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生氣地說道:「我沒這麼多錢,要殺要剮隨你便!」

「那我就把你放屁的地方給剮了!」陳墨見到蘇薇也從房間里出來,便伸出手對她說道:「刀來!」

蘇薇毫不猶豫地把自己貼身帶著的黑色小刀丟了過去。

陳墨穩穩接住,翻轉黑色小刀,刀鋒落在了冷清的身上。

「老闆,你這是搶錢!」冷清委屈的說道。

「不不不,這是扣工資!」陳墨糾正冷清的說法,「誰讓你目中無人,以下犯上,故意往我臉上放屁?」

「我那是跟你鬧著玩的!」

「連續兩次,都是鬧著玩的?」

「這次是情不自禁,不是故意的。」

「鬼才信你這張破嘴。」陳墨撇撇嘴,說道:「我再問你一次,同不同意扣工資!」

「不同意。二十萬,你殺了我吧!」冷清脖頸一梗,說道:「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哎,你現在的家底起碼也有五百萬以上吧?要你個二十萬,過分了嗎?」陳墨放緩了語氣,說道:「最近我手頭有點緊,沒零花錢了。」 「大哥,你一個當老闆的,找我一個打工的要零花錢,丟不丟人吶。」冷清汗得不行。

「現在經濟不景氣,老闆也不好當啊!」陳墨大吐苦水,「你們的工資支出暫且不說,我做投資可是把自己的身家全投進去了,到現在還沒看到收益呢!」

「你沒錢花,找我幹嘛,找蘇薇啊!別說二十萬,二百萬她都會毫不猶豫的給你。」冷清看向一旁的蘇薇,道:「不信你問問她。」

陳墨還沒問,蘇薇就先開口說話了,「你要多少?」

「……」

這還真讓冷清給說中了,蘇薇說起這個,還真不帶猶豫的。

「我唬她的,我還不需要跟你們借錢。」陳墨朝蘇薇搖了搖頭,又接著說道:「小清,要不這樣,工資我也不扣你的了,回頭咱們找個時間,去一趟國外的那個拉斯維加斯,就玩大小點,贏他十億八億。」

「那種大型賭場,贏點小錢倒是相安無事,一旦贏大錢,就要上重點名單了。」冷清撇著嘴說道:「我以前去過那邊的賭場,不到一天時間,我就贏了兩千多萬。後來你猜怎麼著?」

「怎麼著?」陳墨很是配合的問。

「第二天我就發現自己上了殺手賞金名單,懸賞五千萬。」冷清想起這個,還心有餘悸,臉上一陣后怕的表情。

「那你怎麼躲過去的?」 帝少的專寵蠻妻 陳墨好奇的道。

「我跟賭場攤牌了,讓他們撤銷懸賞令,我也從此不能再進入拉斯維加斯的任何一家賭場。」冷清苦著臉道:「我可不想再被追殺了。為了掙幾個臭錢,連命都不要了咩。」

「這……」

陳墨知道世道險惡,但終究也沒經歷過多少,聽見冷清這麼說,不禁有些咋舌。

「老闆,你別老是想著靠我的透視能力掙錢了,還是老老實實做生意做投資吧,不要走那些歪門邪道。」冷清勸說道。

「歪門邪道……」陳墨嘴角抽了抽。

他確實一直在盤算著怎麼利用冷清的透視能力賺錢。

可一直都沒有想到收益比較大的方法。

賭錢這個倒是來錢快,但沒想到冷清以前就嘗試過了,甚至還因此惹來了殺身之禍。

聽冷清這麼一說,陳墨也算是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他可不想被追殺。

五毒門和天殘門的事還沒搞定呢,他不想再招惹其他勢力了。

這些宗門,勢力太大了,實力也很強,門下弟子眾多,想要徹底剷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至少,現在的陳墨,就沒辦法徹底剷除五毒門或者天殘門。

