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成剛,當成剛與這個蒙面的的人形烏鴉對抗時,那蒙面烏鴉開口說話了:“就憑你?也想跟我打?”

“一隻畜生而已,是我們把你推到了神位,你真以爲你就是神了?”

但是,成剛話音纔剛落下,這人形烏鴉手指一點:“死。”

只念了這麼一句,他身上死氣瘋狂往成剛身體涌入,成剛神色瞬間就變了,身上黑色死氣翻騰,氣血在快速流失。

這人形烏鴉回頭看着我,當看見他眼神時,我馬上認出來了:“哥。”

他馬上擰着眉頭,而我看向這演武場的另外一邊,陳文根本就站在那裏,在我喊了這一聲後,他的眼神頓時變了。

“不好意思,我認錯了。”我抱歉,但是眼神太像了,就這樣看的話,幾乎就是同一個人。

他恩了聲:“你付出的代價夠大,不過勸解你一句,今後不要再用這種辦法。”

他說完後,看了陳文一眼,又化身成烏鴉,飛走了。

成剛在他走了之後,馬上倒在了地上,我看了看這困陣,走到南角,將那裏銅錢拿起來了一枚,陣法開始瓦解。

這場比試,他的護身女鬼死了,他也差不多了,我收起了金蠶蠱,原本是準備用金蠶蠱的毒讓他慢性死亡,現在看來,不用了。

只是,這一場,我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接下來的戰鬥,怕是更爲困難了。

現在,最希望的是張晏武不要上場,其他人還好說。

而就在此時,所有人目光往後轉移,我也被那裏的聲音吸引過去,竟然是陳文,噗地一口,吐出了鮮血。

我忙下了臺,走過去扶住了他:“你怎麼了?”

陳文搖搖頭:“無妨,你繼續比試。”

從剛纔我將那隻烏鴉認成是他開始,他的神色就不正常了,現在吐血,不知道是不是跟那有關。

張晏武這時走了過來,看了看陳文:“你跟我鬥了一千年,我知道我給你造成的那點傷不至於如此,你怎麼了?”

沒想到張晏武會關心陳文。

陳文微微一笑:“舊傷而已。”

張晏武說:“那我就可以繼續肆無忌憚對你動手了。”說完又轉向看着我,“陳浩,下一場,我跟你打。” 陳文擦拭掉了嘴上鮮血,突然伸手抓住了張晏武,沉聲說道:“你的對手,是我。”

我有自知之明,現在絕對不是張晏武的對手。張晏武也知道陳文在想什麼,哼哼笑了笑:“你我同爲鬼帝,即便你僞裝得再好,我也可能看出來,你的神魂已經嚴重受損,再加上你軀體現如今已經不再發揮作用。你認爲這樣的你,還是我的對手嗎?”

說完便將陳文的手給扯開了,陳文現在狀態確實不好,我開口說道:“你先休息一會兒,他要跟我打。我就跟他打便是,我如果輸了,你再上。”

陳文打量了我幾眼。我的能力他心知肚明,他跟張晏武鬥了這麼多年了,張晏武的能力也心知肚明。不過卻還是點點頭:“好。”

我隨後將張嫣換了出來,說道:“嫣兒。你幫忙照顧一下我哥。”

張嫣雖害怕陳文,卻還是嗯嗯點頭。

張晏武見了張嫣,有些出神,兩人目光對視了一番,張晏武隨後哈哈笑了起來:“原本,她照顧的人應該是我,越是看到這種場面,我的恨越是不能自已。陳文,因爲你,我變成了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這筆帳,我們永遠也算不清,我要讓你眼睜睜看着你身邊的一切一個個離開你,你可千萬別死,看着就好……”好看的小說就在

張晏武說完滿帶怒氣離去。

張嫣有些發愣,說:“他怎麼了?”

