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賜靈控感知施展開來,然後帶著他們輕輕的從這些人的身邊繞過去。

「什麼人?」突然這一聲叱喝,使得這周圍足足是上千道的目光一下子就聚集在了這叱喝之人身上。

凌天賜等人冷汗都在直冒,沒有輕舉妄動,冷靜的等待著。

「什麼事?」這周邊有人問道。

「奇怪,明明感覺這周圍好像是有聲音的。」那人狐疑的看了一下周圍,隨即又搖頭道。

「現在還是看看怎麼攻破這結界,好抓住那小子,聽說,他手中五品丹藥都是數不勝數。」

每一個人的神情都繃緊了,剛才這一瞬間,他們幾乎都要以為自己暴露了,甚至是身軀都在輕微的顫抖起來。

足足是十五秒之後,他們這才開始繼續小心的前進,等距離山洞遠了之後,這周圍的人影明顯就少了。

「快走。」凌天賜傳音,此刻他們沒有任何的顧忌,直接的縱身入空中,運足了武念力,直接的遠離這是非之地。

至於那韋清和章小蕙等人,此刻也應該是逃離了這裡,他們到時候肯定不會怎麼被牽累的。

「嚇……嚇死本姑娘了。」媚仙子拍打著自己的胸膛,那高聳的一對,幾乎是在蕩漾一樣,看的這周圍的人都是一陣驚嘆。

唐穎熙此刻看向凌天賜的眼神,說不出的怪異道:「凌少的行為,算是一次次的刷新了我的認知。」

「哈哈……這點你們才知道?以後多的是機會了。」酆浩等人頓時大笑道傳音。

他們這一路上,不敢有著絲毫的停留,中心地帶或許是有不少的人也都認識他,他也不用太過於擔心,這上百萬的人,誰會去注意他這個小不點?

而且,這中心地帶,傳聞是有聖級高手的東西存在,他們怎麼說也是要砰砰運氣的。

自己有冰蘭雪荷的事情,終究不過是傳聞而已,他們現在有著足夠的時間去修整,到時候所有的勢力都匯聚在一起,他凌天賜未必沒有機會一戰。

而趙龍他們都是如此的想法,一路戰鬥而來,要出逃走,的確不是他們的風格。

而且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九大奇葯,如今,九大奇葯都已經找到了,那麼是需要多撈一點福利才是了,不然這後面怎麼混下去?

等這次出去之後,凌天賜就決定,自己要掀起一番風雲來。

沉默終究不是辦法。他要將帝聖宗儘快的培養起來。最好能夠做到和一般的大陸三流勢力相比。

他要什麼沒有?金武幣?多的是,草藥?附魂珠空間多的是!武技?多的數不過來!

這些都是他的資本,他這次就要徹底的做一番大的,而且,現在也是時候開始將自己的力量逐步滲透到武夢帝國去了。

凌天賜和他們這一路上都沒有停歇,一直在急速的前進,大約三十里左右的樣子,就可以到了。

儘管現在還距離如此之遠,但是他們卻已經看到了無數的人影都在急速的前往。

這真的是很可怕的一幕。天上地下,人影如黑影一般的前進,當真是可怕的有些過分。

這簡直就像是蝗蟲過境一般,激烈無比。

看到這一幕,凌天賜已經放心了,這麼多人,別說是剛才要殺死自己的數萬人了,就算是十萬人,在這百萬人中,也是會淹沒的。

三十里的距離,對於凌天賜他們來說,真的不是什麼難事。

但是他們現在需要修整一下情緒,剛才的過程看似是很簡單的。

但是實則,卻是危險的不行,如果之前有著一個人造成了大動靜,估計他們都走不掉了。

在靠近這中心地帶的時候,凌天賜他們一行人都已經在地面上行走了,一番穿著的打扮,再次的亮麗一新。

「這人不是一般的多啊。」紫馨都忍不住咋舌道,看著前面的一道道身影,他們都彷彿是有著錯覺一般。

這裡如此大的地域,而人更是達到了極致,當真是可怕的有些過分。

凌天賜他們現在一共只有三百人不到了,就是二百五十人的樣子,所以,這股人流,在這龐大的人群中,幾乎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天哪,這麼多人,這要是一旦是真的爆發了動亂,勢必是一團糟。」殷離忍不住感嘆道。

