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冷言緊繃心弦,緊緊盯着慕雪的背影,他沒想到,慕雪不但會開機車,而且開得還挺溜,這一點,着實讓他很意外。

一開始,慕雪落後白磊一米的距離,白磊看自己行駛在前面,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時不時還不忘回頭對慕雪吹個口哨。

車速太快,風呼呼地響,他的口哨聲,淹沒在風裏。

剛開始是在直路上行駛,這樣的道路,看不出賽車手的水平。

距離第一個彎道只有一百米的時候,白磊已經開始減速。

可是慕雪的車速,幾乎都沒有降下來,冷言看着慕雪,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眼看着她超過白磊,就要進入彎道了,這種情況下,一個控制不好,可能會車毀人亡。

大家都屏氣凝神看着,現在沒有人敢發出聲音。

白磊減速后,慕雪就衝到了他前面,此刻她的速度,比他還快了一倍,這是不命的節奏啊。

白磊看着極速沖入彎道的慕雪,瞳孔急劇收縮。

冷言的一張臉,血色盡退,近乎透明,烈日也無法降下他的冷意。

就連他那幾個死黨,也慌得直打哆嗦,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遠處慕雪的身上。

慕雪壓低身子,加大油門,車子以一個極其危險的角度傾斜。

是人在車在,還是車毀人亡,就看此刻!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那今天這一切都是你們自己做的?」

蘿蔔聽了半天,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嗯……嗯。」大寶點頭承認,男子漢大丈夫,做了就是做了,沒什麼不好承認的。

「都怪我!」

小寶見狀,以為眾人是要責備大寶,立馬護在他的身前:「都是我的錯,哥哥才會帶我來這裡的。」

話落,鹿喬兒剛剛才哄好的人,又開始帶著哭腔,眼眶含淚了。

她見到靳崤寒還是一臉冷漠的模樣,指尖忍不住點在他寬闊的胸膛,提示半刻,無聲地用口型說著:「別這麼凶。」

唉!老婆大人發話,他怎麼可能不從呢!

靳崤寒雙手將大寶和小寶抱在他的面前,一字一句地說著:「我們不是不准你們來看我們,但是得注意方式方法。」

隨著一陣車響,靳崤寒抬眸,看到了立馬從車上下來的靳老太太,面上是一副梨花帶雨的表情,想必也是因為丟了孩子急到了極點。

「你們看,你們這樣不告而別,家裡人會有多著急。」靳崤寒垂下眼睫,看著兩個孩子。

當真是有個當父親的樣子。

鹿喬兒還是頭一次見到他這般模樣,有些稀奇,

她也知道現在不能心軟插話,若是大寶和小寶下次再做出這樣的事情,那就不好了。

「我知道錯了。」大寶和小寶低著頭道歉,眼淚汪汪地望著周圍的人,小嘴對著大家說:「對不起了叔叔們。」

見到這樣的萌寶,饒是貧民窟習慣了在刀尖上討生活的人們,也忍不住心軟得化成水。

真的太可愛了吧!

「沒事兒!」蘿蔔率先抬手,大掌一揮,回應兩個小傢伙。

其餘幾人見狀,也不甘示弱,紛紛沖著大寶和小寶示好。

「太奶奶!」大寶和小寶看見了身後的靳老太太,頓時歉意加倍。

都是他們的任性,才會讓她這麼難過!

「大寶!小寶!」靳老太太立馬衝到兩個孩子的面前,緊緊地抱住了他們:「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就是我的命啊!」

靳老太太是再也承受不住失去親人的苦痛了。

「我們先進去再說。」靳崤寒見到眼前的氣氛,知道不是一時半兒能安慰好的:「我們先去靳氏。」

靳氏大樓內。

靳崤寒並未去安撫老太太的情緒,而是直接去了科技部門。

他這是幹嘛?

鹿喬兒見狀,蹙起眉頭,隨在他的身後走著,看到了「科技部」的門牌。

「怎麼又是這兒?」鹿喬兒看著熟悉的辦公室,忍不住低聲抱怨:「我簡直都要成這個部門的編外人員了。」

「靳總、靳總夫人好!」經過上回那麼一出,沒人不知道鹿喬兒的身份。

「嗯。」兩人微微頷首,靳崤寒低沉的聲音響起:「上次讓修復的問題有沒有完成?」

「靳總……已經做好了。」為首的領導不敢怠慢,立刻畢恭畢敬地回答道。

「拿出來讓我看看。」靳崤寒的眼眸沉沉,眾人大氣不敢出。

上次都怪他們失誤,才讓人有了可趁之機。

「確實是修復好了。」鹿喬兒湊在靳崤寒的旁邊,視線落在秘書剛剛遞來的數據上:「只是……」

「嗯?」靳崤寒看她猶豫的模樣,側眸看著她:「靳太太,是有什麼想法嗎?」

鹿喬兒聞言,瞪了他一眼,這人在外面從來都不懂得低調!

「我只是覺得大家可以做得更好。」她的話音剛落,屋內人的臉色除了靳崤寒,全部都變了。

靳總太太這是又要來砸場子了嗎?!

「靳……靳總,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技術人員立馬上前說道,聲線顫抖。

這可是他們熬了幾天幾夜出來的結果啊。

「嗯。」靳崤寒聞言,自是知道他請來的人才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只是……

「你來試試吧。」他抬手,將大屏幕前的椅凳抽了出來,拖在鹿喬兒的面前。

「靳總,這是想空手套白狼?」鹿喬兒見狀,眉峰微挑:「要知道外面找我做系統的,可是要付出不小的費用。」

啊?

