什麼?這到底怎麼回事?」方強真的有點傻眼了,看著林雄扭曲的臉,好像真意識到什麼,回頭驚恐的看著楊柏。

「老闆,人家真的厲害,我們還是別在這裡了。」背後的手下拉長的臉都要哭了,別看對面的楊柏淡淡的笑,可那就是魔鬼的笑聲,整個鳳縣的混混沒有敢跟楊柏動手的,那就是找死。

「林總,這到底怎麼回事?」高萬德看到林雄跟方強根本不搭理自己,更加激動起來。

「高鄉長,不好意思,那什麼楊少在這裡,我們就走了。」林雄肯定不能夠得罪楊柏,就算這個項目不做了,也得罪不起楊柏。

「楊少?你說那個農場主楊柏?」高萬德也看明白了,這些人是畏懼楊柏。那麼有錢的開發商林雄看著楊柏都這樣,這讓高萬德有點不知所措。

「林叔,不至於吧,我可沒說不讓你投資。」楊柏好笑的看著林雄,根本都沒有看高萬才。

「那什麼,楊少,別開玩笑了。你一句話,都能夠讓石龍宵少爺道歉,我哪敢在你面前這樣。」林雄也不怕丟臉,看到方強和高萬德還在旁邊,只能夠硬著頭皮說話。

「什麼?楊柏能夠讓石龍宵道歉?」方強徹底傻眼了,渾身都哆嗦起來,猛的回頭看著楊柏,一個耳光就抽在自己的臉上。

「楊少,有眼無珠,我自己懲罰自己。」方強已經徹底被嚇住了,要知道石龍宵一句話就能夠讓方強這樣的小人物下崗。

「你的確有眼無珠,跟我道歉沒有用,你都我的朋友欺負哭了。」楊柏目光真的很冷,猶如刀子一樣在方強的臉上劃過。

「哎呀,楊少你別生氣,我真不知道萬雪是你的人,萬女士,萬大小姐,我錯了,你大人有大量,一定要原諒我,我求你了,嗚嗚嗚。」

方強都要跪在萬雪旁邊了,萬雪也不哭了,驚訝的看著發生的一切,看著往常高不可攀的大老闆,都要跪在自己的面前,萬雪嚇了一跳,趕緊退後。

「你,你趕緊起來,真噁心。」萬雪是真覺得噁心,而此時的方強抹了一把汗水和擠出的淚水,沖著楊柏哭道:「楊少,我真的錯了,真不知道萬雪是你的人。」

「現在知道也不晚,滾蛋。」楊柏也懶得廢話,一句話就讓方強一個骨碌爬起來,也不管什麼女秘書了,直接就躲在林雄的後面。

「誰是你的人,我,我!」背後的萬雪終於從驚訝當中反應過來,被方強一句話弄得臉紅脖子粗的,不過卻十分好看。

萬雪已經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而此時對面的高萬德有點傻眼,高萬德可不知道什麼石龍宵,可是看到方強剛才那麼強勢,可是轉眼都跪倒在楊柏面前,這讓高萬德意識到不好。

爹地盛寵 「楊柏,你別過來,我,我是鄉長。」高萬德看到楊柏沖著自己而來,可怕高萬德嚇了一跳。

可是楊柏根本就沒有看高萬德,可是來到林雄的面前,沉聲說道:「林總,你是林嬌的叔叔,我當然要叫你林叔。不管這裡有什麼誤會,你們該投資投資,只要別動小學和農場就好。畢竟你們在塘子村外頭建立遊樂場,我們這裡的經濟會慢慢的起來的。」

楊柏也有遠見,如果這裡能夠有個超級遊樂場,塘子村的村民一定能夠富起來。到時候那些老人在家種著黃金塔玉米和靈米,而那些外鄉打工的村民都回來進入遊樂場當中,那時候塘子村絕對能夠趕超上陽村。

