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水冷得徹骨,寒意滋滋的往骨頭裡鑽,這滋味沒體會的人真的沒法理解。

沐暖暖努力游過去,猛地吸了一口空氣,然後閉氣往湖下面去。

李景行被劉月爾死纏著,根本浮不上來,在水裡直撲騰。

沐暖暖靠近他們,抓住他們兩個網上托。

劉月爾這時候已經徹底蒙圈了,看到什麼抓什麼。

沐暖暖一游過來,她立刻死死地抱住沐暖暖。

這下可好了,三個人一起在湖裡撲騰。

沐暖暖被凍得沒了力氣,依舊努力想要把他們給拖上去。

完了,她沒力氣了,該不會三個人一起完蛋吧?

雲舒打完報警電話,雙手合十不停地禱告。

李沅芷掙扎著爬起來,想要跳進湖裡去救人。

就在這萬分危險的時候,有個人比她更快一步,噗通一聲,濺起了一陣水花,跳進了湖裡去救人。

「那個是……」

「是秦致叔!」

「秦叔叔,救命啊!救救我哥他們!」李沅芷認出來了,大喊道。

沐暖暖落進了一個寬大而厚重的懷抱里。

在徹骨冰冷的湖水中,她看清楚了那個人的臉。

竟然是秦致?

怎麼會?

秦致的臉色非常難看,眼底浮現出了几絲血紅。

「你在幹什麼!不要命了嗎!」他咬著牙,一把把沐暖暖給扯上了水面。

沐暖暖終於能呼吸了,但她沒法說出話來。

太冷了,她全身都凍僵了,牙齒凍得咯咯直打顫,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李景行和劉月爾還在水裡呢!

沐暖暖沒辦法,只能抓住秦致的衣服,焦急萬分地指了指水裡。

秦致狠狠瞪了她一眼,把她往岸邊推。 沐暖暖小臉慘白慘白的,她渾身都凍僵了,牙齒咯咯咯的直打顫。

她根本就不清楚,為什麼秦致會出現在這裡,還用這種長輩訓斥晚輩的語氣同她說話。

但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去救……救人……」

沐暖暖咬著打顫的牙齒,努力把話說清楚。

秦致一言不發,把她推到了岸邊,又一個猛子朝著湖面中央遊了過去。

雲舒和李沅芷,把沐暖暖給拽到了岸上。

雲舒抱著沐暖暖,不停的用手搓著沐暖暖的手臂,試圖幫她暖和一下。

沐暖暖一邊不停的打顫,一邊死死地盯著湖面。

很快,秦致一手一個,把劉月爾和李景行都給拽了上來。

豪門遊戲:老婆,離婚無效! 劉月爾因為嗆水,已經陷入了昏迷。

幾個小姑娘嚇得不輕,還以為她就這麼淹死了。

雲舒一邊哭一邊拍劉月爾的臉頰,喊她:「小月亮!劉月爾!你醒醒啊!」

劉月爾咳嗽一聲,吐了一口水出來,總算是醒了,看起來沒什麼大礙。

另外一邊,李景行像條死狗一樣地癱在地上,喃喃道:「我沒還死吧?」

李沅芷鬆了口氣,撲過去抓住他就打,「你以為你還三歲啊!還玩放炮!你要死了啊你,你差點害死我們大家!」

李景行一邊吐水一邊道歉:「對不起啊,是哥哥不好,差點連累你們了,下次我們不玩這個了。」

他理智回歸,看到面前站著一抹高大的身影,正冷冷地瞧著他,比那徹骨的湖水還要冰冷。

「秦致叔?剛剛是你救了我們嗎?」

秦致面無表情,冷眼瞧著他,毫不掩飾言辭里的尖酸刻薄,「舉止輕佻浮誇,行為不端,當心哪天被人打斷腿。」

李景行:……

哎,不是,他有這麼爛?

平時秦叔叔不是挺喜歡他的嗎?

「馬上回去洗個熱水澡,別被凍壞了。」秦致看著沐暖暖,語氣嚴厲而帶著一抹不易察覺的關心,還有濃濃的教育意味,「以後少跟李家這個兔崽子接觸,他沒什麼本事,保護不了你。」

這話說的,在場的幾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偏偏秦致是長輩身份,又剛剛跳下湖捨身救人。

現在擺出長輩的架子教訓他們幾句,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李景行快哭了,「秦叔叔,我知道錯了,您別這麼說我啊。」

不要在暖暖面前這麼說他啊,他真是好慘一男的。

「走吧,先回我家再說。」李沅芷提議道。

李景行開車來的,幾人坐上了他的車回去。

沐暖暖心裡覺得怪怪的,說不出的複雜。

秦致那些話看著是在教訓李景行,其實是針對她說的。

他為什麼要跳下湖來救她?

幹嘛要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

好像他是自己的長輩,很關心自己似的。

沐暖暖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仇恨秦家人,反正秦致讓她覺得心情很複雜。

他們回去了李家,去了李沅芷的房間洗熱水澡,換了衣服。

又喝了一口熱茶,大家這才勉強緩過勁兒來。

李景行不必說,被李爺爺狠狠揍了一頓,被打得鼻青臉腫的。 李爺爺聽說了這件事情,被氣得不輕。

連聲說秦致罵得半點不錯,兔崽子舉止輕佻,行為不端,差點連累妹妹和幾個好朋友。

幸虧秦致出手,跳下湖去救人。

這要真鬧出了人命,李家就算有萬貫家財,也賠不起人家家裡嬌寵著養大的寶貝女兒啊!

