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毅很快又搖了搖頭,就算這些小傢伙有促進聖光的吸收也沒用啊!自己的聖光等級已升到了極限了。若不能突破聖光宗師這個級別,吸引再多的聖光也無用,相反一旦體內聖光蓄滿,還有可能會把體內的聚光盒撐破。

要煉製了三級聚光環,鞏固聚光盒後才能繼續修煉下去,否則這聖光等級永遠也上不去,估計兩年時間就會把聚光盒給撐破了。

想到此,冷毅心中又不由得有些失望起來。

若魂帝在就好了, 無極峰上神通門 。冷毅想辦法去弄就是了。也不至於,修煉到現在,像是失去了目標一樣,下一步不知該如何是好?

想到此,冷毅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陣莫名的失落。他償試着用靈魂力量與魂帝溝通。

“喂!前輩!……前輩……喂!”叫了不知多少聲,他的內心依舊一片沉寂。看來,魂帝還在沉睡,或者閉關吧!

神龍蓮花寶座內,一片漆黑。進入銀魂壯魂期的冷毅卻能在裏面看個清楚明白。他的聖光等級已升到了聖光宗師的頂級水平,已無法再進一步深入。而靈魂力量,顯然在短時間內,是無法提升上去了。

他思考一陣後,便決定修煉起流雲劍來。

既然聖光等級和靈魂力量,一時上不去,就苦練技能吧!流雲劍共用九式,目前自己尚修煉到第四式,還有五式未學,想想這後五式的威力應該更大才對。

“嗆”地一聲,寶劍出鞘。

冷毅手握着劍柄,目光落在了流雲劍鋒上,他緩緩引動體內聖光,試圖去解讀流雲劍身上的流雲劍譜。

然而,他好一陣努力後,才見流雲劍身上現出了兩行小字。只見劍身上寫着“流雲劍第五式,雲海浪,勤修萬遍”幾個字樣。

這叫怎麼回事啊?如何修煉隻字不提,只說勤修萬遍,可是怎麼個練法呢!冷毅心中的疑惑越來越重了。

就在這時,忽聽身旁傳來一陣“翁翁”聲,他擡頭一看,眼前十米開外,閃爍着斑斑點點的火光。

是馬蜂!冷毅心中一驚,猛然提起了體內聖光。正在氣頭上的他,也不管什麼招式,在體表外結了一層厚實的聖光鎧甲,便朝前殺了過去。

流雲劍鋒,與風交錯,發出一陣陣龍吟虎嘯聲。

而那些馬蜂則如雨點一般,朝冷毅的身上蜇來。冷毅毫不留情地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一劍劍刺殺過去。

只見他時而高飛,時而低走,時而貓着腰,不斷的變化着手中的招式,朝那些馬蜂砍殺而去。

不知不覺,冷毅已進入了瘋狂狀態,他全然忘了,自己爲何會對這些小傢伙痛下殺手。他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勤修萬遍,他必須把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去。爲了救布蘭妮,他不惜一切代價。他怒吼着,瘋狂的對着半空中的馬蜂劈出一劍又一劍。