更何況以後來了這麼多遊客,楊柏將要開業的生態園的生意更加火爆起來。

「可以投資?」林雄看著楊柏對自己很客氣,內心逐漸穩定下來,看著楊柏認真的模樣,趕緊沉聲問道。

「林叔,可以改圖紙嗎?」楊柏好笑的看著林雄,而此時不等林雄說話,背後的方強已經主動的喊道:「改,能改,想怎麼改就怎麼改,楊少發話。」

「你們,你們!」高萬德已經不敢說話了,楊柏這個農場主一句話就決定十幾億的開發商項目,這讓高萬德已經無語了。

「好了,林叔,放心吧,以後什麼麻煩事,你可以聯繫我。別叫我什麼楊少,在你那裡,我就是楊柏。」

楊柏真的很客氣,林雄可是林嬌的四叔。楊柏如此的說法,也讓林雄長嘆一聲,鼓起勇氣鎮定的說道:「好,楊少,不,楊柏,真的沒有想到我們林嬌能夠找到你這樣的人。唉,當初要是知道你如此厲害,也不至於,唉。」

林雄長嘆起來,方強看到楊柏居然管林雄叫叔,也震驚不已。而此時後面的趙艷紅也過來了,知道這是林嬌的四叔,也都驚訝連連。

方強和高萬德等人已經回車上了,兩人心情複雜無比。而此時的林雄卻被楊柏請到一邊,尷尬問道:「四叔,林嬌怎麼樣了?」

自從過年後,林嬌一直就沒有返回漁場,一直躲在D市當中。尤其還換了電話,楊柏的微信和電話也都不接。偶爾能夠從周芷燕那裡得到林嬌一些消息,林嬌只是說想好好靜靜,這讓楊柏相當無奈。

「唉,還不是我那二哥,看到你那麼厲害,有點被嚇住了。我也是看出來了,林嬌真的喜歡你,你應該也喜歡林嬌吧?」

林雄說道這裡的時候,也的確尷尬的看向楊柏。林雄也是有錢人,有錢男人都變壞,社會上誘惑大,那些闊少的生活品味林雄也明白。林雄也怕自己的侄女被楊柏這樣的強者玩弄。

「恩,喜歡!」楊柏實話實說,真的很喜歡林嬌,只是楊柏的內心好像也裝著別人,這樣楊柏一直無法敞開心扉。

「四叔是過來人,楊柏,你不是凡人,未來的一切都不好說。男人堂堂正正,只要你們雙方都喜歡,一切都不成問題。你放心,回頭我跟二哥好好說說。」

「四叔,林嬌現在怎麼樣了?」楊柏還是擔心林嬌,這麼多天都看不到林嬌,也沒有消息。

「唉,這個傢伙跟二哥和二嫂冷戰呢,已經從家裡搬出去了,在外頭租了一個房子。我這個侄女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倔強無比。自從年後,無論家裡人說什麼,反正就是不同意介紹對象,就要一個人過。」