「你真是個死摳!」陳墨鬆開了冷清。

「有什麼樣的老闆,就有什麼樣的員工。你要是對我們大方點,我們會這麼摳門嗎?」冷清反擊道。

「就你沒資格說我摳門。」陳墨用手指頭懟著冷清光潔的額頭,「坑了我多少錢,你自己心裡沒點數嗎?要不是看著你還有點用處,我早就把你給開了。」

冷清吐了吐舌頭,一副不想跟陳墨一般見識的俏皮模樣。

陸太太復婚吧 ……

陳墨去了一趟三墨集團。

既然電視劇成績不錯,那當然是要慶祝一下了。

再者,他也得去看看,三墨集團的影視部門組建的怎麼樣了。

多少也要了解一下。

總不能真的當甩手掌柜吧?

要是那樣的話,哪天陸十三把三墨集團給整垮了他都不知道。

來到三墨集團所在的辦公樓層,陳墨直奔總裁辦公室,推開門走了進去。

衛安靜和陸十三正坐在沙發上,喝著咖啡,談著事情。

「安靜。」陳墨叫了一聲。

「你來啦!」衛安靜見到陳墨,臉上立即有了笑意,站起來拉著陳墨坐下,然後才接著說道:「這次的電視劇是真的穩賺不賠了。」

「大概能賺多少?」陳墨忙問。

「照這個趨勢下去的話,等劇集全部播放完,除掉成本,應該有五百萬以上的凈利潤。」衛安靜頓了頓,又道:「不過,這只是我估算的一個數值。具體情況還得看看後面的走勢,但賺錢是肯定賺了的,所以第二部電視劇可以儘快開始籌備了。」

「拍拍拍,只要能賺錢,一定拍。」陳墨大手一揮,豪氣干雲。

「第二部的電視劇製作,我就不參與了,全權交給十三負責。」衛安靜說道。

「她能行嗎?」陳墨可不放心把這事交給陸十三,他更信任衛安靜,而且衛安靜也已經通過這部電視劇證明了她的能力,讓她繼續幫忙,肯定更加安全。

「可以的。」衛安靜笑著說道:「十三學得很快,關於影視製作方面的東西,我也已經沒什麼好教的了。」

陳墨看向陸十三的目光充滿了不信任,他正想跟衛安靜好好說說,讓她幫幫忙,把這第二部電視劇也給拍了。

這時候,陸十三主動開口說道:「我已經找好劇本了,正在做前期準備,拍攝團隊也在招攬。等到主創人員到齊,就可以開拍了。」

「這麼快?」陳墨一聽陸十三這話,更覺得她有些不靠譜了。

「不算快。電視劇前期準備,怎麼也要一個月時間。拍攝要花三個月,再加上做後期,走各種審核程序,最快也要八個月時間才能上映。」陸十三顯然是做過功課的,說話乾淨利落,井井有條。

「那第二部電視劇誰來演?」

「我打算找專業的演員。不需要明星,就找那些戲劇學院的學生,或者畢業生出演。這樣可以很大程度的節省演員片酬支出。」陸十三說道。

陳墨鬆了口氣。

他就怕陸十三說,這第二部電視劇還是要他來演。

那樣的話,也太麻煩了。

陳墨本來就沒學過表演。這次之所以能夠把角色演出來,主要還是因為這個角色的性格和他很相似。

但第二部電視劇,總不可能男主角還是這個人設吧?

陳墨可不敢保證能夠像第一部戲那樣,把角色給演繹出來。

「那投資大概多少?」陳墨問道。

「前一部電視劇的投資,基本上是穩賺了,我打算把本錢和賺的錢,全投入進去。」陸十三算了一下,說道:「理想狀態,是大概投資五千萬到七千萬吧!」

「我擦……」

陳墨一下子跳了起來。 「什麼電視劇要投資這麼多?」陳墨問道。

「都市偶像劇,但加了一些奇幻色彩,需要用到電腦CG特效,會比較花錢。」陸十三停頓了一下,又語出驚人道:「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有一個億的預算。」

陳墨有種想把陸十三給撤掉的衝動。

這還沒有開始賺錢了,就先學會花錢了。

而且一花就要花一個億。

這誰頂得住!