「所以說,這次我們賭對了,這裡的人太多了,誰都會想著辦法防著彼此。」倪睿說道,他的分析每次都很中肯。

「走。」凌天賜此刻倒是有些自信了,這人的規模太過於宏大,而這裡的面積又是如此之大,想來到時候真的就算是搶奪什麼東西,那真的就只能是憑藉著自己等人的運氣了。

因為,誰也不敢保證,自己等人就能夠平穩的拿著東西,然後安全的出去。

而現在凌天賜可還是一直記得,他們在剛進入這幻夢鬼古境的時候,他們碰到了那些人,那些人可都是應該從與他們相信的地下宮殿中出來的。

如果是這樣,那麼這些人,很有可能有著重大的機緣。

他們跟著凌天賜已經逐步的靠近了這裡,這周圍的一道道目光,此刻都是在隨意的掃動著,誰都知道,這個時候,更應該觀察一下地形。

可以說,凌天賜他們這兩百多人,在這如此恐怖的人流之中,真的是連一絲的波浪都真當不了。

「嘿嘿……果然是好地方,如此多的人。」趙龍都讓忍不住嘿嘿的笑道。

凌天賜的附魂珠此刻倒是有些輕微的顫抖,但是這裡的地形有些怪異,且有些複雜。

更為重要的是,前面的巨大的山體之上,居然是有著高聳入雲的宮殿。

一座連著一座,彷彿是堆疊起來一般,上面有著淡然的光華流轉。

但是不知道為何,凌天賜卻是覺得那裡面有些反常。

這一道道的人影,如今都是朝著那個方向而去的,媚仙子等人也都是下意識的朝著那邊走去。

但是,這周圍更多的人都是在觀望,能夠接近的人,也足足是有著十幾萬之多。

「咱們慢點。」凌天賜叫住了這些傢伙,他現在的感覺很是怪異。

都說這幻夢鬼古境中,很是不一般。

他們倒也是見識了一下,但是這並不是如傳聞中的一般吧?

那種森然的感覺了?恐怖的感覺了?

此刻都是被這人聲和嘈雜聲,給徹底的掩蓋了。

但是,危險既然存在,那麼它爆發的只不過是一個時機的問題而已。

那宮殿之上,光芒流轉,吸引了無數高手的目光,而且那前面,似乎是有著一道道光芒在上下浮動。

「怎麼了?」大白和小白都問道,他們對這裡有著一絲忌憚。

「我的感覺……這裡有些怪異。」凌天賜皺著眉頭說道:「但是,哪裡怪異,卻是又說不上來。」

聖采月隨即也點點頭,這就讓他們的心情一下子沉寂了下來。

天地間,一片嘈雜,聲音很是巨大。

就在這時候,那山脈之上的宮殿,卻是發出了一聲嗡嗡的響動。

剎那間,這周圍風起雲湧,可怕的氣勢從那宮殿中傳遞開來。

而這周圍的氣氛,一下子就被感染了。

那裡面的煊赫氣勢,著實是讓人都驚嘆。

這緊緊是暴露出來的一絲餘威,都是如此的驚人,那麼真正的聖級高手所留下的東西又會怎樣?

每一個人的眼神中都有著一抹狂熱之色閃過,但是附魂珠的震動方向,卻是並非如此。

凌天賜對著趙龍等人使了一個眼色,現在所有人都在移動,所以他們現在移動,一點都不顯得突兀。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一片宮殿的周圍,卻是轟的一聲,星光滿天廢物。

足足是有著上萬道光芒,從這宮殿之中爆射出來,那一道道的光芒,帶著一股股異常的波動。

「那是武技……」

也不知道誰喊了一句,頓時這天上地下就一陣混亂起來。而這一切並沒有結束。

又是一聲轟的響動,這宮殿中,再次的噴出了數萬道的光芒,芳香四溢。就算是這趙龍等人都看的是一陣火熱。

「丹藥啊……」

太恐怖了,這天際中,一道道的人影,簡直就像是蟲子一般的,多的有些可怕。

混亂已經開始了,大打出手的不在少數。

「凌少……咱們不搶嗎?」這馮波等人看的都有些眼紅起來說道。

「你搶得到?此刻衝上去就是死。」凌天賜的話語剛落,這天際中,轟鳴之聲爆發,血腥之氣瞬間擴散開來。

「走吧,咱們趕緊撿便宜去。」凌天賜的舉動再次的讓他們都大吃一驚起來,這所有人都在朝著那十幾座宮殿過去,你卻是朝著旁邊跑去,這是何道理?