「什麼?」楊柏就是一愣,沒有想到林嬌為了自己居然跟家裡人冷戰起來,這讓楊柏有點心疼起來。

「楊柏,這樣吧,這次回去,我肯定好好勸。那什麼,圖紙等改完了,我也先讓你看看。」林雄打定注意,要處理好楊柏的關係。

「四叔,有林嬌的地址嗎?」楊柏從林雄那裡弄到林嬌租房的地址,把林雄送走。此時的楊柏已經心亂如麻。

「楊柏,以後不許瞎說,誰是你的人了。」萬雪看到所有人都走了,滿臉通紅的走到楊柏身邊,壓低聲音說著。

「你當然是我的人,這個小學都是我出資建設的。」楊柏的心亂,都沒有意識自己說了什麼。

萬雪看到楊柏說出這樣的話,秀麗的臉上更加紅了起來,本來挺生氣的,可是內心卻怎麼也生氣不起來。

「哼,不搭理你了。」萬雪看到趙艷紅對自己招手,懷裡彷彿有個小鹿在跳,趕緊跑向了過去。

「怎麼了,你是我的手下,我的員工,怎麼不對嗎?」楊柏傻乎乎的揉了揉頭,腦海當中全是林嬌的地址。 風伴著雪花狂卷而下,滿目青山一夜之間便白了頭。

山腳下的小道上,姜辰蜷縮著他那,不過只有一歲左右的小孩子身軀,癱倒在路邊,喃喃自語。

「我是誰,我這是在哪兒?」

「我好冷……」

他此刻全然不記得自己是誰,以及在哪裡。他的腦中,一切都是一片空白,只剩了冷。

隨著體溫的迅速衰弱,姜辰漸漸的意識開始模糊,將要昏迷過去。

昏迷之前,他彷彿聽到有一陣腳步聲響起,但是他還來不及張口叫喊,便徹底喪失了意識。

……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是古來的習慣。在黃昏來臨之際,龍垂縣上的人們也各自歸家,點上了油燈,學子們繼續著白日未竟的苦讀,商戶盤算著一天到頭的收益,農戶則惦念著自己的莊稼。

在一間不起眼的小屋舍內,一老一少則坐在土炕上聊著神話傳說。

「傳說混沌初開之時,清氣上升為天,濁氣下沉為地,日月星辰未有,山川河嶽未生,天地一片溟濛之象。

不知何時,天外突然飛來一塊巨大石碑,半截生生扎入大地。這石碑似蘊含著無窮造化之力,憑空生出日月,周天輪轉不休;繼而顯化星辰,遨遊太虛無界。

光芒普照之下,世間溟濛散盡,又有玄奇造化生靈,花鳥魚蟲、飛禽走獸不一而足。」

「又過三萬六千年,某古猿部族遷徙過石碑處,為其偉岸所震撼,於是舉族定居於此,日夜頂禮膜拜,不知不覺間靈智漸開,學會了直立行走,直到偶然之間用木石擦出了火焰,才最終逐漸擺脫了蒙昧。」老人悠悠說道。

「爺爺,這個古猿部族就是現在的人類嗎?」

「小青雲真聰明,傳說中這個幸運的古猿部族就是我們人類的始祖。」

「爺爺,那這個神奇的石碑到底是什麼樣子呀?」

「哈哈,小青雲不急,聽爺爺慢慢給你說。」老人頓了一頓,繼續道:「雖然有幸見過石碑的人不多,但是傳說確是不少,經過篩選總結,世人們對這石碑的樣子也算是有了一個大致的認識。

「傳說這石碑有百丈之高,本來是半截插入地底,後來一次大地動導致那一片區域從這石碑處往外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形成了山谷,恰好這石碑的下半部也露了出來,上下加起來足有三百餘丈高,現在就如同半鑲嵌在這山壁上一般,而這個山谷被人們認為是創世之谷,又是日出之地,還給它起了個獨特的名字,叫作『暘谷』」

「這石碑啊,不提那創世的傳說,本身也當真是神奇的不得了。據說這石碑材質不是凡俗土石所築,似金非金,似玉非玉,萬年佇立於此,風吹不損,雨打不傷,雷霆不敢加之其上,聽說其外壁上還天然存在一幅神奇的雕刻呦。」老人說到這裡微微一笑。

「爺爺,你就別賣關子啦,快點說嘛。」小青雲雙眼鋥亮,滴溜溜轉個不停,一雙白嫩的小手抓著老人的左臂搖個不停。

「好好好,爺爺不賣關子了,小青雲別搖了,再搖爺爺這把身子骨啊,就要散架了。」1小青雲聽聞趕緊安靜下來,瞪大雙眼等著老人繼續講下去。

老人開懷一笑,於是繼續娓娓道來:「這石碑上的雕刻十分規則,卻又變化無方。所謂規則,即是傳聞石碑上刻有縱橫各十九道實線,整體構成了渾然天成的網格,其上共有三百六十一交叉之點,這些交叉點上又有九個點會散發出無窮毫光,分散在網格上呈現九宮之相,這九點中又有一點尤為明亮,點在石碑正中。」