「你別這幅表情,劇本我看了,題材比較新穎,劇情也不錯,再加上道具準備也很用心,而且我們還能借著「我的男友」的這股東風,不說一飛衝天,但成功的概率還是很大的。」

衛安靜出聲說道:「你別老想著虧本的事。投資做買賣,想要掙大錢,就得承擔風險。如果你真這麼怕虧錢,那乾脆把錢放銀行里得了,每年利息還不少呢!」

「我這不是不懂么,一聽要投資這麼多錢,有點難頂啊!」陳墨苦笑著說道。

「難頂也要頂住!」衛安靜白了陳墨一眼,說道:「實在不行,我出錢投資也成。」

「別別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生活系大佬 陳墨連忙擺手。

雖然軟飯很好吃,但能不吃還是盡量不吃。

花女人的錢,那多不好意思。

再說,這投資電視劇的錢,擠一擠他還是能拿出來的,遠沒有到山窮水盡的時候,不需要救濟。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陳墨倒是希望衛安靜能夠像拍攝第一部電視劇那樣,來片場幫忙指導。

但顯然不行。

衛安靜已經表明態度了,第二部電視劇的籌備和製作,都交給陸十三,由她全權負責。

「那就這樣吧!」衛安靜擺了擺手,說道:「對了,因為這部電視劇的成績不錯,所以我們之前準備好的幕後花絮也會隨著劇集的更新,陸續放出。」

「花絮?」

陳墨愣了愣,問道:「什麼花絮?」

衛安靜道:「花絮就是拍攝期間的NG鏡頭,以及片場休息時候,演員們之間發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這些我們都會特意剪輯出來,作為幕後花絮,在正式劇集後面放出來。」

陳墨回憶了一下在片場的事情,沒發現自己有什麼糗態,便點了點頭,表示沒意見。

陸十三也沒覺得自己在片場的時候有什麼不能見人的,所以也跟著點頭。

「好了,我還有事情要忙,要先走了。」衛安靜站了起來。

「我送你。」陳墨道。

「你又不會開車。」

「我送你到樓下。」

「……」

送走了衛安靜,陳墨又回到了三墨集團的總裁辦公室。

「第二部電視劇的劇本在哪?我看看。」陳墨對陸十三說道。

「喏!」陸十三拿著厚厚一疊A4紙,遞了過去。

陳墨很認真的翻看起來。

沒辦法不認真。

好幾千萬的投資呢!