他肩頭上的小考拉,早跳了下來。靜靜地坐在一塊石頭旁,望觀着這瘋子的表演。

冷毅仰起頭,仰天一聲怒吼,把這些年來,壓抑在內心的苦楚全吐了出來。把一腔的憤怒全部灌注到了流雲劍鋒上。

在他疾速的舞動下,黑暗中閃爍着一道道刺眼的寒光,發出一陣陣“咻咻”的響聲。他瘋狂地舞動着,時急時緩。

累了,他便倒在地上小憩一會兒,也不管那些馬蜂蜇在身上到底痛不痛。體力稍稍恢復後,他又再次站了起來,以那些馬蜂爲假想敵,拼命地向前刺殺着。

就這樣,不知不覺,他在黑暗中練了七天七夜。眼前的馬蜂早已被他殺得精光,然而,他似乎卻並沒有要停的意思。

對着那一陣陣風聲,瘋狂地殺了起來。

就在第七天的時候,他的眼睛殺得紅了,眼睛裏佈滿了血絲。終於,他倒在了地上,他累了。身子“轟”地一下倒了下去。

一陣疾風吹來,陡然,從黑暗的天空中的一角,撕裂開一道血紅的口子。

一雙藍色的眼睛,從黑暗中透了出來。緊接着是一聲龍嘯。

飛天血狐沖天而起,身子陡然變大了上百倍。它怒吼着從嘴裏吐出了一陣陣白色霧氣,是冰霧。

濃濃的冰霧,直朝天空中那一道血紅的口子射去。

只見天空中的一道電芒閃過,緊接着“劈啪”一聲,從天空中射下一團藍色火球。

倒在地面上的冷毅猛然驚醒,一個翻身快速躲過了那一道藍色火球。

冷毅仰天一望,整個天際一片赤紅。將整個“神龍寶座”映得通紅,如同置身於一片火海當中。

天空中風雲變幻,從彤雲中,射出一道道電光,發出一陣陣“轟隆隆”的巨響。

飛天血狐兩眼射着藍光,拼命往那彤雲裏鑽進去。一道道電光擊打在飛天血狐的身上,發出一陣陣低沉的吼叫聲。

飛天血狐巨大的身子在半空中來回翻滾着。冷毅看得心都要碎了。他身形一展,立即鑽入了火紅的雲層中,對着那天空中的彤雲,射出一道道氣旋波。

只見一道道紫色光芒閃過,氣旋波在厚厚的雲層中炸響,發出一陣陣“砰”“砰”的巨響聲。

霎時,天雷滾滾,一道道藍色電光,劈在冷毅的身上。冷毅緊咬着牙,一股裂骨碎肉般的巨痛迅速傳遍了他的全身。

他怒吼着,卻絲毫沒有要停歇的意思。猛然見他身子一收,立起流雲劍,迎着那厚厚的雲層刺了過去,很快,整個人都都沒進了厚厚的雲層當中。

只聽“劈啪”一聲巨響,又是一道電芒從冷毅的身上劃過。冷毅“啊”地一聲慘叫,他緊緊地拽着飛天血狐的尾巴,要將那傢伙從怒雲中拔了出來。

然而,一股巨大的力量,卻在排斥着他。一陣陣電芒從他的身上閃過。最終,他鬆開了飛天血狐。

從天空中墜落下來。就在要落地的瞬間,他陡然一個翻轉,望着那流劍劍鋒上的一行小字,怒吼一聲:“流雲劍第五式雲海浪,殺!”

說話間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再次朝半空中殺了過去,對着那厚厚的雲層揮舞出一道道風刃,夾雜着滾滾劍氣,將天空中那一片片彤雲染得蒼白。

熾熱的劍氣落在彤雲身上,看上去要將整片整片的雲都烤得化了一般。無數的風刃落在厚厚的雲層中,發出一陣陣“咻咻”的響聲。

“我終於練成流雲劍第五式了。”冷毅興奮地叫了起來。

就在這裏,天空中幻現出一條龍影,緊接着又是一條……



冷毅臉上一陣驚訝,心中默默地數着:赤、橙、紅、綠、青、藍、紫。

七彩玄龍?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龍見田”神境麼?

冷毅的心中充滿了疑問。

七彩玄龍漸漸隱去,緊接着,飛天血狐從厚厚的雲層中鑽了出來,朝冷毅飛奔而下。歷經無數的狂雷劈打後,那傢伙的身子已變成了琉璃金色。只見它昂着頭,在半空中不停地腦晃着腦袋,好似吃飽了的狗兒正撒着歡。

冷毅懸着的心終於落了下來。敢情這傢伙又精進了不少,原來,剛纔它是有意去,接受那雷火的淬鍊的。

此時冷毅只覺體內一股巨大的力量充斥着全身,似乎聖光鎧甲又厚實了不少。瞧!還隱隱閃着金光呢!

冷毅望着體表外閃爍着淡淡金光的聖光鎧甲,好一陣激動。看來,防禦力又增加了不少。

他再望了望手中的流雲劍,似乎比以前更加的耀眼了。

一陣微風吹來,冷毅從得意中清醒過來。他擡頭朝天空中望去,仔細觀察着天空中的每一處細小了變化。

七彩玄龍漸漸退去。就在這時,那一片彤雲下起了雨來。火紅的雨點,如隕石墜落一般,發出“哧啦”“哧啦”的聲音。

冷毅立即緊了緊體表外的聖光鎧甲。

“哧啦”一道拳頭大的“雨點”向他砸來。冷毅身子一閃快速躲過。他低頭一看,忍不住叫了起來。

“這是流星雨!”

雨點不斷地往下墜落,赤紅的火石,落在冷毅身上,發出一陣陣“哧啦”“哧啦”的聲音。好在有強大的聖光鎧甲相護,冷毅勉強能夠扛得住。 天際彤雲越積越厚,陡然間,颳起了大風。

厚厚的雲層相互碰撞着,發出一陣陣驚天巨響,天上狂雷如野獸一般咆哮着。

霎時間,狂風肆虐,風沙四起。如刃一般的冰棱從天空中飛射而下。

就連飛天血狐這樣的寵然大物,都驚恐地瞪大了眼睛。冷毅的臉變得蒼白起來。他緊咬着牙,默默地忍受着狂風火雨、冰刃的襲擊。

“狂風起,飛刀落,雨雪飛,烈火焚身,天雷淬體方能見真龍。”冷毅想起了木由美子的話。看來是“龍見田”之神境要出現了。

冷毅咬了咬牙,緊了緊腰間的花魂腰帶,提高了全身的防禦力。他仰天怒吼一聲:“來吧!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狂風如惡魔的爪子一般,一次次朝他的臉部抓來。冷毅只是冷然笑着,一臉泰然地等面對着眼前的種種異象。