陳文直接告訴了張嫣:“在一千年前,你是的徒弟,是他的妹妹,因爲我做了一些錯事,他很恨我。不過他對你很好,或許,你是阻止這千年爭端的唯一辦法了。”

陳文似感嘆,也是在希冀,張嫣雖然沒明白,卻不敢多問陳文,哦了聲。

陳文抖動肩膀和煦笑了:“你倒是跟以前一模一樣,什麼時候跟陳浩把大事辦了,到時候張晏武估計會念在的面上,對陳浩手下留情。”

張嫣紅着臉看向我,我說:“幫她找回身軀再說。”

張晏武此時已經上了臺,身形巍然而立,目光冷漠掃視下方,下面的人都感覺到了張晏武身上的怒氣,不過卻不明白他上臺做什麼。

一般來說,這種比試會議,都只是各大道派的弟子上臺的,這一次出動了關注、執事,甚至連法界的長老都出動了,這已經很是例外,法界長老的資歷,哪個不是在道門各大派當做執事、監院,甚至是掌教的。

這個張晏武在他們眼裏十分神祕,但是真正要把張晏武的身份亮出來的話,怕是他們嚇都要嚇死了。

首先,陰司鬼帝已經是陰司地位最高的存在,道門法界的終生長老,也是道門中地位最高的存在,這樣的人,如果沒有陳文對其進行壓制的話,說他是方外這個圈子裏的第一人也不爲過。

張晏武眼神落定,正是我身上,喊道:“陳浩,你既然要爲黑巫術正名,過了我這關,我就讓黑巫術重歸道門,就算讓你成爲茅山掌教,也並不是不可能。”

譁然聲四起,一個人的氣質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身份和實力,張晏武這種人,光氣質就是無敵的存在,他的出場,讓這裏的人變得擔憂起來。

他們開始揣測了,我揣測我與張晏武之間的關係和矛盾。

他們不明白,爲什麼我在這個年齡,會得罪這樣身份的人,張晏武代表的,可是整個法界。

他們的聲音很快安靜了下來,都在等待我的回答。

張晏武是個心狠手辣的人,跟其他人打,我有些信心,但是跟張晏武打,我信心全無。

在我調整心態時,陳文說了句:“有我在,他不敢殺你。”

我恩了聲,衝張晏武回答:“好。”

我的拒絕,是他們心中一致的答案,試問道門之中,誰是張晏武的對手?

我邁步往演武場走去,也有好心的全真教道士暗中提醒我:“掌教真人,別去,您不是他的對手。”

“怕也只有當初的陳文,或許能跟他打。”

“乾脆改陳文吐血了,之前應該是受了不輕的傷,現在估計連他都不是張長老的對手,你上去,只有找死的份。”

他們都在勸告我,除了全真教的人,甚至連茅山宗的人也都開始勸告我。

道士們修身養性,並不是邪惡之人,只是思想被奴役了而已,不然也不會把匡扶正義當成教義了。

到了演武臺之下,有個紫衣道士一把拉住了我:“我是茅山宗現任宗主,景陽子的死,我們也很傷心,你想要爲景陽子正名的心情我們能理解,但是,不要做無謂的犧牲,你的路還長,過幾年再答應這樣的挑戰,過剛易折。”

茅山宗宗主這番話,讓我對他好感頓生,原本景陽子的死和被打壓,我是對茅山宗有些怒氣的,現在減輕了不少。

我回答說:“多謝。”

不過,我等幾年是沒問題,關鍵是他不會讓我等幾年。

說罷走上了臺。

張晏武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我身上,等我上臺後他才說:“你應該按照他們所說的,等幾年再跟我挑戰。”

現在說什麼都是虛的了,專心應敵,不要被其他的事情分了心,早就準備好了古劍和玉葫,張晏武見後笑了笑:“你的鬼軍那個上萬的鬼魂是個不錯的底牌,但是我勸你最好不要這麼做,這裏是茅山宗,道門聖地之一,就算是陰司的百萬陰兵都不敢輕易冒犯這裏,茅山宗幾千年來,出了多少神靈,激怒了他們,擡手就可以將你的這些底牌全都毀滅。”

茅山宗的創宗始祖,三茅真君,三個人在傳說中都是成了仙的存在,還有張道陵、陶弘景等宗主,也都是道教神仙譜上的人,這些人被人蔘拜這麼多年,力量自然不容小覷。

“多謝提醒。”

張晏武要是不提醒的話,我還真有可能做下這種混蛋事情,惹得神靈震怒,到時候就得不償失了。

張嫣嗤啦一聲,再次抽出了他的那把血泣刀,刀鋒一出,道門的人都認出來了,大喊:“那是血泣刀,這把刀不是在張家嗎?”