「這九個點如星辰一般散落於石碑之上,被人們稱之為『星位』,而正中央一點則如日中天,如星拱月,被人們尊稱為『天元』。這縱橫之路,交叉之點,星位格局千古未變,這就是石碑規則的體現,而所謂變化無方則是指人們看到的除了規則之外的,各不相同的景象。」

移山填海很快的聽到此處,小青雲更是對這創世之碑好奇的不得了,不禁發出了自己的疑問:「爺爺,為什麼人們會看到不一樣的景象呢?」

老人微笑著繼續說道:「這也正是石碑最神奇的所在,據說每個人看到的石碑除了規則以外各不相同,有人會看到螣蛇與神鵰搏鬥之景。

有人會看到山川河嶽分界之形;有人會看到風雨雷電生滅之勢,有人會看到清風明月奧妙之徵。

更有學究天人之士、道法通玄之師能看出其陰陽玄黃之意,其中玄奧,可謂是演繹了世界,也演繹了人生啊。」

小青雲好奇地追問道:「爺爺,為什麼這石碑這麼神奇?」

老人調換了一下盤坐得有些僵硬的雙腿的位置,緩緩道:「傳說這石碑乃是天外仙人演繹天地變化的器具,受仙人點化生出靈性,已經可以自行演繹出神奇的變化,而演繹的過程被人們稱之為『天人弈法』,據說還有不少人從中悟出靈性,也能藉此與天地溝通,修為精深者更有移山填海之力,陰陽造化之功。」

小青雲聽罷眼睛更亮了,其中充滿了對未知的渴望和對神奇的嚮往,問道:「那爺爺一定見過這些神奇的人了?」

「不錯,爺爺是見過。」 凰權:美人如毒藥 老人輕笑著回答道。

然後慢慢想起他年輕時經歷過的那些奇事。

老人邊回憶邊撫摸著小青雲的腦瓜兒。自從自己在天寒地凍的大雪天將被遺棄在路邊的他撿回來,取名小青雲,撫養長大,已經七八年了。

在老人的心裡也早把青雲當成了自己的親孫子,稀罕的不得了,也未嘗沒有將自己未竟之志付諸於後輩的想法,只是其不想給小青雲太大壓力,一直隱而未談。

不想今日一下打開了話匣子,思緒竟也如潮水般湧出,一時間竟陷在這回憶之中。

小青雲靜靜地看著老人,突然發現本是耄耋之年、垂垂老矣的爺爺雙眼中竟煥發出勃勃的生機,還有深深的渴望。 這一天楊柏都沒有什麼心情,一想到林嬌,楊柏有點魂不守舍。返回家中也是如此,拿出手機給林嬌的電話發了微信和簡訊,統統林嬌都不回。

「哎呀,還是打過去吧。」楊柏想了半天,還是要跟林嬌聯繫,結果電話根本就不通,這讓楊柏有點鬱悶。

「電話也不接,這跟家人也決裂,這個傢伙。」楊柏心真的很亂,的確很喜歡林嬌,可是心裡頭還有人。

「我是不是有點渣男潛質。」就在這時候,楊柏電話突然響了起來,這讓楊柏激動的還以為是林嬌的電話。

「艷紅姐?」楊柏拿起電話,趙艷紅已經看出來楊柏有心事,晚上看到楊柏並沒有過來,有點擔心的詢問。

「呵呵,楊柏,去D市看看林嬌。你做的事情,姐都支持你。」趙艷紅的話,讓楊柏有點羞愧起來,不夠聽到趙艷紅的支持,楊柏慢慢冷靜下來。

「不管了,明天去找林嬌。」楊柏已經打定注意,沉靜的內心讓楊柏又一次從抽屜當中拿出人蔘來。

「好好修鍊,吸收!」楊柏現在天天都依靠人蔘的精華吸收,隨著玉佩吸收一切,這些日子失去的靈霧都慢慢重新凝聚起來。

隨著修鍊,楊柏也發現金丹的不同,金丹上面的丹紋,讓楊柏渾身的體力越來越強。尤其丹田中的內力越發精純起來。就算楊柏不修鍊什麼武功心法,隨著金丹的提升,內力更加雄渾。

