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瑟琳嘆了口氣:「可我不是德拉科,我沒有立場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去告訴他應該怎麼做。」

「所以呢,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金妮問。

「我不知道。」凱瑟琳把頭埋在胳膊肘,「德拉科不過還是個學生,伏地魔應該不會給他什麼危險的任務吧。」

「又或許正因為他是個學生,心思比較單純,再加上父母被威脅,才更好操控,神秘人因此派他去執行危險的任務。」比爾托著下巴分析道。

「不會吧……」凱瑟琳對德拉科的擔憂又加重了幾分。

「不過話說回來了,凱特,為什麼德拉科都成為食死徒了,你還不跟他分手啊?」羅恩的表情顯得有些困惑,「你們的立場現在可是絕對相反!」

「羅恩說的有道理,小貓。」弗雷德附和,「你怎麼能如此確定馬爾福不是再騙你呢?萬一他只是嘴上說自己是被迫加入,實際上心裡對神秘人崇拜極了可怎麼辦?」

「因為我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弗雷德。」凱瑟琳堅定地回答,「我相信他。」

「噢,凱特……」金妮緊緊握住凱瑟琳的手。

當氣氛逐漸凝固的時候,總會出現那麼一個不合時宜卻又十分及時的聲音——「原來大家都聚在這裡呀,聽說今天有客人來,是嗎?」

凱瑟琳扭過頭,看到芙蓉說著法國口音的英語,高傲而又無辜地望著大家。

「芙蓉,這就是凱瑟琳。」比爾第一個反應過來,向她介紹道。

「凱瑟琳!」芙蓉走過來親吻她的雙頰,凱瑟琳顯得有些僵硬,「我早就聽說過你了!」

「呃,謝謝,彼此彼此。」凱瑟琳尷尬地笑笑,「你可以叫我凱特。」

「噢,當然,凱特,」芙蓉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你知道嗎,明年夏天,比爾和我就要結婚啦!」她略帶炫耀似的說著,甩著一頭瀑布般的秀髮,周身似乎散發出淡淡的銀光。

「恭——恭喜——」祝福雖然是發自內心的,但凱瑟琳還是有些磕磕巴巴。

「謝謝,凱瑟琳。」芙蓉又擁抱了凱瑟琳一下。

金妮在一旁不耐煩地瞟著天花板。

對話有了芙蓉的參與,氛圍又重新變得輕鬆愉悅起來——除了韋斯萊夫人和金妮。凱瑟琳能夠理解她們對於這位美麗又有些傲慢的法國姑娘感到不大適應,但看到比爾望向芙蓉充滿愛意的眼神,似乎那些令人一時難以接受的文化差異也變得可愛起來。

這就是愛的濾鏡嗎——凱瑟琳笑吟吟地看著眼前的一對璧人,心中為他們祝福的同時又有些空落落的。

「不錯,還算準時。」傍晚時分,弗雷德和喬治如約把凱瑟琳送到格里莫廣場12號后,小天狼星抱著雙臂輕哼著說。

「那是當然,布萊克先生。」弗雷德調皮地敬了個禮。

「我們以後可還想帶小貓出去玩呢!」喬治說著,朝凱瑟琳眨眨眼睛,「小貓,別忘了,我們約好後天帶你去笑話商店看看。」

「絕對不會忘的。」凱瑟琳笑笑。

「笑話商店?對角巷那個?」小天狼星皺起眉頭。

「沒錯,生意可是相當火爆呢!」弗雷德驕傲地挺起胸膛。

「現在的對角巷,似乎很亂……」小天狼星望著一臉期待的凱瑟琳,猶豫道,「會不會不大安全?」

「你放心吧,布萊克先生,我會保護好小貓的。」喬治自然而然地脫口而出,「我是說——我們——我們會保護好小貓的。」

小天狼星眯著眼睛看了幾秒鐘喬治,沒有追究。

雙胞胎離開后,凱瑟琳和小天狼星坐在布萊克家族留下的豪華又破舊的大餐桌上吃晚飯,在昔日輝煌的純血家族豪宅中吃著韋斯萊夫人讓凱瑟琳帶回來的碎肉餡餅,給人一種時空錯亂的奇妙感覺。