“世家張家的家主!”他們判斷出了張晏武的另外一重身份,“他是世家張家的家主。”

張晏武在世家的時候,很少親自顯身,即便顯身也都是遮着面的,沒多少人見過他的真面目,現在判斷出來,自然震驚不已。

“果然,他不是憑空出現的,而是有這樣的根基。”

道門跟世家的關係就好比是名門正派和附庸小派之間的差別,真正世家的能力,是不會比道門宗門差的。

孔氏家族、琳琅王家、蘭陵蕭家,哪家不比道門宗派的實力強?

重生之攻追攻異 張家作爲江南這片兒世家老大,實力也不會比道門宗派弱多少。

他們認出了這把血泣刀,張晏武沒絲毫波動:“我讓你選,用兵器還是用法術?”

我之前自己戳了自己一刀,雖然自身恢復力比較好,也不會這麼快,要是用兵器我沒多少勝算,再加上現在不能用鬼軍,所以,只能用法術。

而我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法術,是在景陽子書中的最後幾個篇章中看見的,施展的條件十分困難,也十分危險。

但是,對上張晏武,只能用冒險的方法了。

“用法術。”我說。

張晏武哈哈笑了笑,突然擡起手,不見他捏半個手印,不見他念半句法咒,甚至連符籙都沒有用,就這麼迅速蓋了下來。

轟隆一下,好似雲瀑重重壓在了這演武場上,演舞臺猛地抖動了一下,這要是打在身上,靈魂馬上會被這陰陽氣絞碎。

我呆住了,下面的道士也呆住了,不用任何方法,就這麼輕輕鬆鬆勾動陰陽氣,那麼這算是法術,還是算是武術?又或者是魔術?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cpa300_4;

“你確定要跟我比法術?要知道,我和你兄長,是創造法術的人,而不是使用法術的人。”張晏武看似好意的提醒。

確實,不管什麼法術。包括八大神咒,都是由人創造的,而能創造法術的人,又何其遙遠。現在有膽量說出這話的,也只有陳文和張晏武兩個人了。

這是很好的威懾,也確實有用了。

張晏武用這種方法震懾我。看起來是好意提醒,實則是擾亂心神,心神一亂,勝算基本就沒了。

“比。”我說道。

話音才落下,張晏武卻消失了。我還沒來得及尋找他的身影,就覺得身體周圍陰陽氣改變,陰氣圍聚。身上陽氣迅速消失。

中招了!一開始就中招了!

而我連張晏武在哪兒都不知道,馬上念起了定神咒。

唸完張晏武出現:“這只是給你一個警告,拿起你的古劍跟我打。我不想就這麼輕易殺了你。”

我反手一抽,拿出的不是古劍。而是硃砂筆,直接用我之前自己刺出傷口處的鮮血,點上鮮血,迅速在面前空氣之中用血氣畫上三個勾,並念:“一筆天下動,二筆祖師劍,三筆凶神惡煞去千里。”

三勾分別代表的是道教最高神祗,三清祖師。

張晏武卻哼哼一笑:“畫符,我讓你沒機會畫。”

情人劫 在我畫完這三個勾時,張晏武又是一掌,如潮陽氣涌來。

人體本是陰陽平衡的狀態,之前是陰氣,現在是陽氣,靈魂幾乎被撕扯碎了,我咬牙痛呼了聲,耳鼻中開始流出了鮮血。

靈魂受損,肌體出現了排斥反應,這是將死的象徵。

“這樣下去,根本畫不完符就會死去,根本不是一個力量級別的。”下面有道士喊道,故意說得很大聲,這是在提醒我放棄,卻不敢說得太明顯,怕張晏武的報復。

張晏武收手,我吞回了已經到嘴裏的鮮血,繼續用血氣寫下雷令二字,沉聲念道:“天圓地方,律令九章,吾今筆下,萬鬼伏藏。”

張晏武見狀,神色變得陰冷,邁步向我走了過來,到我面前,伸手便抓住了我的手,卡擦一聲,能感覺到骨頭斷裂的聲音,手裏硃砂筆落在了地上。

“既然你這麼執着,那就讓張嫣看着你死吧。”他並沒有鬆開我手,而是抓着我手腕,念起了滅神咒。

轟!