而且這次還沒有衛安靜這個資深製片人的幫助和監督,全部都要交給陸十三去做。

陳墨肯定要認真對待,多看著點,免得被陸十三給忽悠瘸了。

劇本初步看下來,還算不錯。

故事講的是,因為前世殺戮過多,罪孽深重的女主,被神靈束縛在一間專門收留亡者靈魂的酒店裡,負責超度亡魂,將亡魂送上陰間,投胎轉世。

女主的身份設定很有意思,是一個活了一千三百多年的人,經歷了從古代到現代的時代變遷。

男主,則是被選中的命運之人,以活人之軀,進入了收留亡者靈魂的酒店,並且和身為酒店主人的女主角,擦出了不一樣的火花。

這部電視劇,不同於尋常的愛情偶像劇,有濃重的奇幻風格,並且還有很多的視覺特效。

特效部分,在劇本中都有標註,並且連特效的預算都寫在裡頭了。

陳墨認認真真的看劇本從頭到尾看了一邊,又悄悄算了一下特效的製作費用。

單單是特效製作,就要將近兩千萬。

難怪陸十三說,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投資一個億。

以這些特效鏡頭的昂貴程度,別說一個億,就是兩個億,也能輕而易舉的燒掉。

「這部電視劇的製作成本,就定在八千萬吧!」陳墨合上劇本,說道:「衛安靜估算過,我們第一部電視劇以目前的成績,回本是沒問題的,甚至還能掙個將近一千萬。所以第二部劇,製作費用就定在八千萬吧!既然決定要做,總不能用五毛錢的特效吧?起碼也要兩塊錢的,免得吃力不討好。」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陸十三點點頭。劇本她也看過好幾遍了,也跟衛安靜商量過要怎麼做特效鏡頭的事情。

是要用五毛錢特效,隨便應付一下就行,還是花大錢,去做精良的視覺特效。結果兩人不謀而合,都覺得視覺特效方面要高投入,做出精良的視覺效果。

照著好萊塢大片的特效去做,那肯定不現實,但視覺特效起碼要做得比絕大部分的國產電視劇精良。

這個是底線。

否則觀眾肯定不滿意。

當然,肯定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但一部電視劇想要掙錢,肯定要有足夠多的觀眾喜歡才行。

陳墨又跟陸十三談了一些關於電視劇的細節,最後才道:「我先把錢給你轉過去,安心籌備電視劇吧!」

這年頭,有錢才能辦事。

「我的男友」這部劇正在播出,在視頻網站上掙的錢,也不可能立即回攏。

最紅顏:男裝王妃亦傾城 而陸十三現在就要籌備第二部電視劇,顯然沒有足夠的資金。

所以陳墨也不含糊,當場答應把投資金給打過去,讓陸十三開始籌備新電視劇。

「我一定會做好的。」陸十三鄭重的說道。

「看你表現了。」陳墨擺擺手。無論陸十三怎麼保證,怎麼鄭重其事,最終能決定她成不成功的,還是要看電視劇的品質。

……

雨墨大廈,總裁辦公室。

「八千萬?」明雨卿看著陳墨,不禁皺起了眉頭,「你是不是太過心急了?第一部電視劇才剛剛播出,現在收益還沒到賬,就要開始籌備第二部電視劇了?而且還是都市劇里的大製作,能行嗎?」

「電視劇還沒拍呢,能不能行我哪知道。」陳墨笑了笑,說道:「不過我很有信心,能搏一搏。」 「拿八千萬去搏一搏?」

明雨卿有些驚訝的看著陳墨,說道:「你什麼時候有這種魄力了?」

陳墨汗了一下,「我什麼時候沒有這種魄力了。何況這部新劇的劇本不錯,陸十三準備的也足夠充分,我就暫且信她一回。」

明雨卿道:「現在這部電視劇的收益,到手多少了?」

陳墨如實回答,「一分錢沒到賬,視頻平台那邊說要等到電視劇播放完全集之後再結算。」

「那也就是說,第二部電視劇八千萬的投資,要全部由三墨集團承擔了?」明雨卿話剛說完,就對上了陳墨那殷切的眼神,頓時道:「你不會是又要給我拿錢吧?」

「之前拍攝電視劇,三千萬的投資,三墨集團也只能拿出一千萬。現在電視劇的收入還沒有結算,集團里哪裡還有錢。」陳墨訕笑著解釋道。

「你總共才投資多少錢?上次兩千萬,這次要八千萬,這都一個億了。」明雨卿道。

「以後會賺回來的,你別擔心。」陳墨笑呵呵的道:「這次投資這麼多,陸十三要是不給我賺他個幾千萬,我非把她的皮給扒了。」

「雨墨集團最近蠶食了龍騰集團的大量資源,也算是逐漸步入了正軌。賬面上的流動資金也增長了不少,但八千萬可不是什麼小數目,你真要投資電視劇?」明雨卿問道。

八千萬的現金,對於雨墨集團來說,不是一筆小錢。

當然,論資產的話,雨墨集團是以億計的。 大晉太宰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