凱瑟琳滔滔不絕地向小天狼星講述著白天在韋斯萊家遇到的一切,小天狼星笑眯眯地看著她,聽得津津有味。

「你知道嗎,比爾和芙蓉明年夏天就要結婚了!」凱瑟琳說道。

「芙蓉?」小天狼星迷茫地問。

「就是前年代表布斯巴頓魔法學校參加三強爭霸賽的芙蓉!」凱瑟琳提醒。

「噢——」小天狼星恍然大悟,「就是哈利和羅恩說的那個長得像媚娃的法國姑娘?」

「沒錯。」凱瑟琳說,「真沒想到,他們兩個居然能夠走到一起,你是沒見到他們兩個看向彼此的眼神……」她說著,心底突然一陣難過,聲音低下去。

「怎麼了,凱茜?」小天狼星遞來一張餐巾,關心道。

「沒什麼,是我自己胡思亂想。」凱瑟琳嘆了口氣,「只是覺得他們兩個般配又幸福,雖然韋斯萊夫人看上去不大喜歡芙蓉,但她還是很祝福他們的——而且,比爾和芙蓉之間,除了文化差異,沒有任何阻隔,尤其是立場上。聽說,芙蓉還有加入鳳凰社的打算呢。」

是啊,芙蓉和比爾,真是令人羨慕的一對,立場契合,能夠站在彼此身邊共同戰鬥,相互支持,而她和德拉科,卻因為某些不可抗力不得不分開。

現在德拉科在馬爾福莊園過得怎麼樣了?凱瑟琳每天夜晚躺在床上都會翻來覆去地思考這個問題,為伏地魔可能會交給他的任務擔憂,為他的安危提心弔膽。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凱瑟琳是害怕收到外來的信件的,因為她怕拆開信封后看到的是馬爾福莊園送來的噩耗。幸運的是,怕發生的直到現在也沒有發生,但這不代表馬爾福莊園一切太平,不是嗎?

「——凱茜,你在聽我說話嗎?」小天狼星刮刮凱瑟琳的鼻尖,「別皺著眉頭,小心小小年紀長出皺紋。」

凱瑟琳被小天狼星逗笑了:「我才沒有皺眉頭!」

「這樣才對嘛,笑著多好看!」小天狼星欣慰道,「我可不想看到我的女兒因為一個男生整天愁眉苦臉的。」

「我沒——」

「真不知道馬爾福家的臭小子給你施了什麼迷魂咒,讓你這麼放不下他。」凱瑟琳剛想否認,就被小天狼星打斷了。

「德拉科很好,他值得我喜歡。」凱瑟琳強調道,「我看,是你自己和馬爾福先生從小就不對付,所以才連帶著看德拉科也不順眼,對吧?」

小天狼星的眼睛不自然地瞟向天花板,小聲嘟囔道:「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凱瑟琳見小天狼星一副被說中的表情,咧著嘴問他:「——真的嗎?」

小天狼星泄了氣:「就算你說的是真的,那又怎麼樣,他本來就配不上你!」

都多大年紀的人了,還嘴硬,凱瑟琳心想。

「那你說,誰配得上你親愛的女兒啊?」她故意問。

凱瑟琳本想用來逗弄小天狼星的問題,沒想到他真的托起下巴思考了起來:「嗯……反正斯萊特林的絕對不行,如果是格蘭芬多的那最好,赫奇帕奇比較令人放心,可是……拉文克勞也不錯,但萬一是書獃子……」