他知道只要挺過去了,他就能從這“龍見田”之神境走出去。

“非聖光大宗師的實力是闖不出去的。”木由美子的話反覆的在他的耳畔響起。是的,他現在的實力雖說還沒有達到聖光大宗師的水平,但是在飛天血狐和狼血項鍊的加持下,他的實力定不在一級聖光大宗師的實力之下。

下一步,只要他咬着牙挺過去了,他就一定能闖出這“龍見田”之神境。

風停了,雨過了。天空中,驟然暗了下來。從遙遠的天際,閃爍着幾點熒熒的火光。

“是烈火嗎?”冷毅心中忍不住叫了起來。

果真,沒多久。天空中幾朵火雲朝他翻滾着壓了下來。

只聽“吼啊!”一聲,從厚厚的火雲中,鑽出一條赤焰火龍來。那巨大的火龍身猛然張開血盆大口,對着冷毅便射來了一道赤紅的火焰。

冷毅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迎着天空中的赤焰火龍揮出一劍,剎那間,從劍鋒處,射出無數的風刃,夾雜着濃濃的白色氣霧。

天空中的火龍,在空中一陣翻滾,巨大的尾巴一剪,從尾部射出一團團鬥蓬大的火球。

滾滾火球朝冷毅身上,飛滾而下。

“呼”“呼”“呼”一道道濃濃的火球,落在冷毅的身旁,砸在他的身上,發出一陣陣“哧啦啦”的聲音。

✿ttкan ✿¢ ○


冷毅緊咬着牙,憤怒地瞪着天空中的赤焰火龍。

這時,他身旁的飛天血狐,仰天一聲怒吼,沖天而起,直奔雲宵。

天空中的赤焰火龍見飛天血狐,猛然奔來,猛地將頭的一掉,快速鑽進了厚厚的雲層中。冷毅在地面來回幾個翻滾,強行將體外的火苗壓滅。

他望了望天空中的烈火紅雲,驟然間已變成了橙色。飛天血狐已然鑽進了厚厚的雲層中。忽見天空中的橙色雲層,晃了晃,又從雲層中鑽出一條橙色巨龍來。

巨大的橙龍,嘴裏吐着一道道白色的霧氣,朝飛天血狐身上噴射而去。聽聽“哧啦”一聲,在飛天血狐的體表外,立即凝結了一層薄薄的冰霧。

飛天血狐只是抖了抖寵大的身軀,將頭一仰,又一低,陡然從頭頂生出一隻尖銳的頂角,它對準天空中的橙色巨龍的腹部頂了過去,只聽一銳嘯,天空中的烈火紅雲猛然一晃,從龍身上飄散出鮮紅的血液。

天空中飄零起濃濃的血雨,一股噁心的血腥味,立即在空氣中傳播開來。

橙色巨龍身子一彎,快速鑽進了厚厚的雲層中。

此時天空中的雲層又變成了黃色,緊接着“吼啊!”一聲,一條黃色巨龍凌空而下。

冷毅凝聚體內聖光,對着天空中的黃色巨龍,陡然發出一掌,從雙手間推出了兩道紫色氣旋。滾滾氣旋波,朝天空中的黃色巨龍飛奔而去。

只聽“砰砰”兩聲巨響,巨大的氣旋波,將黃色巨龍的身子震得抖了三下。然而,那寵然大物,卻像什麼事也沒有一般,將頭一仰,身子一彎,對着地面“吼啊!”一聲,一道道黃色棱形巨石朝冷毅飛射而來。

這時,飛天血狐身子一擺,快速朝前擋了過去,擋在了無數巨石的前面。

只聽一陣陣“突突”作響。飛天血狐寵大的身軀將無數的巨石擋下,然後,又落在地面上,砸出了一個個巨大的土坑。

飛天血狐發出一陣陣沉痛的低吼聲。

冷毅再也無法忍心看下去了。施展“凌空行”鬥技,如飛鳥一般,直衝雲宵,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朝天空中的黃光巨龍殺了過去。

“流雲劍第五式,雲海浪。”話落音,無數的紫光風刃朝天空中的黃色巨龍飛射而去,中間夾雜着一道道紫色氣霧。

風刃落在黃色巨龍的身上發出一陣“咻咻”的響聲,緊接着是氣霧落在黃光巨龍身上的“哧哧”聲。

風刃射過後,接着是劍氣傷害,黃色巨龍體外的聖光防禦雖強,卻也被灼出了一個個洞眼。

只見那寵然大物,對着冷毅“啊吼”一聲,便即速轉過了身子,立即鑽入了厚厚的雲層中。瞬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冷毅聚目一瞧,心道:還有四條巨龍。便對着天空中厚厚地雲層怒吼一聲:“出來吧!畜生們!我不怕你們。”說話間,劍鋒一轉,對着天空中便射出了兩道極爲純正的氣旋波。

只聽“砰砰”兩聲巨響,天空中的雲層,被巨大的氣旋波,震得四分裂。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