眾人聞言,面面相覷,原來總裁和總裁夫人之間還要明算賬嗎?

大家一眼不發,大氣不敢出,靳崤寒感受到周圍的視線,渾不在意,湊在鹿喬兒的耳邊,低聲說道:「你想要我怎麼付賬,恩?」

空氣中莫名多了几絲曖昧,鹿喬兒無言,臉上的溫度微曬,直覺靳崤寒接下來的話並不簡單。

可是她的指尖還沒能夠附在他的嘴上,就見他的薄唇一張一合,吐露出讓她面紅耳赤的話語:「我用身子來換行不行?」

鹿喬兒一聽見他這話,臉上的溫度驟然加大,他到底有沒有一個正形啊!?

「這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她微微仰頭,側眸,視線與他對上,眸底有著提醒。

靳崤寒見狀,輕笑出聲,絲毫不考慮其他人的意見,湊近鹿喬兒。

眾人只見到靳總距離靳總夫人越來越近,立刻尷尬地往其他地方看去。

到底能不能顧忌一下單身狗的感受啊!

「你是我的老婆。」靳崤寒此刻面上的佔有慾明顯,讓鹿喬兒微愣,眼見兩人之間的呼吸交纏,近在咫尺:「有誰敢說什麼?」

「……」

她無言,抬起指尖抵在他寬闊的胸膛,示意他收斂一點。

雖然他說的話確實是對的。

但是鹿喬兒現在還是無法適應他在眾人面前高調的模樣,彷彿要對全世界宣布兩人之間的關係。

她著實是習慣了低調。

靳崤寒見狀,也準備見好就收,但是瞧著鹿喬兒殷紅的唇瓣,還是一個沒忍住。

薄唇微微側頭附了上去,一瞬即逝的吻。

「嘶……」有看到這一幕的員工倒吸一口涼氣。

這這這……

這還是他們那個冷漠無情,殺伐果斷的靳總嗎?!

怎麼對著總裁夫人就這麼熱情呢?!

大家不約而同地對視,心中的情緒五味雜陳,原來靳總在愛人面前是這般模樣的。

之前他們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好了好了。」鹿喬兒注意到周圍越來越強烈的視線,臉上的溫度微曬。

。 「爸爸,你要在這裡陪媽媽嗎?」

這裡的環境並不適合人長期居住,唐三有些擔憂父親的身體。

「我還有事情沒處理,等處理完了,再回來陪你媽媽。」

唐昊眼神中流露著不舍,愛惜的撫摸著藍銀皇的葉子。

阿銀似是同唐昊一樣,幽藍的藤蔓緩緩的纏繞住他的手腕。

唐三沒有問父親要處理的事情是什麼,只是在唐昊陪伴藍銀皇的這段時間裡,悄悄的配好了能夠適應這裡環境的葯。

藥引就是他這曾吃過兩大極端仙草之人的血液。

兩大仙草的藥效早已在唐三體內完全融合,他的血無疑是最好的藥引。

「爸爸,吃了它,以後您就不用擔心這裡的環境影響,可以一直陪伴著媽媽了。」

唐昊微微頷首,看著兒子有些蒼白的面龐,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一口吞下了丹藥。

唐三和唐輕微又在這裡逗留了三天,父子倆這兩天的感情倒是瞬間升溫,兩天里說的話甚至比在聖魂村的幾年還要多。

走的時候唐三都有著戀戀不捨,後來還是唐輕微怕耽擱時間,拽著他的后衣領硬拖上筋斗雲的。

……

這兩個月以來不光是唐三和唐輕微倆人進步斐然,史萊克八怪的其他幾人也牟足了勁在後趕超,沒人敢偷懶,誰也不想當那個被丟下的那個。

在唐輕微的刺激下,不只是戴沐白,包括最懶惰的奧斯卡在內,這些天以來也都在努力修鍊著他們的魂力。

大師提出了一個不睡眠修鍊法給他們,就是讓所有人以修鍊魂力來代替自己睡眠的時間。

每天除了一些必要的魂技鍛煉和身體活動以外,剩餘時間都在魂力的修鍊之中。過程雖然枯燥,但對於實力提升無疑有著很大的好處。

奧斯卡和馬紅俊因此陸續突破了四十級,這可把弗蘭德院長高興壞了,小怪物們全體都突破了四十級。這樣的優秀成績就連歷代學員也從未達到過。

若不是為了參加這次高級魂師比賽,這群小怪物門早該畢業了。

現在,史萊克八怪的魂力等級分別是:

邪眸白虎戴沐白,四十七級,四環魂宗。

香腸專賣奧斯卡,四十一級,四環器魂尊。

千手修羅唐三,四十六級四環戰魂宗。

邪火鳳凰馬紅俊,四十一級四環戰魂宗。

柔骨魅兔小舞,四十三級四環戰魂宗。

七寶琉璃寧榮榮,四十級四環器魂宗。

幽冥靈貓朱竹清,四十級四環戰魂宗。

暴力輔助唐輕微,五十三級五環魂王。

……

回到學院,戴沐白幾人正在操場上。看到唐輕微和唐三回來,都一窩蜂的湧上來關心兩人。

戴沐白上來拍著唐三的肩膀笑道:「你們去哪特訓了?忙到現在才回來。」

唐三笑了笑沒接話,只是從魂導器里取出了昨天剛組裝完成的暗器,諸葛神弩。

馬紅俊和奧斯卡好奇的圍了上來,「三哥,這又是什麼好東西?你這段時間都在弄這個?」

唐輕微在一旁抱臂冷笑,「哼!」

幾人都被唐輕微的態度嚇到,用眼神詢問這是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