「爸爸……」凱瑟琳喚他,可惜他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

「韋斯萊家的孩子,不行不行,看起來都不大靠譜……」小天狼星自說自話,「——哈利!哈利怎麼樣?」

「爸爸,拜託你不要亂點鴛鴦譜好不好?」凱瑟琳無奈地抗議。

「嗯,你說得沒錯,就算哈利是我最好朋友的孩子也不能這麼輕易便宜了他。」

這不是重點啊爸爸……

小天狼星長出一口氣,終於得出結論:「——誰都配不上我的凱茜。」

「那我總不能在你和媽媽身邊賴一輩子啊……」

「那又怎麼樣?我和安德莉亞可是願意你陪在我們身邊呢!」小天狼星笑著揉揉凱瑟琳的腦袋——是啊,從小到大,我陪在你身邊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在你有記憶前便不得不離開了你,一晃12年過去,等我再找到你時,你已經出落成漂亮的大姑娘,到了和年紀相仿的少年享受著青春的美好年紀。至於我,卻已經錯過了能夠完完全全陪伴你成長的那段最珍貴的時光。所以凱茜,只要你想,我願意用我接下來的餘生守護你平安快樂,我知道這不能彌補我作為父親在你童年時的缺位,但這是我現在唯一能許給你的承諾。。 ,

第620章

宋三喜笑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錯,秦董怕是肺上做的手術吧?」

「啊這」

秦長生和女兒相視一眼,驚呆了。

蘇有容也驚了,「哎,三喜,你可別亂說啊!」

她,還是怕秦長生不高興呢,這還算是大過年的。

畢竟,海蘭的事情上,秦長生說了算。

蘇有容,可不想宋三喜就這麼輸了。

但秦長生搖搖頭,「有容,你愛人厲害啊,他說對了。確實,我去年下半年動的手術,中晚期肺癌,在燕京做的。呵呵」

說着,有些無奈的笑笑,「醫生說,好則還有三五年的活頭啊!」

蘇有容和蘇有晴,忍不住看一眼宋三喜。

這心裏,驚訝倒不多,自豪倒是蠻多的。

張小霜這小護士,對於宋大哥,那也是佩服的不行啊!

秦香琳也是驚震不已,道:「有容啊,你老公真厲害啊!三喜,你咋看出來的?」

宋三喜道:「中醫之道,望聞問切吧!我觀秦董氣色,面容,聽說話的聲音,大抵也能知道。說多了,太系統,一時也說不明白。秦董,話不多說。」

說着,他挽了一下袖子,坐過來。

「我一會兒,還要去做飯。但,先給秦董號一下脈,把葯配了。元宵佳節,別人送好禮,我送你葯,希望不要介意啊!」

這話說的,大家都笑了起來。

秦長生點點頭,手都伸過來了,「小宋真是個幽默的好小伙!謝謝啦,這葯,我受了。」

現場,宋三喜神情平淡、自然,還一邊切,一邊拿茶壺,要給秦長生續茶。

秦香琳趕緊接過來,說她來,不用這麼客氣。

沒一陣,宋三喜號脈完畢。

他起身道:「秦董,放鬆心態,調節情緒。就這,我保你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秦家父女,簡直大喜不已。

秦香琳忍不住道:「三喜,你說的是真的嗎?」

「不信我呢秦班長?」宋三喜笑道。

「呵呵,不是,只是」秦香琳的眼角,都有些淚水,「我太難以置信了,也太高興了」

說着,她看向父親,忍不住,掩面落淚。

蘇有容趕緊遞紙巾過去,「香琳姐,別哭啊!我們家三喜說的話,都算話,咱們都要相信他。秦叔能健康活着,多好的事啊!」

「謝謝,謝謝謝謝你們兩口子」秦香琳看着老同學夫妻倆,一邊抹淚,一邊激動的說。

秦長生表情輕鬆一些,想了想,道:「三喜,我非常相信你的醫術,謝謝你了。回頭,海蘭和容喜的合作,一家一半出資,收益,還是55分吧!後天吧,咱們把合同一簽就可以了。」

宋三喜面色一板,「嘿,秦叔,你這就不地道了啊!備書都寫了,三七就三七,我們三,你們七。難不成,我宋三喜的話,放了個屁嗎?如果要這麼說的話,對不起,你這病,我不保了。」

這麼一來,這份大氣,立場的堅定,震撼全場。

秦家父女,也不好推脫了。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

宋三喜先去拿些藥材來,正好過年時林大河帶的葯過來,都有用處。

少了幾味葯,他讓張小霜出門抓去。

他先去廚房,備菜,先把一些藥物熬上。

正在弄著呢,蘇有容進廚房來了。

宋三喜一嗅那清雅的香氣,都知道是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