我眼前一黑,口中鮮血噗地吐了出來,張晏武迅速伸手擋住,才免去了吐在他臉上,他嘴角微微一翹,鬆開我。

我沒了支撐,倒在了地上。

靈魂估計已經支離破碎了,生命機能在迅速流失,倒在地上不停抽搐。

張晏武甩了甩手上了的血,邁步向他放血泣刀的地方去了。

我迷糊了約莫兩兩秒,不知是何處來的力氣,竟再次站了起來。

這次,那些道士直接喊話了:“倒下,快倒下,倒下就不用再打了。”

“明明沒有勝算,你還站起來做什麼?嫌自己命太長了嗎?”

站起來後,再次用筆畫起了未完成的,符頭已經完成,剩下符膽了,符膽纔是真正符紙起作用的部分,畫上令鬼神退敵大吉罡,符腳內請十二星君。

符頭、符膽、符腳全都完成,符咒本爲一體,符籙加上法咒使用纔是正道,接下來就只剩下法咒了。

正要念咒,張晏武血泣刀突然迎面劈砍了下來。

所有人都露出了絕望神色,這次必死無疑了。

入骨暖婚:南少寵妻上癮 但是,就在此時,咣噹一聲傳來,卻見一向不說話的代文文卻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將我古劍拿在手裏,橫舉着擋住了張晏武的刀。

張晏武力度比她大,她便一手抓着劍柄,一手握住劍身,張晏武這一刀下來,代文文其中一隻手幾乎被削掉。

代文文回頭看了我一眼,不說話,只是淡淡點頭恩了聲。

張晏武退了回去,看着代文文哈哈笑了起來:“你護身鬼魂挺多的,這女人靈魂有些熟悉,我要了。”

說完,張晏武再次揮刀上來。

代文文始終太弱了,這一次,張晏武用刀佯攻,代文文沒使用過兵器,中了計,被張晏武一掌打得倒在地上。

總裁蜜蜜寵:老婆有點甜 而後張晏武取出符紙,正要貼上去,張嫣卻如輕煙,站在了張晏武前面。

張晏武眉頭一皺,沒預料到張嫣會出手:“張嫣,你來擋我?”張晏武十分不解,“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你兄長!”

張嫣回頭看了一眼代文文,眼神呆呆走過去,撿起了地上古劍,雙手平託着:“你不能殺陳浩。”

她們兩人爲我爭取了時間,我馬上並指念道:“敕令五鬼,拜請三清三境三位天尊,太上老君,張趙二郎,嶽王祖師李公真人,東山老人,南山小妹……”

這法咒及其長,要念遍榜上神仙,心中焦急,卻毫無辦法。

張嫣表明了她的態度,張晏武氣得身體發抖:“好,好,你現在認不得我了,我也不讓你在外面呆着了,我帶你回張家便是!”

說完探掌抓來,張嫣哪兒會用兵器,立馬丟掉了古劍,身體輕盈一躍,到了張晏武身後,但是,張晏武卻紋絲不動。

張嫣一愣,張晏武緩緩回身,他剛纔要是真的想對張嫣動手,張嫣是避不開的。

“力量太弱了。”下面道士感嘆,有些遺憾,好不容易打中張晏武,卻絲毫不起作用。

張晏武開口說話:“我不會傷害你,但是,這個女人就不一樣了。”

代文文一聽,臉色有些慌張,挪動身子往後推移。

但是,張晏武手中血泣刀輕輕一劃,代文文整個臂膀都被切了下來。

我中止唸咒,在張晏武另外一刀揮下去的時候,我衝了過去,因來不及再撿劍,張晏武這一刀直接劈在了我肩膀上,刀身深陷了進去。

張晏武一愣,想要抽刀,卻被我死死按住,無法從身體中抽離。

張嫣也愣住了,眼神開始變換,紫色依舊存在,但是身上怨氣卻迅速上漲,鬼力大增,只在瞬間,藍色天罡戰氣覆蓋在了她的身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