「你難道有什麼發現?」趙龍焦急的問道,興奮的搓著雙手。

凌天賜搖搖頭道:「你看看這人有多少?現在最起碼也是有著五六十萬之巨了吧?十幾座宮殿,塞進去都困難,既然這裡是中心地帶,誰規定那宮殿中才是寶物所在?」 被如此一說,眾人的雙眸都是一亮,而此刻與凌天賜有著相同想法的,畢竟是佔少數。

但是在這如此龐大的人群中,就算是佔少數的人,那也是相當的恐怖的。

周圍的山勢陡峭,高低起伏。

平坦的地方還真的不錯,附魂珠的感應是不會出錯的,而且從那古武意境出來之後,他們對這裡的感知,也是敏銳不少。

「快看。」突然,紫馨興奮的指著那小山體中,隱隱閃動的光芒。

那裡的波動,很是強烈,甚至是強烈的有些過分。

而且這波動,他們都太熟悉了,必定是好東西。

凌天賜嘿嘿一笑,就帶著已經有些佩服的媚仙子等人,直接的沖了上去。

別人搶奪大東西,他們就搶奪小東西。

有時候不是他們不想爭奪,而是需要量力而行,這裡高手如此之多,武王高手都是多如牛毛,他們可不會認為自己的這點實力可以對碰。

最為重要的是,六七十萬人,一起擠進去,鬼知道自己能夠搶到什麼東西?

有想法是好的,但是最為重要的要知道自己所處的情況,無疑,凌天賜都一直很清楚自己等人的定位。

這四面八方,都有著不少的人影在攢動,而凌天賜甚至是可以猜到,他們既然已經發現了這東西,想必周圍馬上就有人也會發現。

「嗖嗖……」

果然,這上空乃至周圍的叢林中,已經是有著一道道的破風聲響起。

趙龍他們故意的放慢了速度,這種好東西,一旦是出現,必定是有著一番爭奪。

反正他們現在不急,別人可以爭奪,他們看看就行。

要說此行的收穫,反正他們都已經賺得夠多了,所以,他們還是很知足的。

當他們這兩百多人趕到這裡的時候,卻是發現,這裡已經是有著數百人都圍堵在上來了,彼此的陣營都是各不相同。

凌天賜等人不急不慢的趕來,的確是讓這些人都沒有引起多大的關注。

那裡面似乎是一處墓地,這裡的墓都是無名,甚至是都掩埋的相當草率,凌天賜懷疑,這都是自然埋上的。

光芒時而明亮時而陰暗,這就讓這些人更加的火熱了,這股波動他們現在已經是徹底的確定了,那就是兵器。

而且還是超越了靈器級別的存在,是法器。

現在凌天賜他們的法器不是沒有,而是沒有人能夠使用。

使用發揮不出全力的法器。還不如使用能夠發揮出全力的上等靈器來的舒服。

「嗯?」但是,當凌天賜他們都逐漸的靠近之後,他們的瞳孔都是一陣收縮。

而這對面的人影顯然也是看到了凌天賜他們的這波人,當看著這凌天賜的人幾乎是損失了一半,那人竟然是笑了起來。

這一笑,頓時就讓周圍的人都不敢輕舉妄動了,凌天賜和趙龍等人也是流露出一絲冷意,隨即一走路過去。

這些人都死死的盯著這兩撥人,他們都不明白這兩撥人是在幹嘛?

但是,此刻他們都不敢輕易的出手。

「好久不見啊。」凌天賜笑道,看著那臉色同樣是冷笑著的桓秋道。

不知道情況的這些人,頓時瞳孔一陣收縮,因為他們想不到這兩撥人居然會認識。

雖然都是少年,但是看他們身邊的人和陣勢,只怕是不好惹。

桓秋冷冷道:「是很久不見了,不過,今日,你只怕是再也沒有機會猖狂下去了。」

「哦?」凌天賜和趙龍幾人相識一笑道:「真的是這樣嗎?那我倒是很好奇啊。不知道你今天還有沒有命活下去。」

「那就看看誰更有本事嘍。」桓秋此刻的臉上帶著一絲猙獰的笑意,看著凌天賜。

那其餘的人頓時都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都想不到,這次事情竟然是如此的詭異。

他們還擔心這兩撥人都認識,看來事情並非如此啊。這桓秋身邊的高手也不少。

之前在那裡,他們是選擇了退出,但是大家都想不到,在這茫茫的人海中,他們都能夠撞到,不得不說,這是一種運氣啊。

「嗖!」

那一瞬間,凌天賜和桓秋兩人同時的沖向了對方,這桓秋的修為精進了不少,眼神中殺機瀰漫。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