李景行被李爺爺好一頓收拾,總算是消停了些,不敢再作妖了。



轉眼,就到了仙俠劇開機這一天。

沐暖暖和李沅芷都去參加了開機儀式。

姜琴作為女主角當然也到場了。

看著沐暖暖的時候,姜琴挑了挑眉毛,一幅走著瞧的表情。

「呵!」李沅芷氣笑了,「一個小三上位生的私生女,真不知道她在得意什麼?也就在外面裝裝白蓮花,誰不知道她是什麼臭德行!」

飾演男一號的是一個叫尹維的小生。

他主動過來打招呼:「你們好,我叫尹維,希望接下來的拍攝,我們合作愉快。」

上次試鏡的時候,沐暖暖果斷刺出的那一劍讓尹維還心有餘悸。

他笑著對沐暖暖說:「你到時候可別真的砍我啊!」

沐暖暖禮貌的笑了下。

製片人說:「為了慶祝開機,我們今晚有個宴會,投資人和影視公司的人都會過來,大家準備一下,都要準時參加啊!」

「姜琴,你今晚做尹維的舞伴,你們兩個來跳開場舞。」

姜琴一聽就不高興了。

尹維的咖位根本不能和她比,有什麼資格當她的舞伴?

還一起跳開場舞?

萬一記者亂寫怎麼辦?

姜琴的臉拉了下來,她才不會跳呢!



晚上,沐暖暖和李沅芷一起去了宴會。

宴會辦得很盛大,中間擺著一個五層的大蛋糕,來了很多影視公司的人和投資方的人。

沐暖暖走過去的時候,愁眉苦臉的製作人眼睛一亮,朝著她招招手,「沐暖暖,你過來一下!」

「製作人,有事嗎?」

「就是想請你幫個幫。我本來安排了姜琴和尹維跳開場舞的,但姜琴說她不舍予服,不能跳了,你看你能不能幫忙丁頁替姜琴跳開場舞?」

「這個……」

沐暖暖和李沅芷對視一眼。

「女一號不能去,你是女二號,你有這個義務。就幫幫忙吧!」

製片人也沒想到,姜琴這個大小姐帶資進組就了不起了。

這還沒有開始正式拍攝呢,就開始耍大牌了。

臨時反悔說不跳,搞得製片人頭禿。

「好吧。」沐暖暖答應了。

製片人鬆了口氣,「那我去忙了。」

尹維得知開場舞的舞伴換成了沐暖暖,先是詫異,接著反而期待起來。

沐暖暖長得美,氣質出挑,比姜琴好看多了。

李沅芷接了個電話,眉頭都要打結了,跟沐暖暖說了一聲,就匆匆出宴會廳了。

沐暖暖一個人站在那裡,尹維走了過來,還拿了一杯紅酒給她。

沐暖暖接過了酒,拿在手裡,並沒有喝。

尹維談吐風趣,為人紳士,主動找話和沐暖暖聊天。

出於禮貌和接下來工作的需要,沐暖暖隨意的和尹維聊了幾句。 忽然,有個人忽然強行地站到了他們中間。

「暖暖!」

沐暖暖定睛一看,「李景行?」

還有李景行身後站著的,嘴角微微抽搐的李沅芷。

李沅芷攤手,「他自己跑來的,我真沒辦法。」

「暖暖,你看到我驚不驚喜啊?」李景行的臉上帶著討好的笑。

沐暖暖確實有點驚訝,「你怎麼會在這裡?」

「那個,我上次不是……」李景行瞥了尹維一眼。

尹維很時趣地說:「那我等會兒開場舞的時候再來找你。」

沐暖暖點點頭,尹維就紳士走開了。

「什麼開場舞?暖暖,你要和那個小白臉跳開場舞嗎?」李景行差點炸了。

什麼垃圾劇組,搞這麼多事!

李沅芷擰了一把他的手臂,警告道:「要你多事,我們在工作!」

「憑什麼讓暖暖和那個唇紅齒白的小白臉跳開場舞啊?」

「因為那個小白臉是男一號!」

「男一號不是應該和女一號跳的嗎?」

李景行恍然大悟,怒道:「是不是姜琴不肯跳,所以就讓暖暖丁頁替?」

「就是這麼回事。」李沅芷攤手。

「氣死我了!垃圾劇組,我找他們說理去!」

李景行氣呼呼地轉頭衝進人群了。

沐暖暖倒是沒什麼意見,她也不想出這個風頭。

李沅芷不好意思地說:「暖暖,我得去看著我哥哥,你知道他那個人。」

她無奈地用手指了指腦袋,「有點二。」

沐暖暖輕笑了下。

李景行這個人還真是讓人討厭不起來,除了有點二、有點浮誇之外,真挺好一個人。

製片人正在和投資方寒暄,忽然有人在他耳邊小聲說了一句話。

「那位莫總監來了?」製片人愣了愣。

跟眼前的人說了句「失陪」,製片人急忙跑到門口去迎接了。

今天安排這個宴會的目的,就是為了拉攏和投資商的關係,還有後期上哪個影視平台播出。

他們也邀請了帝凰娛樂的人,但沒有邀請這位大佬。

因為莫承佑的身份太高,製片人壓根就不覺得他會親自賞臉過來。

這會兒製片人心裡直犯嘀咕,後悔不迭沒有給這位大佬送請帖。

「莫總監,大駕光臨,真是蓬蓽生輝啊!」製片人彎腰打招呼,「我叫胡圖,是這部電視劇的製片人。」

莫承佑斜睨他一眼。

這名字就沒取對,胡圖,可不是糊塗嘛!

「莫總監,您來的正是時候,馬上就要跳開場舞了。我安排了這部戲的男一號和女二號一起跳開場舞,這兩位都是新人……」

「女二號?」莫承佑打斷他,「為什麼不是男一號和女一號跳?」

製片人就那麼隨口一提,還以為大佬不會關注這種東西,急忙解釋道:「因為女一號姜琴小姐有點不舍予服,就臨時換成了女二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