以前的內力猶如湖泊一樣,可是這幾天釋放靈霧,加上重新吸收能量,讓楊柏的內力猶如大江大河一樣。

《寸崩勁》早就修鍊八層,就差一層就圓滿起來。隨著內力的提升,楊柏的每一個毛孔都在呼吸,此時的楊柏並不知道,自己的修鍊早就超脫內力的範疇,這是楊柏並不太懂。

修鍊的時間過的相當快,就這麼一夜都在修鍊,早上看到自己手中化為齏粉的人蔘,楊柏慢慢站起身來。

簡單收一下,扭身就出了門。開著奧迪車,朝著D市就去。

一個多小時,D市蘭亭小區當中,楊柏把車停在小區路邊,腦海中浮現林嬌地址。

「建國東路,337號,這哪裡有?」楊柏有點發傻,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到有什麼337號。楊柏在小區里走了半天,早就被人盯上了。

就看到一處門洞前面坐著三個老奶奶,都戴著紅色的袖箍,看著楊柏在身邊來回走了好幾遍,終於有一個老奶奶相當警惕吼道:「你,那個小白臉,你幹什麼呢?」

「我?小白臉?」楊柏現在的確是白了,尤其穿著黑色的羽絨服,更是閑的臉白無比。

「那什麼,大姨,我找人。」楊柏也相當無奈,這些退休的老奶奶可不敢招惹,老舊小區白天也這些人守著,生面孔的人根本就不敢進來。

「找人?你找誰,小夥子,做人要堂堂正正,別偷雞摸狗。」戴著袖箍的老人相當不客氣,現在這些小年輕的人一個個都相當混。

「什麼就偷雞摸狗,我真的找人,我找這個建國東路,可是怎麼就找不到呢?」楊柏鬱悶的說著,就算是二愣子也惹不起退休的老人。

「建國東路?那是新改的名字,我們這個小區的門牌號都是老舊的,看到沒有,榆錢路就是建國東路,你說的那個門牌號,就是38號。你找那個新搬來的丫頭?」

超神靈寵大師 「你認識林嬌?」 重生星光璀璨 楊柏頓時興奮起來,看來這些退休老奶奶還有點作用,起碼什麼都知道。

「你就是那個陳世美,負心人?林嬌那麼好的丫頭,怎麼就看上你了,看看你這小白臉樣子,我呸。」

婚前裂愛 楊柏差點沒被幾個老奶奶給噴死,也不知道林嬌怎麼跟人家說的,這些人完全把楊柏當成拋棄妻子的渣男。

「林嬌,你大爺的。」楊柏那個鬱悶,好不容易從這些人手中掙脫出來,本來還心疼林嬌,如今卻是鬱悶不已。

「林嬌,你這個嘴到底都說了什麼?還拋妻棄子,我現在就上去讓你生個娃去。讓你造謠!」楊柏是一路小跑,終於來到那什麼榆錢路的38號。

林嬌租在六樓也就是頂樓,整個六樓兩個房間,都是單室房子,結果為了面積已經讓房主打通。六樓都被林嬌給租了下來。

楊柏摁了門鈴,結果半天也沒有聽到林嬌裡頭的動靜,這讓楊柏就是一愣,還以為林嬌不在家。

「不在家,上哪去了?我看看在家沒?」楊柏馬上就激發金瞳,想要看清楚裡頭有沒有人。就在楊柏激發金瞳的時候,剛剛穿透大門,就看到大門慢慢被打開,露出裡面林嬌的身影。

「好大,好白!」楊柏一眼就看到林嬌的一切,那誘人的場景,讓楊柏有點發愣。而打開房間的林嬌也有點發愣,臉色蒼白驚訝的看著楊柏。

「啊!」林嬌真的沒有想到楊柏能夠過來,尖叫一聲。就這個聲音讓楊柏嚇了一跳,趕緊收回金瞳,猛的就衝進屋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