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羽楓淡淡的說道。

範大偉只感覺到自己的嗓子,彷彿充滿了沙子。


凌羽楓這麼囂張嗎?

他一定瘋了!


“怎麼?爲難?”

凌羽楓看看範大偉。

“他們都是大忙人…”

“我也是大忙人。”

凌羽楓懶得聽範大偉廢話。

大忙人?

藉口而已。

“讓他們所有人來簽字蓋章,這樣我就不必親自去找他們了。”

“還有,辦不好這事,你依然會變成廢人!”

範大偉還能說些什麼?

他面帶悲傷,拿起手機,打了電話。

“到我辦公室來,拿着章。這很重要。”

他根本不敢提,這裏有個可怕的惡魔!

如果他們不來,他會變成廢人的。

“生意來了?對方同意提供70%的利潤?”

第一個人很興奮。

“如果不同意,我懶得去。”

四大家族的利潤佔70%,每個家族能分到很多。

“來了再說。”

範大偉含糊不清,打完電話,站着,不敢有聲音。

很快,一個穿着西裝,打着領帶的中年男子戴着眼鏡,進來。

進來,看到範大偉站在那兒。

凌羽楓坐在沙發上,擡頭看着他。

“你是張文水?”

“沒錯。”

張文水皺着眉頭,感覺到氣氛有問題。“你是誰?”

他看着範大偉,但是範大偉什麼也沒說,他的臉沒有表情,好像他已經失去了靈魂。


“簽字吧。”

凌羽楓點點頭,指着桌子上的通行證,懶得說廢話。

張文水笑了笑,用手推了一下眼鏡,臉上充滿了不屑和嬉戲。

“你讓我簽字就簽字嗎?”

他忽然冷笑一聲,“你真是囂張啊。”

誰敢跟他這樣說話?

特別是還要求自己去處理事情,口氣還這麼大,居然想指揮自己。

“Pa!”

突然,張文水的眼鏡直飛窗外,他發出一聲叫,頭暈目眩。

“你特麼敢動手!”

張文水不理會他的眼鏡。“你知不知道我是……”

後面的話沒說完,凌羽楓踢了出來,直接踢在了他肚子上,“噗呲”一聲,把他踢出一個屁來。

“打你怎麼着!”

凌羽楓淡淡說道:“簽字吧。”

在張文水說話之前,範大偉跪了下來,在張文水的耳邊小聲說道:“如果你不想死,就簽字吧!”

張文水咬緊牙關,臉上滿是屈辱,但他不敢再發飆。

乖乖的簽了字。

當他簽完字,門又打開了。

進來的人看到範大偉和張文水跪在地上,他們的臉變了。

在他們做出反應之前,他們身後的門已關上。

發生了什麼?

看着凌羽楓,一臉警惕。

誰能使張文水和範大偉都跪在那裏?


“簽字吧。”

凌羽楓不願多廢話。

片刻之後,辦公室聽到了一些微弱的尖叫聲,然後又恢復了正常。

在門外,光頭強站在那裏,毫無表情,一臉嚴肅,其他人不敢接近。

過了一會兒,凌羽楓走了出來:“走吧。”

整個過程緊緊半個小時,這是目前最有效的過程。

很多人費了很多心思和精力,最後屈服讓利,纔拿到通行證。

凌羽楓卻很輕鬆地得到了。

現在,在辦公室裏。

其他幾個人,仍然跪着。

他們的下半身都麻木了,彷彿癱瘓一樣。

幾個人臉色蒼白,虛弱。

很長一段時間,雙腿有了感覺,爬起來,倒在沙發上,恐懼,憤怒!

“範大偉!”

張文水抓住範大偉衣領,“你特麼的害了我們!”

範大偉掙扎着,一臉猙獰:“我也一樣啊!”

“敢和我們四大家族對抗的傢伙到底是誰?他瘋了嗎?”

特麼從未遭受過如此屈辱。

那些大型國際企業也必須低頭,真誠地來,甚至不敢大聲說話。但是現在,他們遭到毆打,屈辱屈膝,給別人簽字。

不僅僅是他們丟了臉,而是背後的家族丟了臉。

幾個人盯着範大偉,他們被範大偉叫來,真恨不得殺了範大偉!

範大偉咬了咬牙。

“他來自蘇氏公司!”

“蘇氏太囂張了!” “該死!他們怎麼敢這麼做?我現在就要取消通行證!”

他們中的幾個咆哮,紅臉,憤怒地顫抖着。

屈辱!

他們一直戲耍那些公司,肆意踐踏,但是今天對方讓他們跪下,沒人能接受。

“還有件事更嚴重,”

“打破了規則,以後那些人更加肆無忌憚,蘇氏這是在打我們的臉啊。”

“讓他們受到懲罰!”

他們眼中毫無掩飾的冷淡地看着對方。

復仇!

復仇一定要來!

不是他們在被羞辱,而是在挑戰城市規則,是在挑戰四大家族的聲望!

如果他們不與蘇氏打交道,那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不理他們,而無視他們。

“這事絕對不能讓咱們背後的人知道,絕對不能!”

張文水的眼睛很冷,他戴着半破的眼鏡。

“如果知道,我們都會死!”

“只要蘇氏在他們不知道之前就解決了,讓通行證變成廢紙,就不會有問題。”

“對,馬上去做!”

他們很快達成協議。

凌羽楓拿走的通行證,手續齊全,沒有問題,他們要正常的搶回來,宣告無效,沒有任何可能性。

如果讓消息泄漏出去,讓背後主人知道,然後他們就完了!

到了此時,他們不再猶豫。

他們深知規則在他們手中被打破,將多麼慘。

他們會被派往西北大山區的森林裏採煤。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